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把電話打給差瓦立,開門見山就提出:“我和龐勁東遭遇斬首襲擊,發動襲擊的無人機來自王室,我準備進行報複。”

差瓦立急忙提出:“我知道你們非常生氣,但這件事情不能急,我會考慮的,幫你們出這口氣。”

蒼浩冷冷一笑:“怎麼你好像不太願意?”

“相信我,我比任何人都更恨王後,但王後畢竟是王後。”差瓦立意味深長的告訴蒼浩:“現在暹羅局勢夠亂的了,首都街頭每天都是各種槍擊、搶劫和混戰,如果這個時候王後死了,會讓局勢進一步滑向不可測的境地。”

蒼浩笑了笑道:“你說的這些我都懂,所以我不會報複王後本人。”

差瓦立急忙問:“那你怎麼報複?”

“清洗王室資產管理局。”蒼浩直截了當的道:“一直以來,王後都想通過派駐克拉集團的股東代表,操控和影響運河城事務,這樣的代表通常來自王室資產管理局,我要讓王後最後無人可派。”

差瓦立欲言又止:“我……”

蒼浩微微皺起眉:“怎麼你不願意?”

“王室資產管理局的成員大都是貴族,跟普通人不一樣,如果對他們進行斬首的話……”差瓦立長呼了一口氣:“現在國家這麼動盪,我們需要的是上下團結一心,而不是互相殺戮!”

“慈不掌兵,善不為官,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。”蒼浩緩緩搖了搖頭:“這個世界上的矛盾有兩種,一種是可以調和的,另一種則是尖銳對立不可調和,我們與王室之間的矛盾屬於後者。我們雙方交手好幾年,在這個過程中死了很多人,流了很多血,而起雙方有根本性利益衝突,王室想要控製運河城,而我們絕對不能把運河城交給任何人,所以我們之間的矛盾必須以一方的徹底消滅作為結束。”

差瓦立愣住了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彆這個那個了,不是王室消滅我們,就是我們剷除王室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你想要爭取國家團結,想法雖然非常好,但基本冇可能實現。”

“動盪已經持續很長時間,每天都讓經濟蒙受巨大的損失,民生當然也受到嚴重影響,這就像一個人不停緩慢失血,早晚有一天會死於鮮血流儘。”頓了一下,差瓦立補充道:“我當然知道大家矛盾不可調和,我也知道王後最想殺的人就是我,但如果可以讓國家恢複常態,其實我個人可以做出一些犧牲。”

蒼浩冷笑著問:“你願意去死?”

差瓦立急忙回答:“我當然不願意。”

“你所能夠做出的終極犧牲就是你自己去死。”蒼浩不無譏諷的道:“你隻有死了,才能讓王室徹底安心,除此之外你做出任何讓步或者妥協,都不會對局麵構成實質性改變。”

差瓦立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那麼我就動手了。”蒼浩放下電話,思索了一會,告訴龐勁東和龐可兒:“我覺得我們需要準備一個後備方案。”

龐可兒急忙問:“什麼樣的後備方案?”

“暹羅首相的後備方案。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一直以來都覺得,差瓦立這個人有些柔弱,如果是在一個安定國家,他會成為非常好的領導者,但暹羅冇有這樣的環境。”

龐勁東也是這麼認為的:“問題確實如此,暹羅需要一個更加強力的首相,才能把後黨勢力徹底壓下去。”

“對這一次清洗行動,差瓦立有些心軟了,如果不能硬起心腸,必然會讓內閣徹底喪失優勢,後黨漸漸占據上風。”頓了一下,蒼浩又道:“而且,我們需要的合作者也不能心軟,差瓦立會對我們構成沉重影響。”

龐勁東點頭讚同:“差瓦立這麼心軟早晚會倒台,就算他自己不到台,後黨和王家軍也會乾掉他,我們確實需要準備後備方案,最好能尋找一個合適人選,在差瓦立之後接任首相。”

“這樣的人選不好找,不但心腸要足夠硬,對我們更要忠誠,而且必須情商和智商全部在線,具備足夠的政治經驗。”搖了搖頭,蒼浩補充道:“當然了,在暹羅政商兩界也要有足夠人脈,並且有一定政治資曆,首相可不是隨隨便便找個人,就能當上的。”

龐可兒很困惑的提出:“可阿芙羅拉在西伯利亞,不就是隨便安排首相嗎,先是帕爾迪斯基,然後是安德烈耶維奇,西伯利亞那裡的人恐怕都不知道安德烈耶維奇是何許人也。”

“兩碼事。”蒼浩告訴龐可兒:“阿芙羅拉是一個非常鐵腕的領袖,不管是契卡還是整個西伯利亞,她都可以牢牢掌控,讓每一個人按照自己的意誌行事。所以,阿芙羅拉可以任意安排首相,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認可,因為冇有任何人有能力反對阿芙羅拉的決定。暹羅這裡則是三駕馬車的格局,王室、王家軍和內閣三足鼎立,雖然有的時候某一方麵占據上風,比如過去王家軍隨時可以兵變推翻內閣,而現在內閣有能力把王家軍勢力壓製住,可冇有一方具備壓倒性優勢,差瓦立苦心經營這麼多年,也冇辦法控製王室和王家軍,否則暹羅不可能這麼亂。這樣一來,任何一方的一舉一動,也就受製於其他方麵,尤其首相這個位子非常重要,是三駕馬車之一內閣的最高領導者,想要安排一個人在這個位子上談何容易。”

龐勁東點頭幫蒼浩補充了一句:“西伯利亞的首相其實隻是陳設品,阿芙羅拉纔是最高領導者,但暹羅首相可是有實權的,真正領導內閣。”

蒼浩冷冷一笑:“一個人,如果雙商不在線,冇有足夠的人脈,又冇有政治資曆,又當上這樣一個首相,不要說王室和王家軍了,隻怕內閣內部有人看不順眼都會乾掉。”

“所以,如果隻是傀儡的話,其實怎麼安排都行,西伯利亞不管誰當首相,其實都要被阿芙羅拉控製。”龐可兒完全明白了:“想要當暹羅首相最好從現在的要員當中選擇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冇錯,隻有內閣現在的要員,才符合所有條件,有足夠的政治資曆,有足夠的政治經驗,積累了足夠的人脈,上台之後纔有說服力,問題在於我們根本不認識這樣的人,一直以來,我們與內閣的聯絡全部都是通過差瓦立,除此之外再也冇有其他人了。”

龐勁東忽然想起一個人:“其實我們也不是一個都不認識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還有誰?”

龐勁東提醒:“你忘了頌猜嗎?”

蒼浩還真就把這個頌猜給忘了。

說起來,蒼浩跟頌猜也是老交情了,當年第一次去曼穀執行任務,就是頌猜負責接待並且全力配合。

當時頌猜是曼穀警方副總監,後來隨著暹羅局勢不斷變化,頌猜地位逐步提升,當前已經是全國警察最高領導者。

因為蒼浩平常總是給差瓦立聯絡,漸漸跟頌猜也就減少了接觸,平常基本上不打電話,僅僅停留於節日互致問候。

“頌猜倒是位高權重,但是……”蒼浩微微皺起眉頭:“彆忘了,頌猜跟差瓦立兩個人有點親戚關係,而且頌猜是差瓦立的忠實擁躉,差瓦立這幾年能在曼穀穩定局勢,其實差瓦立個功不可冇。”

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這倒是,因為有頌猜帶領警務係統全力支援,算是讓差瓦立有了槍桿子,才能在鬥爭中跟王家軍平分秋色。”

蒼浩搖頭:“如果我們想收買這個人,恐怕非常難。”

“也不見得。”龐勁東提出不同觀點:“在權力麵前,父子兄弟都可以反目,何況隻是普通親戚。”

龐可兒讚同龐勁東的觀點:“如果我們給頌猜足夠利益,也許頌猜真的就願意取代差瓦立呢。”

“可以試一試。”蒼浩想了一想,提出:“我們先打探一下,頌猜那邊是什麼態度,然後再做決定。”

龐勁東點了點頭:“最好找機會麵對麵談。”

“難道我要去一趟曼穀?”蒼浩提出:“那我可就是把自己送到無人機眼皮底下了!”

龐勁東提出:“讓頌猜來運河城。”

“用什麼理由呢?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倒是可以直接給頌猜打個電話,就說有事要見麵談,頌猜是個聰明人,知道事關重大,一定會來運河城,問題是怎麼跟差瓦立那邊解釋?”

龐勁東也覺得有點頭疼:“這倒是,頌猜的一舉一動,差瓦立那邊肯定都盯著,如果頌猜來了運河城,差瓦立那邊肯定會知道。”

“不如就說治病吧。”龐可兒想到一個辦法:“據我所知,運河城醫療水平在整個東南亞都是首屈一指的,因為老爸當年建設運河城的時候,有意把醫療當做支柱產業,所以現在東南亞地區的有錢人,有點大病小病會來運河城求醫。”

蒼浩覺得師妹這個主意很聰明:“這是個好主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