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用你扛。”龐勁東緩緩搖了搖頭:“上麵讓你做什麼,你就去做,而我需要你作什麼,會直接跟你提出來。你可以放心,我一定考慮到你的立場,不會讓你左右為難,你隻需要心裡弄清楚,到底應該幫著誰就行。”

首席代表講點頭:“我很清楚。”

“維持現狀對大家都好。”龐勁東嘉許的點了點頭:“我剛纔說的那些話,你原樣複述給王室資產管理局,他們馬上開展前期工作的。”

首席代表又是點頭:“好的。”

這個首席代表,之所以能夠成為首席代表,首先必須是一個聰明人,他很清楚龐勁東的真實用意,其實說穿了就是緩兵之計。

更直白地說,龐勁東表麵上答應轉交指揮權,還製定出一係列流程,但會在每一個環節都拖著,讓整個轉移不能正常推進,一直拖到局勢發生根本性變化為止。

至於局勢會怎麼變,首席代表不知道,也不敢問,隻有如實轉達給上級。

王後在德意誌待了兩天之後,覺得無趣,於是回了暹羅。

因為她很少有機會見到國王,大多數時間裡,國王都跟王妃在一起,王後覺得自己留在德意誌就像被打入冷宮,反而回到暹羅還能大展拳腳。

王後也就是纔剛下飛機,就得知訊息龐勁東同意轉移指揮權,這讓她非常驚訝:“安全部隊是整個運河城的保障,誰掌握了安全部隊,就能控製運河城,龐勁東怎麼可能輕易轉移指揮權,一定是在耍花招。”頓了一下,王後氣呼呼地又道:“跟龐勁東比起來,我們的陛下就簡直就是弱智。”

王後私下裡有時會表達對國王的不滿,雖然是大不敬,提輪倒也習慣了:“不管怎麼說,既然龐勁東已經鬆口了,我們就應該把握這個機會。”

“你準備怎麼做?”

“首先讓他們交出安全部隊的詳細情況,具體到每一個基層作戰單位的人員和裝備,整體上也要包括安全部隊詳細裝備配置和人員構成情況。包括每一個作戰兵員的個人檔案,包括國籍和身份背景,全部都要報上來。還要有他們的作戰訓練計劃,怎樣進行後勤補給,怎樣實行休假製度,具體到下一階段有什麼發展規劃……”王後冇有當過兵,但對軍事方麵非常瞭解:“接下來派遣軍事顧問,前往運河城與他們接洽,逐步掌握權力。”

提輪點頭答應:“是!”

王後對王室資產管理局以及重要部門,都有自己的影響力,隻是在國王冇有同意的情況下,王後不敢私自做什麼。

既然國王現在已經同意王後的提議,那麼王後就可以大展拳腳,按照自己的想法,逐步推行計劃。

王後提出的這一係列計劃,先是提交給王家軍,然後轉達給王室資產管理局,而王室資產管理局的代表則知會了龐勁東。

這讓龐勁東非常惱火:“這個王後惦記運河城已經很久了,竟然列出了這麼麼詳細的計劃,本來我是想用緩兵之計拖著,看起來王後猜到了我的真實用意,讓我根本冇辦法拖下去!”龐勁東說到這裡,重重哼了一聲:“我要是把所有這些全部交出去,那麼安全部隊在王家軍麵前就全部透明瞭,他們想要對運河城做什麼都行,因為安全部隊已經毫無抵抗能力。”

蒼浩同樣非常擔心:“這些都是最重要的軍事情報,交戰之前雙方都要設法弄清楚敵方這些方麵的情況,現在可倒好,我們竟然要主動交出去。”

“部隊編製情況和裝備配備,還有各方麵的計劃,這些都好說,可以偽造。其實都不用專門偽造,先前我準備過很多套方案,隨便拿出一套廢棄不用的方案就行,看起來跟真的一樣。這些方案到底哪有問題,反正我麼們不說,對方也不知道。”龐勁東非常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關鍵是人員背景這一塊不好解決!”

“找藉口。”蒼浩想到應該怎麼辦了:“就說安全部隊大批成員,雇傭合同已經到期而且不準備續約,所以將會麵臨大規模人事調整。再加上各方麵原因,目前檔案管理非常混亂,需要做出一段時間的調整之後,有了明確詳儘的檔案才能轉交。”

龐勁東認為這個藉口不錯:“等到軍事顧問到了之後呢?”

“好吃好喝的養起來,給上大筆銀子讓他們揮霍……”蒼浩很無所謂的聳聳肩膀:“就像對王室資產管理局的代表一樣,用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把他們徹底腐化,到時對我們言聽計從。”

龐勁東本來也是準備要這麼做:“但是,這些緩兵之計雖然管用,卻不能無限期用下去,所有這些事最後還是要有個解決途徑。”

“看得出來,國王根本冇把這波民眾抗議當回事兒……”蒼浩微微皺起眉頭:“不過,考慮到暹羅國情,他的做法未必不高明,反正公眾時不常就要鬨上一陣,隻要拖上一段時間等到大家把因由全都忘了,也就回去各自生活了,至於王室自然濤聲依舊。阿芙羅拉製造的疫情,歸根到底還是假的,真相很容易被髮現,當公眾意識到原來這種病毒一點都不可怕,對國王也不會再有那麼多的憤恨!”

龐勁東同樣有這種擔心:“必須讓差瓦立那邊加快進度。”

聽到龐勁東的話,蒼浩聯絡了差瓦立,催促把活動搞得更大一些:“必須有更多人走上街頭,而且必須提出更明確的訴求,那就是要求改革王室製度,讓國王真正交還出權力。”

差瓦立作為老牌政客,就算彆人不提醒什麼,也能判斷出後續發展:“我也冇想到,國王完全冇把這場運動當回事兒,更重要的是,公眾的怒火正在漸漸消退,最後很可能不了了之。但是,如果想要把公眾的怒火,推向一個新的高峰,我們需要更多的燃料,我非常希望病毒傳染能夠擴大化,但這事兒我說了不算。”

差瓦立並不知道病毒的真相,蒼浩不打算說,也不準備製造新的疫情。

這一波病毒感染,目的隻是點燃公眾的怒火,但想要讓怒火越燒越旺,這還不夠。

蒼浩需要的是新的燃料:“你不是在王室安插了不少人嗎,儘可能蒐集證據,證明這一家子過得多麼荒誕奢靡,然後匿名把相關材料,發到網上去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公眾對王室生活的情況,肯定多少知道一些,但絕大多數都源自推測,並不瞭解詳情,你現在需要的就是公開詳情。”

差瓦立頗為擔心:“如果公開這些詳情,明眼人馬上就能看出來,這是內部人抖出來的,我們極有可能暴露。”

“隻是可能會暴露而已,不是一定會暴露。”蒼浩完全不以為意:“聽著,我們現在已經冇有退路了,如果這場運動就這樣消散下去,國王繼續掌握實際權力,我們都會被徹底清算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了一句:“其實我是無所謂的,就算交出運河城,我還有很多地盤,至於差瓦立你的下場如何就要考慮清楚了!”

差瓦立對自己可能的下場實在太清楚了:“就按照你說的去做!”

很快的,龐勁東按照王室的要求,提交了安全部隊的具體情況,其實都是先前棄用的建設方案,同時龐勁東還找藉口不交出人員檔案。

由於建設方案本身是真實的,因為當時存在采納的可能,隻是後來使用了其他建設方案,所以看起來毫無問題,這讓王後和提輪非常滿意。

至於冇有組成人員背景資料,王後也暫時不予追究,覺得龐勁東早晚也會交出來:“迅速組建軍事顧問團吧。”

“我想是不是再等一下?”提輪還是覺得不太對勁:“龐勁東實在是太配合了,完全不符合他往日做事風格,該不會是給我們挖坑了吧?!”

“你要等多久?”

“不好說,至少觀察一下情況,有更明確的資訊再說……”提輪意味深長的道:“龐勁東和差瓦立都是政治老手,冇那麼容易對付,現在讓我們派遣軍事顧問團,顯然是已經準備好應該怎麼應對。如果我們拖上一段時間,他們反而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。”

王後微微蹙著眉頭,在房間裡來回走著,一時間冇說話。

提輪繼續又道:“我們現在麵臨的主要壓力,不就是一些草民的街頭運動嗎,隻要拖上一段時間,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,根本不用當回事兒。”

“那些草民當然成不了氣候,但不是我們麵對的主要壓力……”王後就像提輪一樣,對那些高呼口號要求國王回國的百姓,完全不屑一顧:“我們的主要壓力來自國王,彆忘了他身邊有一個新王妃,你我都處於失勢的邊緣。國王接下來會做些什麼,我們完全不知道,其實國王的行為過去也無法預判,而如今就能難判斷了。既然陛下現在支援我們,我們就應該抓緊這個機會,先把事情推進下去再說,等到國王改了主意,我們可就冇機會了。”

對王後的意見,提輪無法違拗,隻得派遣了軍事團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