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是他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在你飛機落地之前,

埃米爾剛好到運河城,這會兒已經在市區了。”

拉希德的臉色更加的陰沉:“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,埃米爾冇跟我說過,當然我們兩個平常說話也很少。”

蒼浩笑著問道:“那麼問題來了——他來運河城乾什麼?”

“我怎麼知道。”拉希德一個勁搖頭:“我並不瞭解這個弟弟,我隻知道他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,如果有機會的話,會取代我做王儲。”

龐勁東意味深長的道:“也許,他這一次來運河城,就與王儲之爭有關。”

“運河城的事情怎麼會影響到阿布紮比的王儲。”拉希德並不相信:“他可能隻是過來玩吧。”

蒼浩覺得有這個可能:“他出場牌麵那麼大,唯恐彆人不知道,自己是很有來頭的人物,可能真的隻是過來度假。”

“牌麵兒很大?”拉希德狐疑的道:“這不太符合他的性格啊!”

蒼浩很奇怪的問:“難道他的性格不是很張揚?”

“我知道,多年來阿拉伯王子給外界的印象,大抵都是生活奢靡揮金如土,所到之處必定非常高調。”拉希德搖了搖頭:“其實這是一種刻板印象,不是所有王子都是這樣,至少埃米爾為人就很低調。”

蒼浩皺起眉頭:“你說他低調?”

“對啊。”拉希德點了點頭:“平常王室合影,他一定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,在家裡人麵前說話很少,平常也不接受媒體采訪,再加上他深居簡出,所以我纔不太瞭解他。”

蒼浩掏出一根香菸,點上靜靜的抽著,過了一會兒才道:“那麼問題來了,為什麼他的包機這麼高調呢,隻有一種可能,故意讓彆人知道。”

拉希德他提出:“還有一種可能是你們搞錯了,我國有很多富豪,並不全都是王室成員,而且埃米爾也隻是一個很常見的名字。”

“你還是辨認一下吧。”龐勁東調出埃米爾入境時候的照片給拉希德看:“是不是你那個弟弟?”

“不是……”拉希德剛看了一眼,就搖了搖頭,可仔細又看了一眼,頓時愣住了:“等一下,這一位是……這不是伊本嗎?”

蒼浩很奇怪:“伊本又是誰?”

“是埃米爾的一個親信。”拉希德回答:“埃米爾非常信任他,不管去任何地方,做什麼事情,都會帶著他。”

蒼浩的臉色愈加陰沉,近乎自言自語的道:“也就是說,這個伊本假冒埃米爾之名,包機從阿布紮比來了運河城。”

龐勁東冷笑一聲:“伊本為什麼故意引人注意,並且要假借埃米爾之名,答案隻有一個……”

蒼浩知道答案是什麼:“伊本是在給埃米爾打掩護,埃米爾本尊也來了運河城,隻是不想被人知道。”

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既然埃米爾秘密造訪運河城,這就不可能隻是一次普通的度假,一定是有其他事情要做。”

“有這個可能。”拉希德點了點頭表示讚同:“畢竟埃米爾或許想要秘密來運河城,但身為王子離開本國去其他地方,不可能不為人所知,早晚還是會被髮現人在運河城,所以就假冒身份。”

蒼浩提出:“我們首先要找出埃米爾在哪,到底是不是在運河城。”

拉希德質疑:“伊本都來運河城了,難道埃米爾冇來?”

“任何可能都不能排除。”蒼浩告訴拉希德:“也許,埃米爾派伊本來運河城,正是為了讓所有人都以為,他埃米爾人在運河城,實際上他留在阿布紮比或者去了其他地方,秘密從事什麼事情。”

龐勁東馬上讓人傳來,埃米爾包機上所有人員的入境照片,然後拿給拉希德挨個辨認:“既然伊本冒充埃米爾,那麼埃米爾可能假冒其他身份,也在這架飛機上。”

拉希德把一張張照片仔細看了下去,最後搖了搖頭:“埃米爾不在其中。”

蒼浩有些失望:“你確定?”

“我非常確定。”拉希德歎了一口氣:“埃米爾畢竟是我弟弟,我是看著他長大的,就算其他方麵不瞭解,至少我對他的相貌還是很瞭解的。”

蒼浩皺起眉頭:“這麼說埃米爾真的冇來運河城?”

龐勁東疑惑的道:“他該不會留在阿布紮比策動政變吧?”

“應該不會吧。”拉希德被這個推測嚇了一跳:“雖然王室和內閣確實有一些人支援埃米爾,但埃米爾跟我不一樣的是,我從被立為王儲開始就頻繁參與各種政事,埃米爾則對政治上的事情不怎麼瞭解,政治上的根基也不夠深厚。”

蒼浩提出另外一種可能:“也許,埃米爾確實來了運河城,隻是冇坐這架飛機。”

龐勁東立即問:“你手頭有冇有埃米爾的照片?”

對拉希德來說,弄到弟弟的幾張照片,還是非常容易的。

龐勁東得到照片之後,立即傳送給出入境管理部門,通過人像對比,在出入境人員數據庫當中搜尋。

結果很快就有了,兩天前,埃米爾以“伊本”為名入境運河城,他當時明顯是經過化妝,但冇逃過人像對比。

而且,埃米爾當時穿著普通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旅客,冇帶一個隨從。

“他果然在運河城。”龐勁東冷笑著說道:“先是自己化名而來,隨後讓伊本冒名裝作自己,考慮到他入境兩天,可能已經做了不少事情。”

拉希德長呼了一口氣:“我想我知道他為什麼來了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為什麼?”

“他可能是要聯絡泰南分離分子。”拉希德很認真的告訴蒼浩和龐勁東道:“你們顯然低估了這些分離分子的影響力,他們在整個阿拉伯世界都有大量同情者,其中包括埃米爾。早前,分離分子派代表去阿布紮比求援,埃米爾就主張進行援助。”

蒼浩立即對龐勁東提出:“如果他真的勾結分離分子,對我們來說威脅太大了,他肯定不會像拉希德這樣,而是一定會設法奪取運河城。”

龐勁東冷笑著點了點頭:“如果真的能夠得到運河城,將會是埃米爾非常重要的政治籌碼,以後跟拉希德爭奪王儲,就有了更多的話語權。”

拉希德有些慌了:“我們該怎麼辦?”

“先找到他再說。”龐勁東冷哼一聲:“我會開動矩陣係統,在全城範圍內,搜尋埃米爾的蹤跡。”

拉希德很小心的問:“找到之後呢?”

“如果是我決定的話,我會直接乾掉,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勾結分離分子,直接殺了永絕後患。但是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他畢竟是我的大舅哥,同時還是你的兄弟,這就讓我多了幾分顧慮,至少從倫理上來說,我也不想這麼簡單粗暴。”

龐勁東不無譏諷的說了一句:“還真是哈,雖然你原本不認識埃米爾,甚至也冇有任何來往,但從血緣關係來說,他畢竟是你妻子的哥哥。”

“我也反對殺了他。”拉希德一個勁搖頭:“畢竟我們是兄弟,而且也冇有證據表明,他真的要做對我不利的事情,我真的不想手足相殘。”

龐勁東正要說話,接到了一個電話,旋即麵色陰沉下來:“薩瓦區出事了……”

在一個小時之前,薩瓦區一些武裝分子,嘗試著對安全部隊發動進攻。

在安全部隊發動反擊之後,武裝分子的進攻開始更加猛烈,並且動用了很多重型武器,包括火箭筒和反坦克導彈。

安全部隊訓練有素,雖然蒙受了一些損失,但讓武裝分子的損失更大,可這些武裝分子非常瘋狂,不顧傷亡向前衝鋒。

龐勁東冷冷的道:“主城區與薩瓦區之間的封鎖線,其實力量非常薄弱,隻能維持最低限度的封鎖,武裝分子這樣持續猛攻,早晚會突破封鎖線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馬上增援吧。”

“無人機和增援部隊已經過去了。”龐勁東冷冷的道:“很奇怪不是嗎,這些武裝分子過去小打小鬨,如今不但開始團隊作戰,而且武器裝備也獲得了提升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過去他們冇有反坦克導彈。”

“必然是有人給他們提供了支援。”龐勁東冷聲質問拉希德:“這樣你很高興嗎?”

拉希德苦笑著問:“你的意思是埃米爾支援了分離分子?”

這個問題是蒼浩回答的:“埃米爾剛到運河城兩天,分離分子就發動進攻,這不能解釋為巧合這麼簡單。”

拉希德冇主意了:“我該怎麼辦?”

蒼浩反問:“你跟分離分子是不是有聯絡渠道?”

“對啊。”拉希德點頭:“先前他們派去阿布紮比求援的代表,我全都認識,也有聯絡方式,我這一次來運河城,就是為了跟他們取得聯絡。”

蒼浩吩咐拉希德:“那就跟他們聯絡吧,告訴他們,王室決定同意支援分離分子,然後你設法套一下話,是不是有其他人已經對他們提供支援。”

“恐怕冇這麼簡單。”拉希德歎了一口氣:“這些人說話非常謹慎,就算有其他人提供支援,也不會輕易承認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