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問了一句:“那你認為應該怎麼做?”

“私下操作。”底波拉已經想好應該怎麼做了:“通過先知會的關係,聯絡上WSB表示願意提供服務期,不經過先知會的官方渠道,至於WSB那邊作何反應,這就不是我能保證的了。”

法蒂瑪看向蒼浩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我認為不錯。”其實蒼浩自己也有同樣的顧慮:“如果經過先知會官方渠道,我確實擔心有人暗中搞鬼,雖然說底波拉另組新先知會之後,比以賽亞統治下的舊先知會團結了許多,但還是存在很多利益爭鬥,每個人的立場不同。”

法蒂瑪輕蔑地哼了一聲:“我一直以為猶太人很團結。”

底波拉長呼了一口氣:“確實比你們阿拉伯人團結……”

底波拉的嘴唇嚅囁了幾下,想要反駁點什麼,然而卻說不出口。

原因很簡單,阿拉伯世界內部矛盾重重,經常刀兵相向,猶太人確實冇做到這個地步。

也就是這個時候,阿芙羅拉給蒼浩打來電話:“WSB論壇被關了,我推測可能是馬歇爾跟服務器提供商之間,達成某種利益交換。”

蒼浩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你是不是準備提供矩陣係統,讓WSB繼續運營下去?”阿芙羅拉確實非常瞭解蒼浩:“大概你現在已經準備接洽WSB吧!”

蒼浩承認:“冇錯。”

“千萬不要這麼做。”阿芙羅拉搖頭:“WSB得罪太多人,不隻是馬歇爾,其他金融巨鱷也會繼續搞這個論壇,如果讓WSB遷移到矩陣係統,這些金融巨鱷必然會對矩陣係統集火。”

蒼浩也有這個顧慮。

矩陣係統固然非常安全,基本上自身不會被攻破,但對外部的聯絡不是萬無一失。

通過馬歇爾前段時間製造的數據擁堵可以看出,如果采用了合適的方法,可以在特定地區,讓矩陣係統失效。

阿芙羅拉繼續說道:“你要知道,論壇最重要的是資訊的實時交換,如果有人製造數據擁堵的話,雖然不會毀壞矩陣係統,也不會讓WSB論壇垮掉,卻會讓上麵的網友互相之間失去適時地資訊交換。股票市場瞬息萬變,隻是一瞬間就可以發生很多變化,那麼必然耽誤最佳時機。”

這些道理,蒼浩自然都懂:“可眼下似乎冇有更好的辦法。”

“有啊。”阿芙羅拉提出:“讓WSB遷移到契卡係統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契卡係統是分散式的,冇有集中的服務器,確實冇有辦法請以攻擊。”

“怎麼樣,我很慷慨吧,給你幫了這麼大一個忙。”阿芙羅拉嘻嘻一笑:“隻要WSB能夠重新組織起來,就可以繼續做空FB,馬歇爾會被錘得死死的。”

“你的建議我采納了,不過我要先聯絡上WSB才行。”蒼浩放下電話之後,把阿芙羅拉的提議,告訴了大家。

底波拉當即就道:“我纔不相信阿芙羅拉隻是純粹好心。”

“我也不相信。”法蒂瑪搖了搖頭:“我覺得阿芙羅拉非常敏感,通過這一次散戶抱團意識到,時代已經完全不一樣了,她肯定無法抗拒這種轉變。那麼如何順應這個時代呢,如果讓WSB遷移到契卡係統,她至少可以掌握主動權。”

一直以來,法蒂瑪在蒼浩看來,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名門千金。

法蒂瑪的日常生活,除了玩遊戲,上街購物,以及各種派對之外也就冇有其他了。

蒼浩一直都認為,跟底波拉和阿芙羅拉這種事業型女人比起來,法蒂瑪完全不同。

事業型女人關注的那些大勢,經濟和政治方麵的資訊,法蒂瑪既不上心也不太懂。

蒼浩聽到這話才意識到,其實法蒂瑪不是真的不懂,也不是完全不關心,至少法蒂瑪對阿芙羅拉的分析就非常到位。

“你說的一點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不過這個提議對我們也冇有壞處。”

法蒂瑪當即提出:“你真的認為冇壞處嗎,隻怕冇有壞處也冇有好處,如果按照阿芙羅拉的提議去做,阿芙羅拉不但掌握了主動權,還能深度介入甚至影響到散戶抱團這件事兒。”

蒼浩冇說話,底波拉倒是點了點頭:“有道理。”

“散戶抱團這事兒,原本跟阿芙羅拉冇有幾毛錢關係,阿芙羅拉也冇有渠道聯絡和籠絡這幫散戶。”法蒂瑪詳細分析道:“但WSB如果建立於契卡係統之上,情況可就完全不同了,阿芙羅拉會想方設法,在其上建立自己的勢力,接下來會藉此做些什麼就很難說了。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如果真的把WSB遷移到矩陣係統,隻怕會給我們帶來很多麻煩。”

法蒂瑪一時無語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你說的這些我都理解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告訴法蒂瑪:“但是,兩害相權取其輕,讓契卡係統承擔風險,總好過我們自己麵對網絡攻擊。”

法蒂瑪不得不表示同意:“也對哈,矩陣係統對你來說太重要了,聯絡整個血獅雇傭兵,更不用說,上麵運行的項目幾乎就是印鈔機,那麼矩陣係統容不得任何損失。”

“上一次,馬歇爾製造數據擁堵,已經給我們帶來不小的麻煩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如果矩陣係統出現更大規模的問題,對我們來說損失隻會更大。”

法蒂瑪歎了一口氣:“那麼你決定了?”

“決定了。”蒼浩果斷的點頭,告訴底波拉:“你馬上行動吧。”

蒼浩讓底波拉設法聯絡WSB,顯然讓法蒂瑪不太高興,因為這說明底波拉的位置很重要。

不過,法蒂瑪有自己的招數,雖然坐不了太多事情,聯絡不上WSB,但讓底波拉生氣還是可以的。

法蒂瑪側著坐到了沙發上,然後脫掉了鞋子,把腳塞到秦啟明的懷裡。

蒼浩愣住了:“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腳有點涼。”法蒂瑪笑嘻嘻的回答:“老公一大用途,就是天然暖爐,冷了可以拿來取暖。”

蒼浩簡直目瞪口呆:“拜托,你是生活在熱帶地區,怎麼還能感覺冷呢?”

法蒂瑪理直氣壯的反問:“難道你不知道這兩天降溫了?”

底波拉懶得看法蒂瑪,提出:“我現在去忙了。”

底波拉走了,蒼浩不想給法蒂瑪暖腳,站起身來道:“我要去忙了。”

“你們都去忙吧。”法蒂瑪把腳收回,反正隻要氣到底波拉,她的目的就算達到了:“我回自己房間玩遊戲了。”

事實上,蒼浩這會兒也冇什麼要忙的,隻是個你師父閒聊:“我現在發現吧,老婆和電腦有很強的相同點,首先是除了供應商,冇人明白它們的運行規律。其次是,電腦之間的溝通語言,我們完全無法聽懂。”

龐勁東哈哈大笑:“這才哪到哪啊,隻是剛開始,你的好日子在後麵呢。”

“你作為師父這個時候幸災樂禍不合適吧?”

“否則師父我應該怎麼辦,這種事兒你隻能你自己處理,彆人幫不上忙。”龐勁東又是一陣大笑:“如果彆人能幫上忙,隻怕你的腦袋就綠了!”

蒼浩很無奈的承認:“這倒是……”

“要怪你就怪你為什麼同時娶了阿拉伯人有猶太人,這兩個族群本來就是水火不容……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補充道:“不過,就算她們兩個不是來自敵對族群,你的日子也不會好太多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競爭關係導致。”龐勁東直接就回答道:“兩個女人需要爭奪同一個男人,關係怎麼可能和睦?!”

“確實如此。”

“還是說正事吧……”龐勁東又想到了散戶抱團:“時代真的不一樣了,普通民眾的力量將會越來越大,這樣看起來,我們搶灘社交平台,並且建設自己的通訊工具,還是非常有必要的。我覺得阿芙羅拉其實比我們強,更善於適應新的形勢,接受新技術和新思想。。

“確實如此。”蒼浩不得不承認:“我還真有點冇想到,阿芙羅拉積累這麼多資本,竟然是為了飛翔外太空。”

“契卡已經足夠有錢了,超過很多國家,如果太空計劃得以實施,應該說契卡將會超過地球上所有國家,因為畢竟冇有哪個國家在外太空建立主權。”

蒼浩表示認同:“契卡就就此成為一個跨空間,甚至誇星球的政治實體。”

“我看她可以登基做女王了。”龐勁東這句話本來隻是戲言,卻冇想到成真了。

兩天之後。

底波拉聯絡WSB那邊,暫時還冇訊息,卻有其他訊息傳來。

而這個訊息是安德烈耶維奇提供的。

在阿芙羅拉一手操盤之下,帕爾迪斯基,準確的說是冒牌帕爾迪斯基釋出聲明,由於身體狀況原因,刺去代總統一職。

接下來,西伯利亞議會依照程式,選舉了一個新的代總統,正是安德烈耶維奇。

也就是說,安德烈耶維奇按照雙方先前的約定,正式開始成為西伯利亞名義上的統治者。

必須一提的是,安德烈耶維奇這個人,對外界來說,可不是憑空冒出來的。

安德烈耶維奇很早之前,就已經到了西伯利亞,一方麵是學習統治經驗和方法,

另一方麵也是建立自己的根基。

阿芙羅拉先給安德烈耶維奇安排了一個基層職務,然後不斷向上提拔,在這個過程中,安德裡耶維奇自己積累了經驗和方法,同時也建立了知名度。

阿芙羅拉安排了很多曝光機會,讓安德烈耶維奇出現在前台,這樣一來,無論是西伯利亞的政客還是普通公眾,漸漸接受了安德烈耶維奇這個人的存在。

如今,安德烈耶維奇的級彆已經很高,並且擁有不少人脈,西伯利亞那邊的人對安德裡耶維奇非常熟悉。

這也是為什麼,阿芙羅拉讓安德烈耶維奇這個時候上位,因為時機已經完全成熟,不需要再拖下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