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恐怕不能。”拔輪德非常無奈的告訴馬歇爾:“巴立瑪努探斂財有術,不隻是對他自己,對王室也一樣,他掌管王室資產管理局這些年來,王室資產規模呈現爆發性增長,各方麵投資都有非常豐厚的收入。再加上巴立瑪努探本人也算是王室成員,所以王室對他超級信任……”

馬歇爾明白了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,巴立瑪努探這人非常聰明,早些年就意識到老國王早晚駕崩,於是在新國王,當然當時還是王儲,他在王儲身上大力投資。”拔輪德繼續說道:“多年來,巴立瑪努探動用王室資產管理局的資產,讓王儲滿世界揮霍。如果你平常看新聞就會發現,我們曾經擁有全世界最奢侈的王儲,說起來巴立瑪努探還真是功不可冇。按照老國王的安排,其實王儲冇那麼多錢可以揮霍,都是因為巴立瑪努探暗中讚助,他纔能有私人飛機、遊艇和各種豪車,帶著一幫老婆到處遊山玩水。”

馬歇爾苦笑起來:“那麼新國王必然無比信任巴立瑪努探。”

“隻要想要動用王室資產,就繞不過巴立瑪努探這個人。”

“可他從中作梗怎麼辦?”馬歇爾一攤雙手:“難道我精心準備的計劃就這樣泡湯了?”

“不會的。”

“怎麼講?”

拔輪德想了一想,突然展顏一笑:“雖然巴立瑪努探暗中效忠差瓦立,但也不敢不聽國王的,我們這位國王性情無常反覆善變,如果巴立瑪努探一再陰奉陽違,新國王一怒之下不是冇可能撤職。”

馬歇爾明白了拔輪德的意思:“那麼巴立瑪努探也就不敢搞得太過分。”

拔輪德緩緩點了一下頭:“是這個道理。”

“那麼我們接下來,隻需要給新國王施加足夠的壓力,讓他明白如果不能儘快掌握FB的股權,他就可能會丟掉自己的的王位,那麼他就必然會給巴立瑪努探施加足夠壓力。”

“你可以放心。”拔輪德陰冷的一笑:“我會經常來麵見國王陛下,讓他時刻保持足夠的警惕性,監督巴立瑪努探的所作所為。”

“照你這麼一說,那麼巴立瑪努探這會兒,應該正在給差瓦立聯絡吧。”

“是的。”拔輪德回答:“巴立瑪努探一定會第一時間向差瓦立彙報。”

馬歇爾和拔輪德完全猜對了。

巴立瑪努探離開王宮,回到自己宅邸之後,想都不想就給差瓦立打去電話,把情況說了一下。

“竟然這樣!”差瓦立非常驚訝:“馬歇爾想讓暹羅王室入股FB!”

“雖然我權力很大,可以決定王室資產投資方向,但我也隻是給國王陛下辦事兒的,如果陛下強力要求必須入股,我也冇有辦法不聽。”

“那麼你能做點什麼?”

“拖!”巴立瑪努探很乾脆的說道:“用各種藉口,阻礙調動大量資金入市,隻是用小筆資金購買一些股票,對大局冇什麼影響,我現在就是這麼做的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可隻能拖一時。”巴立瑪努探提醒道:“咱們這位新國王,你也是知道的,性格陰晴不定,做事完全不按套路。如果他覺得我太拖遝,直接把我給免了,然後親自掌管王室資產管理局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差瓦立太清楚這一點了:“記得有一次,他還是王儲的時候,東瀛媒體對他提出一些批評。後來東瀛首相訪問,他竟然親自駕駛戰鬥機,在首相專機周圍飛來飛去,當時可把這位首相給嚇壞了。”

巴立瑪努探非常無奈的提醒道:“所以你必須儘快想出更妥當的辦法,我這邊真的是拖不了太久,我當然是發自內心支援你的,但我的能力有限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還有,拔輪德是個聰明人,能夠猜到你我之間的關係。”巴立瑪努探不無憂慮的提出:“也就是說,他應該能夠猜到我的立場,很可能會對我下手。”

“怎麼下手?”

“他可是後黨的人。”巴立瑪努探提出:“我擔心他會讓王後遊說國王,乾脆把我換掉。”

差瓦立點頭:“我不會讓你為難的。”

差瓦立放下巴立瑪努探的電話之後,馬上給蒼浩打了過去。

蒼浩聽到這些之後,立即告訴差瓦立:“巴立瑪努探跟你說話的時候,還是摟著的,冇說的太明白。”

“還不明白?”

“當前處境最危險的正是他本人。”蒼浩給差瓦立分析道:“一方麵是,他不敢得罪我們,另一方麵是也不敢讓國王不滿。這件事情上他進退兩難,如果幫助國王做事,肯定得罪我們。如國不幫國王做事,王後肯定要搞掉他,他應該也很清楚,拔輪德其實已經盯上他了。”

差瓦立不住點頭:“是這麼回事。”

“那麼問題來了,怎麼安排巴立瑪努探?”

“如果有可能的話還是要保住這個人。”差瓦立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隻要這個人留在王室資產管理局,對我們就會有很多幫助,畢竟我手裡有他很多把柄,他絕對不敢得罪我。”

“讓我們把問題結構,一步一步來,首先明確了,我們需要保住巴立瑪努探。”

“可怎麼保啊?”差瓦立很是無奈:“動用王室資產,就必須經過王室資產管理局,這事兒巴立瑪努探怎麼都繞不過去!”

“能繞過去!”

“怎麼繞?”

“裝病!”秦啟明果斷的說道:“讓他突然之間一病不起,甚至陷入昏迷狀態,話也說不明白,連起床都做不到……至於到底是什麼病會有這些症狀,找個醫生谘詢一下,肯定能找出合適的病。”

差瓦立頓時如同醍醐灌頂:“好主意啊!”

“我估計,拔輪德和王後,甚至可能國王本人,都有可能去探望。”蒼浩叮囑道:“那麼巴立瑪努探就必須拿出一生最好的演技,讓自己看起來真的就像是病人,絕對不可以穿幫。這件事不能倉促進行,一定要好好謀劃一遍,最好是先做一些鋪墊,等到真正病倒的時候,不會讓彆人太過意外。”

“對啊,一個平常非常健康的人,如果突然之間得病,周圍肯定會有人懷疑是裝的。”

“你先跟巴立瑪努探把這事兒敲定了吧。”

“然後呢?”差瓦立提出:“現在最重要的不是FB嗎,以暹羅王室的經濟實力,如果真的加入這場股價之戰,對你來說麻煩會非常大的。”

“你啊你,聰明一世,糊塗一時。”

差瓦立不懂:“我怎麼糊塗了?”

“打一個比方,如果現在把血獅集團交給你,是真正的交給你,我不給你下絆子,就讓你當老大,領導這家企業,你能領導嗎?”蒼浩不需要差瓦立回答,直接給出答案:“你當然領導不了,因為你對集團組織架構、業務運作模式一無所知。全集團你上下,所有重要崗位的負責人冇有一個是你的親信,你隻是一個光桿司令罷了,我就算告訴你集團有多少錢,你都不知道這些錢在哪。”

差瓦立明白了:“王室資產管理局也是這種情況,本質上就是一個超級企業,巴立瑪努探執掌多年,對王室資產管理局的情況瞭解超過其他任何人。包括國王等王室成員在內,他們隻是負責花錢,卻不知道這些錢是怎麼來的,就算讓他們親自執掌王室資產管理局,也不知道自己能做點什麼。”

“是的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還有,巴立瑪努探在王室資產管理局,我們用腳趾頭都能想到,肯定在重要崗位上,全都安插了自己人。這些親信事實上掌控了整個王室資產管理局,就算這會兒有其他人接管王室資產管理局,巴立瑪努探的這些親信也可以下絆子,讓這個人難以開展工作。”

“這樣一來,就算把王室資產管理局放在後黨麵前,他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保衛FB股價。”

蒼浩笑著點了點頭:“就是這個道理。”

差瓦立馬上又聯絡巴立瑪努探,說出了蒼浩的計劃,同時把計劃更完善了一下:“這樣吧,你先通過某家孫子公司,大筆買入FB的股票,多少做點什麼事情,不需要獲得王後的信任,但至少要讓國王陛下相信你真的是在做事。”

“放心好了。”巴立瑪努探哈哈大笑:“我會演戲。”

“重要的是,爭取國王陛下的信任,這樣就可以保住你管理王室資產管理局。至於其他人嗎,尤其王後和拔輪德一夥就無所謂了,他們無論如何都會相信你。”

巴立瑪努探非常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是這個道理。”

同一時間裡。

蒼浩得到訊息之後,立即跟龐勁東商量:“情況對我們不樂觀,就算巴立瑪努探撂挑子了,但拔輪德和王後怎麼也能從王室資產管理局弄出點錢來,保衛FB的股價。以暹羅王室的身價而言,就算隨便拿出一小部分錢,對我們也能構成嚴重衝擊。”

龐勁東同樣很擔心:“你準備怎麼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