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絕對不能允許聯邦勢力擴展到東南亞。”萊納斯毫不猶豫的道:“即便杜爾特向華夏求援,我們都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但勾結聯邦就絕對不可以!”

“我們想到一起了。”蒼浩等的就是這句話:“聯邦是我們的死對頭,如果把勢力發展到東南亞,毫無疑問,對我們的威脅最大。”

“所以你們應該做點什麼。”

“你認為應該怎麼做?”

萊納斯直接提出:“果斷點,殺了杜爾特!”

“又拿我當槍使?”

“我們米國顯然不方便出手,如果被髮現謀害一國總統,很容易引發劇烈政治危機;至於西米恩那邊,同樣不方便出手,這可是政變……”萊納斯理所當然的道:“隻有你們最方便,就算被髮現也無所謂,反正你們已經搞了很多次暗殺。”

“你說的冇錯,反正我們雙方也有梁子,乾掉杜爾特也是情理之中。不過……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如果杜爾特死了,受益的是大家,包括你們和西米恩,但風險全都讓我們來承擔,這好像不太合適吧?!”

“我還算瞭解你,知道你會這麼說。”萊納斯嗬嗬一笑:“你想要什麼?”

“你不是很瞭解我嗎,猜測一下,我想要什麼?”

“雖然你現在很缺錢,但應該不會直接開口要錢,而是一定要重要的東西,這就需要考慮你們血獅雇傭兵最缺什麼……”萊納斯確實已經猜到了:“你們最需要土地。”

“你還真是我的知己。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我們血獅雇傭兵最缺的就是土地,雖然現在已經有了那麼幾塊,但我們畢竟麵臨眾多風險,需要給自己準備幾個後備的地方,我覺得菲國就很不錯。”

“雖然你們麵臨很多風險,但在各地的基地都冇有遭遇滅頂之災,穩穩噹噹的運營著。尤其華夏國內和卡科日亞,更算是你們的大本營,即便在外部遭遇重大挫折,這兩個地方也可以收留你們……”萊納斯意味深長的分析道:“你想讓我相信,你這麼做隻是缺乏安全感,事實上你真正想要做的,是建立覆蓋全球的基地網。尤其是在東南亞這裡,運河城是你全球佈局的重中之重,表麵看起來這座城市似乎很孤立,實際上背後依托強大的木邦共和國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你能夠再拿到一個基地,從另外一個方向上對運河城進行策應,那麼你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力將會幾何級數提升。同樣是按照你的佈局,菲國又是最好的選擇,因為跟運河城一東一西,中間隔著南中guo海,也就是說,兩個基地可以對南海形成夾擊之勢。”

既然萊納斯已經揣摩到自己的真實用意,蒼浩也就不藏著掖著了:“我希望在菲國拿到一個海島,麵積不要太小,至少可以建立有長時間自持能力的基地,作為運河城的依托。同時,也可以作為西伯利亞飛地的後方保障基地,雖然說相距實在是太遙遠了,可也總好過冇有不是嗎。”

萊納斯長歎了一口氣:“你的野心太大了。”

“我就是靠著野心的支撐一步步走到今天。”

“如果直接割讓一個島嶼給你,對西米恩來說難以做到,一方麵是冇有這麼大的權力,另一方麵難免會被人詬病。”

蒼浩明白萊納斯想要說什麼:“我可以花錢買,價格任開。”

“好。”萊納斯表示滿意:“你先乾掉杜爾特,接下來就可以談海島的事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動手?”

萊納斯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越快越好。”頓了一下,萊納斯提出:“但是,我必須提醒你,具體使用什麼武器,你必須仔細挑選權衡。我不希望現場留下什麼痕跡,可以查到真凶是誰,如果把你曝光,我們必然被連累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蒼浩當然明白這個:“不過,杜爾特死了之後,你該不會不認賬吧?”

“你應該相信我的信用。”萊納斯保證道:“我承諾過你的事,每一件都做到了。”

蒼浩表示滿意:“那就等你的好訊息。”

阿奇斯逃走之後,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,顯然身邊有聯邦武裝人員,時不時就會向重要地點發射自殺型無人機。

在偌大的運河城,想要把阿奇斯找出來並不容易,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途徑,就是乾掉阿奇斯的老闆杜爾特。

那麼先前蒼浩為什麼冇有這方麵計劃呢,因為冇有情報支援,連杜爾特平常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。

任何針對重要人物的刺殺,最關鍵的其實不是武器,正是情報。

隻有知道這個重要人物日常生活方式以及行為軌跡,才方便製定計劃,選取一個重要的時間和地點,一擊斃命。

整個血獅雇傭兵在菲國冇有任何存在,也冇有任何情報渠道,可以說對政界一無所知,連杜爾特這個人也冇太多瞭解。

東野家族雖然在菲國有一定勢力,卻根本接觸不到政界,更彆說弄清楚杜爾特日常生活規律。

想要乾掉杜爾特,必須藉助菲國內部力量,或者米國的情報部門。

蒼浩通過達戈尼特騎士,把聯邦滲透進入菲國的訊息散佈出去,就是為了引起這兩方麵的反應,而現在目的達到了。

與萊納斯敲定計劃細節之後,蒼浩馬上聯絡阿芙羅拉:“你的鎢彈係統可以動用了。”

“你該不會是想讓我轟平你家吧?製造你死亡的假象,引對方現身?”阿芙羅拉淡淡然的道:“如果你這麼想就未免太幼稚了!”

“正因為幼稚,我纔不是這麼計劃的,而是要你轟平馬尼拉近郊一處彆墅。”

“哪裡有誰?”阿芙羅拉第一時間就猜到了:“該不會是杜爾特吧?”

“答對了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我冇有興趣繼續跟阿奇斯糾纏了,還不如直接乾掉杜爾特,徹底了結這堆爛事!”

“為什麼要用鎢彈係統?”阿芙羅拉搖了搖頭:“你可以使用軌道電漿炮,或者無人機係統,又或者忍者係統!”

“這三種裝備全都不行。”蒼浩逐一分析起來:“軌道電漿炮因為長時間無法得到維修,很多部紀已經接近壽命極限,能夠有效使用的次數很少,我希望留到最關鍵的時候;至於無人機係統,一旦動用,和你太明顯了,全世界都知道是血獅雇傭兵乾的,而我需要讓杜爾特之死變成謎案;基於同樣的原因,我也不能動用忍者係統,這種技術來自米國,隻要杜爾特被幾把鋒利的刀刃大卸八塊,全世界都會認定是米國乾的,而米國內部必然會進行調查為什麼技術會泄露,那麼很容易查到我們跟萊納斯的關係。雖然先前我們在菲國已經動用過忍者係統,但殺的並不是總統這個級彆,麵對杜爾特,我們必須更加謹慎。”

阿芙羅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鎢彈係統就不一樣了,目前還麼有人知道,我們在太空部署了這麼個東西,可以悄無聲息做掉杜爾特。但是……”阿芙羅拉話鋒一轉:“杜爾特被巨大的能量轟成齏粉之後,全世界都會調查到底是一種什麼裝備,那麼鎢彈係統的存在就曝光了。”

蒼浩不得不承認這一點:“冇錯。”

“倒是很可能查到我們頭上。”

“你隻要咬死不承認就行。”

“但對我來說還是有風險的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又道:“還有,鎢彈係統我本來是想留在最關鍵的時候用,現在被你提前曝光,會讓我很被動。”

“局麵變成現在這樣子,你是有責任的,應該負責善後。”

“不要責怪為什麼我冇有及時說出瓦爾莎是間諜,如果我存心禍害你的話,完全可以裝作不知道,可我卻費儘心思想要調查阿奇斯的真實老闆,雖然說結果可能不儘如人意,但我的初衷是好的。”阿芙羅拉怎麼可能輕易承認自己做錯了事:“你不能讓我付出這麼多卻冇有任何回報吧?”

“你想要什麼回報?”

“你認為我最缺什麼?”

“你們e國人最喜歡兩樣東西,金錢和土地,前者,你不缺,需要的是後者。”

“你還真是我的藍顏知己。”阿芙羅拉的話表明蒼浩完全猜對了:“我想要一個海島。”

“這事兒我說了不算。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我哪有權力從人家國家割讓土地給你。”

“那你就想辦法。”阿芙羅拉氣呼呼地說道:“你彆以為我不知道,為什麼你能策劃謀殺杜爾特,顯然菲國內部有人跟你合作提供情報,包括東野家族和菲國豪強最後達成和平協議,不也是在菲國高層權貴的斡旋之下嗎。告訴你的合作對象,想要讓杜爾特悄無聲息的去死,就要給我足夠的好處。”

“我會轉達的。”

“我要的海島就在你旁邊。”阿芙羅拉狡猾的一笑:“我要是冇說錯的話,你應該向對方提出同樣的要求,對吧?”

蒼浩對阿芙羅拉的智慧確實有點頭疼:“冇錯!”

“如果你能夠在菲國拿到海島,跟運河城遙相呼應,那麼你的勢力又上了一個台階!”阿芙羅拉斬釘截鐵的道:“我必須跟上你的腳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