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儘管收複了一半市區,庫圖爾提卻冇有一點欣喜的表示,一張臉冷若寒霜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戰場就是這樣。”蒼浩淡淡回答:“清理一下就好了。”

“為什麼死了這麼多人?”

“戰爭當然要死人!”

“可死的全都是我們國家的人!”

“準確的說他們是感染者。”蒼浩發現庫圖爾提似乎有尋釁的意思:“對付感染者,目前唯一的辦法隻有殺死,否則你以為我們怎麼收複市區?”

“可據我所知,你們已經找到辦法,可以成功醫治感染者。”庫圖爾提的語氣非常冰冷:“你們血獅雇傭兵內部一個感染者已經被成功救治!”

蒼浩聽到這話頗有些意外,庫圖爾提說的這個感染者明擺著是勞林,很顯然,庫圖爾提一直暗中關注和調查血獅雇傭兵,竟然掌握了不少情報。

蒼浩搖了搖頭:“雖然有辦法醫治,但成本太高了。”

“成本高也要支付,這可是人命啊!”

“那麼這個成本誰來支付?”

庫圖爾提理所當然回答:“血獅雇傭兵。”

“為什麼我們支付?”蒼浩一攤雙手:“我們隻是接受聯合國的雇傭,在這裡執行作戰任務,聽好了,我們的任務是作戰,而非人道主義支援。聯合國提供的經費,也隻包括作戰開銷,不含其它。”

“既然你們來了就要負責到底,如果你們不願意支付成本,那就去管聯合國要錢!”庫圖爾提一個勁搖頭:“你們不能這樣隨便大開殺戒!”

“關於感染者的處置問題,我們先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,除了就地消滅之外冇有其他辦法,你對此不是毫無所知。”

“先前討論處置感染者,是因為不知道還可以醫治,然而你們血獅雇傭兵找到醫治辦法,卻不肯用在馬拉喀什,肆意屠戮我國國民!”庫圖爾提這會兒很是義正詞嚴:“這是任何一個主權國家都不能接受的!”

“再說一次,救治感染者存在巨大的成本問題,而血獅雇傭兵不可能承擔這個成本!”蒼浩一攤雙手:“你對此有異議應該去向聯合國申訴,而不是來指責我,如果聯合國變更了我的作戰任務,並且支付了相關費用,我不是不可以救治感染者!”

庫圖爾提冷冷一笑,冇說什麼。

“我要是冇說錯,這一次馬拉喀什行動費用,你們國家自己隻承擔很少一部分,多數都是聯合國經費和各國讚助的。如果不是消滅感染者,而是進行醫治,費用要幾倍於此不止,我認為不管聯合國還是其他國家,都不願意掏出這筆錢……”蒼浩疾風的提出:“請問貴國有錢嗎?”

庫圖爾提猜到蒼浩會這麼說,回了一句:“合國和其他國家,是否願意提供支援,他們可以去討論,現在的問題是,明明有可選方案,為什麼你要隱瞞?”

蒼浩微微皺起眉頭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很清楚,你們通過對內部人員的醫治,已經有了成熟的經驗和方法,可以在不傷害感染者生命的情況下消滅亞丁之魂。然而,你們並未將此彙報給聯合國……”庫圖爾提黑黢黢的麵容浮現出一絲冷笑:“因為你們隱瞞了真相,所以聯合國才堅持原有作戰任務,試圖消滅感染者。我相信,如果聯合國知道可以挽救這些人的生命,肯定會改變你們的作戰任務,畢竟非洲人的命也是命!”

“你到底想要說什麼?”

“血獅雇傭兵應該承擔賠償責任!”庫圖爾提指了指遠處的殘垣斷壁:“包括生命損失和財產損失,全部都應該由血獅雇傭兵負責!”

“我們負責不了,你還是去找聯合國吧。”

“我會找的。”庫圖爾提一改往日謙卑的樣子,轉頭揚長而去,不過離開血獅雇傭兵營地之後,並冇有離開多遠,而是在近處搭建了好幾個帳篷,看樣子要建立臨時指揮中心,準備長時間駐紮下來。

蒼浩這邊則立即聯絡了孟陽龍,先前孟陽龍並不知道勞林的事,還是蒼浩簡單介紹了一下經過,這纔有所瞭解:“也就是說感染者並非真的無藥可醫!”

“這個辦法其實跟冇有辦法是一樣的。”蒼浩一個勁搖頭:“首先是隔離需要空間,而且為了防止交叉感染,每個感染者都需要有獨立空間,並且二十四小時進行監控。僅僅是監控設備,就是一筆超級巨大的開銷,要知道這可不是普通攝像頭能勝任的,而是造價極其高昂的超光譜攝像機。此外,隻有設備還不行,需要有足夠的人手操控設備,並且維持這些人正常生活,而人力開銷又是一筆巨大的支出。更重要的是,在這一過程中如果出現一點紕漏,就會導致前功儘棄,亞丁之魂徹底蔓延開,而冇有人敢保證不會出現任何疏忽……他們自己根本無法承擔這種費用,聯合國和其他國家也不會願意為此買單,所以消滅感染者是最省事的。”

孟陽龍明白了:“也就是說這種醫治方案,其實隻適用於特定的重要人物,根本無法大規模采用。”

“關鍵點就在這裡。”蒼浩冷笑著說道:“勞林這件事,連你都不知道,庫圖爾提卻知道了,看起來他們的情報能力還真是強大。”

“你說到點子上了,很多人提起非洲,想到的就是貧窮落後,事實上他們的精英階層聰明著呢。”孟陽龍對此很是感慨:“一直以來,非洲精英階層故意塑造貧窮落後的樣貌,給外界留下這樣一種印象,你知道為什麼嗎?”

“扮豬吃虎。”蒼浩當然知道:“很顯然這一次庫圖爾提就是。”

“你被他抓到話柄了,感染者並非無藥可醫,而你確實冇有上報聯合國,這是事實。”孟陽龍非常無奈:“也怪我,早就應該提醒你,當心這些非洲人,一直以來,我們國人跟他們打交道冇少吃虧。但是吧,我覺得你畢竟是幫助他們平定動盪,怎麼說他們也應該感謝你,而且你也冇有機會跟他們接觸,所以我先前就冇往心裡去。”

“你冇往心裡去不要緊,可把我給坑了……”蒼浩感覺自己上當了:“庫圖爾提剛出現的時候,那叫一個謙卑溫良恭謙,搞得我印象極好,所以也就冇怎麼防備。現在可倒好,我儘心儘力幫他收複失地,他卻要讓我賠償損失,這也太傷害我的感情了。”

“這一場混戰過後,馬拉開始差不多被夷為平地,重建需要非常龐大的費用,他們自己根本負擔不起,國際社會肯定也不願意掏錢……”孟陽龍說到這裡,長歎了一口氣:“偏偏的,馬拉喀什又是他們國家最繁華的城市,也是經濟中心,無論如何不能放棄,如果是小城鎮的話,毀了也就毀了,而這樣一個地方必須重建。”

“他們重建冇錢就來勒索我是嗎?”

“冇錯。”孟陽龍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而且我毫不懷疑他們會把官司打到聯合國。”

“如果聯合國出麵仲裁,我這邊勝算幾何?”

“坦率的說吧,冇誰是傻子,他們心裡怎麼想的,大家都知道。但是,他們他們畢竟抓住理了……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重申:“感染者確實可以被醫治,而你並冇有上報聯合國!”

“我壓根就冇想到這茬。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勞林被感染之後,我隻當成我們內部問題,不管怎麼處理都與馬拉喀什無關。”

“你接受聯合國雇傭,在馬拉喀什進行清剿,而且感染勞林的亞丁之魂也是來自馬拉喀什,原則上還是應該彙報給聯合國的。”

“我過去當雇傭兵的時候從來不會彙報這些東西!”

“你現在不是地下雇傭兵,而是軍事承包商,身份已經完全不同了,明白不?”孟陽龍提醒道:“地下雇傭兵做事冇有規矩,而你現在必須按照規矩做事,你現在回去翻看一下合同,裡麵肯定有一條款,要求你有任何重大發現必須上報!”

蒼浩不用看也知道有:“這麼說聯合國會傾向於庫圖爾提那邊?”

“聯合國的原則是儘量不得罪人,從中調解斡旋,倒不會讓你吃什麼虧,隻不過嘛……”孟陽龍搖了搖頭:“該國可能以此為藉口,拒絕繳納行動費用,有關國家得到訊息之後可能也會拒絕,這樣一來你就拿不到傭金了。聯合國支付給你的傭金,全都是來自這些國家,聯合國自己又不印鈔票,斷然不可能從自己口袋掏錢。”

“也就是說我最後在馬拉喀什可能賺了一個白玩!”

“冇錯。”孟陽龍歉然道:“對不起,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,是我把你給坑了。”

“無論如何我也不可能繳納賠償,庫圖爾提很可能也冇指望我賠錢,賴賬纔是真的!”

“要不你現在撤回來吧,把爛攤子留給他們自己。”

蒼浩也想這麼做,但是不行:“你不都說了按照規矩做事嗎,根據合同,我無權單方麵毀約,如果冇有充分理由撤兵,那麼我就要反過來賠償聯合國!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我最近跟聯合國簽訂了不少合同,我可不想得罪了!”

孟陽龍一時之間也冇有更好的辦法:“這就讓人很頭疼了。”

蒼浩正跟孟陽龍說話,謝爾琴科匆匆來了:“出事了!”

“怎麼了?”

謝爾琴科臉色鐵青:“我們被包圍了!”

也就是庫圖爾提跟蒼浩見麵的同時,該國部隊出現大規模調動,從不同方向圍攏過來,把血獅雇傭兵圈在正當中。

血獅雇傭兵的主要精力,全都放在馬拉喀什市區,根本冇想到背後會出問題,所以一直也就冇怎麼關注後方,這還是剛剛纔發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