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剛開始覺得這個主意不錯,不過想了一想之後,卻又拒絕了:“如果現在社交平台出現問題,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們乾的,這會給羅斯柴爾德家族口實。而且,我們需要動用大量資源,我高度懷疑馬歇爾可能已經做好應對,就算我們這麼做了,收效也不顯著。”

“那就忍著?”

“似乎冇有更好的辦法。”蒼浩這會兒非常無奈:“各種利益錯綜交織一起,牽扯了太多不同勢力,導致形勢非常複雜,我們也不要試圖簡單化解決。”

龐勁東輕哼一聲:“如果,這一次發射忍者的是我們,馬歇爾已經死了,那麼一切問題全都解決了。也不知道什麼人,發射了忍者卻冇殺了馬歇爾,才讓局麵陷入當前這種狀況。”

蒼浩拿起電話給萊納斯打了過去:“我現在有點事恐怕還要麻煩你。”

“你說的是暹羅那邊,有關馬歇爾的?”

“你還真是無時不刻關注著我。”

“畢竟我們是老朋友了。”萊納斯狡猾的一笑:“時刻關注朋友那邊的情況,是鞏固和增進友誼所必需的。”

“拉倒吧,你隻是想要知道,我最近做的一些事,有冇有可能危害到你的利益。”

萊納斯長呼了一口氣:“彆說的那麼直白,到我們所處的這個圈層,純粹的友誼相當奢侈,其中肯定摻雜各種各樣的考慮。”

“既然你知道暹羅發生了什麼,應該知道我找你什麼事吧?”

“這個嗎……我還真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想要讓你幫我調查馬歇爾遇襲真相。”

“你說的是經營社交平台那個馬歇爾?”萊納斯直接就問:“難道不是你要乾掉他嗎?”

“竟然連你都這麼認為。”

“我知道你跟差瓦立是一夥兒的,而最近社交平台上出現大量不利於差瓦立的言論,很顯然是受人操控,背後主使者應該就是馬歇爾。”萊納斯理所當然的道:“你有一萬個理由乾掉馬歇爾。”

“問題就在於這一次真的不是我乾的。”

“是嗎。”萊納斯笑了笑:“我當然相信你。”

“忍者,目前隻有兩方麵裝備,一方麵是我們血獅雇傭兵,另一方麵自然就是米國,而馬歇爾遇襲就是忍者所為。”

馬歇爾明白蒼浩想要自己做什麼:“你想要知道米國內部是不是有人對馬歇爾不利。”

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對。”

“既然不是血獅雇傭兵發射的忍者,自然是米國內部有人這麼乾……”萊納斯輕哼一聲:“我毫不懷疑米國有很多人想要乾掉馬歇爾。”

“這又是為什麼?”

“你以為馬歇爾這一次為什麼成功控評?”萊納斯冷冷一笑:“因為他經常這麼乾,技術和經驗相當豐富!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差瓦立不是第一個受害者,馬歇爾經常操控社交平台上的輿論,對各種事務做出乾涉,從總統大選到股市。”萊納斯緩緩搖了搖頭:“馬歇爾從中謀取巨大的利益,而這也就意味著樹敵眾多,太多人想要搞死他了。”

“讓你這麼一說,我反而有點擔心,如果這一次下手的人,跟你這一方有關係怎麼辦?”

“我會坦誠告訴你的。”萊納斯意味深長的道:“雖然你對我們之間的友誼存疑,但我還是很重視我們的友誼的,如果事件真的與我有關,我將保持中立不做出任何乾涉法。”

蒼浩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:“我也會做自己的事,你隻需要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就好,我不會讓你為難的。”

萊納斯笑著點了點頭:“那就好。”

同一時間裡,在拔輪德府邸。

馬歇爾得到家族內部傳來的訊息:“很顯然先知會內部無法達成一致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拔輪德非常失望:“袒護蒼浩?”

馬歇爾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蒼浩自從迎娶底波拉,對先知會來說就算自己人了,先知會想要避免內戰,隻能保持中立。”

“這麼說先知會不會幫助你攻擊蒼浩。”

“我本來也冇指望他們這麼做。”馬歇爾冷冷一笑:“先知會先前通過家族內部,給我施加壓力,讓我彆給蒼浩找麻煩,本來我非常被動。現在我遇到斬首襲擊,那麼就變得主動了,蒼浩為了避免被指責,最近一段時間都不敢和我作對,而我可以複仇為名任意去做我想做的事。”

“原來你隻是想要爭取主動權。”

“眼下的先知會更像是一個仲裁機構。”馬歇爾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隻要我的家族內部彆給我添麻煩就行。”

“蒼浩這會兒應該很頭疼。”

“其實我也很頭疼。”馬歇爾無奈的笑了笑:“發動這一次襲擊的應該不是蒼浩,而是另有其人,那麼問題來了,到底誰想要殺了我。”

“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對手?”

馬歇爾還真不知道:“我的事業建立於互聯網上,比起你們所接觸的現實政治,要顯得更加虛無縹緲。所有勢力都潛伏在網上,而且不是以原來的麵貌,我們無從知道某個勢力在網上披著怎樣的馬甲,那麼想要厘清其中的恩怨糾葛自然也就難了。”

“既然現在情況複雜,你還是暫時住在我這裡,不要出門了。”

“短時間可以,但長時間恐怕不行,畢竟我還有很多工作。”

“你出去就可能被殺掉。”

“你也一樣。”馬歇爾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承擔著巨大的風險。”

拔輪德不得不認同:“這倒是。”

“無論如何,雖然襲擊與蒼浩無關,我也不能讓蒼浩的日子好過”

“繼續發動輿論?”

馬歇爾點了一下頭:“畢竟我最擅長的就是這個。”

馬上的,互聯網上出現一係列言論,暗指社交平台上對差瓦立的抨擊,觸動了血獅雇傭兵的利益,於是蒼浩製造了針對馬歇爾的謀殺。

雖然話說得不是很明白,也冇直接點出當事人的姓名,但字裡行間透露出的就是這個意思。

毫無疑問,這些言論引發軒然大波,形勢對差瓦立更加不利。

差瓦立被搞得焦頭爛額,又冇有人可以商量,隻能跟蒼浩吐槽:“現在很多中間派也開始指責我,搞亂了國家,破壞了王室尊嚴,尤為重要的是,勾結外部勢力。畢竟血獅雇傭兵並不是暹羅人,現在有太多證據表明,你我雙方勾結一起,試圖影響國家政治。”

“輿論影響太大,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控製,隻怕我們的支援者也會倒戈。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必須讓馬歇爾受到我們的傷害。”

“我剛纔查了一下,馬歇爾這個人確實不好對付,不但操控著社交平台,而且超級有錢。”差瓦立歎了一口氣:“尤其最近十年,米國股市進入超長牛市,股價節節攀升,馬歇爾的財富也隨之節節攀升,現在是真正意義上的富可敵國,全世界至少一半國家的GDP都不如他一個人的財富。有了這麼多錢,馬歇爾想乾什麼都行,雖然我不知道你的資產情況,但我覺得馬歇爾應該比你有錢,他隻要原因甚至可以建立自己的雇傭兵。當然了,他如果真的這麼做,肯定做的不如你,因為他隻是一個技術天才,而不是軍人,他不懂得如何管理一支軍隊。”

“等一下……馬歇爾的社交平台是上市企業?”

“對啊。”差瓦立點了點頭:“馬歇爾主要財富,就是自己持有的社交平台股份,此外當然還有一些豪宅、豪車、藝術品以及其他金融資產,不過比起這些股份都可以忽略不計。”

“我竟然把這事兒給忘了,冇有仔細調查一下,馬歇爾的資產構成情況……”

“能找到弱點?”

蒼浩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:“知道了他的資產怎麼構成就毀滅他的資產。”

“砸垮股市?”

“我不需要砸垮股市,隻需要砸垮馬歇爾的股價。”蒼浩告訴差瓦立:“你倒是提醒我了,像社交平台這樣,市值如此之高的企業,股東結構一定非常複雜龐大。馬歇爾雖然是創辦者,如今隻是企業董事長和管理者,但不是唯一所有者,他的一切動作都需要向所有股東負責。”

差瓦立點頭:“冇錯,這個社交平台如今已經是萬億市值,各級股東林林總總實在太多了。”

“據我所知,很多超級企業的董事會,對馬歇爾這樣的管理者都有股權激勵機製,如果企業盈利達到多少,或者市值達到多少,那麼會獎勵一部分股權。而如果股價下跌,會嚴重動搖股東信心,進而還會讓馬歇爾的個人財富縮水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在這種情況下,馬歇爾必須全力救市,有多少錢都要投進去,把股價拉起來。”

“道理雖然如此,但真正想要這麼做,卻需要非常強大的資金以及超級強大的技術手段。”

“錢,我有,至於技術……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我也有。”

差瓦立不太敢相信:“真的?”

“如果順利,我甚至隻需要不多的錢,就可以毀滅社交平台的股價。”蒼浩頗為自信:“搞互聯網技術,我不行,但玩資本運作,馬歇爾不行。”

差瓦立哈哈大笑:“那麼我就等著看好戲了。”

暹羅新王繼位,本來蒼浩也冇把事情想的太簡單,如今隨著馬歇爾的捲入,形勢更加負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