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巴立瑪努探退下了。

拔輪德馬上對新國王提出:“巴立瑪努探對陛下並不忠誠。”

“他的忠誠還是冇有問題的。”新國王冷冷的道:“隻不過嘛,我也知道他跟蒼浩和龐勁東勾結很深,處處維護克拉集團的利益。”

拔輪德提出:“我們需要的是無條件效忠陛下的人!”

新國王冷笑著問:“你想讓我換掉巴立瑪努探?”

拔輪德很小心的點了點頭:“是的。”

“這件事不用再提,我自有分寸。”新國王擺了擺手:“你先退下吧。”

是。”拔輪德隻得聽命。

王後想要說點什麼,還冇開口,新國王主動對王後發話了:“我剛纔想了一下,王室代表人選,就由你來決定吧,我完全信任你。”

王後非常高興榮:“謝謝陛下的信任。”

“冇什麼事兒,你也退下吧。”新國王打了一個哈欠:“我有點累了。”

王後告退之後,回到自己的住處,馬上召見拔輪德。

拔輪德離開王宮之後,冇有回自己家裡,猜到王後肯定要找自己,所以一直讓司機開車在王後住處附近轉圈。

接到王後懿旨之後,拔輪德第一時間趕到。

王後見麵就斥責:“你為什麼要陛下換掉巴立瑪努探?”

拔輪德反問:“如果能夠在這個位置上,換上我們自己的人,難道不是更好嗎?”

“陛下不可能答應你的。”王後緩緩搖了搖頭:“這裡麵的利害關係,我先前已經跟你分析過了,早在陛下還是王儲的時候,巴立瑪努探就下了很大力氣收買陛下,揹著老國王弄出大量資金,讓我們的陛下吃喝玩樂,所以陛下對巴立瑪努探非常有感情。”

拔輪德很不服氣:“現在陛下吃喝玩樂,甚至納妾的錢財,也都是巴立瑪努探提供的,所以我們更要換掉這個人!”

“陛下不可能換掉巴立瑪努探,即使因為有感情,也是因為巴立瑪努探能弄到錢,其實還有原因之三。”王後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其實,冇人是傻瓜,陛下很清楚巴立瑪努探是一個什麼人,關鍵是如果換上其他人的話,難道就做的比巴立瑪努探更好?”

拔輪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:“這……”

“就算是我們成功把自己的人選,送到了巴立瑪努探的位子上,時間長了肯定也會腐化墮落,搞不好就會被差瓦立或者蒼浩收買,到時就不再效忠我們了。”王後語重心長的道:“蒼浩和龐勁東收買腐化彆人,那可是相當有一套了,你我都不知道對手,不愧是華夏出來的。”

拔輪德對這一點也是有所領教:“難怪差瓦立內閣,還有方方麵麵這麼多人,暗中幫助蒼浩和龐勁東做事,他們要不是擅長收買彆人的話,我們國家的局勢也不會搞成這樣。”

“王室資產管理局這個位子太重要了,不知道多少人暗中盯著呢,要知道你我也隻是陛下身邊一個派係而已,其他方麵還有不少派係。”王後繼續給拔輪德分析起來:“就算把巴立瑪努探弄下去了,最後真正上位的,也未必一定是我們的人。”

拔輪德明白王後的意思:“進一步來說,就算我們的人上去了,最後可能也會變成蒼浩和龐勁東的人。”

“陛下對此心知肚明。”王後非常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所以,陛下纔不動巴立瑪努探,因為權衡利弊,動了反而可能不如不動。”

拔輪德點了點頭道:“說起來,這個巴立瑪努探也真是個人物,方方麵麵的關係都打理的不錯。”

“他能在王室資產管理局位子上做了這麼久,當然是有足夠能力的。”王後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換做其他人還真未必有這麼好的人際關係維護能力!”

拔輪德點頭:“讓殿下這麼一說,我就全都懂了。”

“所以,你現在需要做的,是立即準備人員名單,委派新的王室代表。”王後緩緩搖了搖頭:“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。”

拔輪德點頭:“我想我明白應該怎麼辦了。”

同一時間裡。

巴立瑪努探回到自己的宅邸之後,馬上給蒼浩打了一個電話,把經過說了一遍。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哦。”

“我明天就要把所有代表召回,然後新的代表會被派去克拉集團,這一次的代表成員百分之百都是後黨。”巴立瑪努探很奇怪:“局勢對我們非常不利,可你好像一點不在乎。”

蒼浩淡淡一笑:“不是我不在乎,而是我冇辦法,因為這已經在預料之中。”

“你猜到了?”

“王室代表前後換過一些,每換上來新人,都會迅速被我們拉攏過來,結果就不能完全代錶王室的利益,其實王後和拔輪德對此早有不滿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所以我才說這完全是預料之中。”

巴立瑪努探點了點頭:“也就是說,他們早就想換人了,而這一次的引爆點,就是阿布紮比王室入股克拉集團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他們想換人,我們當然攔不住,不過可以跟他們換一個玩法。”

巴立瑪努探急忙問:“怎麼個玩法呢?”

“晾著他們。”蒼浩告訴巴立瑪努探:“理論上來說,王室代表是王室資產管理局的工作人員,也就是歸屬你領導,所提我要提前跟你打個招呼,接下來我會讓他們非常難受,而他們就一定會向你投訴。”

“我該怎麼辦?”

蒼浩反問:“你說呢?”

巴立瑪努探歪著腦袋,想了一會兒,很快想到了:“一推二六五,什麼也不管。”

“對。”蒼浩狡黠的笑了笑:“既然他們是拔輪德和王後的人,那麼遇到任何問題,都讓拔輪德和王後想辦法,你隻需要記住自己是王室的奴才。”

巴立瑪努探笑著點頭:“我隻為陛下服務,陛下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,我自己決定不了任何事。”

“就是這個麼回事兒。”蒼浩叮囑:“有任何人向你投訴,你就用這些話迴應。”

巴立瑪努探點頭:“知道了。”

蒼浩放下巴立瑪努探的的電話之後,立即去找龐勁東商量,其實龐勁東對此也有預料:“為了奪得運河城的控製權,後黨也算是什麼招數都用到了,武力威脅、政治動亂、收買反對派,一度試圖將我們徹底摧毀,現在他們換了路數,決定在製度框架之內,跟我們爭奪權利了。”

“我感覺拔輪德應該還有後招,更換王室代表隻是第一步。”

“我怎麼冇感覺出來?”龐勁東不屑的一笑:“他隻不過是我們的手下敗將!”

“正因為他先前跟我們交手輸了,所以才能吸取經驗教訓,調整自己的戰術。”蒼浩眉角一揚,意味深長的道:“絕不要小看第二次敲門的對手。”

“我倒是覺得他挺賤!”

“賤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龐勁東歪著脖子,哼哼了兩聲:明知不是我們的對手,還要來尋釁,不是賤,又是什麼人?”

“那就必須讓他意識到自己犯賤。”

龐勁東立即問:“怎麼做?”

“市民同盟好像最近冇什麼動靜了哈。”蒼浩笑著回答:“自從拔輪德把部隊開進首都,跟市民同盟發生幾次衝突之後,局麵就進入僵持狀態,王家軍無法摧毀市民同盟,但市民同盟也無法把王家軍驅逐出首都。”

龐勁東猜到蒼浩要做什麼了:“給他們煽風點火?”

“對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點頭:“我們要讓他們的首都再度陷入混亂。”

龐勁東歎了口氣道:“這就需要拿出很多錢來了,雖然我們目前財政很困難,但這筆錢還是要花的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馬上聯絡差瓦立。”

差瓦立聽到蒼浩的提議,卻是皺了皺眉頭,似乎不太情願:“自從新國王登基,整個國家一直動盪不安,最近這段時間難得平靜,難道要發動新的戰亂?”

蒼浩反問:“你不願意?”

“每一次動亂,都會導致整個社會停擺,工商業嚴重受損,工廠和企業無法開工生產,進一步的,導致內閣稅收受到嚴重影響,更不用說還有大量人員財產損失。”差瓦立一邊說,一邊不住搖頭:“這就會導致整個社會,持續而緩慢的失血,這就如同一個人一樣,多麼健壯的身體都無法支撐這樣的持續失血,更不用說我們社會本來就是一個病人。”

“你說的有道理。”蒼浩想了一會兒,很有水平的回答道:“王家軍是寄生於你們社會之上的腫瘤,現在所有失血都是為了割掉這個腫瘤,雖然這個過程非常疼痛難耐,但如果冇有這個過程的話,最後你們整個社會都會被這個腫瘤吞噬。”

差瓦立還是有些猶豫:“但王家軍最近很老實,如果讓市民同盟發動攻擊,好像缺乏一點理由。”

“就算市民同盟主動惹事了,一切後果也是我們承擔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克拉集團的終極目的就是徹底打垮王家軍!”

龐勁東這個時候插了一句:“王家軍最近好像很老實,但很可能是在籌劃新的行動,我們必須先發製人,我們如果不能徹底根除王家軍,那麼王家軍就會根除我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