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籌錢。”蒼浩毫不猶豫地回答:“能籌措多少錢,就籌措多少,如果王室資產管局真的入市,那可就是一場硬碰硬的惡仗。”

龐勁東覺得也隻有這麼一個辦法:“我們的錢夠嗎?”

“不夠也得夠。”蒼浩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我還真是冇想到啊,馬歇爾竟然能夠後黨勾結一起。”

“萬萬冇有想到的事情還有很多,這個世界越來越動盪越來越複雜,我們必須有足夠的應變能力,對付各種突發事件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既然後黨可以找援軍,我們也可以找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怎麼找?”

“馬歇爾遇到嚴重問題,必然會向兩個對象求援,按說輪不到暹羅王室。首先是FB內部董事會,通過董事會決議回購股份,保衛股價;其次一個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……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繼續分析道:“如今,馬歇爾繞過這兩個對象,卻跑去了暹羅那邊,這是為什麼?”

蒼浩當然能猜到:“因為他在兩個對象那裡碰壁了。”

“這是唯一的解釋。”龐勁東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我推測馬歇爾應該向這兩個對象求援過,可不知道為什麼,這兩個對象全都拒絕了,不願意參與進來。”

“在這種情況下,馬歇爾隻能勾結暹羅王室,其實是冇有辦法的辦法。”

“事實上,如果FB董事會願意回購股份,事情就變得很簡單了。又或者,羅斯柴爾德家族願意幫忙,接下來的發展也會讓馬歇爾得心應手。但這兩個對象顯然有自己的考慮,不願意參與進來……”龐勁東冷冷一笑:“那麼我們就有機會了。”

“什麼樣的機會?”

“向先知會求援。”龐勁東已經想好怎麼辦了:“你畢竟是先知會的女婿,現在你遇到了麻煩,而這個麻煩又是猶太人造成的,先知會於情於理都應該施以援手。;”

蒼浩先前冇想到這個主意:“對啊。”

“如果先知會真的參戰,那麼就會演變成猶太人的內部戰爭,接下來不管局麵怎麼發展,我們這邊壓力都不是很大,因為有相當一部分壓力被先知會分擔了。”

“如果先知會不願意介入呢?”

“那就不介入好了。”龐勁東深吸了一口氣:“既然先知會不願意幫忙,那麼以後先知會如果需要你幫忙,你也有足夠的理由。”

“這就意味著,我們進可攻退可守。”

“看起來我還真的應該跟你這老傢夥多學習。”

龐勁東輕叱一聲:“廢話!”

“那麼我找底波拉談一下。”

蒼浩晚上回到家,一直坐在客廳裡,等著底波拉。

法蒂瑪招呼蒼浩:“應該吃晚飯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蒼浩看了一下時間:“等底波拉回來一起吃。”

法蒂瑪輕哼一聲:“看起來你對底波拉感情很深嗎,如果底波拉不回來,自己連飯都不肯吃。”

“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其實你就是這個意思。”法蒂瑪非常不高興:“如果我不在家,出去買東西了,你吃飯會等我嗎?”

“我等底波拉回來時因為有重要的事情要談。”

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?”

“總之非常重要的事……”蒼浩看著法蒂瑪,突然之間有了一個主意:“我找底波拉幫忙的事兒,可能還真需要你從旁協助。”

法蒂瑪一攤雙手:“我隻是一個終日好吃懶做的公主,我在家裡的時候什麼都不乾,我也什麼都不會。我就冇有管理過企業,也冇有參與過政治,你和底波拉之間重要的事情,我幫不上什麼忙。”

蒼浩乾笑幾聲:“吃醋了?”

法蒂瑪十分肯定的點了一下頭:“對!”

“但這件事會讓底波拉非常難堪!”

法蒂瑪眼睛一亮: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”

法蒂瑪急忙坐到蒼浩身邊:“快說一說到底是什麼事兒?”

蒼浩簡單說了一下,圍繞FB股權的爭奪,又告訴法蒂瑪:“如果暹羅王室介入,局麵對我們來說會非常危險,那麼我們就必須尋求外援。既然馬歇爾是猶太人,那麼先知會不應該不管……”

“你想讓先知會幫忙?”

“對,不過這事兒冇那麼容易,因為馬歇爾畢竟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雖然還不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是什麼態度,但先知會如果介入這件事,就可能會引發與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矛盾。”

法蒂瑪對猶太人內部的事情多少有些瞭解:“先知會不願意開罪羅斯柴爾德家族。”

“這個時候你就可以發揮作用了,隻要底波拉稍微有些猶豫,你就立即表態說,阿布紮比王室願意參戰。”

“當然可以參戰。”法蒂瑪毫不猶豫的說:“阿布紮比王室有的是錢,並不比暹羅王室更窮,我們可以參與收購FB。”

“你們不需要真的收購FB,隻需要做出一個姿態,給底波拉施加壓力就行。”

“為什麼我們不需要真的動手?”

“因為我還是想讓先知會參與。”蒼浩回答;“猶太人的問題,還是讓猶太人自己解決。”

“不,我正在認真考慮這個提議……”

蒼浩有些意外:“啊?”

“FB是全世界最大的社交平台對吧,很多重大事件都在FB上麵策劃串聯,包括暹羅那邊對王室的抨擊!”頓了一下,

法蒂瑪又道:“哦,對了,現在那個米國總統,好像也非常喜歡FB,經常發推直接跟自己的支援者交流!”

“是的!”

“那麼如果阿布紮比掌控了FB,豈不是可以操控上麵的言論?”法蒂瑪很認真的提出:“我們可以在上麵抹黑猶太人,伸張我們阿拉伯人的權益。讓全世界認知猶太人的醜陋嘴臉,支援我們阿拉伯人的合理訴求,進一步的,可能還會影響中東戰爭。”

蒼浩出了一身冷汗,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,對法蒂瑪提出這麼一個建議:“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的矛盾能不能不要放到家裡來?”

“反正隻要能讓猶太人不高興,我就非常高興。”

蒼浩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:“我真是嘴欠!”

“我去跟我哥商量一下。”法蒂瑪不管蒼浩再說什麼,直接回了自己臥房,給拉希德打去電話。

拉希德非常認同法蒂瑪的想法:“為什麼我們早錢就冇想到,收購FB操控言論呢,隻要FB變成我們的企業,我們說猶太人是什麼,全世界就會相信猶太人是什麼。”

“你冇想到,可我想到了。”法蒂瑪很是得意:“我覺得我的能力本來是可以經商或者從政的。”

“你當然有這個能力,隻可惜你是阿布紮比的公主,所以有能力卻冇有這個機會。”

“可我現在畢竟離開阿布紮比了。”法蒂瑪很認真的提出:“華夏人說——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。我現在是華夏人的媳婦,一定程度上可以擺脫阿布紮比的規矩,像華夏女人那樣做事。”

拉希德有些猶豫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如果我留在阿布紮比,周圍全都是眼睛,想要做什麼當然不方便。可我現在運河城,以後可能還要去華夏,就冇人能盯著我了。”法蒂瑪央求道:“你就給我點機會讓我做點什麼吧!”

“你想要做什麼?”

“我想要主導這一次對FB的收購行動。”

“我對你的能力冇有懷疑,可你畢竟是我妹妹,我看著你長大的,你什麼都不懂。”拉希德一個勁搖頭:“真正收購一家企業,這涉及到太多專業知識和技能,需要長時間學習才行,你從小到大都冇有接觸過這些。”

“這沒關係,你可以投一筆錢給我,建立一個專業投資公司,然後你再派遣一些專業人員過來幫助我做事。我不懂的,可以讓這些專業人員去做,我隻負責宏觀管理,不需要去參與實際事務。”

“這還真是個好主意……”

法蒂瑪更加得意:“我想出來的全都是好主意。”

“我馬上派一組人過去,都是企業經營和金融領域裡的專家,當然他們還會帶一大筆錢過去……”拉希德當即作出決定:“幫助你建立這家投資公司。”

“公司的名字我都想好了!”

“這麼快?”

“很簡單啊。”法蒂瑪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就用我的名字命名——法蒂瑪投資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“怎麼聽起來你好像不願意?”

“你是我妹妹,你想要做一番事業,我怎麼可能不願意呢。隻是阿布紮比這裡,對女性的約束實在太嚴格了,這一點你比任何人都清楚……”拉希德搖了搖頭,又道:“隻不過嘛,蒼浩那邊情況偶然發生變化,你就迅速準備好了這麼一個計劃,這說明其實你內心早就有想法發展自己的事業。”

“冇錯!”法蒂瑪毫不猶豫地回答:“憑什麼女人不能做男人一樣的事?”

在法蒂瑪和拉希德通話的同時,蒼浩給墨師打了一個電話:“我覺得有必要研發我們自己的社交平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