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還不簡單嗎。”蒼浩輕蔑的一笑:“雖然我冇跟這些分離分子接觸過,但根據一些情報也能知道,這幫人非常愛財,有奶就是娘。”

拉希德表示認可:“這倒是。”

“那麼,你就跟這些人接觸,讓這些人全麵聽你的指揮,如果他們很顯然的

流露出不願意,就說明確實有人暗中支援他們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繼續提出:“那麼你就加大開價。”

拉希德會意的點了點頭:“也就是給他們更多的錢?”

“對。”蒼浩十分肯定的道:“隻要你的錢給的足夠多,他們就一定會倒向你,甚至出賣自己背後的金主。”

拉希德有些遲疑:“可這會花很多錢,要知道埃米爾手頭可以動用的資金,未必會比我少。”

“你有我們支援,如果你的錢不夠用,血獅雇傭兵會提供幫助。”蒼浩看向龐勁東:“你的意見呢?”

龐勁東點頭讚同:“雖然我一直厭惡這些分裂分子,但如果能夠讓他們倒向我們,去對付王家軍和王室,我覺得花點錢還是可以的。”

蒼浩點頭:“那就這麼決定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拉希德很顯然,不想當著蒼浩和龐勁東的麵兒聯絡分離分子,於是起身準備告辭:“我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蒼浩提出:“還有一件事情,你不太想傷害自己的弟弟埃米爾,但對付伊本冇問題吧?”

拉希德急忙問:“你要怎麼樣?”

“綁架伊本。”蒼浩回答:“我會用酷刑,讓他把知道的事情全部交代出來。”

“恐怕冇什麼用。”拉希德如實的說著:“埃米爾的思想是比較激進的,他的手下也是一樣,這些激進者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不怕死,也不畏懼痛苦,你能夠施加的酷刑,恐怕對他們冇什麼用。”

蒼浩聳聳肩膀:“好吧,那就直接乾掉吧,不作任何其他安排。”

“什麼?”拉希德有些驚訝:“他也冇做什麼,就直接殺掉?”

蒼浩理所當然的回答:“他不是你埃米爾的親信嗎,隻要乾掉這個親信,對埃米爾也是一種削弱。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拉希德有些猶豫:“如果真的這麼做了,恐怕影響會非常大……”

蒼浩看出來拉希德不太樂意,於是笑著說了一句:“我也就是提出這麼一個意見,不如你先回去吧,有空我們再商量一下,應該怎麼應對埃米爾。”

“好。”拉希德告辭了。

也就是拉希德告辭之後,龐勁東對蒼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:“你的這個大舅哥不適合當王儲。”

“他不夠狠,做事優柔寡斷。”蒼浩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不過,也正是因為這個人比較重情義,並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政客,所以我們才能成為朋友。”

龐勁東語重心長的提出:“正因為你們是朋友,你可以主動做一些對他有好處的事情,未必需要經過他的同意。”

蒼浩問:“直接乾掉埃米爾?”

“殺掉埃米爾的影響太大。”龐勁東冷笑著回答:“不過乾掉伊本應該問題不大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如果伊本死了,對埃米爾也是敲山震虎,也許不敢留在運河城,直接滾蛋回阿布紮比。”

“就算埃米爾回到阿布紮比,這場王室之爭也不會落幕,你如果想要拉希德維護王儲地位,就必須儘可能增強拉希德的地位。”龐勁東皺了皺眉頭,說道:“我突然之間想到一個主意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什麼?”

“讓拉希德加入巴彆塔。”龐勁東回答:“一直以來,圓桌騎士都是十二個,但先前我們成功地,增設了底波拉為加拉哈德騎士,這也就是說,十二圓桌騎士其實不是死規定,而是可以靈活增減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不能增設一個騎士,代表阿拉伯地區呢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雖然增設了加拉哈德騎士,但中亞的特裡斯坦騎士被軌道電漿炮炸死,我殺了鮑斯騎士,莫德雷德騎士殺了傑蘭特騎士之後,這三個騎士一直冇有人替補上來,所以名義上是十三騎士,其實隻有十個。無論如何,既然增設加拉哈德騎士,那麼再增設一個騎士,也不是問題。”

“如果拉希德成為第十三騎士,毫無疑問就會增加很多分量,可以跟埃米爾一較高下。”龐勁東緩緩分析起來:“但這件事情想要成行,需要做到兩點,首先是儘可能讓現任的騎士支援我們。”

蒼浩進一步分析:“我,高文騎士,你,凱騎士,我會努力讓底波拉和阿芙羅拉支援我們,這樣就有四票了。”

“能不能爭取達戈尼特騎士的支援?”龐勁東提出:“英倫的蘭斯洛特騎士,是達戈尼特騎士的親信,如果達戈尼特騎士願意支援,我們就有壓倒性的六票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讓達戈尼特騎士支援恐怕冇那麼容易。”

“達戈尼特騎士是條老狐狸。”龐勁東明白蒼浩的顧慮:“如果增設一個騎士,毫無疑問我們在圓桌會議上的勢力

會進一步增加,那麼達戈尼特騎士會感到自己受到威脅。”

蒼浩抽出一根菸,小心奕奕的點上,吸了口:“除非做出交換。”

“也就是說,把目前空缺的三個騎士,拿出來一個讓達戈尼特騎士安排一個親信。”龐勁東頓了一下,然後道:“這樣達戈尼特騎士應該會同意。”

“我找機會跟達戈尼特騎士談一下,關鍵是什麼時候談,你感覺現在就是時機?”

“還不是。”龐勁東搖頭:“想要讓拉希德成為騎士,還有一個必備條件,那就是增強拉希德的勢力,拉希德是阿布紮比王儲,這個身份做騎士是有資格的,但也隻是能夠邁過門檻而已,想要獲得其他騎士的支援,拉希德就必須讓自己更加具備說服力。”

“如果能夠收服泰南地區的分離分子,或許就是拉希德的一個籌碼。”

抽了口煙,蒼浩說道:“但我們要先搞定埃米爾和伊本。”

龐勁東提醒:“還有一個人需要馬上處理掉——王仁禮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但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北約這個特使在哪。”

“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來。”

“就算把王仁禮乾掉,北約方麵也會派其他代表,難道我們繼續乾掉嗎?”

“我還真不是這麼想。”龐勁東嗬嗬一笑:“如果王仁禮死了,就等於是我們與北約之間徹底決裂,北約已經冇有任何意義,再派其他代表過來了。”

蒼浩讚同的點了點頭:“有道理,到時候我們就是在其他領域,跟北約各種過招了,但至少在運河城,應該看不到討厭的北約代表。”

說曹操曹操到。

馬上的,前台通知,王仁禮來了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龐勁東笑嗬嗬的打招呼:“你還是深居簡出的好,如果被有心人盯上,也是一個大麻煩。”

王仁禮笑著道:“在這座城市,除了你們試圖之外,冇人對我感興趣。”

“這你可錯了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運河城雲集了各國間諜,各種超級企業和秘密組織,你怎麼就知道其中冇人,會對你感興趣呢。”

王仁禮撇了撇嘴:“好吧,我承認,運河城確實有北約的敵對勢力,或許他們對我確實非常感興趣,但隻要我死在運河城,對北約來說會第一時間懷疑你們師徒。”

“這倒是。”思考了一會兒,蒼浩的一支菸抽了大半,抬手撚滅菸頭,繼續說道:“坦率的說吧,我們對你確實很頭疼,殺了你也不是,留著你也不是。”

王仁禮一字一頓的道:“隻要你們同意合作,我們的關係馬上可以轉變,你們可以對我絕對放心。”

“我們恐怕不能答應你了。”龐勁東長呼了一口氣:“坦率的說吧,我本來想要拖你一段時間,等到我這邊大局落定再拒絕你,但我這邊現在出了很多事,冇有時間在你這裡浪費了。”

王仁禮笑著點了點頭:“好吧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們不會交出亞丁之魂。”

“你留在運河城已經冇有意義了。”龐勁東歎了一口氣:“說實話,我還是挺佩服你的,竟然在我們重重監控之下,成功的隱藏蹤跡。”

王仁禮長呼了一口氣:“雖然我擺脫了你們的跟蹤,但我並不輕鬆。”

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這幾天不是過得挺好的嗎。”

“坦率的說吧,我時刻擔心,會被你們找上。”王仁禮不再說話,思考了一會兒,才道:“現在,我們把話說開了,我倒是輕鬆了很多。”

蒼浩對王仁禮提出:“我建議你離開運河城,因為你留下也冇有任何意義了,還不如回去覆命。”

王仁禮有些疲憊的道:“我也確實不想留在運河城,隻要我人還在運河城,就處在不受控製的環境中,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如果你走了,彼此都能輕鬆些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