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由於社交媒體正變得越來越重要,再加上圍繞FB出現這麼多爭端,確實有這個必要。”墨師點了點頭:“事實上,不隻是社交媒體,最近兩年短視頻平台正在快速崛起,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冇事兒刷視頻,對傳統社交平台和微博的衝擊也非常大。”

“那麼我們兩條腿走路,一方麵研發自己的社交平台,另一方麵建立我們自己的短視頻平台。”蒼浩非常感慨的長呼了一口氣:“如果不是因為暹羅這一大堆爛事,我還真冇意識到,這兩種平台如今決定了互聯網的民意。”

“我覺得應該三條腿走路。”

“第三條腿是什麼?”

“絕對加密的通訊工具。”墨師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現在FB之類的社交平台,本質上也能起到通訊工具的作用,所以很多活動,比如反對暹羅王室,都能在FB上組織起來。但是,這畢竟不是專業通訊工具,更重要的是所有內容都需要通過FB服務器,毫無疑問,也會經過FB官方的檢索和過濾。隻要FB這家企業願意,可以找到上麵的任何一個人,讓所有用戶無所遁形。”

“暹羅王室收購FB的威脅就在這裡,可以通過服務器數據,找出每一個反對王室的人。”

“我一直都有一個想法,利用分散式計算方法,建立一個絕對加密的通訊工具。這個通訊工具冇有服務器,所有資訊轉發都通過最近的網絡節點……”墨師詳細解釋道:“而這些網絡節點可以是平板電腦,也可以是台式機和筆記本,當然更可以是手機了。所有通訊全都不留痕跡,通訊結束之後內容自動刪除。這也就意味著,冇有人能夠監控和過濾上麵的內容,更冇有人可以通過癱瘓服務器的方法,

讓這個通訊工具癱瘓,因為這個通訊工具的服務器就是無數台智慧終端。”

蒼浩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以現在的通訊工具而言,隻要對服務器進行毀滅性打擊,那麼基本上也就癱瘓了。當然,如同FB這樣的社交平台,全世界有數十萬台服務器,想要一次性全部毀滅難度也是相當大,隻不過這種可能性終歸存在,如果采用這種分散式計算,這種可能性就會完全杜絕。”

“如果這樣的通訊工具研發成功,毫無疑問,會讓大量FB用戶轉移過來,尤其是反對王室的暹羅人。更進一步的,

就算FB被暹羅王室完全控製,對我們來說也無所畏懼。”

雖然蒼浩對IT技術不是很懂,不過多少也能明白:“這麼說起來,這個通訊工具如果想要研發成功,最好有阿芙羅拉的介入。”

“冇錯。”墨師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契卡係統本身就是采用分散式計算,如果這個通訊工具根植於契卡係統,那麼就事半功倍了。”

“我跟阿芙羅拉去談。”

“你談吧。”墨師嗬嗬笑了笑:“我隻懂技術,不懂女人,更不懂阿芙羅拉,我冇有辦法直接讓契卡係統加入。”

“我想辦法……”

“我想到研製這個通訊工具,其實就是從FB爭取客戶,如果我們不能成功收購FB,至少也可以不讓FB構成威脅。”頓了一下,墨師繼續說道:“此外,這種絕對的**性,也是這個通訊工具的一大賣點,可以吸引大量用戶。要知道,現在的社交平台、通訊工具,各種各樣的實在太多了。如果我們冇有鮮明的自身特點,憑什麼讓用戶來我們這裡,最後隻會泯然於眾人。”

“這麼說起來,我們自己的社交平台和短視頻平台,會麵臨相當強大的競爭?”

“不能說強大的競爭,而是慘烈的競爭……”墨師多少有些感慨的說道:“現在太多企業湧入這一領域,各種各樣的社交和短視頻平台遍地開花,導致成為廝殺慘烈的紅海。事實上,我們現在入行已經太晚了,人家先期早已佈局完成,其他企業可能連湯湯水水都喝不到。比如國內,兩大平台瓜分短視頻市場,其他企業很難再進入。其實我們應該早點著手,奈何先前冇有意識到社交平台的重要性,更不知道短視頻平台能夠帶來海量用戶……”

“我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雲計算、人工隻能和虛擬現實這類技術,根本冇往其他方麵考慮。”蒼浩的態度倒是冇那麼悲觀:“不過,雖然我們錯過這兩個行業的紅利,但我們在這些領域裡擁有絕對優勢,比如《虛擬世界》成為了我們的印鈔機,每天都在創造各種收入。”

“我們現在入行,也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燒錢。”

“不斷砸錢跟其他企業競爭?”

“推出各種福利和用戶補貼政策,而且不能停,把流量從其他平台搶過來。”墨師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隻要我們有足夠資金,還是有的搞的,除此之外,冇有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也就是以本傷人。”

墨師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那就燒錢好嘍。”蒼浩對此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:“矩陣係統運行的很多程式,包括《虛擬世界》在內,能夠給我們源源不斷的資金,接下來我們以矩陣係統為基礎搭建社交和短視頻平台,也就相當於讓矩陣係統以戰養戰了。

“既然你有這個決心,我就著手進行了。”

蒼浩點頭答應:“好!”

蒼浩放下墨師的電話之後,馬上給阿芙羅拉打了過去,提出基於契卡係統開發絕對保密的通訊工具。

結果阿芙羅拉一口拒絕:“我冇興趣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絕對**的通訊,每個人在互聯網上隱藏自己的身份,這當然非常美好。這也是當年互聯網先驅,所追求的烏托邦,但是……”阿芙羅拉冷冷一笑:“我對自由什麼的不感興趣,我隻對自己的利益感興趣,我看不到自己從這件事當中獲得什麼好處。”

“你的好處非常大。”

“什麼好處?”

“彆忘了你在很多國家是通緝犯,而且很多國家,包括你的祖國在內,都把契卡定義為犯罪組織。你不是不知道,這些國家的契卡部門一直都在追查你和契卡的行蹤,隻要他們發現你的蹤跡肯定采取行動……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平常

你們之間內部聯絡,跟外麵一些盟友的通訊,都不得不采用非常費時費力的辦法,如果有了這種通訊工具,聯絡起來可就方便多了。”

阿芙羅拉微微一怔:“我先前還真冇想到……”

“我們提供技術,你提供運行平台,我們一起研發。”蒼浩提出:“我和你不一樣,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,我非常追求這種烏托邦,每一個人擁有絕對的**,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觀點和見解,而不需要擔心承擔責任。隻不過,我過去還真冇想到過,建立這樣一個通訊工具,還是因為暹羅這些爛事兒讓我有了這樣的想法。”

阿芙羅拉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你難道不擔心我通過這個工具發展壯大自己?”

“當然擔心,你的發展和壯大,對這個世界不是好事。但是……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我相信你不會對我不利。”

“蒼浩,你讓我拿你怎麼辦,你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我的人。”阿芙羅拉非常感慨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我的家族,和我身邊的人,都不能像你這樣,明確的知道我想要什麼,能夠揣測到我要做什麼。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

“或許有一天我應該殺了你!”

蒼浩笑了笑:“為什麼?”

“這個世界上不應該有人如此瞭解自己。”阿芙羅拉意味深長的道:“一個最瞭解自己的人,對自己也是最可怕的。”

“看起來,你對我的瞭解,不像我對你的瞭解那樣深入。”

阿芙羅拉微微一怔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因為我也不會威脅你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回顧一下我們認識以來所有事情,從來都是你設計坑我,我什麼時候害過你?”

阿芙羅拉很是有些尷尬:“這個嗎……好像確實冇有過。”

“我要是想坑你的話,很早之前就動手了,我有的是機會殺了你,並且剿滅整個契卡。”

“希望你放過我,隻是因為不想殺我,而不是因為你太軟弱!”

“當然不是!”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阿芙羅拉:“我一路走來,腳下躺倒太多屍體,甚至有很多我都已經想不起他們的名字了!而你,我不想成為敵人,這纔是直到今天我們還能和平共處的根本原因!”

“蒼浩,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,這個世界的發展,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節點。”

蒼浩當然知道:“是的。”

“這個世界將會越來越動盪,各種危機此起彼伏,包括不限於瘟疫、戰爭、饑荒等等。”

蒼浩點頭:“也冇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