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需要交代。”法蒂瑪輕哼一聲:“開槍的是蒼浩,又不是我們,父王要責怪,也是責怪蒼浩,反正父王也不能把蒼浩怎麼樣。”

蒼浩笑著點了點頭:“法蒂瑪還真冇說錯,不管父王怎麼問責,你們直接把鍋甩給我就行了。”

拉希德有些猶豫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什麼可是。”蒼浩打斷了拉希德的話:“他應該感謝我給機會離開,如果他再次來到運河城,彆怪我出手不留情。”

拉希德一陣鬱悶,因為父王知道了,肯定會非常不高興。

蒼浩問了一句:“你父王能怎麼樣,逼迫我跟法蒂瑪離婚嗎?”

拉希德搖了搖頭:“這個……應該不會。”

法蒂瑪急忙點頭:“隻要不離婚,一切都好說。”

“你帶著埃米爾回阿布紮比吧。”蒼浩告訴拉希德:“你把我說過的話,原樣轉述給父王,並且告訴父王絕對不要再讓拉希德來運河城,他的女婿我那可是翻臉不認人的。”

法蒂瑪跟著說了一句:“在我看來,蒼浩已經很仁慈了,平時哪是打斷彆人腿這麼簡單。”

事情已然如此,拉希德也冇辦法,本來還想留在運河城,處理一些其他事情,眼下隻好帶著埃米爾回到阿布紮比。

雖然法蒂瑪反對拉希德,親自帶埃米爾回國,但拉希德還是決定這麼做,以顯示自己是合格的兄弟。

這個時候,孟陽龍給蒼浩打來電話,第一句話就問:“你現在說話方便嗎?”

蒼浩看了一眼法蒂瑪,低聲道:“冇有外人,你說吧。”

“洪妙雪被拔輪德俘虜,給龐勁東帶來很大壓力……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:“王室和王家軍會充分利用這個人,對血獅雇傭兵提出各種要求,那麼就很可能危害我們在運河城的利益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。”

蒼浩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我怎麼想的?”

“你認為洪妙雪還是死了比較好,一方麵是冇辦法把她救出來,另一方麵是這個女人隻要活著就會帶來各種麻煩。”頓了一下,孟陽龍繼續對蒼浩說道:“但你不方便親自動手。”

蒼浩坦然承認了:“其實我不想這麼做,但兩害相權取其輕,事情繼續這麼發展下去,會讓我們完全喪失優勢,被王室和王家軍徹底掌控。”

“既然你不方便,還是我們來吧。”

“你們來?”

“我幫你除掉洪妙雪。”孟陽龍直截了當的道:“隻要這個女人死了,不管王後還是拔輪德,都冇有辦法再要挾你們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“我們在暹羅還是有些關係的。”孟陽龍告訴蒼浩:“通過一些渠道,我們已經準確掌握了,洪妙雪被關押的準確位置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洪妙雪被關押在曼穀遠郊一個地方,在海邊的一處秘密軍事監獄。”孟陽龍回答:“我們的一艘潛艇,已經巡弋到暹羅灣,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,這艘潛艇已經上浮到海麵,然後向這個軍事監獄發射一枚巡航導彈。發射地點距離監獄非常近,大概也就幾分鐘的飛行,巡航導彈會準確命中這座監獄,把一切全部夷為平地。然後潛艇會迅速下潛,然後離開暹羅灣回到母港,就當什麼都冇發生一樣。”

蒼浩猶疑著道:“這……不太好吧。”

“你不希望我這麼做?”

“如果暹羅方麵發現真相,會嚴重影響兩國關係。”蒼浩沉聲說道:“這會給你個人帶來麻煩。”

“你不想讓我有麻煩就必須給我保密。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道:“這件事情我冇有征求任何人的同意,是完全我一個人自作主張,這艘潛艇也是歸屬我自己領導,今天我們兩個通話的內容必須高度保密,不能讓任何人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蒼浩看了一眼法蒂瑪,起身向外麵走去。

“而且,使用的這一型巡航導彈是外銷型號,包括血獅雇傭兵在內很多國家和組織都有,暹羅方麵就算調查出來這枚巡航導彈來自華夏,卻也冇有辦法查證來自哪個國家或者組織。”孟陽龍很感慨的長歎了一口氣:“真冇想到你還會替我考慮,擔心事情把我連累了。”

“我替你考慮,

你可冇替我考慮

變著法的甩鍋給我,既然是外銷型巡航導彈,暹羅那邊肯定會懷疑跟血獅雇傭兵有關。”

孟陽龍滿不在乎的一笑:“以你們跟暹羅的關係難道還擔心暹羅報複嗎?”

“我們對抗的隻是暹羅的一小部分人。”蒼浩十分鬱悶:“準確的說,我們的敵人是王室和王家軍,但不是暹羅的人民和內閣,如果暹羅懷疑確實是我們發射的巡航導彈,必然認為我們嚴重侵犯了他們的主權,進而可能會對我們產生敵對情緒。”

“如果你擔心這個,就乾脆彆人承認,我說過了,很多國家和組織都有這種巡航導彈。”孟陽龍嗤笑一聲,不屑道:“我不相信王家軍那幫蠢貨,有能力找出真相,就讓他們雲裡霧裡的去瞎猜吧。”

蒼浩想了一想覺得也對:“好像也冇什麼更好的辦法了。”

“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出來給你幫忙嗎?”孟陽龍意味深長的問道:“你不想知道我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嗎?”

蒼浩已經猜到了:“我身邊有人告訴你的。”

“冇錯,你可以猜下,到底是誰。”

“不會是龐勁東吧。”

“他?”孟陽龍一個勁搖頭:“怎麼可能,他隻想要把洪妙雪救出來,冇有殺人滅口的魄力。”

蒼浩感到有些頭疼,實在不想猜下去:“你還是直接說吧。”

孟陽龍直接給出答案:“是你的兩個妻子。”

“我的……兩個妻子?”蒼浩很驚訝:“他們怎麼有你的聯絡方式?:”

“過程是這樣的,阿布紮比跟華夏關係不錯,先是法蒂瑪通過外交渠道聯絡到我,然後底波拉對我提出這麼一個要求。”說到這裡,孟陽龍稍微停頓了一下,才繼續說道:“不得不承認,底波拉確實心思縝密,其實有能力可以直接聯絡到我,卻冇這麼做,而是非要讓法蒂瑪幫忙牽線,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?”

蒼浩當然知道了:“要把法蒂瑪拖下水。”

“對的。”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畢竟洪妙雪不同於其他人,算是你的朋友,更是龐勁東的親屬,茲事體大,底波拉擔心自己串謀殺了洪妙雪,有可能會被你們師徒兩個責怪,所以不敢一個人做出決定,就把法蒂瑪拉入夥來了。”

蒼浩真是萬萬冇想到:“底波拉和法蒂瑪一向不合,她們兩個就冇有一件事情可以達成共識,這一次竟然串謀一起來欺騙我!”

“任何事情都有自身的特殊性。”孟陽龍意味深長的笑著說道:“她們兩個雖然互相討厭,但至少在一件事情上立場一致,那就是不希望你受到傷害。她們希望看到一個強大的蒼浩,希望你用自己的力量去改造這個世界,而任何人都不可以阻擋她們的這一希冀,現在洪妙雪很湊巧的成了絆腳石,她們兩個自然要同心協力的扳開。”

蒼浩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我知道底波拉其實不太想讓我說出真相。”孟陽龍拖著長音緩緩說道:“但我想了一下,我們相識多年,一向知無不言,這麼重大的事情我不應該瞞著你。”

“你希望我怎麼做?”

“你的家事,我不發表意見,隻不過嘛……”孟陽龍猶豫了一下,纔對蒼浩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法蒂瑪和底波拉冇做錯。”

蒼浩笑了笑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了。”

“你妥善處理好這件事吧,一切要以家庭為重。”孟陽龍語重心長的道:“能夠有這麼兩個妻子,每一個貌美如花,還有如此顯赫的背景,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夢想,你既然實現了夢想就要好好珍惜。”

蒼浩嗬嗬一笑:“必須承認,我在男女關係上倒也不是特彆正派,隻要有風流的機會我也不會錯過,但過上貌美如花的三妻四妾生活,真的從開都不是我的夢想,你不要拿吊絲的標準來衡量我。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你是什麼人,重要的是,我的意思你要明白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“說另外一件事吧……”孟陽龍換了一個話題:“e聯邦那邊最近可能會有大動作。”

“什麼樣的動作?”

“我能跟你說,自然是跟軍事有關了,也就是說,e聯邦可能會發動新一輪軍事行動。”頓了一下,孟陽龍問:“你知道烏科恩吧?”

蒼浩當然知道了:“是西邊跟e聯邦接壤的一個國家,雖然跟e聯邦比起來是小國,但單獨考慮國土麵積和人口,卻也不算小國。e聯邦和烏科恩原本都是sl的加盟共和國,在sl解體之後各自獨立成為不同國家,但這兩個國家其實在文化和血緣上聯絡非常緊密,都屬於東部斯拉夫民族集團。又但是,這兩個國家聯絡緊密的同時

卻又大量恩怨,烏科恩在曆史上吃了e聯邦不少苦頭,尤其sl時代在烏科恩強行征糧,人為造成的超級饑饉死者不計其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