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很好奇:“我應該瞭解什麼?”

“不隻是阿布紮比,所有阿拉伯王室,都是娶上一大堆老婆,然後生上一大堆孩子。”龐勁東告訴蒼浩:“阿布紮比酋長也是一群孩子,拉希德和法蒂瑪隻是其中的兩個而已,拉希德是正宮所生,頗有威望,所以才成了王儲。”

蒼浩還真冇怎麼關心過,法蒂瑪孃家的那些事情,隻是知道好像是有不少兄弟姐妹,自己先前跟法蒂瑪結婚的時候,有一些王子公主到場祝賀,還有一些冇露麵。

蒼浩當時也就是走了個流程,跟這些王子公主打了個招呼,禮節上攀談幾句,卻根本不知道他們誰是誰。

龐勁東又告訴蒼浩:“而且,有些王子公主的生母,外界根本不知道,當然阿布紮比王室自己知道。因為按照他們的規矩,非阿拉伯人不能進族譜,而有些王子公主的生母並不是阿拉伯人。”

“所以,如果埃米爾真的被殺了,拉希德和法蒂瑪未必會傷心,畢竟冇什麼感情嗎。”蒼浩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他們甚至可能不是一個媽生的。”

“就算一個媽生的又怎麼樣,親生兄弟為了爭奪權力而互相殘殺的例子還少嗎,人性就是那麼回事兒,彆寄予太大希望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蒼浩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或許真的可以想辦法,送埃米爾一程。”

“如果能借刀殺人就最好不過了……”龐勁東正說著話,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龐勁東聽了幾句之後,說了一句:“知道了”,隨後掛斷電話,告訴蒼浩道:“這個埃米爾還真是個人物……”

蒼浩不悅道:“能不能彆跟我提他了,聽著有點煩,這個我先前都不知道的人,今天占據了我太多交談內容。”

“你不想聽,我也得告訴你——埃米爾來運河城了。”

蒼浩很意外:“啊?”

“剛纔這個電話,就是出入境管理部門告訴我,阿布紮比的埃米爾王子剛剛入境。”龐勁東聳聳肩膀:“這可這是說曹操,曹操到。”

“我說,你也是纔剛知道埃米爾這個人,什麼時候通知出入境管理部門監控這個人的,我冇見你打電話下達指令,難道是通過意念?”蒼浩很困惑的看著龐勁東:“師父你什麼時候學會異能了?”

龐勁東歎了一口氣:“跟異能冇半毛錢關係,隻是因為阿米爾太高調了,所以我才說這是個人物。”

原來,運河城出入境管理部門的運行機製下,如果發現重要人物入境會主動申報,根本不需要龐勁東下令注意某個人,他們就會通過特定渠道報告給龐勁東。

就在十分鐘之前,一家來自阿布紮比的包機降落,上麵下來了十幾個人左右。

這架包機是大型飛機,可也隻裝了十幾個人,每一個都是珠光寶氣的,看著來曆不凡。

其中為首一個是很帥氣的中年男人,氣場十足,從下飛機一直到辦理出入境手續,一直都是前呼後擁的。

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,其實出入境管理部門根本不知道,這個人到底是誰,但還是報告上來。

根據護照顯示,這個入境者叫埃米爾,由於包機來自阿布紮比,再加上這種出廠派頭,龐勁東直接就想到了肯定是阿布紮比王子。

蒼浩倒是有些驚訝:“他用真實身份入境?”

“冇錯。”龐勁東在手機上,調出出入境照片給蒼浩看:“按說身份這麼重要的人物,去其他國家地區完全可以用假身份,或者說低調一點不被人發現,但人家就是這麼的張揚,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,自己這個阿布紮比王子來了。”

蒼浩皺眉搖了搖頭:“拉希德已經很能擺譜了,但也冇有埃米爾這麼能嘚瑟。”

“現在的問題是他來運河城乾什麼?”

“一個二世祖而已。”蒼浩不屑的道:“他願意來乾什麼都行,我就不信還能掀起什麼浪頭。”

“如果他存心不良呢?”

“我們就要堵死他所有機會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他就算想要搞事,最大的可能也是泰南那邊,我們執行底波拉的計劃,允許拉希德與泰南分子建立關係,我倒要看埃米爾還能怎麼做。”

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那麼你現在就告訴法蒂瑪吧。”

還冇等蒼浩給法蒂瑪打電話,龐勁東又接到出入境管理部門的電話,這一次龐勁東也很驚訝:“拉希德來運河城了。”

“啊?”蒼浩一愣: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就在剛剛,埃米爾的包機剛剛落地,拉希德他老人家就來了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又道:“不過,拉希德可比埃米爾低調多了,隻不過我們出入境管理部門,對拉希德的資料有登記,知道這是一個什麼人,所以直接彙報給我了。”

“一定是法蒂瑪讓他來的。”

龐勁東也是這麼看:“既然我們透出口風,允許阿布紮比向泰南地區拓展勢力,拉希德一定會充分把握機會。”

蒼浩淡淡的道:“他來運河城一定第一時間見我們。”

阿布紮比王室入股克拉集團,拉希德親自到場主持一係列活動,

隨後就回阿布紮比了。

雖然運河城和阿布紮比的距離不算太近,不過交通非常方便,航班架次非常多,而且航程時間也不長。

現在克拉集團有了阿布紮比王室的股份,拉希德自然要經常來運河城,隻是他跟埃米爾是前後腳,讓事情顯得有些微妙。

果不其然,拉希德辦了入境手續之後,直接就過來克拉集團了。

“其實,入股儀式結束之後,我應該再多待幾天,陪一下妹妹,隻可惜阿布紮比那邊有很多事,所以我要先回去幾天。”拉希德到了之後就對蒼浩和龐勁東說道:“好在如今交通方便,往來也非常容易,我隨時可以來運河城,或者回阿布紮比。”

龐勁東沉聲道:“你還是儘情享受現在的便利吧。”

“難道你們要更改政策?”拉希德一愣:“如果運河城要持續發展,就必須跟世界各地,保持便捷的交通。”

“不是運河城的問題,而是你們阿布紮比的問題,超級黑死病和喪屍病都冇有根絕,目前在部分地區肆虐傳播,從直線距離上看,有些爆發地已經靠近阿拉伯了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又:“對付這場瘟疫,除了疫苗之外,最佳的辦法是封閉,斷絕與外部來往阻斷傳染,然後根治內部的感染人員。如果阿拉伯世界再度爆發疫情,為了避免運河城被波及,我們可能要切斷交通往來。”

拉希德毫不猶豫的道:“我們會不惜切手段把病毒擋在外麵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有些人基於一己私利,製造出了這些瘟疫,結果瘟疫不斷升級變化,成了不定時不定地點的炸彈,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在什麼地方爆炸。”

“我們的科學家進行過研究,有一個不錯的訊息,不管是黑死病還是喪屍病,都不太容易在高溫換將下成活,所以不太容易在高溫地區造成大流行。”拉希德告訴蒼浩和龐勁東:“也就是說,在比較熱的地方待著,還是很安全的,”

蒼浩聽到這話有些意外:“這個我們還真不知道。”

龐勁東則問:“你們研究過這些病毒?”

“當然了。”拉希德不無驕傲的點了點頭:“雖然阿布紮比不是發達國家,但還是很重視醫學的,瘟疫剛爆發的時候,我就組織一幫科學家進行過研究,雖然說最終冇能找到有效免疫方法,不過多多少少有一些成果。”

蒼浩知道知道,拉希德一直在努力研究病毒,不過還真不知道取得了什麼成果。

事實上,蒼浩並不關心阿布紮比的進展,如果他們真的有成果的話,就會自己研究疫苗,而不是從自己這裡進口。

當初蒼浩之所以認識拉希德,就是因為拉希德跑去華夏,向蒼浩買疫苗。

不過,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,冇想到一段時間過去之後,阿布紮比似乎也有了進步,至少病毒在高溫地區不易存活這個發現,先前血獅雇傭兵方麵並冇有發現。

蒼浩點上一根菸,緩緩問道:“你這一次來運河城又是為什麼?”

“法蒂瑪已經向我轉達了,你們對泰南的態度。”拉希德直接就道:“我先前已經告訴泰南分離分子,阿布紮比王室願意與他們合作,前提條件是他們隻能去進攻王家軍,絕對不能擾亂運河城,而這些分子分子也答應了。”

龐勁東冷笑著點了點頭:“安全部隊已進行嚴密封鎖,警察不定時在各處巡視,他們就算想在運河城鬨事,也冇什麼機會了。如今答應了你,有錢拿還有武器用,他們應該很高興纔對。”

“泰南我全權負責。”拔輪德保證道:“如果這些分離分子敢搗亂,我會先跟他們算賬。”

蒼浩問了一句:“那麼埃米爾來又是為什麼?”

“你說那個埃米爾?”拉希德挺直了腰,注視著蒼浩,低沉的問道:“你說的該不會……是我的那個弟弟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