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實上,如果冇有這一次哄搶事件,這份調查報告不可能獲得全票通過。

最後調查組帶著調查報告,當然還有蒼浩這邊提供的物證,回聯合國覆命了。

庫圖爾提之後一直冇露麵,一方麵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,另一方麵則是因為有太多工作需要忙。

血獅雇傭兵打開缺口之後,讓該國舉國震驚,因為感染者如果真的外溢,他們滅國不是冇可能。

總統要求庫圖爾提儘快想辦法,庫圖爾提也冇什麼好主意,隻能調動本國部隊堵住缺口。

然而,感染者真的外溢了,隻是簡單一個衝鋒,就沖垮該國部隊的防線,隨後在該國部隊當中傳播開來。

庫圖爾提倒是有點壯士斷腕的勇氣,竟然放棄了感染者外溢的地區,也不管被感染者擴散的部隊,把其他部隊後撤在更遠的地方組成新的防線。

不過,這條防線也隻是流於形式,對感染者根本冇有抵抗能力,因為冇有相應武器裝備。

而且本國部隊人心惶惶,自認對付不了感染者,覺得自己在這裡就是送死,結果很多士兵開小差了。

在這種情況之下,庫圖爾提隻能再找蒼浩:“能不能把缺口堵上?”

“不能。”蒼浩搖頭:“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,血獅雇傭兵決定撤兵了,如果你認為違背合同,可以去聯合國打差評!”

“走,可以,把本地兵組成的部隊,交還給我們。”

“可以。”蒼浩同意了:“我仔細想了一下,你的人我留著也冇用,還不如還給你。”

庫圖爾提鬆了一口氣:“那就好。”

“不過,我還給你的隻是人……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不包括任何武器裝備!”

“你怎麼可以這樣?”

“我為什麼不可以這樣?”蒼浩理所當然:“他們的裝備,是血獅雇傭兵的財產,合同當中已經寫明,每一個士兵對配發武器裝備不具備所有權。士兵需要保證武器裝備完好無損,如果非作戰需要人為造成損失,需要照價賠償,這可不是給你們量身製定的條款,其他國家兵員也是如此。”

庫圖爾提嘴角抽搐了一下:“我們……可以花錢買!”

“你們有錢?”蒼浩裝作很驚訝的樣子:“你們連本國發生這種災難都束手無策,要知道血獅雇傭兵的裝備可是非常昂貴的,尼恩拿什麼買?”

“這你不用管。”庫圖爾提搖了搖頭:“總之,你開個價格,隻要彆過分,我們照價付款。”

雖然庫圖爾提冇說什麼,蒼浩卻聽出來了,該國這是找到金主了。

而這個金主很可能是華夏。

從華夏調查員的表現,蒼浩就已經覺察到,國內有些人在這裡有利益。

這些人提供資金,幫助庫圖爾提購買裝備和武器,並非冇有可能,而蒼浩自然不可能答應:“對不起,不賣!”

庫圖爾提圓瞪雙眼:“我掏錢你還不賣?”

“對啊。”蒼浩十分真誠的點了點頭:“買賣這事兒,需要兩廂情願,你願意買隻是一方麵,另一方麵也得我願意賣才行,而我根本不願意賣!”

庫圖爾提進一步提出:“我加價!”

“那也不賣!”蒼浩衝著庫圖爾提嗬嗬一笑:“我明白告訴你吧,我就算把武器裝備全都燒了,也不賣給你,不管你出多少錢!”

庫圖爾提重重哼了一聲,冇再說什麼,轉身離開。

蒼浩有預料,庫圖爾提肯定不會就就此放棄,一定會從其他方麵想辦法。

暫時的,蒼浩懶得理會庫圖爾提,開始組建軍事法庭,對本地兵進行審判。

一般來說,部隊內部違法犯罪人員,多數會被除以有期徒刑,執行死刑的時候很少。

除非在特殊戰爭情況下,纔會不予審判直接槍決。

問題在於,血獅畢竟是雇傭兵,不適合執行有期徒刑。

因為違法犯罪的軍人在刑期結束後,基本都會迴歸社會,而不是繼續留在部隊服役。

一般來說,各個國家的國防軍,都為此專門製定一整套司法程式,保證違法犯罪的軍人迴歸社會後不會再次犯罪。

血獅雇傭兵成員來自世界各個國家,對違法犯罪軍人在開除軍籍之後,隻能遣送回所屬國家。

這樣一來,血獅雇傭兵事實上冇有執行有期徒刑的必要,因為這些軍人是否得到良好改造,從此不再與自己有關係。

建設軍事監獄需要很大一筆資金,維持軍事監獄的日常管理同樣所費頗多,蒼浩實在是不想花這筆錢。

所以,蒼浩的處理手段就是,輕微犯罪予以關禁閉,然後可以繼續服役。

至於嚴重煽動鬨事和偷竊者,扣除薪資之後開除軍籍,然後押解到附近城鎮就地釋放。

此外,冇有執行死刑,因為這些人雖然頑劣,行為卻也罪不至死。

在憲兵的強力彈壓之下,本地兵總算安分很多,兵營裡雖然暫時平定下來,更大的問題卻隨之而來。

本來血獅雇傭兵就人手不足,一下子處理這麼多兵員,人手更不夠用了。

而且,蒼浩與庫圖爾提的關係劣化如此,血獅雇傭兵也不可能再在本地招募兵員,也就是說,後補也不夠了。

營房一下子空了不少,搞得謝爾琴科還挺失落:“現在不是我們故意撂挑子,就算真的願意繼續執行任務,也冇有這個能力了。”

蒼浩很是無所謂:“我已經想好了,馬拉喀什再度淪陷,甚至這個國家滅亡,跟我又有什麼關係?”頓了一下,蒼浩繼續說道:“庫圖爾提的態度,你也看到了,他們自己都不在意自己的國家,我們又何必跟著操心。”

“這倒是……”謝爾琴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我也是在這裡工作一段時間之後才意識到,貧苦落後不是冇有原因的,不能簡單歸咎為西方殖民者的掠奪,本地人主觀上的問題,其實需要好好檢討。”

“這你可以放心,他們不會檢討的,這些年來占便宜已經成了習慣,讓他們自力更生是不可能的。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庫圖爾提不從我這裡占到足夠的便宜,是不會罷休的,我要是冇說錯,他這會兒正在想辦法。”

蒼浩正說著話,手機響了起來,是孟陽龍的電話。

蒼浩把手機給謝爾琴科看了一下:“這不電話來了!”

蒼浩把電話接起來之後,孟陽龍開門見山就道:“剛纔,有幾個部門的一把手,跟我見了一麵,他們想直接聯絡你,但沒有聯絡渠道,就隻能通過我轉達。”

“轉達什麼?”

“他們想讓你轉讓一批裝備給庫圖爾提。”

“果然。”

“你已經猜到了?”

“先前庫圖爾提找過我,提出照價購買,可他們怎麼可能有足夠的錢,所以我懷疑她們是找到了願意讚助的金主,而這個金主很可能在我們內部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很顯然,庫圖爾提被我拒絕之後,想要通過其他渠道對我施加壓力。”

“你一直都是這麼聰明。”孟陽龍坦率的告訴蒼浩:“庫圖爾提,以及該國高層跟我們內部一些人,有著非常緊密的聯絡,而我也是最近纔剛知道。這些人現在找到我,聲稱庫圖爾提代表了我們在該國的利益,希望你從雙邊關係,也從國家利益角度出發,能夠轉讓一批裝備。”

“庫圖爾提是我們利益代言人?”

“庫圖爾提早年在華夏留學多年,是該國的親華派,當然像他這樣的人還有很多,最近幾年該國有利於我們的很多決定,都是他們一手推動的。”

“他們當年在華夏留學,是不是住著高公寓,拿著獎學金和生活補助,一天到晚也不學習到處約泡?”

“現在糾結這個冇有意義。”孟陽龍搖了搖頭:“你要明白,我們吸收大量留學生,並且給予各種優待,其實就是為了培養親華派。”

“那麼你覺得庫圖爾提培養的成功嗎?”

孟陽龍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“你知道嗎,我從第一次見到庫圖爾提,再到最後一次,彼此始終用英文交流。庫圖爾提也從來冇說過,自己當年曾經在華夏留學……”說到這裡,蒼浩譏諷的笑了笑:“我們必須明白的是,這些留學生首先是本國人,然後纔會侵華。我們把盲目媚外的人稱為漢奸,其實其他國家差不多也一樣,所以他們仍然會優先考慮本國利益,隻是當華夏與其他國家發生競爭的時候,他們會在一定程度上傾向華夏。這一次庫圖爾提的所作所為,如果是從他們本國的角度來看,算得上是大張國威揚眉吐氣了,然而對我們來說確實不仁不義的。”

孟陽龍承認這一點:“確實如此,如果從他們本國角度來看,庫圖爾提不但無過反而有功。”

“我不管我們內部某些人,如果獲得了庫圖爾提的支援,會得到怎樣的利益。總之,這一次如果庫圖爾提完全是站在敵對立場上,纔會表演出這麼多節目,他優先考慮的正是本國利益……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如果,我因為有些內部人的壓力,就答應了庫圖爾提的要求,那麼將會帶來長久危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