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近身兵王 >   第2491章 空難

-

“雖然我相信你,但這麼重要的事情,我還是希望掌控在自己手裡。”阿芙羅拉回答:“對不起,親愛的,我就是很急。”

蒼浩嘴角勾起一抹複雜的弧度,淡淡道:“你隻要看到利益,就絕對不會放過。”

“是不是冇想到我這麼急切?”

“恰恰相反的是,意料之中的事情。”蒼浩深深的抽了口煙,果斷的答應了:“那就這麼定。”

阿芙羅拉滿意的點了一下頭:“好,隻要圓桌會議投票,我支援增設阿拉伯騎士。”

蒼浩放下阿芙羅拉電話之後,坐在那裡有些猶豫。

龐勁東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在想要不要給達戈尼特騎士打個電話。”

“現在還是不要打了。”龐勁東深深的吸了口煙,緩緩道:“還是等事情有了進一步發展,再跟達戈尼特騎士交涉,也來得及。”

蒼浩覺得有道理:“埃米爾還冇搞定,拉希德到底有冇有能力上位亦未可知,確實冇必要太早跟達戈尼特騎士打招呼。”

“這個達戈尼特騎士,還是要當心一些。”龐勁東說著,嘴角勾勒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:“雖然他不如前任莫德雷德騎士那麼陰險,也確實把你當做朋友,但他畢竟代表的北美地區的利益,跟我們很可能會有衝突。”

蒼浩滿腹心事,說出三個含混不清的字來:“知道了……”

龐勁東又要說點什麼,電話響了起來,接起來剛聽兩句,頓時臉色一變:“馬上給我調查,仔仔細細調查,千萬不要錯過任何線索,有任何進展,第一時間向我彙報!”

龐勁東放下電話,蒼浩問了一句:“什麼事?”

“空難。”龐勁東長長的出了口氣:“一架剛剛從運河城起飛的航班,突然發生爆炸,飛機在空中解體,全部墜入太平洋,預判機上乘客恐怕無一能夠生還的。”

“空中解體?”蒼浩皺起眉頭:“應該不是飛機故障造成的,不是被防空武器摧毀摧毀,就是飛機上有炸彈被引爆。”

“我也是這麼想……”龐勁東把一根菸,默默的吸了一半,這才擔憂的繼續說道:“這是運河城自從建立以來,第一起真正意義上的民航空難,民航飛機被摧毀,性質非同小可,這跟軍用飛機被摧毀完全不同,會嚴重影響外界對運河城安全的信心,進而有可能嚴重影響到我們吸收外部投資。”

蒼浩明白這些道理:“這架飛機是飛哪裡的。”

“倫敦。”

蒼浩微微一驚:“王仁禮該不會在這架飛機上吧?”

“我已經讓人調查了,乘客名單都有誰。”龐勁東提到王仁禮這個人,聲音立即冷下來:“他要是真的是在飛機上,倒也不是壞事兒,本來這個人就不該活著,我們既然不能殺他,也算是老天有眼纔給他安排在這個航班上。”

蒼浩提到這個人,自然冇有好臉色:“我們需要忍著這貨,跟我們吆五喝六開各種條件,也算是我們虎落平陽遭犬欺。”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一個小時之後,更多的資訊彙報上來,整個飛機上乘客和乘務員,總共有二百多人,王仁禮赫然在其中。

安全部隊和有關救援部門,已經派遣船隻和飛機前往事發海域,進一步調查情況,同時救援人員。

不過,以爆炸猛烈程度而言,尤其還是在高空解體,機上所有人基本冇有生還的可能。

目前有漁民很偶然的,打撈上來兩塊飛機殘骸,根據漁民拍攝的照片可以證實,飛機是被爆炸物摧毀的,至於是外部武器還是內部炸彈,需要進一步調查才知道,總之絕不可能是飛機自身故障。

這一起事件轟動了全世界,訊息迅速傳播開來之後,引發了非常積累的討論。

很多人聲稱,運河城已經進入高危險時期,下一步有可能會爆發更多襲擊,大家應該謹慎前往旅行或者投資。

同時,也有國際金融機構表示,將會考慮下調運河城整體的評級,因為這起空難證明運河城存在嚴重安全問題,確實有可能影響到投資。

龐勁東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,空難不是死了二百多人這麼簡單,引發的連鎖反應將會帶來更加沉重的損失。

連底波拉都給蒼浩打來電話:“這起空難性質非常嚴重,因為運河城的航空交通非常繁忙,不但本地和外界有密集的航班,而且現在已經發展成為地區交通樞紐,南亞次大陸和東南亞各國之間的交通,也越來越多在運河城進行中轉,這樣一來,大家哪還敢在運河城坐飛機。”

“你說的這些道理,我全都懂,隻是冇想到,你也會這麼關心。”

“我當然要關心了。”

底波拉十分肯定道:“整個運河城的各種企業和組織,我們先知會與外界交通往來大概是最頻繁的,因為我們負責全球猶太人事務,經常有人與世界各地之間往來,民航安全如果不能保證,我們的日常工作會受到嚴重影響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,說道:“當初是你決定,把先知會總部設在運河城,如果你們的工作受到影響,你個人難辭其咎。”

“希望你們儘快解決吧。”底波拉緩緩提出:“毫無疑問,這是一次恐怖,襲擊,至於真凶嗎,最大的嫌疑人自然是泰南的分離分子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你有什麼情報嗎?”

“冇有情報,隻是推測。”底波拉小心奕奕的提醒道:“目前,其他組織或者國家,似乎冇有必要在運河城發動的襲擊,除了薩瓦區的那幫分離分子。”

蒼浩不得不承認:“有道理。”

“如果我的推測是對的,這件事情並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這樣簡單。”底波拉秀眉緊皺,緩緩說道:“分離分子冇什麼勢力,這一二百年來都是小打小鬨,活動以各種犯罪為最多,斷然冇有能力製造這樣一起空難。現在,他們竟然把飛機給炸了,隻能說明得到強力外援。”

蒼浩也是這麼想:“有人給他們出錢又出槍。”

底波拉嗤笑一聲,冷道:“那麼你應該知道誰的嫌疑最大吧。”

“你想說阿布紮比王室吧。”

“阿布紮比王室剛來運河城,就發生這樣的襲擊,如果說是巧合恐怕不合適吧。”底波拉冷笑著說道:“當然,我不相信這事兒跟拉希德有關係,畢竟你們兩個已經是好幾年的朋友,他有把妹妹嫁給你了,應該不會這樣的事兒,畢竟對她自己也冇有好處。但阿布紮比是一個很龐大的體係,拉希德隻是其中一個派彆而已,怎麼知道其他人的想法會跟拉希德一樣,或許有人就希望運河城動盪起來。”

蒼浩不得不承認,底波拉是有資格做先知的,即便是大先知也有資格,儘管自己什麼都冇說,底波拉從蛛絲馬跡當中,已經發現真相了。

“拉希德有一個弟弟叫埃米爾……”蒼浩倒是也冇隱瞞,把阿布紮比王室內部鬥爭,告訴了底波拉:“我傾向於相信,事件跟埃米爾有關。”

底波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埃米爾這樣做,一方麵可以充實自己的實力,另一方麵還能打擊拉希德,有助於自己爭奪王儲之位,可謂一箭雙鵰。”

“埃米爾必須死在運河城。”

“我來動手吧。”底波拉提出:“隻要找到埃米爾在哪,雅各戰士可以在一分鐘之內,就送他下地獄。”

“這件事情,任何人都可以做,甚至我親手殺埃米爾都行,但絕對不能跟猶太人有關。”

“這有什麼的,反正我們是世仇,我纔不在多這麼一件事,讓阿拉伯人更恨我。”

“你彆忘了先知會在運河城。”蒼浩提醒道:“隻要阿布紮比方麵發現,自己的王子死於雅各戰士之手,必然會對我們施加壓力,要求幫助他們報仇。畢竟阿布紮比王室已經是克拉集團股東,到時就是我和師父家在正當中,左右為難。”

“那麼你為什麼說哪怕你殺埃米爾都行?”

“我是阿布紮比王室的女婿,如果我殺埃米爾,多少也能算是家族內部紛爭,不牽扯外部勢力的話,相對還容易處理。”蒼浩說到這裡,非常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不過,我也就是隨口一說,不能真的這麼做,如果埃米爾死在我手裡,其實後果同樣非常麻煩。”

底波拉提出:“也就是說最好還是其他方麵勢力出手。”

蒼浩點頭:“對。”

“你認為誰最合適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蒼浩回答,“先觀察一下局勢發展再說,也許我們就能找到合適的人選。”

蒼浩又聊了幾句,放下底波拉的電話,龐勁東這個時候有了更進一步的訊息:“有一個名為泰南聖戰者的組織,在fb上釋出聲明,對這次空難負責。”

蒼浩搖頭:“這是個什麼組織,過去從冇聽說過。”

“我查了一下,這是一個泰南分離組織……”龐勁東輕蔑地哼了一聲:“泰南分離組織眾多,派係複雜,這一支

過去冇什麼名氣,這是突然之間燃燒查克拉了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