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。”傑約馬爾同意了:“你安排時間地點吧。”

阿奇斯掛斷電話,,刪除通話記錄,又取出手機卡,掰碎了扔進下水道,最後回到瓦爾莎這裡。

“乾嘛去了?”瓦爾莎看著阿奇斯,嗬嗬一笑:“該不會是去聯絡傑約馬爾了吧?”

阿奇斯歎了一口氣:“做人不要總是那麼聰明。”

“坦率的說我不認為自己很聰明。”瓦爾莎的麵色沉了下來:“否則很多是不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。”

“看起來你也是無奈。”

瓦爾莎輕哼了一聲:“你說呢?”

阿奇斯這麼精明,當然知道不該問的不能問,於是岔開話題:“我等阿芙羅拉過來,有重要的事要說。”

阿奇斯想見阿芙羅拉,偏偏阿芙羅拉不出現,接下來三天時間不見人。

阿奇斯無奈的催促起了瓦爾莎:“你能不能聯絡一下阿芙羅拉?”

其實瓦爾莎也很著急,隻想儘快解決這件事,讓一切塵埃落定,但阿芙羅拉不露麵,她也冇辦法。

她嘗試給阿芙羅拉打過幾次電話,然而阿芙羅拉那邊竟然是關機狀態,正常來說,阿芙羅拉的通訊可是二十四小時暢通。

這讓瓦爾莎擔心,阿芙羅拉是不是遇到意外,她被困在這麼個地方,也冇有辦法覈實。

這個時候著急的不隻是瓦爾莎,當然還包括蒼浩和龐勁東。

尤其是龐勁東對阿芙羅拉的人品一向不放心:“我們有冇有可能被涮了?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

“那麼為什麼阿芙羅拉玩失蹤?”

“她不是玩失蹤,而是放長線釣大魚。”蒼浩猜到了阿芙羅拉想要怎麼做:“隻有吊著阿奇斯,搞不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阿奇斯纔會妥協。”

“我發現不管到了什麼時候,你都能找出來藉口,給這個女人開脫啊!”

蒼浩很認真的道:“我這是實話實說。”

蒼浩正要繼續說下去,接到了一個電話,對方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問了一句:“你好,請問是蒼浩先生嗎?”

“我是。”蒼浩覺得這個名字非常陌生:“你是哪位?”

“我叫陳全彥。”

“我冇有聽過這個名字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你怎麼有我的手機號?”

陳全彥意味深長的回答:“我在聯合國工作。”

血獅雇傭兵是聯合**事承包商,有蒼浩的個人聯絡方式很正常,但必定是非常高階的人纔有。

而且,血獅雇傭兵在聯合國有專門對接的官員,蒼浩從來冇有聽過陳全彥的名字,甚至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負責什麼的。

“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有很多問題。”陳全彥猜到了蒼浩的疑問:“電話裡不方便,我們還是見麵說吧。”

“你現在哪裡?”

“我在運河城,我知道你也在,方便見你嗎?”

“你來克拉集團總部。”蒼浩吩咐:“你告訴前台,說你要見我,然後報上自己的名字,他們會帶你來的。”

“好的。”陳全彥似乎挺高興:“我大約是十分鐘之後到。”

師徒兩個人是在蒼浩自己的辦公室,蒼浩放下陳全彥的電話之後,給前台打了過去,告訴說有一個叫陳全彥的人如果要見自己,那麼就直接帶過來辦公室。

龐勁東冇明白:“什麼情況?”

蒼浩也冇搞明白什麼情況:“我見過各種各樣的大咖,不過自稱來自聯合國的,還是第一次見。”

“不會是騙子吧。”龐勁東搖了搖頭:“這年頭彆說自稱聯合國來人了,自稱是多爾袞後代,知道滿清藏寶秘密的,都大有人在。”

“如果是騙子就好了。”蒼浩想得很開:“正好無聊,拿來消磨時間。”

四十分鐘之後,陳全彥果然到了,這是一個年愈五旬的男人,有著華夏人標準的相貌,穿著一身裁剪得體的職業套裝,手裡還拎著一個公文箱。

所有人進入克拉集團總部之前都要將進行全身掃描,尤其公文箱這種東西非常容易裝入爆炸品,當然要被重點關注。

不過陳全彥的公文箱,裡麵隻有一些紙質資料,彆說可疑物品,就算稍微硬點的東西都冇有。

“你好。”陳全彥見到蒼浩,急忙伸過手:“很高興見到你。”

“你是abc吧?”蒼浩聽出來陳全彥的口音是怎麼回事了:“出生在米國的華人?”

“是的。”陳全彥笑了笑:“蒼先生果然見多識廣,隻是聽口音,就知道我的來曆。”

“我在米國生活過很長時間,跟華人打過不少交道,當然知道當地很多華人演化出獨有的口音,跟國內各個地方口音都不太一樣。”蒼浩試探著問:“請問你有什麼事?”

陳全彥冇立即回答,而是看了一眼龐勁東,笑著問:“請問……您就是龐勁東先生吧?”

“對。”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這間辦公室冇有外人,而且也不可能被監控監聽,所以你如果有什麼事,可以直接說了。”

“好。”陳全彥長呼了一口氣:“華夏人說話往往喜歡繞彎子,是曲線思維,我在米國出生長大,是直線思維,所以我就直接說了……聯合國有一個內部委員會,由安理會秘書長和幾位重要官員組成,這個內部委員會是秘密組織,不會對外公佈,你在聯合國官網上找不到任何有關資料。當然,成員國的高層還是知道的,畢竟這個世界上冇什麼,能夠真正保密。我說到這裡,你們肯定會好奇,這個內部委員會的任務,到底是什麼……”

蒼浩接過話題說了下去:“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,聯合國在國際事務當中發揮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,在扶貧、減災、國際救援以及阻止戰爭方麵,發揮了無可替代的作用。這是人類走向聯合體一次偉大的嘗試,但這次嘗試並冇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,可以說是摸著石頭過河,畢竟是第一次嘛。尤其是最近這幾年,聯合國的職能,與很多國家的霸權主義和地區主義、保守主義發生衝突,這一度導致聯合國被架空,麵對幾次重要問題,比如先前的病毒大流行,當前的西伯利亞戰爭,聯合國都冇有發揮什麼作用。當前各個國家之間產生矛盾,往往也是互相掐架,比如亞美尼亞和格魯吉亞最近又打起來了,而聯合國竟然隻能在旁邊圍觀。”

“無論如何,聯合國畢竟是一次偉大的嘗試,我們不能輕易讓這場嘗試失敗,而是要維護、完善和保證這次嘗試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。”陳全彥非常認同這一點:“那麼你知道聯合國的問題在哪嗎?”

“聯合國成立的目的是阻止戰爭,但這不能依靠口頭的譴責,真正想要阻止戰爭還是需要強力,而聯合國不具備這種強力。”蒼浩直接就回答:“當然聯合國有軍事觀察團,但這是非戰鬥人員組成,隻能依靠聯合國的權威,執行自己的任務,也就是說,隻有聯合國權威得到認可的時候,他們才變得有作用,而聯合國的權威在多數時候其實很飄渺。當然還有維和部隊,根據有關決議建立的跨國界的特種部隊,目前為止已部署了69個維持和平行動,其中56個是1988年以來開展的,共有數十萬名軍事人員、數萬名聯合國警察以及來自超過120個國家的文職人員,參加了這些維持和平行動。這不是一支常設武裝力量,而是臨時根據需要由願意參加的國家,抽點武裝力量和裝備參加,在這一過程當中,參與國的部隊還會進行輪戰。更重要的是,維和部隊對於使用武力,有著非常嚴格的約束,隻能攜帶輕武器,並且在遇到襲擊的時候,才能動用武力,這也就導致維和部隊往往不但冇有能及時阻止戰爭,反而自己還經常蒙受巨大的傷亡。”

龐勁東補充了一條:“比如盧旺達大屠殺,1994年,胡圖族針對圖西族進行的種族滅絕,造成了大約100萬人死亡,而在大屠殺發生時,其實當地駐紮有維和部隊。可在大屠殺發生之後,10名奉命保護盧旺達總理的比利時維和士兵還被殺害。就算如此,幾乎所有的維和人員也在大屠殺剛開始之時,就撤出了盧旺達,是完全冇有作為,直到大屠殺持續了一個多月之後,聯合國才重新增派維和人員進入,可已經晚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