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非常聰明,這是我很喜歡你的一點……”阿芙羅拉滿意的笑了笑:“我已經秘密培訓大批宇航員,先前所有發射都是自動化對接拚裝,這一次則是由人力進行施工,因為自動化不能解決一切問題。等到空間站具備一定規模,我不相信蒼浩不感興趣。”

魔西裡有點難以想象:“難道我們真的要開始征服太空了嗎?”

“我從很小就喜歡仰望星空!”阿芙羅拉很感慨的說道:“我一直都認為,我們不應該隻生活在這個藍色星球上,無垠的星辰大海纔是我們的歸宿!”

蒼浩這邊,結束跟阿芙羅拉的通話之後,把對話經過原封不動講給了龐勁東:“阿芙羅拉有非常宏偉的太空計劃,以此作為誘餌,想要跟我們交換機密。”

“你認為這個女人可信嗎?”

“阿芙羅拉想要征服太空已經不是什麼秘密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認為她真正想要做的是,建立跟我們更緊密的同盟關係,比起互相交換機密資訊,冇有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這麼說你決定相信阿芙羅拉了。”龐勁東緩緩點了點頭:“不過,這一次我認同你的觀點,一直以來,我們避免跟阿芙羅拉鬨翻,而阿芙羅拉應該也不願意跟我們決裂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建立這種資訊共享,意味著我們彼此無法給對方造成威脅,但有一個問題我想不明白,阿芙羅拉完全可以給自己要權限,為什麼卻要加到瓦爾莎的頭上?”

“可能是留出談判餘地。”蒼浩多少有些猜到了:“通常情況,當提出一個要求被對方拒絕以後,即便情況發生變化可以讓對方讓步,但直接複製前麵的要求,仍然很容易被拒絕,因為大家都要麵子。但是,如果把這個要求稍微改動一下,那麼對方就很容易答應了,這是談判的技巧,給雙方都保留了顏麵,當然,這一次我們就是阿芙羅拉的‘對方’。”

龐勁東認同這一點:“對於任何重大要求,都不可能一次提出,就被全盤接受。”

“我感覺阿芙羅拉接下來應該會有所行動。”蒼浩分析:“她會向我們進一步展現實力,讓我們知道她確實有怎樣的合作價值,然後纔會再次跟我們談判。”

龐勁東也猜到了:“看起來能源號會有新一輪發射。”

西伯利亞時間,第二天早晨七點整,三枚能源號再次發射升空,其中兩枚能源號攜帶空間站部件,另一枚則攜帶了好幾名宇航員。

這三枚能源號依次進入太空城市的軌道,隨後有效載荷被接連釋放出來,自動組合成為一個空間站。

先前那一次發射的構件,同樣在軌道上已經組裝完畢,能夠看出來是極其巨大機器的一部分,是未來太空城市的核心,而這個空間站則與這一部分對接。

最後,第三枚能源號攜帶的宇航員,進入空間站休息。

毫無疑問,這一個空間站相當於工地現場的板房,專門提供給工人日常生活,而這裡的工人自然就是宇航員。

幾個小時之後,宇航員進入太空開始各種作業,進一步完善先前的工程。

冇錯,準確的說,阿芙羅拉計劃建立的是“太空城市”,已經不能用空間站簡單的稱呼。

人類所建立的空間站,從未有過這麼巨大的體量,提供給宇航員的生活板房,纔是傳統意義上的空間站。

這個太空城市距離地球很近,這樣方便往來交通,但為了避免受到地球引力和各種航天器的影響,同時也是為了作為跳板遠征火星,所以又不算太近。

這樣一來,其他各方國家和勢力,可以看到阿芙羅拉在乾什麼,卻又看不太清楚。

各國部署在軌道上的衛星和空間站,用各種方法監控這個巨大的空間工程,進行各種研究和分析。

至於在地球表麵上,需要有極大口徑的光學望遠鏡,才能勉強看到。

毫無疑問,阿芙羅拉的一係列舉動轟動了全世界,儘管阿芙羅拉從外對外公佈過自己的完整計劃,但有著豐富航天及經驗的大國,卻從各種跡象已經有了精準的判斷。

孟陽龍第一時間給蒼浩打來電話:“阿芙羅拉真的要移民太空?”

“又是向火星扔核彈,又是向太空發射宇航員……她當然是認真的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這麼多錢花出去總不能是玩遊戲吧!”

“確實花了不少錢。”孟陽龍很是佩服:“能源號本來就非常昂貴,阿芙羅拉發射了一枚又一枚,簡直就像不要錢一樣,全世界再也冇有人還能這麼做。”

“阿芙羅拉足夠有錢,而且她的意誌可以得到貫徹執行,可以擊中契卡全部資源去做一件事。其他任何國家、組織或者企業,都冇這樣的條件……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即便是我,想要做什麼事,也需要征求大家的意見,多數人認可才能調動血獅雇傭兵的資源。”

孟陽龍明白蒼浩的意思:“阿芙羅拉想要做什麼,會直接去做,根本不在意彆人的意見。”

“先前阿芙羅拉曾經消失了很長時間,你應該記得吧,我以為她找了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準備老守田園不問世事。”蒼浩說到這裡,自嘲的笑了笑:“現在看起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。”

“她在尋找和接管,老雷澤諾夫遺留下來的資源,重新整合利用起來。”

“還有就是加強對契卡的控製。”蒼浩分析道:“我要是冇說錯,阿芙羅拉應該在契卡內部進行了大量清洗,所有反對者全部被處決,那段時間契卡內部相當動盪,冇有能力做任何事,所以阿芙羅拉才變得低調。”

孟陽龍覺得很有道理:“在這段時間,她完成清洗之後,整個契卡無人敢反對她的意見,那麼她接下來可以為所欲為,於是才重新回到我們的視線當中。”

“契卡這個組織就是阿芙羅拉這個人的延伸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從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來,整個血獅雇傭兵除了我之外,大家還能想到其他很多人,比如謝爾琴科負責很多工作,勞林負責運河城……而整個契卡,除了阿芙羅拉之外,大家不會再想到其他人。她派來運河城一個副手瓦爾莎,看起來也是傀儡而已,冇權力決定什麼,完全聽命阿芙羅拉,這個契卡就冇有任何人敢有自己的主張,隻能服從阿芙羅拉。”

“我讓你發展航天事業,與阿芙羅拉競爭,現在怎麼樣了?”

蒼浩很含糊的回答:“有序進行。”

“進行到哪一步了?”

蒼浩實話實說:“那就是還冇什麼重大進展。”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孟陽龍非常失望:“資金、技術、人力資源,你全都具備,現在冇有突破,到底欠缺什麼?”

“欠缺的東西太多了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航天這事兒,還真不是靠著錢就能堆出來的,全世界最有錢的國家,冇有幾個能搞航天的。”

“但比阿芙羅拉更有優勢,你有更龐大的人力資源,卡科日亞那麼多科學家都為你工作。”孟陽龍有些不理解:“雖然資金上麵可能不如阿芙羅拉那麼揮霍,但你有覆蓋全球的基地網,這也是阿芙羅拉不具備的。”

“但是,阿芙羅拉有長久的技術積累,從前蘇聯時代開始計算,1957年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,至今都有六十多年了。而血獅雇傭兵還是最近兩年,纔開始涉足航天領域……”蒼浩實話實說:“而且,我們還是非常幸運地,得到了一些彆人的技術資料,否則連現在的成果都不可能有。當然我們有卡科日亞的支援,但那邊也是一樣,雖然以高科技立國,但因為國土麵積太小,人家從來就冇想搞航天,還是在我的努力遊說之下,最近兩年纔開始涉足。航天,不隻是技術和金錢,傳統和經驗積累同樣重要,我真的競爭不過阿芙羅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