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:“也就是說,國王的一舉一動,將會全部被提輪掌控,王宮裡到處都是提輪的耳目。”

“你就說,提輪這一招是不是高明吧,反正我特麼是服了。”龐勁東確實佩服提輪:“丫的怎麼想出來這一招!”

“其實這一招也不算特彆高明,我們給國王弄了一個王妃,也應該想到必然有人效仿。”

“問題就是這個王妃現在做什麼都是在提輪的眼皮底下。”

“等我回去再說吧。”蒼浩對暹羅局勢也冇什麼好辦法:“現在國王廢除下跪覲見,已經算是一個進步了,一點一點的來吧!”

“也隻有這樣了……對了,馬拉喀什那裡,怎麼樣了?”

蒼浩把情況大致說了一下:“這翻臉速度實在太快了。”

“其實他們很聰明。”龐勁東搖了搖頭:“等到我們徹底清理了市區,他們再跟我們攤牌,其實對我們冇什麼威懾力,因為按照原定合同,等到作戰任務結束的同時,聯合國需要給付全部行動費用。現在清理出來一大半,我們還有一大筆錢冇到手,那麼局麵對我們就很微妙了,如果現在撤軍,需要賠付違約金。如果不撤軍,就要被庫圖爾提那邊要挾,裡裡外外我們都要損失點。”

“我就算把錢全都燒了,也不會給庫圖爾提一分。”

“當然不能給他!”龐勁東搖了搖頭:“此先例一開,以後我們的生意更冇辦法做了,全世界到處都會是賴賬的!”

“這樣說起來的話,我們近期需要把戰略重點,放到馬拉喀什這裡。”

龐勁東點了一下頭:“繼續增兵吧!”

“但願提輪不要對我們開戰!”蒼浩頗為擔心:“否則我們真的冇有足夠力量去抵抗了!”

蒼浩剛放下龐勁東的電話,孟陽龍打了過來:“就在剛纔,庫圖爾提把你告到了聯合國……他主要說了兩點,第一是你已經有辦法醫治感染者,卻隱瞞資訊,導致大批無辜市民被打死;第二是血獅雇傭兵內部本地兵要求加薪,卻遭到你無辜鎮壓,死傷多人。”

孟陽龍告訴蒼浩,庫圖爾提把事情經過添油加醋,甚至還說血獅雇傭兵對著手無寸鐵的本地人開火,當場打死多人。

至於這本地人,到底是感染者,還是本地兵,庫圖爾提冇說明。

無論如何,庫圖爾提這一番投訴,很快就流傳到外界,被各國媒體廣泛報道。

在全球各地公眾看來,事情經過非常簡單,就是血獅雇傭兵屠殺無辜民眾,他們並不瞭解也不想瞭解實際事情經過。

“我跟你說話的同時,輿論正在全球範圍內迅速發酵……”孟陽龍又告訴蒼浩:“聯合國方麵現在蒙受巨大壓力。”

“聯合國怎麼說?”

“遇到這類爭端呢,聯合國方麵通常不會有太明確的態度,儘量息事寧人,同時安撫雙方。而且大家也都不笨,庫圖爾提到底安的什麼鬼心思,職業政治家都能看出來。不過……”孟陽龍頓了一下,又道:“聯合國方麵已經承諾,將會建立調查組前往馬拉喀什,實地調查情況。”

蒼浩對此已有預料:“那就讓他們來吧。”

“形勢不樂觀。”孟陽龍憂心忡忡:“當年米國率先把大量軍事任務,委托給民間軍事承包商,引起了廣泛非議,而後來這些軍事承包商,比如大名鼎鼎的黑水,偏偏又搞出很多醜聞。如今聯合國試圖使用軍事承包商,也是麵對巨大的反對意見,因為軍事承包商在大多數人看來,就是為了錢而發動戰爭的雇傭兵,冇有任何職業操守和榮譽感可言,往往跟各種各樣的肮臟事件聯絡在一起。國際輿論認為,聯合國動用軍事承包商是不負責任的,說明對國際局勢已經失去掌控能力,不但解決不了任何問題,反而會製造更多問題。”

“先前暹羅王家軍,因為對公眾開槍,在國際社會成為眾矢之的,我是真冇想到,這一天竟然落到我頭上了。”

“你現在就是公眾眼中的邪惡勢力。”孟陽龍深感無奈:“你準備怎麼處理?”

“先接待這個調查組再說。”蒼浩實在冇什麼特彆好的想法:“馬拉喀什這裡,我還不打算走了呢,如果就這樣撤下去,顯得我好像怕了,更不用說,庫圖爾提肯定逼著我賠償。”

孟陽龍表示讚同:“咱們爺們不能當逃兵!”

“要跑也是庫圖爾提跑,雖然這是庫圖爾提的土地。”

孟陽龍非常認同蒼浩的立場:“我會跟外事部門的見個麵,討論一下能不能從某些方麵,給他們施加壓力!”

“千萬不要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首先,如果外事部門說話了,難免會授人以柄,血獅雇傭兵是受到華夏國家的指使;其次是表態也冇用……”蒼浩對庫圖爾提的心態揣摩非常準確:“整件事情背後涉及到巨大的經濟利益,該國連臉都可以不要了,還會在乎被施壓?”

“也對。”孟陽龍不得不承認這一點:“無論如何,你要儘量避免跟該國正規軍發生正麵衝突,否則事情隻會更加麻煩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蒼浩點頭:“隻要他們不來招惹我,我不會主動進攻他們。”

“還有,國際輿論方麵,要想辦法壓製一下。”

這個辦法,蒼浩倒是已經想到了。

矩陣係統的人工智慧,已經進階到一定程度,可以批量生產社交平台言論以及短文。

而現在對血獅雇傭兵不利的言論,除了媒體報道之外,大多數集中在各個社交平台,比如fb和推特。

蒼浩讓墨師發動矩陣係統,在這些社交平台上大量註冊賬號,澄清事件真相,並且釋出了大量本地兵員罷工的照片和視頻。

在矩陣係統強大的運算效能之下,各個社交平台迅速被有利於血獅雇傭兵的言論淹冇,而平台方麵反應也非常迅速,竟然開始刪除這些言論。

“現在網絡輿論主要集中於各種社交平台,而這些社交平台是私人企業,由於社交平台已經高度集中化,全球範圍內流行的也就這麼幾個,所以正是這些私人企業已經掌控全球輿論,他們想讓什麼輿論成為主流都可以,想讓什麼輿論消失也一樣。至於他們怎樣掌控,有的時候憑藉良知,有的時候則是為了利益……”墨師告訴蒼浩:“過去都是國家控製輿論,如今私人企業也可以操縱,這種事情在曆史上不曾發生過,也算是新時代帶來的一個挑戰,至於怎麼解決,還不知道。”

“我們的言論被刪除說明有人炮製對血獅雇傭兵不利的言論。”

墨師也是這麼想:“但這沒關係,矩陣係統可以不斷切換ip,註冊新賬號繼續發送,他們的電腦速度冇有矩陣係統這麼快。”

也就是蒼浩和墨師說著話的同時,社交平台上的言論刪除,更加凶猛快速。

為血獅雇傭兵辯駁的,其實不全都是矩陣係統的水軍賬號,也有很多真是的網友對事件有疑問,然而這些網友的言論一併遭到刪除。

按照墨師的計劃,矩陣係統強大的算力,可以同時註冊大量賬號並且發言,可實際情況卻冇有這麼簡單。

也就是矩陣係統在連接社交服務器,準備註冊賬號發言的時候,數據鏈路突然發生嚴重擁堵。

“就像上次突然數據中斷一樣。”墨師告訴蒼浩:“大量無效數據包,擁堵在特定數據鏈路上,造成嚴重交通堵塞。我們倒也不是不能連接上服務器,隻是操作速度就滿了很多,目前已經被降低50%,情況持續下去的話,還會降低更多。”

“社交平台本身的訪問情況怎麼樣?”

“不受影響。”墨師回答:“被擁堵的就隻是我們矩陣係統。”

“果然有人在故意搞鬼!”

“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暫時還想不到太好的主意。”墨師其實不是完全冇有想法:“或許你可以讓阿芙羅拉幫一下忙,我相信契卡係統應該有同樣的功能,如果契卡係統同樣遭遇數據擁堵,通過兩個係統截獲的數據,可以對無效數據包來源作出定位。”

“現在我們自己不能定位嗎?”

墨師回答:“這有點像是三角定位法,需要知道兩個點的位置,才能找出第三個點在哪。”

蒼浩立即聯絡阿芙羅拉,而阿芙羅拉非常不屑:“契卡係統確實可以操縱網絡輿論,也就是編寫一段程式的事,非常簡單,我隻是覺得冇必要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根本不把網絡輿論當回事兒。”阿芙羅拉直白的道:“一幫無所事事的網民,對政治和軍事認知極度膚淺,閒來無事用鍵盤在網上噴射自己幼稚的觀點,我有什麼必要認真對待。不管他們怎麼噴,我隻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,我建議你也這樣。”

蒼浩的相反卻不一樣:“這些網民之所以在網上噴,是因為他們噴的往往非常有用,網絡輿論已經成為影響社會事件甚至國際關係的重要因素,甚至很多政策走向也都在考慮網民的意見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何況血獅雇傭兵現在是軍事承包商,還是聯合國指定,網絡輿論影響到了我們的形象,我不能不予以重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