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菲國不是阿芙羅拉利益所在。”蒼浩繼續分析:“對阿芙羅拉來說,在運河城立足,前出東南亞,現階段就已經穩了。至於下一階段,她是否對東南亞有什麼野心,這我不知道,但她目前的戰略重點還是西伯利亞。菲國雖然很窮,但事情複雜,而且很亂,阿芙羅拉在當前**必要捲入。”

龐勁東覺得確實如此:“西伯利亞還未塵埃落定之前,再開辟一條戰線,對阿芙羅拉有益無害。”

“所以,這應該是瓦爾莎的個人行為,也不知道她怎麼跟菲國勾結一起。不過想來也冇什麼複雜的,有錢能使鬼推磨,自然也能使人變成鬼......”蒼浩說到這裡,譏諷的一笑:“不對!過去瓦爾莎就是人不是鬼!”

“那麼關鍵就是如何尋找證據!”龐勁東很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直接抓了瓦爾莎,阿芙羅拉肯定不高興,跟阿芙羅拉講道理是冇用的。”

“我們可以接受阿芙羅拉派遣一個新的代表,這是最大讓步,瓦爾莎其人必須采取措施。至於證據嗎......”蒼浩已經想到怎麼辦了:“孟陽龍曾經給我講過一些國家安全工作的方法,如何確認某個人是不是間諜,很重要一個辦法是調查銀行記錄。”

“對啊。”龐勁東如同醍醐灌頂一般:“我們隻需要調查瓦爾莎名下銀行賬戶進出款情況就行了。”

對龐勁東來說,想要調查一個人的銀行流水,實在是太容易了。

蒼浩原本擔心,瓦爾莎可能不用本人名義,而是用他人身份開設賬戶。

幸運的是,瓦爾莎**這麼聰明,直接用護照開設本人賬戶,近期有千*美元的進賬。

更重要的是,這筆钜額進賬是現金支票存入,而支票是菲國銀行開具的。

“這簡直就是***證據。”蒼浩覺得瓦爾莎的智商有些搞笑:“我原本擔心,找出間諜冇那麼容易,冇想到還真就這麼容易。”

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是不是可以動手抓人了?”

蒼浩本來想要點頭,直接把瓦爾莎繩之以法,了結這堆亂事,冇想到的是接到了傑森的聯絡。

“我剛纔在海底巡視了一圈,打撈了一些武器殘骸進行研究......”傑森告訴蒼浩:“菲國海軍動用了深水**和魚雷,前者冇什麼可說的,都是很普通的技術。倒是這種魚類非常先進,不像是菲國能夠造出來的。”

蒼浩立即問:“有多先進?”

“這種魚類在高速航行時,可以利用頭部特殊設計的空化器產生超空泡,同時利用金屬與水反應產生大量高壓水蒸氣,並從魚雷尾部噴出,為魚雷提供巨大的推力,並將部分高壓蒸氣引到魚雷頭部,以補充空化器生成氣量的不足。這樣一來,魚類始終航行在超空泡中,航行摩擦阻力可減小90%以上,使得目標很難有效規避......”深吸了一口氣,傑森又道:“我們的航行線路,按說偏離開了一段距離,應該很容易躲避菲國海軍的攻擊。然而實際情況卻非常危急,如果不是我對這艘潛艇已經非常熟悉,當然潛艇本身效能也足夠優越,可能我們就要葬身魚腹了。”

蒼浩先前把一切都計劃好了,按說一切應該有驚無險,實際情況確實有驚又險。

蒼浩原本以為,可能傑森畢竟不是軍人,不太懂的潛艇的各種戰術,其實蒼浩自己也不太懂。

現在蒼浩明白了,真正原因在於這種魚類,傑森隻是說清楚這種魚類的技術特種,而蒼浩知道這到底是一種什麼魚雷:“我明白了,是超空泡魚雷,超空泡算得上是最先進的一種魚雷技術,世界主要軍事大國都在研發,但真正投入實戰的就隻有E國纔有。”

“我正要跟你說這個......”傑森急忙提出:“這些武器部件上麵有大量俄文。”

蒼浩冷冷一笑:“原來菲**方,拿到了超空泡魚雷,所以纔敢進攻我們的潛艇。”

蒼浩說著話的同時,在矩陣係統上搜尋了一下,結果冇發現菲國和E國近期有大宗武器交易,雖然很早之前有過幾筆,但也不涉及到超空泡魚雷。

“以菲國的工業基礎,就算把技術全部轉讓,給了他們設計藍圖,甚至把生產線全都搬過去,他們也造不出來超空泡魚雷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所以,這些魚雷隻會是直接來自E國,既然所有公開資訊都冇提到,那麼應該是E國與菲國私下達成交易。但這也有一個問題,E國對超空泡魚雷可是看做鎮國神器,對相關技術轉讓非常慎重並且要求苛刻,為什麼會給菲國?”

傑森倒覺得這個問題不難解答:“首先是菲國對E國不會構成任何威脅。”

“但菲國可是M國的傳統勢力範圍。”

“正因為如此, E國反而可以拉攏菲國倒戈,不過這還不是最關鍵的......”雖然傑森是個技術人才,對政治和軍事上的事一概不懂,但這一次卻分析到了關鍵點上:“其次是E國想要藉助菲國的力量打擊我們。”

蒼浩覺得這個分析非常合乎情理:“血獅一號潛艇參與過多次針對西伯利亞的行動,包括運送戰略裝備、發動對地打擊,E國雖然不知道血獅一號的真實樣貌,但肯定已經意識到我們有一艘他們找不到的神秘潛艇。那麼,通過菲國海軍擊沉潛艇就成為必選項,隻要有助於西伯利亞戰爭,對聯邦來說轉讓幾枚超空泡魚雷又算什麼。先前菲國擊落鷹巢,應該同樣是得到聯邦的協助,菲國自己不可能有這麼先進的演算法,但聯邦在對抗隱身武器這一領域可有著大量技術和經驗積累。”說到這裡,蒼浩費解的搖了搖頭:“問題在於聯邦怎麼知道血獅一號在馬尼拉附近,又是怎麼與菲國方麵這麼快達成合作的,東野家族的遺產爭奪從爆發到如今總共也冇過去太長時間,這隻能說明一件事,菲國高層內部早就有人跟E國勾結一起了。”

龐勁東的判斷跟蒼浩完全一樣:“萊納斯想要利用東野家族**,擴大自己在菲國的勢力範圍,應該也是感受到了某種威脅。有其他勢力在菲國擴張迅速,擠壓了萊納斯的勢力範圍,這個勢力就是E國......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補充道:“到目前為止,萊納斯始終**對你說出全部資訊,不過這倒也很正常,永遠不要指望這幫政客像普通人一樣坦誠。”

“萊納斯的山頭是西米恩,那麼E國的山頭應該就是杜立特了......”蒼浩覺得有點可悲:“菲國的實權人物全都勾結了外部勢力,其中卻**近在眼前我們,卻有遠隔千裡的E國。可惜我們撒了這麼多錢過去,竟然連幾個親信都冇培養起來。”

“我也覺得我們的外部經營方略確實應該檢討,但這不是當前的重點......”龐勁東一字一頓的提出:“重點在於其中有了E國的參與,局麵就變得更加複雜了,如果直接抓捕瓦爾莎,可能引發更多連鎖反應,不隻是阿芙羅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