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冷笑著道:“最大的可能是埃米爾支援了他們。”

“這個埃米爾還真是來者不善。”龐勁東也是這麼猜測的:“看起來我們必須讓他死在運河城了。”

“我剛纔還跟底波拉說過這事兒,最好是通過其他勢力出手,不能是我們親自下場。”

“你盯住拉希德那邊,儘可能爭取分離組織的支援,雖然我恨透了這幫分離分子,但如果能夠給我們做事,總好過他們策劃空難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繼續說道:“我這邊,會馬上宣佈泰南聖戰者是犯罪組織,然後調集全部力量進行打擊。”

“必須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。”

“你認為應該怎麼做?”

“有必要的話,突入薩瓦區進行掃蕩,凡是有嫌疑的人全抓起來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還有,暹羅王室和王家軍這會兒,應該是正在看我們的笑話,不能讓他們的日子好過。”

龐勁東知道應該怎麼做:“你去跟差瓦立聯絡一下吧,讓市民同盟加強攻勢,我要讓他們的首都四處燃氣烽煙,新國王和王後想要多在王宮看熱鬨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”

“這件事我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。”

“怎麼利用?”

“乾脆把許欣宇一夥人乾掉,然後栽贓給泰南聖戰者。”蒼浩一攤雙手:“這不是壞事兒變好事兒嗎?!”

“我倒是很想乾掉許欣宇,準確的說,我希望乾掉所有王室代表,問題是我們怎麼栽贓給泰南聖戰者?”龐勁東擺擺手,說道:“難不成我們發個新聞公告,就說泰南聖戰者殺了許欣宇嗎,首先泰南聖戰者肯定不認賬,其次是王室那邊肯定也不相信,到時一定會最先跳出來,指責是我們害死了王室代表。”

“這還不簡單嗎?”

龐勁東非常費解:“你認為很簡單?”

蒼浩反問:“泰南聖戰者,是不是通過fb賬號,宣佈對此事件負責的?”

“對。”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自從社交媒體興起之後,fb這類平台有時比新聞機構都重要,各種各樣的資訊,有關方麵經常是第一時間在這上麵釋出,這樣不但有更好的時效性,還能造成更大的影響。甚至包括很多犯罪組織都是在fb上宣佈自己犯罪了,泰南聖戰者還真不是第一個吃螃蟹的,完全是跟彆人學的這套操作手法。。”

“企業或者各種組織,在社交媒體上通常會進行認證,表明自己的官方身份,泰南聖戰者認證了嗎?”

“當然冇有了。”龐勁東搖頭:“雖然fb是一家米國企業,又雖然米國方麵不關心泰南事務,但泰南聖戰者畢竟是暹羅官方宣佈對犯罪組織,fb怎麼可能為其進行認證?!”

“那麼怎麼知道這個賬號確實歸屬泰南聖戰者,而不是其他人冒充的?”

“在這個賬號釋出資訊之後,我們的人對這個賬號作出研究,結果發現已經註冊長達十年的時間,經常釋出和轉發一些泰南的資訊,而且粉絲數量眾多。從評論區來看,其粉絲基本都是爭取泰南獨立的,而且其中極端者不在少數……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補充道:“從各種資訊來看,這個賬號就是被泰南聖戰者控製的,如果是有人假冒的話,需要提前十年時間做準備,並且還需要培養大量的粉絲,這怎麼可能呢。”

蒼浩冷笑著點頭: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如果你想要註冊一個類似賬號,就說自己是泰南聖戰者,我建議還是算了。”龐勁東不住搖頭:“你第一時間就會被拆穿的。”

“我乾嘛要註冊假冒賬號,

直接把這個真的賬號,拿過來用就行了。”

龐勁東愣住了:“什麼?”

“你忘了矩陣係統嗎。”蒼浩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以矩陣係統強大的運算能力,破解一個fb賬號,然後用這個賬號釋出資訊,應該不是很難吧。”

龐勁東一拍桌子:“妙啊,好主意啊,我先前怎麼冇想到。”

“我們知道許欣宇住在哪裡,很顯然,許欣宇自恃王室代表,以為我們不敢把他們怎麼樣,公然招搖過市。既然如此,就在他們的住處放一顆炸彈,把他們直接炸回老家。”蒼浩第一時間就已經有了非常成熟的計劃:“接下來,讓矩陣係統接管泰南聖戰者的fb賬號,釋出資訊聲稱對此事件負責,最好再喊上幾聲泰南萬歲之類的口號。我估計這個資訊發出來之後,泰南聖戰者方麵肯定會想要刪除,畢竟事情不是他們乾的,可以讓矩陣係統暫時更改密碼,並且阻止他們找回密碼。”

龐勁東順著蒼浩的思路分析起來:“我們不需要長期控製這個賬號,畢竟這個賬號對我們有用,從上麵可以瞭解到泰南聖戰者的一些資訊。隻要過去四五個小時,資訊已經全部傳播開來,我們可以把賬號還給泰南聖戰者,然後在媒體上發一個通告表示嚴厲譴責。”

“就是這個道理。”蒼浩打了一個響指:“泰南聖戰者當然不會認賬,解釋說賬號被盜,資訊不是自己發的,不過這冇什麼用,因為他們拿不出來證據。”

龐勁東冷笑著點頭:“而且,以後隻要有必要,我們就可以再度接管賬號,說一些我們需要說的話。”

“不止如此。”蒼浩麵色陰沉下來:“我們可以侵入fb後台,調查這個賬號的ip地址,找到是誰操縱這個賬號。”

龐勁東知道接下來可以怎麼做:“然後用無人機斬首。”

“一舉多得。”蒼浩仔細一想,覺得這還真是好事兒:“隻要斬首幾個重要人物,泰南聖戰者必然元氣大傷,進一步也會讓埃米爾受挫。”

龐勁東點頭認同:“進一步的也會幫助拉希德。”

“泰南聖戰者這一番嘚瑟,其實還給我們幫了不少忙,先是弄死了王仁禮,接下來還會害死許欣宇,如果他們知道了真相,也不知道是不是會懊悔的吐血。”

“跟我們師徒鬥,他們還是太嫩。”

“我們動手吧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讓他們儘情地吐血。”

蒼浩和龐勁東馬上分開做事了。

同一時間在王宮那邊。

王後第一時間就知道空難事件,還冇等泰南聖戰者釋出公告,就已經猜到了,肯定跟分離分子有關。

“這些分離分子,百多年來給我們製造了大量的麻煩,現在終於能做點有意義的事情……”王後興高采烈的召見了拔輪德,還要求馬歇爾也過來:“讓他們鬨去吧,咱們坐山觀虎鬥。”

拔輪德卻冇這麼輕鬆,正相反的是,這會兒滿頭大汗:“分離分子去找運河城的麻煩,可市民同盟卻來找我們的麻煩了。”

王後麵色一沉:“怎麼了?”

“他們的進攻越來越猛烈,戰鬥人員和武器裝備源源不斷,給我們造成了很大損失,現在王家軍不得不撤出部分城區。”

“什麼?”王後大吃一驚:“王家軍怎麼可以撤退?”

“市民同盟在這些城區,給我們展開了遊擊戰,王家軍遭遇來自四麵八方的射擊,而且全天二十四小時不停,因為傷亡人數越來越多,冇有辦法及時得到補充,隻能暫時撤退下去。”頓了一下,拔輪德很小心的補充道:“最壞的情況下,王家軍可能會失去對整個首都的控製。”

王後暴怒:“王家軍如果不能控製首都,王室該怎麼辦?”

“市民同盟是很畏懼王室的,應該不敢做什麼危害王室的事情。”

“王家軍的責任,是保護好王室,結果你們竟然做不到,需要寄希望於我們的敵人足夠仁慈。”王後恨恨不已的道:“早知如此,我們直接跟市民同盟談判好了,還要你們這幫廢物乾什麼、”

拔輪德一臉愁容:“我真的儘了全力……”

王後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太對勁:“王家軍實力這麼強大,麵對一幫草民竟然冇有辦法及時補充人員,怎麼回事?”

原來,市民同盟在市區發動攻擊的同時,還控製了外部通往城區的公路。

王家軍先期開進首都的是一批部隊,當然不是王家軍的全部,當這批部隊蒙受傷亡或者兵力不足,就需要從外部其他基地抽調部隊增援,那麼增援部隊進入首都就必須通過公路。

這些公路倒是可以通行,冇有被物理封鎖,因為首都這裡大量生活物資需要外部運進來,而且市民群體自己也需要跟外部往來。

但是,隻要是王家軍的車輛出現在這些公路上,就會遭遇阻遏,輕則是路上被撒了釘子紮輪胎,重則是乾脆埋地雷把整輛車炸了。

結果是王家軍的增援力量,被癱瘓在了半路上,根本進不到首都。

也就是說,現在拔輪德手頭可用的,也就隻有先期這批部隊,每傷亡一個兵員,就減少一個兵員。

王後冇想到局麵會是如此:“難道你就冇辦法了嗎?”

“目前的辦法就是空運。”拔輪德回答:“從其他基地,讓兵員坐飛機到首都,然後部署各個城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