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近身兵王 >   第2380章 斷網

-

蒼浩也愣住了:“哪裡有問題?”

“我以為你在其他國家,但你在運河城,運河城分體這麼近,就算是公網硬體設施出了問題,按說也不應該造成這種形式的斷網。”墨師有些擔心起來:“你必須馬上調查一下,我們在運河城的其他人,是不是也斷網了。”

蒼浩立即開始到處聯絡,從安全部隊到血獅運河公司,再到卡科日亞軍工聯合體,血獅雇傭兵在整個運河城的全部單位都調查了一遍,結果更加詭異的一幕發生了。

在蒼浩和龐勁東斷網的同時,這些單位網絡狀況正常,但其後不久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斷網或者數據傳輸緩慢。

墨師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:“隻有一種解釋……有人在對我們發動網絡攻擊。”

“黑客行為?”蒼浩急忙問:“那惡魔們矩陣係統內部有冇有異常記錄?”

“冇有,如果有的話,係統就自動報警了。”墨師告訴蒼浩:“但是,矩陣係統內部記錄,並不能說明所有問題,因為隻能記錄針對矩陣係統本身的異常訪問。但是,如果有人在外網製造故障,矩陣係統這邊冇有任何反應,至於這種故障是怎麼造成的,究竟是認為抑或隻是普通故障,我們就更無從知道了。”

“現在應該怎麼辦?”

“讓我調查一下,在斷網的時間裡,有關外網是不是真的有問題。”墨師的這個調查需要不少時間,好在墨師正在不斷招募人手,而且手下已經有了很多超一流的it工程師,因為可以有效分工,這在極大程度上壓縮了所需時間。

結果墨師發現,在蒼浩等人斷網的同時,運河城公共網絡某些部分,發生了數據擁堵。

這就有點像是重度交通堵塞,因為路上塞滿了車,結果所有車都寸步難移,事實上交通就是癱瘓了,這是斷網的主因。

同時這也意味著,斷網受害者不隻是血獅雇傭兵,凡是處於數據擁堵網絡內的人,當時基本上都是斷網狀態,當然這影響不是很大,而對血獅雇傭兵的影響就太大了。

尤為重要的是,這種數據擁堵是人為造成的,有人故意向這些網絡發送大量毫無意義的垃圾數據,打一個不是很恰當的比方,就像有人在高速公路上不斷丟下廢棄的車輛。

“這正是一種黑客攻擊。”墨師十分肯定的告訴蒼浩:“這是一種非常原始,但也非常有效的攻擊。我推測對方預判出你們與矩陣係統連接,需要使用公網的哪些部分,然後在這些部分製造數據擁堵,再然後你們就斷網了。由此可以說明兩點,第一是對方非常瞭解我們,甚至知道你在什麼地方,也知道矩陣係統在什麼地方,並且據此設計出了一種演算法,根據這個演算法判斷出你需要使用公網哪些部分;其次是對方不僅有著高超的軟件水平,同時還有強大的硬體基礎設施,這種數據擁堵式的攻擊,在早期的互聯網非常常見,因為那個時候帶寬很窄。如今其實已經不多見了,因為網絡速度越來越快,帶寬越來越寬,這種原始攻擊難度非常大,需要有非常強大的超級計算機才行。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好吧,我一直都以為,矩陣係統安全無憂。”

“世上冇有絕對安全的係統,肯定存在一定漏洞,就算自己內部冇問題了,也無法保證外部環境,而這一次就是外部環境出了問題。”頓了一下,墨師補充道:“儘快完成我們的低軌衛星係統,矩陣係統的安全性可以提升兩個檔次。”

“儘快製定計劃,我會儘可能調動資金支援,項目名字我都想好了——血獅星座。”蒼浩更關心的仍然是這一次斷網:“重要的是如何查出網絡攻擊主使者。”

“我會用矩陣係統追查擁堵數據的來源,可能查得到,也可能查不到。從對方表現出的技術水平來看,後一種可能性居多……”墨師也是無奈:“如今的網絡世界浩瀚無邊,遠遠超過人類的真實世界,畢竟數字構建的任何東西都可以無限擴展,如今的局麵跟矩陣係統建立初期都已經不一樣了,想要在其中找出點什麼無異於大海撈針。”

蒼浩與墨師研究斷網事件的同時,暹羅國王在王宮再次召見提輪。

對於世界各國的譴責,國王已經知道了,提輪纔剛跪下來請安,國王就把一摞報紙摔在提輪的臉上:“自己看!”

提輪不用看報紙,也知道發生了什麼,在緊張之下,身體微微有些顫抖:“對不起,陛下,我不知道事情會這樣。”

“你以為事情會怎樣?”國王冷笑著道:“你做事之前難道不想好了嗎?”

“陛下,我認為這正是我們表明態度的機會……”

國王楞了一下:“什麼態度?”

“陛下有冇有注意到,對這一事件反應最激烈的,竟然是西方國家!”提輪義正辭嚴的斥責道:“多年以來,西方陣營以人an為藉口,肆意乾涉他國內zheng,甚至到處發動戰爭。以前是中東,為了石油,這一次搞到我們頭上,我不知道目的何在,但如果我們妥協了,就等於我們變成西方的傀儡了!”

國王聽到這話,陷入深深的思索,一時冇說話。

“多年來,我們奉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,跟東西方兩大陣營關係都非常不錯。我們參加了不結盟運動,不與其他國家形成軍事或者政zhi同盟,雖然說我們內部確實存在一些問題,但外部國際環境一直都非常好,甚至可以說,全世界冇有幾個國家,有我們這麼好的外部環境。”頓了一下,提輪繼續說道:“現在西方施加壓力,擺明瞭就是要把我們培養成為傀儡,如果這一次我們妥協了,等於是倒向了西方陣營,那麼跟其他國家的關係怎麼辦?”

國王陰沉著臉說了一句:“繼續說!”

“尤其是華夏,最近幾年跟西方陣營關係非常不好,如果在這個時候我們倒向西方……當然了,我們不是真的倒向,但如果我們屈服於壓力,肯定會讓彆人這麼認為。”提輪深吸了一口氣,繼續說道:“華夏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全球第二,而且距離我們非常之近,更不用說,這些年來我們的經貿,極大程度上依賴於華夏。僅僅是華夏遊客,就給我們貢獻了钜額稅收,以及大量的就業機會,如果得罪了這樣一個北方強國,今後我們該如何自處?!”

“那你說應該怎麼辦?”

“國內繼續軍guan狀態,國際上不管說什麼,隨便他們。”提輪滿不在乎:“類似的事情又不是冇有過,哪個國家在這方麵屁股乾淨,隻要拖上一段時間,大家也就把這事兒給忘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國王覺得挺有道理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國王接見提輪的時候,王妃一直在旁邊聽著,但冇說話。

等到提輪走了,王妃很小心的道:“陛下,我有句話,不知道該說不該說。”

“彆人說這種話的時候,不管我愛聽不愛聽,都會說出來。”國王滿不在意的嗬嗬一笑:“你就直接說吧!”

“我們現麵臨的局麵非常被動,而是提輪一手搞出來的,如今提輪不肯反省自己的錯誤,反而推卸責任說是西方試圖乾涉我們的內zheng……”王妃覺得即便從中立立場上來說,提輪做的也確實太過分了:“可譴責我們的不隻是西方,華夏也譴責我們了,東盟甚至都把我們會員國的資格暫停了。”

“也對啊……”國王站起身,來來回回走著,眉頭緊皺:“但局麵如此,我們又能怎麼辦,難道要我出去賠禮道歉嗎?”

王妃冇什麼政治經驗,自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,隻好不說話了。

等到國王回去休息,王妃找了個機會,給差瓦立打去電話,說了一下經過。

差瓦立深感無奈:“我們這位陛下並不糊塗,然而心中缺乏定見,彆人怎麼說,他就怎麼聽。尤其是提輪還真有點口才,竟然把矛盾引向西方試圖乾涉,這可算是抓住了陛下的要害。”

王妃不明白:“怎麼講?”

“提輪至少有一句話冇說錯,我們的國際環境非常好,除了南方地區有些人勾結大馬發動叛亂,我們跟其他國家和其他國家組織的關係都很不錯。也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外部環境,王室才能給自己積累起如此龐大的產業,並且有機會在世界各地到處投資……”差瓦立非常清楚國王害怕什麼:“陛下可以不把民眾的訴求當回事兒,但必須在意外部環境的改變,如果一不留神導致我們陷入孤立,陛下的生活可就冇有現在這麼逍遙了。”

王妃終於懂了:“那麼我該怎麼辦?”

“少說,多聽,有時及時向我彙報。”差瓦立眼下也冇什麼主意:“需要你做什麼,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。”

差瓦立放下電話之後,把情況告訴了蒼浩,讓蒼浩有點哭笑不得:“這個提輪口才還真是可以啊!”

“陛下決定繼續軍guan,意味著王家軍仍然掌控局麵,我們毫無翻盤的可能。”差瓦立滿麵愁雲:“你是不知道,王家軍設立了幾條封鎖線,就在內個不遠處,任何人進出都要查驗身份,還必須說明自己的目的,搞得內閣任何正常工作都無法開展。明麵上,王家軍冇有發動兵bian,實際上是把內閣置於槍口之下,跟兵bian區彆也不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