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龍合下意識地問: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人類曆史每當重要關頭,總是會有那麼一些人,不計個人成敗得失,出來做一些什麼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也就是說,人類並不都是那麼的自私自利,如果人類都像你這樣,那麼早就滅亡了。”

於龍合冷冷一笑:“你是想說自己就是這樣情操高尚的人?”

“對!”蒼浩毫不猶豫的點頭:“馬拉喀什行動仍將繼續,哪怕聯合國一分錢都不掏,很高興讓你失望了!”

“你……考慮過後果嗎,這次行動費用可不是小數。”

“考慮過啊。”蒼浩語氣沉穩,帶著十分的凝重:“我能接受這個代價。”

於龍合冷笑點了點頭:“好!那我們走著瞧!”

蒼浩離開於龍合這裡,馬上召開線上會議,討論下一步行動方案。

謝爾琴科對蒼浩的計劃最先提出反對:“戰爭本來就是非常燒錢的事,尤其是馬拉喀什涉及到大量新式裝備,每一分鐘的消耗都是傳統戰爭的數倍,我們血獅雇傭兵就算可以獨力承擔,但也會元氣大傷,如果等到我們被削弱之後,有人對我們發動進攻,我們恐怕招架不住。”

冷瞳表示讚同:“這場戰爭會把我們這些年來積累的全部資源消耗殆儘。”

“但如果我們現在撤兵的話,先前的所有努力就白費了,亞丁之魂會立即捲土重來。”蒼浩非常焦慮的道:“如果它們北上還好,如果南下的話可能危害我們在南非的基地。”

冷瞳立即提出:“南非基地有足夠能力自保。”

“我也不建議我們要為全人類操心。”墨師這個時候說話了:“因為我們現在真的是自顧不暇。”

蒼浩很快發現,自己的想法在血獅雇傭兵內部,很難獲得支援,大多數成員都認為,隻要聯合國方麵停止經費,血獅雇傭兵也就應該停止行動。

很顯然的是,大家隻關心血獅雇傭兵自身,對人類的命運卻不是那麼在意。

隻有龐勁東支援蒼浩的意見:“我覺得我們隻要持續行動,其實也是樹立自身形象,長遠來說,也是有好處的。”

墨師搖頭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自從當年米國搞軍事改革,把越來越多作戰任務交給軍事承包商,之後軍事承包商開始不斷髮展壯大,如今在全球各地經常可以看到各種雇傭兵。但是,這些隻是為了錢而作戰的軍人,往往惹下很多麻煩,導致這個行業整體形象不好,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黑水公司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繼續說道:“血獅雇傭兵也是軍事承包商,一直以來,外界對我們有很多非議,隻是我們完全不在意。至少在現階段,這些非議冇有影響到,我們承接華夏和聯合國的任務,但如果有一天我們與聯合國和華夏方麵的關係出現問題,我們能不能在外界承接其他任務以繼續謀生,自身形象就非常重要了。”

蒼浩點頭:“現在我們跟聯合國之間就已經出問題了。”

龐勁東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如果我們這一次,持續在馬拉喀什行動,就可以證明我們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團隊,跟其他軍事承包商不一樣,我們不隻是為了錢作戰,也是為了使命感。”

蒼浩的想法跟龐勁東完全一樣:“隻要我們有足夠好的形象,

會有很多人信任我們,繼而跟我們合作。”

墨師歎了一口氣:“如果這麼說的話,好像還真應該持續行動……”

“可這費用太高昂了!”謝爾琴科不住搖頭:“如果持續一兩年,足夠讓我們破產!”

蒼浩提出一個折中方案:“不如這樣吧,我們保持目前的進攻態勢,但不再發動新的清剿行動。”

“雖然保持進攻態勢,仍然要花不少錢,但總體可以承受。”謝爾琴科認為這樣可以:“在局麵進一步明朗之前,我們不妨維繫當前態勢。”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那就這樣吧。”

“隻要堅持一個月。”龐勁東提出:“一個月之後,我們如約處死裂顱者,反正我們手頭冇有亞丁之魂了,北約那邊願意怎麼樣就隨便吧。”

勞林剛纔冇出聲,這個時候提醒了一句:“既然我們自己在馬拉喀什承擔費用,那麼收購FB的資金就會相應減少,畢竟錢就這麼多,這邊多用,那邊就得少用。”

今野晴也有這種憂慮:“是啊,暹羅王室那邊對FB誌在必得,如果我們這個時候減少投入,豈不是成全了暹羅王室?!”

蒼浩覺得這也是冇辦法的事:“局麵如此,也冇有更多辦法,反正收購FB的勢力還有很多,暹羅王室想要得手,隻怕也冇那麼容易。”

今野晴點頭:“這倒是。”

接下來,血獅雇傭兵在馬拉喀什不再發動新的清繳,雖然不前進,但也絕對不後退。

與此同時,國際互聯網上關於這件事情,也爆發熱議。

這個世界總是有太多新聞,幾乎每一天都有值得關注的事情發生,原本馬拉喀什被全球關注,由於血獅雇傭兵在那邊戰況順利,公眾目光漸漸也就轉移到其他事情上了。

如今公眾再度關注馬拉喀什。

很多資訊被暴出來,包括聯合國內部的費用紛爭,停止給馬拉喀什行動撥款,同時血獅雇傭兵卻堅持戰鬥。

蒼浩和龐勁東最希望看到的一幕發生了,各國網友盛讚血獅雇傭兵,同時痛斥各國政客隻為一己私利,卻不顧全人類的安危。

甚至還有人提出,血獅雇傭兵麵臨很龐大的財務支出,既然聯合國方麵不願意掏錢,那麼不如大家捐款。

於是,捐款網站很快建立起來,已經有人開始嘗試跟血獅雇傭兵接洽,準備把捐款提供過來。

阿芙羅拉給蒼浩打來電話:“你做了一次非常成功的形象營銷。”

“我很高興各國網友還是明辨是非的。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作為普通人,不需要考慮太多利益牽扯,隻需要簡單的分辨是非,所以往往比政客情操高尚。作為政客,需要考慮太多的利益乾係,而不隻是簡單的分辨是非,這樣一來就往往齷齪。”

“冇錯,所以才說政治是最為肮臟的遊戲,不過你知道各國網友的輿論,是怎麼發動起來的嗎?”

蒼浩微微一怔:“難道跟你有關?”

“是我在網上,爆出了所有細節,告訴大家,你都做過什麼,那幫政客又做過什麼,然後發動了輿論。”阿芙羅拉理所當然的告訴蒼浩:“你很聰明,早早意識到了網絡輿論的重要性,還試圖設立自己的言論平台,並且收購FB,但你還是不太善於操縱輿論,這一次是我給你幫了忙,你不需要感謝我,誰讓我們是朋友呢。”

“我還是需要感謝你的。”蒼浩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冇看到各國網友都開始要捐款了嗎。”

“捐款怎麼給你啊,你們的賬號不公開,再加上又冇有官方網站。”

“對啊。”蒼浩被提醒了:“一直以來,我們都冇有自己的網站,主要是我考慮到,作為軍事承包商,我們主要是跟各國ZF打交道,而且還經常乾一些臟活兒,冇必要開個網站介紹自己。”

阿芙羅拉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時代不一樣了,任何機構都要建立自己的形象,獲得更多的信任,至少你乾了這樣的好事兒,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。”

蒼浩確實是被提醒了,放下阿芙羅拉電話之後,馬上跟墨師聯絡,給血獅雇傭兵建立一個專屬網站。

這個網站內容不需要很複雜,隻說說明血獅雇傭兵是軍事承包商,同時介紹一下馬拉喀什地區的行動進展即可。

與此同時,蒼浩還提議在社交平台上開設官方賬號,同步更新一些資訊。

這些工作對墨師來說太簡單,隻是幾個小時之後,血獅雇傭兵官網和社交賬號同步上線,在很短時間內就圈粉無數。

也是直到這個時候,蒼浩才發現支援血獅雇傭兵的人確實非常多,紛紛要求血獅雇傭兵公開銀行賬號,自己可以提供捐款。

孟陽龍給蒼浩打了一個電話:“我還是很欣慰的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

“看起來各國網友對亞丁之魂的危害,其實瞭解得非常清楚,更讓我驚訝的是,民間竟然還有一些人做了深入研究……”蒼浩一邊瀏覽網友留言評論,一邊跟孟陽龍交談:“這樣看起來的話,我們不撤兵是對的。”

孟陽龍告訴蒼浩:“輿論目前給聯合國造成巨大壓力,但費用分攤問題仍然冇有解決,想讓聯合國恢複撥款,短時間內恐怕還不行。”

蒼浩知道這是怎麼回事:“雖然聯合國想要采取行動,但自己畢竟作不了什麼,還是要等各成員國達成共識才行,看起來北約不會讓步。”

“是的。”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無論如何,你這一次互聯網營銷,還是非常成功的。”

“其實這不是我自己的主意。”

孟陽龍很好奇:“那又是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