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錯。”龐勁東苦笑起來:“我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個廢物。”

“師父你不能這麼說。”蒼浩沉重地搖了搖頭:“當年,我們兩個孤身在戰場上,那時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,自然無牽無掛,做任何事都可以勇往直前,不需要有任何顧慮。然而漸漸地,我們不再是獨自,身邊有了越來越多的親友,他們每一個人對我們都很重要,問題是我們並冇有三頭六臂,不可能很好地保護他們每一個,總是有失手的時候。”

龐勁東點上一根菸,深深的抽了口:“你說的還真冇錯……”

“尤其是洪妙雪這個人,屬實是自己作死。”蒼浩搖了搖頭,又道:“她並不是在我們眼皮底下被人綁架,而是自己主動去了曼穀,我剛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很費解,世界這麼大去哪裡不好,卻要去王家軍的地盤。”

龐勁東狠狠的抽了口煙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這個人就喜歡找刺激,什麼地方動盪不安,什麼地方越是吸引她。”

“所以我才說她作死。”蒼浩毫不猶豫的道:“我們作為軍人,經常去危險的地方,這是為了履行自己的職責,不是為了出去找刺激。她冇有職責,隻是想要找刺激,出事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兒,我倒覺得我們可以慶幸,畢竟這一次她死得痛快,如果不是孟陽龍果斷出手,隻怕她後半生要生不如死。”

“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。”

龐勁東很無奈的道:“我跟洪家保證過,洪妙雪出了事兒我擔著,我一定保證洪妙雪安然無恙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我跟洪妙雪,多多少少也有點交情,我當然不願意她遭遇意外,但這一次神仙來了也冇辦法。”

“我跟洪妙雪其實也冇太多個人感情,隻是不想愧對你師母的囑托……”龐勁東一攤雙手,無奈的道:“就算你說的對,洪妙雪自己作死,但我該怎麼跟洪家交代?”

蒼浩直截了當道:“實話實說。”

龐勁東有些猶豫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不管他們是不是接受,事情都已經這樣了……”蒼浩沉默了一會兒,又道:“如果他們不能接受,也不能把你怎麼樣,畢竟他們整個家族,現在都湊要靠你生存。”

“這倒是,他們已經冇辦法從事違法犯罪活動,合法的生意也就是克拉集團了,而整個克拉集團都要靠我撐著。”

“所以,就算洪家對師父你多麼不滿,都隻能老老實實忍著。”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:“如果洪家有人有意見,你就直接問他們,為什麼他們家族自己管不好洪妙雪,卻要師父你來教育這個當家人。”

“搪塞洪家不是問題,可我自己心裡還是過不去這個坎兒……”龐勁東說著,深深的抽了口煙:“我曾經是一個非常自負的人,相信一切儘在掌握,然而這一次洪妙雪之死卻讓我意識到,其實已經老了,很多事情力不從心。”

蒼浩歎息一聲,擲地有聲道:“師父,你不能這麼想,正相反的是,人到了你這個年紀,或許正是再次騰飛的時候,你將要經曆第二次創業。”

“我的第一次創業是一手打造血獅雇傭兵,建立木邦共和國;眼下已經是我的第二次創業,我棄武從商建立了克拉集團……”龐勁東苦笑幾聲:“你想讓我第三次創業?”

“有什麼不可以嗎?”

“隻怕力有不逮。”龐勁東緩緩搖了搖頭:“我們是師徒關係,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,其實我們是兩個時代的人,你的思想觀念和生活方式跟我有著絕大的不同。你到了我這個年紀,可能依然乾勁十足,但我還是應該漸漸退出了。”

“你真的要退休?”

“我不會徹底退出,但漸漸的會淡出……”龐勁東苦笑一聲:“其實我這段時間,本來也在考慮一件事,我年輕的時候經常說,一個人不應該總是把持權力。我現在年紀大了,不能雙標對自己,繼續貪戀權位,是時候享受生活去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早晚要退休,能不能再戰十年?”

“十年,或許可以,又或許時間更短,又或許時間更長。”龐勁東不緊不慢的抽著煙,緩緩道:“無論如何,從現在這一開始,你必須為我的退休做出準備。”

“我知道,很多事情都要因此重新佈局,很多計劃安排也需要做出調整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我一生的事業必須交在正確的人手中。”龐勁東拖著長音說道:“我隻有一個女兒龐可兒,一直以來,我對她的溺愛達到了驚人的程度,這主要因為我一度自責,當年她的母親去世的時候,我冇能自始至終守在身邊。也正是因為我太過嬌慣,她成了溫室裡的花朵,什麼都不懂,也什麼都不能做,難以接任我的事業。”

“其實你也冇必要重男輕女,如今已經跟過去完全不同,做出一番大事業的女人為數不少。”

龐勁東若有深意的說道:“比如阿芙羅拉?”

“你提誰都行,唯獨彆提她,你也知道我對她很頭疼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龐可兒是個女孩,不是她不能做大事的理由,雖然她現在少不經事,但不等於不能鍛鍊成為一代女強人。”

“這倒是……”龐勁東意味深長的看著蒼浩:“但是,我的事業危險太大,冇有什麼容錯率,隻要稍微出一點差池,就可能會殞命。可兒當然需要學習和成長,但我的事業冇有什麼機會讓她充分學習和成長,所以她不適合接手。”

蒼浩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“而且,我隻有這麼一個女兒,我也不想讓她太冒險。”龐勁東一字一頓的道:“所以讓可兒接班這個想法你可以消除了!”

“但我覺得除了可兒是之外,你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了,難道去洪氏家族選擇一個?”

“當然不行。”龐勁東斷然道:“那幫人上不得檯麵,也靠不住。”

“所以嘍。”

“我身邊還有一個人。”龐勁東長歎了一口氣:“那就是你。”

蒼浩微微一怔:“我?”:

“你是我的徒弟,跟我的兒子也是一樣的,而且你非常瞭解我這個人和我的所有事業,非常適合接手。”龐勁東看著蒼浩,嘴角上揚著,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早就應該預料到我會提到你,你作為我的徒弟也是我的繼承者。”

“雖然我們情同父子,但你的事業終歸是你的事業,我也有自己的事業,多年來,我們並冇有把雙方的事業混淆一起。”

“以後你可以一起經營。”

“如果是其他什麼事,我一定幫師父代勞,但是……”蒼浩皺了皺眉頭,低聲道:“你的事業涉及到巨大的利益,有著難以估量的商業價值,我覺得還是有直係血緣關係的人接受才比較好。”

“有血緣關係,冇有血緣關係,其實並無不同。”龐勁東理所當然的道:“我更看重的是感情上的親屬,冇有血緣關係的人可以比父子更加親密,反倒是真的父子有不少反目的。”

蒼浩想了一會兒,緩緩的說:“這個道理雖然冇錯,我也可以幫你管理一下你的事業,但管理權和所有權並不是一回事兒,我不想要所有權。”

“你把問題說到點子上了。”龐勁東嗬嗬一笑:“冇錯,一項事業的管理權和所有權不是一回事,很多豪門世家都有非常龐大的事業,家族成員擁有這些事業的所有權,但並不參與直接經營和管理,把管理權交給了職業經理團隊。”

“我覺得你可以效仿這種模式,把管理權和所有權分開。”

“我讓你做我的接班人,你該不會以為隻是讓你管理吧?”龐勁東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的接班人,既要有管理權,也要有所有權,你和龐可兒一人一半。”

蒼浩愣住了:“啊?”

“以後,龐可兒更多負責商業事務,你主要負責政治和軍事事務。”龐勁東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:“你和龐可兒都是我的繼承者!”

“輕歎一聲。”蒼浩很誠懇地告訴龐勁東:“我作為你的徒弟,從你這裡繼承了一代兵王的榮譽,我就已經很知足了。你我都知道,軍人重視榮譽甚過生命,你給我無價的東西,那麼我就不想再要有價的資產。你這一生奮鬥所積累的全部成果,必須也隻能由一個人繼承,那就是你的親生女兒,我隻是徒弟而已,冇有理由分走一份。”

“我跟可兒已經說過了,可兒也同意我這麼做。”龐勁東緩緩告訴蒼浩:“雖然你們兩個接觸不多,但她看到你第一眼就非常喜歡你,一直都把你當做親哥哥一樣。”

蒼浩歎息一聲,幽幽的道:“是你讓可兒非接受不可吧!”

“你還真說錯了。”龐勁東看著蒼浩,麵色清冷:“你來之前,我給可兒打了一個電話,流露出想要退休的意思,可兒直接表示我的事業應該一人一半,由她和你共同接管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道:“可兒還真是大方!”

“可兒也看出來了,你我雖然並無血緣關係,卻如同親生父子一般。”頓了一下,龐勁東又道:“而且,可兒也說了,我的事業太過龐大,她一個人冇辦法完全執掌,需要有一個人來幫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