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龐勁東馬上查詢了,這家在運河城投資的英倫公司,結果發現是一家皮包公司,在半年以前就結束營業了。

這裡麵存在一個簽證上的漏洞,其實也不能算是漏洞,因為大家先前也知道,隻是冇去做糾正。

當一個人以商務理由,申請了多年長期簽證,當這個商務理由不複存在,比如就像王仁禮這樣公司結束營業,按說簽證是可以登出的。

但運河城冇有采取這種政策,因為想要要吸引更多資金進入,用最直白的話說,雖然人家這一次生意結業了,也許還會投資做其他生意。

“也就是說,王仁禮不但是以合法方式入境,而且還是以合法方式停留境內。”龐勁東恨恨不已的說了一句:“這簽證政策要改!”

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為了一個人,更改簽證政策,有點犯不上吧?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龐勁東眼珠一轉:“他以某家公司辦事人員名義申請的是商務簽證,但他現在的真實身份是聯合國特使,應該申請外交簽證纔對。”

蒼浩點頭:“這可是兩種完全不不同的簽證。”

“那麼他在我們境內還是有問題的。”龐勁東覺得自己找到漏洞:“我們仍然可以,簽證不合理為由,把他驅逐出境。”

蒼浩搖頭:“恐怕不行?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王仁禮能夠準備好合法入境方式,說明已經想到了,我們會在這一層麵,對他進行調查。那麼他必然做出全麵準備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給龐勁東分析道:“他原來是商業代表,現在轉換成外交特使,從法律角度來說冇有問題,冇有任何法律禁止這樣做,他隻需要提供足夠的資料,轉換自己的簽證就可以了。”

龐勁東不住搖頭:“竟然是這樣……”

“師父你也不用上火。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隻要他人還在運河城,就是我們手中的一塊橡皮泥,我們愛怎麼捏就怎麼捏。”

龐勁東皺了皺眉頭:“可我們現在連這塊橡皮泥在哪裡都不知道。”

“他的手段確實很高明,但也非常費事……”蒼浩抽著煙,淡淡說道:“每一次他跟我們見麵,都要如法炮製表演一番,總有疏忽大意被我們抓住的時候。”

龐勁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也對。”

“他能這麼小心謹慎,說明還是很害怕我們的,如果他真的死在運河城,北約也不會把我們怎麼樣。”蒼浩歎了口氣,繼續解釋道:“如果,北約能夠為他報仇,他這會兒就會毫無顧忌,大大方方跟我們見麵,因為我們不能把他怎麼樣。”

“隻要他知道怕就好。”

“我們還是想好,明天怎麼安排專案組吧……”蒼浩冷笑一聲:“這纔是最重要的。”

龐勁東滿不在意的道:“已經安排好了,你儘管放心吧。”

同一時間裡,在拔輪德的府邸。

訊息已經傳了過來,拔輪德頗有些幸災樂禍:“看起來蒼浩這邊現在很麻煩啊。”

“有一點倒是讓我冇想到。”馬歇爾頗為意外:“聯合國停止撥款之後,按說蒼浩應該終止馬拉喀什行動,實際上並冇有,而是自己掏錢進行這場戰爭。”

拔輪德搖了搖頭:“他真的是擔心危害全人類?”

“如果真是如此,這人倒是有擔當。”馬歇爾一字一頓的道:“不是一個普通的雇傭兵。”

拔輪德冷笑著說了一句:“蒼浩固然是一個好人,但這個好人是我們的對手,所以他最好還是去死。”

馬歇爾點頭認同:“這倒是。”

“而且蒼浩有私心。”拔輪德獲得的情報比較多:“北約方麵認為,蒼浩俘虜了高等級亞丁之魂,其實如果蒼浩隻要把這個俘虜交出去,北約方麵應該會繼續合作的,但蒼浩拒絕了,也就彆怪人家停止撥款。”

“你覺得這事兒是真的嗎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”拔輪德果斷的點了點頭:“如果亞丁之魂,真的隻是一群低等級生物,不可能橫行地球這麼久,人類付出這麼沉重的代價,仍然冇有全部殲滅。一定是有高等級成員,在幕後操控所有亞丁之魂,這個高級成員可能擁有比我們人類更高級的智慧,而血獅雇傭兵在馬拉喀什作戰這麼久,蒼浩完全有機會俘虜這樣的高級成員。”

馬歇爾意味深長的道:“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俘虜,倒也難怪蒼浩拒絕交出來。”

“這個俘虜會讓蒼浩的科技實力大增。”拔輪德頗為憂慮:“北約那邊怎麼想我不管,反正對我們來說,這不是一個好訊息。”

馬歇爾問了一句:“你知道這個王仁禮是什麼人嗎?”

“你說聯合國那個新特使?”拔輪德搖頭:“除了他代表北約利益,我對這個人冇什麼瞭解!”

“你瞭解北約嗎?”

“多少有些瞭解,不過這可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話題,不是幾句話能說清楚的。”拔輪德又是搖頭:“一直以來,北約在航天領域擁有強大優勢,但這些年來華夏迅速崛起,挑戰了北約的優勢地位,我覺得北約讓蒼浩把俘虜交出來,應該是為了充實優勢。”

“在這件事情上其實我們跟北約有共同需求。”

“你說俘虜?”

“跟俘虜沒關係。”馬歇爾提出:“而是打擊蒼浩。”

“這倒是。”拔輪德點頭表示讚同:“北約那邊應該恨透了蒼浩,而且現在事情是發生在我們的土地上,所以我們跟北約有合作的空間。”

馬歇爾冷冷一笑:“事實就是如此。”

“那你說我該怎麼辦?”

“馬上派人設法跟王仁禮取得聯絡。”馬歇爾已經想好該怎麼做了:“越快越好,隻要拖上一天,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。”

“明天我就讓人跟王仁禮見麵。”

“這麼快?”馬歇爾問:“你現在派人過去?”

“不需要現在。”拔輪德嗬嗬一笑:“有些事情,如今可以讓你知道,我們在運河城分佈有大量特工,而且有一些已經潛伏了好幾年,對當地情況非常瞭解,我可以直接委任其中幾個特工作為特使,設法跟王仁禮見麵。”

馬歇爾點了點頭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不管用什麼辦法,隻要能夠打擊蒼浩,我就願意。”拔輪德惡狠狠的道:“我在蒼浩那裡,吃了太多苦頭,我要全部報複回來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。

第二天到了約定時間,王仁禮來了克拉集團,龐勁東和蒼浩已經在等著。

龐勁東假意問了一句:“昨晚休息的好嗎?”

“很好。”王仁禮點了點頭:“因為我很累。”

龐勁東又問:“你做什麼非常累的事情了?”

“躲避追蹤。”王仁禮笑嗬嗬的說道:“有人暗中跟蹤我,我當然要設法甩掉,如果暴露了我的行蹤,我可能就會成為下一個於龍合。”

龐勁東笑嘻嘻的道:“其實運河城治安還是很好的。”

“如果真的很好,於龍合就不會死。”王仁禮搖頭:“我在運河城已經住了一段時間了,知道這裡是什麼樣,爆炸和槍擊都是常態,要說這也算治安好,這世上也冇有戰亂之地了。”

龐勁東問了一句:“你這麼瞭解,來運河城多久了?”

“你很清楚。”王仁禮撇了撇嘴:“我要是冇說錯,你們應該查過我的出入境記錄,我是什麼時間來的運河城,中途離開過幾次,隻怕你們比我自己更清楚。”

儘管王仁禮把話說破了,龐勁東卻絲毫不尷尬,畢竟江湖混跡這麼多年,龐勁東的臉皮還是很厚的:“你看你這話說的,我們乾嘛要調查你入境時間呢,我隻是出於關心問一嘴。”

“如果你冇調查,我就直接告訴你吧,我先前是用商務簽證入境的,因為當時我是商業代表身份,隻不過相關企業已經結束營業。”頓了一下,王禮仁繼續說道:“我來運河城本來也是商業目的,不過後來臨時受命成為聯合國特使,感謝我的祖國非常信任我,這樣一來,我的身份也就發生變更了,我會向相關部門提交材料,把我的商務簽證變更為外交簽證。”

蒼浩在旁邊一直冇說話,龐勁東深深瞥了一眼蒼浩,很顯然,蒼浩的預料完全正確。

“這無所謂。”龐勁東搖了搖頭:“你是我們的客人,隻要是合法入境,至於是什麼方式入境,並不重要。”

“不,這很重要。”王仁禮搖頭:“做任何事情都要合乎規範,否則容易授人以柄。”

龐勁東笑問:“授誰以柄?”

“你我都知道。”王仁禮意味深長的道:“我在運河城這裡,麵臨很大的危險。”

龐勁東冇有多問,因為問多了隻會讓大家都尷尬,隻是提議道:“如果你對自己的安全不放心,不妨我給你安排一個住處吧,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由安全部隊警戒,就算恐怖.組織了都不能把你怎麼樣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王仁禮搖頭:“我自己的安全,我自己負責。”

龐勁東歎了一口氣:

“運河城畢竟是我的地盤,這件事情讓我怕出頭解決,不是更好嗎?”

王仁禮還是搖頭:“不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