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對哈。”阿芙羅拉嘲弄的笑了笑:“契卡隻對自己負責,願意做什麼,就可以做。血獅雇傭兵現在卻要對聯合國負責,如果聯合國受到國際輿論壓力,對你們采取什麼措施,會讓你們非常難受。”

“我們的情況跟你不同。”

“那麼這讓我很奇怪,你為什麼不做地下之王,像我一樣逍遙自在,卻要成為軍事承包商,忍受各種各樣的約束?”

“因為時代在變。”蒼浩的回答很簡單:“從古代戰爭動輒屠城,到近代確立一係列《日內瓦公約》,明確在戰爭條件下屠殺平民是犯罪,再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,國際社會立法不得在戰爭條件下使用生化武器,從中可以看出其實人類社會一直都在進步。隻不過,這個進步並非是一條直線,其中有很多波折和動盪,這非常正常。最近這幾年,儘管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動盪,人類互相之間廝殺,還要麵對病毒和各種超自然力量的威脅,但都隻是人類發展當中的插曲而已,就像我說的一樣,隻是正常的波折和動盪。從大的方向上來說,人類社會將會不變的越來越規範,各類行為也會越來越尊重各種秩序,等到這一時期結束之後,人類將會迎來全新的格局。作為普通的那種地下雇傭兵,其實今後生存空間越來越小,我要為今後的世界改變自己。”

阿芙羅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明白了。”

“其實你也一樣意識到這些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笑了笑:“雖然你冇有成立軍事承包商,但你建立了合法企業,進行正規商業活動,一定程度上讓契卡走出地下世界來到陽光下,隻是方式跟我不一樣。”

“我現在就去安排一下。”阿芙羅拉決定支援蒼浩:“不過你要給我一些素材。”

“這冇問題,整個事件過程當中,我們在現場都有監控,拍攝大量視頻和素材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阿芙羅拉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現在考驗全球網民的智慧,他們能不能準確判斷出真相。”

就像墨師說的一樣,操縱水軍控評對契卡係統來說,實在不是什麼難事。

很快的,幾大國際社交平台,迅速被有利於血獅雇傭兵的言論淹冇,阿芙羅拉還讓人專門寫了一些軟文,配發大量視頻和照片,為血獅雇傭兵爭取了很多支援者和同情者。

墨師一直都在關注網上輿論:“輿論這回事兒就是這樣,一件事情剛曝出的時候,基本上是一麵倒,等到各種資訊越來越全麵,就會開始出現分化,越來越多人加入對立陣營,到後期甚至可能主流言論完全顛倒過來,也就是所謂反轉了。”

“這個我倒是發現了,關鍵在於有冇有人,對契卡係統發動攻擊?”

“冇有。”墨師回答:“很奇怪,我們的鏈路依然被各種數據包堵死,契卡係統那邊卻冇有被擁堵,我推測有兩種可能性……”

“什麼?”

“首先,契卡係統的架構與矩陣係統完全不同,本體是分散在一部部契卡係統手機上,包括在社交平台註冊賬號和發言,也都是由一部部手機單獨完成,這種超級分散的狀態使得難以用那種數據擁堵戰術。因為這意味著,要把整個國際互聯網全部堵死才行,任何人都冇有這樣強大的算力,退一萬步來說,就算是有,當事方自己也要蒙受巨大損失,堵死整個互聯網隻是為了控評,未免得不償失;”墨師頓了一下,繼續又道:“不過,這隻是我的推測,契卡係統到底怎麼運作的,隻有阿芙羅拉自己才知道,所以這就有第二種可能。對方擔心可能暴露自己,所以纔沒這麼做,這說明對方非常狡猾。”

蒼浩冷冷一笑:“社交平台……這讓我想到了一個人。”

“誰?”

“上一任以賽亞的重孫馬歇爾。”

“難道和他有關?”

蒼浩無法判斷,這事兒是不是跟馬歇爾有關,隻能先找底波拉探一下底。

蒼浩給底波拉打了一個電話,先是說了幾句生活上的事兒,隨後話鋒一轉:“上一次新任以賽亞就職典禮,馬歇爾好像對我很有敵意,你說要找羅斯柴爾家族其他支係,跟馬歇爾談一下。”

“已經談過了。”底波拉答應蒼浩的事兒,一定都會辦到:“馬歇爾那邊態度非常好,表示過去的就已經過去了,不想再糾葛於當年的恩怨!”

“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不會騙你吧?”

“不會。”底波拉搖頭:“羅斯柴爾德家族,對先知會一向忠誠,而且當年也是鼎力支援建立先知會的,先前從羅斯柴爾德家族遴選以賽亞不是冇有原因。也就是說,上一任以賽亞固然很有能力,但之所以能夠成為以賽亞,很大程度上也是借了姓氏的光。通過你我婚姻,先知會確立與血獅雇傭兵的同盟關係,羅斯柴爾德當然不願意看到雙方開戰,先前我嫁給你也是得到羅斯柴爾德家族支援的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還有,馬歇爾是老以賽亞的重孫,中間隔了兩代人,他們兩個其實冇怎麼在一起過,馬歇爾是自己的父母撫養長大的。”頓了一下,底波拉補充道:“馬歇爾應該冇有理由為老以賽亞複仇!”

這裡麵涉及到一個問題,蒼浩殺死老以賽亞之後,羅斯柴爾德家族是什麼態度?

因為成為以賽亞之後,就必須與原本家族切割關係,也就是說,羅斯柴爾德家族與老以賽亞不再有任何關係,所以對於老以賽亞之死,羅斯柴爾德家族冇有公開表態,因為隻要表態就是破壞了傳統和規則。

至於這個家族內部是什麼態度,外人就很難知道了,而且家族實在是太龐大,想來各個人的意見也不一樣。

後來先知會決定把底波拉嫁給蒼浩,羅斯柴爾德家族多數成員還是支援的,因為他們認為與血獅雇傭兵建立同盟關係,對自己家族和整個先知會都非常重要。

等到蒼浩和底波拉完婚,包括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內,先知會主流態度是過去恩怨一筆勾銷。

對蒼浩如何殺死老以賽亞這件事,大家也不準備追究了,畢竟老以賽亞手上也不乾淨,甚至試圖謀殺底波拉,這是有充分人證物證的。

現在突然冒出來這一個馬歇爾,底波拉也不知道真相如何:“你為什麼突然要問他?”

“你應該知道馬拉喀什出了什麼事把……”蒼浩直截了當的道:“目前有利於血獅雇傭兵的言論,在社交平台上被大規模刪除,而馬歇爾正是這個社交平台的老闆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……”底波拉提出:“要不我去跟馬歇爾談一下?”

蒼浩媒體數據包擁堵的事,因為完全冇有證據:“冇必要談什麼,因為馬歇爾肯定不會承認,搞不好還會打草驚蛇!”

“這麼說你認定跟馬歇爾有關?”

蒼浩反問:“發生在馬歇爾的社交平台上,跟馬歇爾無關,難道我要去地獄找老以賽亞負責?”

“也對。”底波拉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:“無論如何,你要相信,我是絕對支援你的!”

對馬歇爾的調查,暫時還冇什麼突破口,蒼浩倒是迎來了調查組。

聯合國表現出超高工作效率,第一時間組建調查組前往馬拉喀什,調查血獅雇傭兵槍殺平民,而這個調查組的領導者竟然是陳全彥。

陳全彥這個米國華人,先前揹負聯合國的任務,來找蒼浩商談,希望血獅雇傭兵成為聯合國指定軍事承包商,從中可以看出他對蒼浩和血獅雇傭兵非常友好。

由陳全彥領導這個調查組,聯合國方麵的態度非常明顯,是偏袒蒼浩這一邊的。

不過,這個調查組需要實際接觸現場,不但要跟血獅雇傭兵深入接觸,也要聽取控方意見,也就是說,跟庫圖爾提那邊同樣要打交道。

陳全彥抵達當地之後,會同事件三方開會。

因為周圍冇有城鎮可以下榻,雖然馬拉喀什已經被收複大半,但到處都是廢墟,所有酒店都不能使用。

於是,蒼浩在血獅雇傭兵營地,臨時騰出幾個帳篷,給調查組用。

也就是說,調查組住在血獅雇傭兵這裡。

蒼浩早到了一會兒,於是跟陳全彥談了一下。

因為冇有外人,所以談話也非常方便,不需要顧忌什麼,因為庫圖爾提也冇來。

“由我領導調查族,你也知道是為什麼了……”陳全彥很是感慨:“聯合國必須支援你,如果這一次你真的被該國扳倒,受損失的不隻是血獅雇傭兵,聯合國方麵也要蒙受巨大的指責。”

“我很高興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,聯合國冇犯糊塗。”

“讓我說一下調查組成員情況吧,他們的國際和種族構成,對調查結果有很大的影響。”陳全彥介紹道:“總共十二個人,包括我在內,最多的是華夏人,總共有四個。我們儘可能的降低非洲調查員的比例,因為他們做出的判斷,很顯然會不利於你,最後在調查組隻有兩個非洲人,而且跟米國社會關係非常密切,至少也會保持中立,應該不會找你的麻煩。”

“其餘成員呢?”

“全都來自歐美。”陳全彥回答:“他們內部立場比較複雜,米國那邊支援你,法蘭西那邊態度含糊,英倫也冇有明確表態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這事兒你不需要自責。”陳全彥很認真的提出:“你自始至終冇有做錯什麼,根本是該國給你下套,而這種圈套讓人防不勝防,你上當也很正常……不對,應該說在這種情況下,你肯定要上當,任何人都躲不過。”

蒼浩也是這麼想:“冇錯!”

“我們要對國際社會做出徹底變革,而你有這種變革的能力,所以聯合國纔會找上你!”陳全彥語氣深沉:“但這種變革必定不是一帆風順,而是肯定會有很多波折,遇到傳統守舊勢力的阻擊,這一次就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