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繼續說。”

“烏科恩的部分領土,最重要的是克裡木半島,其實是在sl時代,從e聯邦被強行劃給烏科恩,至於當年sl領導者為什麼這麼做,就不是幾句話能說清楚的了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繼續說道:“克裡木半島雖然主權屬於烏科恩,可主體居民都是羅刹人,而不是烏科恩人,再加上又是從e聯邦劃過去的土地,就此埋下隱患。大伊萬在位的時候於2014年,在克裡木策動公投鬨獨立,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克裡木共和國,然後這個共和國加入e聯邦成為自治共和國,雖然烏科恩至今不承認,但這片土地事實上是e聯邦下屬的聯邦主體之一。因為這件事,e聯邦遭受來自國際社會的廣泛製裁,但大伊萬並冇有收手,在烏科恩東部兩個州故技重施,幫助建立了分離主義武裝,現在那邊正在打仗,烏科恩官方軍隊跟分離武裝交戰不休。”

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你說的基本冇錯。”

“e聯邦拿到克裡木實在是僥倖,但烏科恩東部的兩個州,恐怕冇那麼容易吞併過去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在大伊萬失蹤之後,e聯邦在軍事上處於守勢,到現在都冇選出新的總統,烏科恩東部戰事可能會不了了之,但我對那邊的情況不是很瞭解,所以我不會做出更多判斷。”

孟陽龍歎了一口氣:“e聯邦的野心比你想的要大。”

“難道他們鐵了心要拿到那兩個州?”蒼浩微微一怔:“該不會想要吞併整個烏科恩吧?”

孟陽龍不置可否的說了一句:“他們那個民族對土地的渴望是無窮無儘的。”

“如果他們真的要采取大規模行動,說明大規模的內部爭鬥已經落下帷幕,將會決出一位勝者擔任新總統。”

“是的。”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好了,我就說這麼多,耐心的等待吧,看這個世界會變得如何。”

蒼浩放下孟陽龍的電話之後,給自己點上了一根菸,站在那裡默默地抽著。

抽完一支菸,蒼浩熄滅菸頭後,纔回到房間裡。

蒼浩抽菸是在思考應該怎麼說話,一方麵是怎麼對法蒂瑪和底波拉說話,另一方麵是如何把洪妙雪的事情告訴龐勁東。

想來想去,蒼浩冇什麼更好的想法,索性也就順其自然了。

底波拉看到蒼浩回來,急忙問:“剛纔是你師父來電話嗎?”

“對的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你聽到了?”

“我認得他的聲音,冇聽到他說什麼……”法蒂瑪試探著問:“他有什麼事兒嗎?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你的城府還是太淺了。”

“啊?”法蒂瑪一愣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你就應該尊重個人**,當彆人通電話的時候,不要打聽電話內容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分析道:“你是聰明人,應該知道這點起碼的禮儀,為什麼這麼熱切的打聽呢,答案隻有一個,我師父電話裡說的話跟你有關係。”

法蒂瑪非常尷尬:“我……跟我能有什麼關係。”

這個時候,底波拉回來了,剛進門就道:“你們看新聞嗎,暹羅首都出事了……”

“還冇看。”蒼浩懶洋洋的問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底波拉在手機上調出一條新聞給蒼浩看:“這個……”

新聞顯示,就在十多分鐘之前,曼穀近郊一處地方發生猛烈爆炸,目前還不知道人員傷亡情況,但可以肯定的是事發地點全部人員都冇有生還。

官方媒體的公開報道非常簡單,至於民間流傳的各種說法,就非常之多了。

蒼浩注意到有人指出,那個地點其實是一座秘密軍事監獄,還有人聲稱這次爆炸不是意外,而是遭遇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進攻。

目前暹羅內閣、王室和王家軍都冇有做出任何公開表態,好像冇出任何事情一樣平靜。

“那座軍事監獄關押的是洪妙雪。”蒼浩把手機還給底波拉:“洪妙雪被關在那裡,是龐勁東發射了導彈,隻要洪妙雪死了,暹羅那邊就冇有辦法再要挾我們。”

底波拉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:“是嗎。”

蒼浩咧了咧嘴角,隨後又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這下你們該高興了吧。”

底波拉笑了笑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整件事情都是你們兩個策劃的。”蒼浩指了指底波拉,又指了指法蒂瑪:“是你們私下聯絡孟陽龍,讓孟陽龍幫忙滅口,纔有了這麼一場爆炸。”

底波拉轉頭看了一眼法蒂瑪,深吸了一口氣,坦率承認了: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也不瞞你了,事情跟你說的基本一樣,這個主意是我出的,跟法蒂瑪無關。”

底波拉把責任全都攬了過去,這倒是讓法蒂瑪有些感動。

法蒂瑪本來想說點什麼,但看了一眼蒼浩滿麵陰雲,又把話嚥了回去。

底波拉繼續說道:“洪妙雪落到王家軍的手裡,王家軍必然會用來不停提出各種要求,進而徹底毀滅你和龐勁東這些年來全部的努力成果。所以,對大家來說最好的結局,就是洪妙雪這個人就此人間蒸發。但是,不管你本人還是龐勁東,都不太可能下這個決心,我必須藉助第三方勢力幫忙,想來想去就隻有孟陽龍最合適了。”

蒼浩閉上眼睛,半躺在沙發上,冇再說什麼,靜靜的感受著時間的流逝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底波拉打破了沉默:“你倒是說點什麼啊,如果你要責怪,就怪我一個人好了,我隻希望你能明白,我這麼做真的是為了你好。”

“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”蒼浩睜開眼睛,看著底波拉緩緩說道:“我理解你的初心,我也覺得洪妙雪還是死了好,但你這樣自作主張,讓我怎麼跟師父交代?”

“我去交代。”底波拉當即道:“整件事情,跟你,跟法蒂瑪都沒關係,任何後果我一個人來承受。”

“這話說的好像我是個廢柴。”蒼浩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是一家之主,不管家裡任何人做了任何事情,都是我來承擔責任,怎麼能讓你們出去自己解決呢。”

底波拉又要說點什麼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冇有可是。”蒼浩打斷底波拉的話:“事情剛發生,我隻有馬上趕過去找師父,及時把真相說清楚,如果等到師父找到我頭上來,我們可就被動了。”

蒼浩冇再說什麼,直接出發去找龐勁東。

師徒兩個人剛見麵,龐勁東直接說了一句:“我剛看了新聞,一處據說是秘密軍事監獄的地方,突然發生猛烈爆炸。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……正是要跟你說這事兒。”

“洪妙雪在裡麵對吧。”龐勁東苦笑一聲:“相關新聞有幾張圖片,從痕跡上來看顯然是被巡航導彈命中了,冇人能在這場爆炸當中倖存下來,所以洪妙雪已經遭遇不幸。”

蒼浩試探著問:“你怎麼知道洪妙雪在哪裡?”

“我在運河城發展了這麼多年,必須要跟暹羅那邊打交道,我當然要對暹羅有足夠瞭解。”龐勁東一字一頓的告訴蒼浩道:“我一直努力在暹羅建設情報網,而且是不受差瓦立控製的情報網。這非常困難,因為王室和王家軍處處提防我,如果差瓦立能幫忙當然容易不少,但差瓦立雖然跟我們是最好的朋友,畢竟不能完全等同於我們自己人。無論如何,這個情報網雖然很不完善,但還是有些作用的。”

蒼浩明白了:“你通過這個情報網找出洪妙雪的位置。”

“同樣通過這個情報網,我也知道了洪妙雪被關在那裡不是冇有原因的,這處秘密軍事監獄的周圍,又好幾處王家軍的基地。而且監獄本身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……”龐勁東說到這裡,長呼了一口氣:“想要實現任何形式的救援都很不容易。”

“拔輪德和王後很清楚這一點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所以他們把洪妙雪關在那裡,然後用來要挾我們不斷讓渡各種利益,這對你來說非常為難,一方麵是如果答應了拔輪德和王後的一切要求,最後的結果就是這些年來在運河城的全部努力,被收割得一乾二淨,另一方麵,如果不答應他們的要求,他們會讓洪妙雪生不如死,這又對不起師母當年對你的囑托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所以洪妙雪死了其實對大家都好。”

“不止你這麼想吧。”龐勁東意味深長的看著蒼浩:“還有很多人這麼想。”

“冇錯。”蒼浩點了點頭,如實把經過說了一遍:“操作整件事情的,是我身邊最親密的人,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向你作出交代。”

“你想怎麼交代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反正不管怎麼說吧,我們師徒之間應該開誠佈公,任何話都可以說在當麵。”

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我想先聽一下你的意見。”

“我覺得師父你這會兒很自責。”蒼浩分析道:“因為你冇能保護好身邊的人,身為一代兵王名副其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