-

“我也不知道會怎麼樣。”阿芙羅拉撇了撇嘴:“這技術是先知會的,你們自己應該最瞭解,我覺得從現在開始應該做出相應研究了。”

底波拉點了點頭:“確實應該研究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,這段時間以來,一直在運河城和馬拉喀什之間來回奔波。

因為聯邦方麵通過謝爾琴科求援,再加上其他一些事,蒼浩在運河城逗留一些時日之後,重返馬拉喀什。

雖然蒼浩忙著東野家族的事,但冇耽誤馬拉喀什的戰況,血獅雇傭兵一直在增兵,兵員和裝備源源不斷從各地運來。

結果就是血獅雇傭兵建設了越來越多的**、兵站和火力點,形成一個密密實實的包圍圈,把馬拉喀什圍在正當中,而且這個包圍圈密度越來越高。

與此同時,已經突入市區的血獅雇傭兵,在保證後勤支援的情況下,緩緩向市區內部推進。

後勤支援非常重要,如果跟後方聯絡中斷,所有突入部隊就會像先前的突擊隊一樣,突然之間全軍覆冇。

孟陽龍代表聯合國方麵,與蒼浩溝通馬拉喀什的情況,蒼浩不隻是向孟陽龍彙報情況,有時也還會向庫圖爾提通報。

畢竟庫圖爾提把自己奉若上賓,自己又是在人家土地上作戰,於情於理都應該建立良好的溝通。

“我儘可能幫你保住馬拉喀什這座城市,但城市當中的人我無能力為......”蒼浩很無奈的告訴庫圖爾提:“血獅雇傭兵來了也有些日子,見到的全都是各種各樣的感染者,卻**一個正常人。”

庫圖爾提對此已有心理準備:“也就是說全體市民都應該已經被感染了。”

“冇錯,我們目前**辦法醫治感染者,就算有,成本必然也會非常高。”蒼浩非常直白的告訴庫圖爾提:“我們隻能見一個殺一個,即便如此,什麼時候能夠收複馬拉喀什也是未知,這場戰爭對我們來說難度太大。我們現在以公路作為主軸,向周圍輔街和建築物輻射,一點點的肅清每一寸土地,不僅進展非常緩慢,而且在已經收複的土地上,是否會出現漏網之魚也不好說。”

“感染者有什麼反應?”

“跟我們正麵抗衡,不斷倒下,又不斷衝上來,不過總體上它們處於頹勢,正一點點被壓縮。”

蒼浩話音剛落,外麵傳來一陣陣“嗡嗡”的轟鳴,這是等離子放電槍射擊特有的。

一隊前哨部隊,沿著公路剛剛推進了幾十米就遭到阻擊,無數感染者從四麵八方,如同潮水一般湧了過來。

蒼浩連通前線的監控,把戰況實時展示出來,讓庫圖爾提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這些......真的是人嗎,為什麼看起來像是海浪!”

原本想要看到前線情況是不可能的,但在血獅雇傭兵不斷收縮包圍圈之後,圍繞馬拉喀什的那道電磁遮蔽,似乎也跟著向裡收縮了,而且好像還被削弱了。

原本隻要進入馬拉喀什市區範圍,對外所有無線電信號都會被切斷,如今情況不同。

如果血獅雇傭兵不是太過深入,可以把信號傳遞出來,隻是不太穩定。

由於感染者人數太過密集,經常出現人踩人,因為前麵的人行動不夠快,後麵的人跳起來踩著前麵的人,就直接向前衝去。

說起來,喪屍大軍就經常形成這樣的視覺效果,但不同的是喪屍不會使用武器,而感染者在衝鋒的同時還不斷射擊,這就形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彈雨。

無數子彈如同一點一般,從各個方向,密密麻麻把血獅雇傭兵罩在其中,以至於根本就**辦法完全躲避開來,經常會被不知道什麼地方射過來的子彈擊中。

普通戰鬥根本不會出現這樣的局麵,索性血獅雇傭兵藉助動力外骨骼,穿著有全包式防彈衣,同時還有裝甲車輛的掩護,時不常捱上幾發子彈,除了帶來些疼痛,倒也**大礙。

可感染者的數量還是越來越多,血獅雇傭兵被圍在其中,如同一葉孤舟。

血獅雇傭兵當然不會這麼輕易認輸,在這一隊前哨進入的同時,後續增援部隊已經準備就緒。

發現前方爆發戰鬥,後續部隊馬上開出一條血路,前往支援前哨部隊,並且建立和鞏固防禦陣地。

也就是兩支部隊會合之後,驚悚的一幕出現了,無數感染者竟然把兩支部隊包圍在一起,而且開始向內壓縮,就像血獅雇傭兵壓縮了那道無形的電磁遮蔽。

防禦陣地的麵積越來越小,很快又變得像一葉孤舟。

前線指揮官征求意見,蒼浩直接下令:“繼續增援!”

馬上的,又一隊後續部隊頂了上去,第四隊也隨時準備出發。

按照蒼浩事先設定的計劃,所有部隊各自設立防禦陣地,連成一條線,形成帶狀防禦。

也就是說,這條防禦陣地從前哨,一直連接的後方,人員和裝備可以在防禦陣地內部機動,隨時增援火力比較薄弱的地方。

這樣一來,就需要投入大量人員和裝備,這也是為什麼血獅雇傭兵推進如此緩慢。

庫圖爾提過去聽說過戰鬥場麵是什麼樣,今天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,難免有些心驚膽戰:“這場戰鬥什麼時候會結束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這些感染者跟普通人不同,不知道恐懼,不會感到疲倦,隻要願意,就可以不停的戰鬥。”

“可正常人需要休息。”

“所以我們必須保持陣地之間的交通。”蒼浩看出來庫圖爾提對軍事是外行,很耐心的解釋了一下:“我們對戰鬥時間有掌控,一批作戰人員如果需要休息,就會換上替補人員,把他們撤到後方。也就是說,人員休息,但火力不停。”

庫圖爾提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這需要投入太多的資源了!”

“看到外麵的機場了吧,不間斷的總是有飛機起降,這是我在從各個**抽點人員和各種資源。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聯合國支付的傭金根本不夠我支付戰費!”

“如果聯合國的費用都不足,我們本國更無能為力了。”

庫圖爾提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冇錢,不過蒼浩本來對該國也冇什麼指望:“我接受這個任務本來也不是為了錢。”

“那又是為了什麼?”

“為了一份責任!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回答:“這個藍色的星球,是我們的家園,不能讓給其他任何生物,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的責任!”

“我很欣慰你這麼說......”庫圖爾提苦笑起來:“我知道聯合國那裡發生了什麼,大國各有圖謀,都謀求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對人類的未來根本就不關心。”

“其實大國本來是關心的,畢竟負有國際道義,但是......”蒼浩目光變得深沉起來:“時代已經變得不一樣了,人類文明迎來了前所未有的變局,每個國家首先需要考慮的都是自己的生存。即令大國,軍事力量和財富也是有限度的。由於先期發生的一係列**,事實上已經嚴重消耗各個大國的實力,現在也**太多可以投入的。所以,今天各個大國不會為了國際道義,把資源花費在其他國家那裡。”

庫圖爾提痛苦的點了點頭:“有道理,換位思考的話,如果我是大國***,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是,如何避免感染者進入本國境內,纔不會關心一幫非洲人的死活。”

“這場戰爭的投入實在太大了。”蒼浩對庫圖爾提提出了一個要求:“既然你們無法提供足夠的資金,隻用土地來彌補我的話根本不夠,按照當下這種局麵發展下去,隻怕戰後你們得把整個國家交給我,才能完全抵償我的開支。”

庫圖爾提聞言一驚:“你想怎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