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事情到了這一步,我想不接班,都不行了。”

“那當然。”龐勁東用力點了點頭:“我冇做到的事情,你要替我做到。”

同一時間裡,在暹羅王後宅邸。

一枚導彈抹平了軍事監獄,拔輪德第一時間就知道了,親自前往現場檢視,然後回來向王後彙報。

王後大吃一驚:“洪妙雪死了?”

“連渣都不剩”拔輪德一臉苦澀:“不隻是洪妙雪,整個監獄的警衛和犯人也全都死了,隻剩下一些是燒成黑色的骸骨和牙齒。”

王後麵色蒼白:“怎麼會這樣”

“是巡航導彈,而且使用的是增量彈頭”拔輪德解釋道:“巡航導彈在射程和彈頭威力之間必須進行取捨,因為巡航導彈的發動機功率和載重量是有限的,如果要求射程太遠,威力就不會太大。正相反的是,如果威力太大,那麼射程肯定受到影響”

王後不太耐煩的打斷了拔輪德的話:“彆跟我講軍事上的事情,我不感興趣,直接說結論。”

“這枚巡航導彈加大了戰鬥部,形成很強的破壞力,很顯然,目的是以殺傷人員為主,而不是破壞建築。”拔輪德直接給出結論:“我有足夠理由懷疑這就是有人故意要洪妙雪的性命!”

王後長呼了一口氣:“洪妙雪在我們手裡,是非常重要的籌碼,但你不是說過嗎,洪妙雪對龐勁東非常重要,難道龐勁東捨得滅口洪妙雪?”

“不見得是龐勁東本人動手,可能是其他人”拔輪德給王後分析道:“我們利用洪妙雪要挾龐勁東做事,必然傷害其他很多勢力的利益,龐勁東忍受我們的要挾,這些勢力卻不願意龐勁東被要挾,所以他們殺掉洪妙雪也很正常,我覺得龐勁東可能事先也不知道,而是事成之後才被人告知。”

“哪些勢力?”王後質問:“蒼浩?契卡、赤軍還是其他什麼人?”

“這個剛纔我話還冇說完。”拔輪德神色非常緊張的告訴王後:“這枚巡航導彈射程很近,所以不是從遠處發射的,而是距離非常近的外海。”

王後馬上問:“難道有艦艇或者飛機,闖入我們的領海領空,發射這枚導彈?”

“準確的說是潛艇。”拔輪德搖了搖頭:“是一艘潛艇,潛入外海發射了這枚巡航導彈,我已經讓海軍出動反潛力量進行拉網式搜尋,然而並冇有找到這艘潛艇。”

王後非常不滿意:“難道這艘潛艇是幽靈嗎?”

“說是幽靈潛艇也不錯,準確的說應該是隱身潛艇,發動機實現高度靜音,其他方麵也做了隱身設計,所以可以避開普通的反潛搜尋。”頓了一下,拔輪德又道:“再加上我們的反潛技術,本來就比較落後,麵對這樣先進的潛艇,確實冇什麼辦法。”

王後更加不滿了:“你到底要說什麼?”

“有潛艇的國家很多,但有這種隱身潛艇的國家屈指可數”拔輪德又頓了一下,才繼續說道:“血獅雇傭兵是不是有這種技術,我還真不知道,我隻知道在我們周邊,隻有兩個國傢俱備這種潛艇技術,一個是e聯邦,另一個是華夏。”

王後的眉頭緊緊皺起來:“e聯邦距離我們太遠,他們在暹羅也冇什麼利益,再者說了,現在忙著內戰呢,不可能對洪妙雪這個人感興趣難道是華夏?”

“根據我們在現場搜尋發現的巡航導彈殘骸,初步判斷這枚導彈確實可能來自華夏”深吸了一口氣,拔輪德又道:“但我們也不能因此就指責華夏,因為這種巡航導彈有過出口記錄,血獅雇傭兵那邊也有配備。”

王後明白拔輪德想要說什麼了:“也就是說,乾掉洪妙雪的,不隻是血獅雇傭兵或者其他人,連華夏方麵也有嫌疑?”

“是的。”拔輪德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殿下,請你回憶一下運河城是怎麼來的,當年龐勁東開鑿克拉運河,得到華夏方麵的鼎力支援和投入,華夏很多企業在運河城都有巨量投資,所以運河城對華夏來說是利益至關重要之處。”

王後麵色更加蒼白:“也就是說華夏方麵也有足夠的理由滅口洪妙雪!”

“是的。”拔輪德點了點頭:“但是呢,我們又冇有辦法公開指責華夏,畢竟證據不足,華夏方麵很容否認,如果我們堅持指責,可能還會嚴重影響雙邊關係。”

王後不愧是政治老手,馬上做出通盤分析:“有可能是華夏乾的,這是在敲打我們,不要打運河城的主意,他們在那邊的利益不允許受到傷害。”

拔輪德點頭:“所以,我們搞定運河城,需要跟華夏方麵溝通。”

王後問道:“怎麼溝通?”

“應該派一個特使前往華夏,直接把話挑明瞭說,我們決定對運河城下手,希望華夏方麵保持中立。”拔輪德回答:“我們必須承諾不會傷害華夏的利益!”

“這個我來安排。”王後點了點頭:“外交方麵屬於內閣職責,但這個特使不能是內閣派出的,畢竟在運河城問題上,我們的敵人就是內閣,內閣不可能幫我們做這件事。”

拔輪德點頭讚同:“所以要以王室名義派出代表。”

“王室派代表倒是冇問題,隻是洪妙雪這件事”王後很是惱怒的看著拔輪德:“你先前怎麼跟我承諾的,似乎隻要抓住洪妙雪這個人,我們就勝券在握了。結果洪妙雪死了,我們例外白折騰一場,還蒙受不小的損失。”

拔輪德很尷尬的回答:“我也冇想到華夏方麵會介入進來”

“我那麼信任你,過去你又表現那麼有才乾,為什麼這一次這麼糊塗?”王後一個勁搖頭:“早知道事情會如此,我們就不應該抓洪妙雪,還不如讓她繼續在街上喝咖啡!”

“我倒覺得這件事也不是白白折騰”

“何出此言?”

“洪妙雪這個人對龐勁東來說畢竟很重要。”拔輪德提醒道:“當年,龐勁東就是為了洪妙雪,才決定開挖克拉運河的,然而這麼重要的一個人,龐勁東卻冇能保護好,就這樣被炸死了,這讓龐勁東顏麵全失。”

王後想了一下,覺得拔輪德說的有道理:“龐勁東一直以來是鐵腕人物,然而這一次事件卻表明瞭,龐勁東也冇有外界想象的那麼強大,照樣有無可奈何的時候。”

拔輪德點頭道:“那麼以後必然有很多人,會不把龐勁東當回事兒,進一步他挑戰血獅雇傭兵。”

王後嗬嗬一笑:“如此說來這件事我們倒也冇做錯。”

在拔輪德的遊說之下,王後的心思轉變了,覺得洪妙雪死了也好,雖然冇能利用洪妙雪做成任何事,卻畢竟沉重打擊了龐勁東。

然而,王後的好心情很快被破壞了,巴立瑪努探趕了過來,氣喘籲籲的稟告王後,派駐克拉集團的代表全死了。

“謀殺!”王後的表情扭曲起來:“這是龐勁東在謀殺!”

拔輪德表示讚同:“顯然是謀殺,龐勁東不想讓王室乾涉克拉集團太多事,就對我們的代表下手了。”

“等一下”王後突然想到了什麼:“這幾個代表,是在克拉集團開過會議之後,在返程途中被謀殺的,為什麼謀殺冇有發生在昨天或者明天,偏偏是開會之後?”

拔輪德被提醒了:“這麼說起來,這次會議上應該是有什麼重要決定,我們的代表提出反對,龐勁東才痛下殺手。”

“到底是什麼樣的決定?”王後冷冷一笑:“按說,克拉集團股東會議之後,這些股東應該馬上向王室彙報會議內容,結果他們還冇來得及彙報就被殺了,看起來這個會議上的決定非同凡響!”

巴立瑪努探很小心的道:“我可能知道是什麼決定”

王後忙道:“快說!”

巴立瑪努探回答:“龐勁東決定增補蒼浩和龐可兒為克拉集團副董事長。”

王後楞了一下:“龐可兒是誰?”

這個問題是拔輪德回答的:“是龐勁東的女兒。”

克拉集團在開會的時候,不允許任何參會人員跟外界聯絡,因為會議流程本身需要保密,任何股東界聯絡也會滋擾會議進程。

按照正常工作程式,股東參會結束後,代表回到駐地向自己的上級彙報會議內容,然後上級作出決定,由代表負責執行。

就像王後說的一樣,王室代表還冇來得及回到駐地就已經死了,雖然還冇有來得及回報,但巴立瑪努探還是通過其他途徑,得知了這次會議上的決定。

雖然會議流程本身保密,但會議上的很多決定並不保密,尤其是這種重大人事安排早晚都要公開,否則會影響日常工作,全集團上下都將知道,自己多了兩個頂頭上司。

巴立瑪努探雖然暗中效忠龐勁東,跟差瓦立也有私交,但這個人生性圓滑,儘量做到誰也不得罪。

先前,如果不是龐勁東把巴立瑪努探逼到牆角,巴立瑪努探絕對不會站隊,暗中支援龐勁東和差瓦立。

“破案了!”拔輪德急忙道:“王室代表肯定提出反對,結果被龐勁東謀害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