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笑著點了點頭:“你這份恭維,我必須收下,幸虧你當初遇到了我。”

“當前法蒂瑪麵臨的境遇,其實跟當年的我有一點相似之處。”阿米莉亞站起身,信步來到窗前,看著外麵的景色,意味深長的告訴蒼浩道:“一個女孩子,突然之間從一個簡單的生活環境,來到一個高度複雜的社會,就算自己不想學壞,也難免被壞人壞事主動找上。”

蒼浩聽到阿米莉亞也這麼說,頓時更加頭疼了:“我該怎麼辦,難道派一幫人把法蒂瑪看起來,從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?”

“當然不行了。”阿米莉亞歎息一聲,意味深長的說:“首先你不是這樣的人,你不會去限製彆人應有的自由;其次是法蒂瑪嫁給你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就是想要擺脫深宮大院,如果從一個滿是約束的地方,又到了另外一個滿是約束的地方,我隻能說她的人生太可悲了。”

“唉”蒼浩歎了口氣,如同怨婦一般的道:“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該怎麼辦?”

“她想做什麼都可以,但必須把控周圍環境,她接觸到什麼事遇到什麼人,你這裡必須做到心中有數。”阿米莉亞直接告訴蒼浩:“法蒂瑪顏值這麼高,加上又有非常顯赫的身份哦,當然了,她在外麵不會公開承認自己是王族,但外界很多人肯定會注意到她非常有錢,那麼就可以想見有很多人必然會打她的主意。”

看著阿米莉亞明亮的眼神,蒼浩苦笑一聲道:“也就是說要把她監視起來。”

“更應該說是保護。”阿米莉亞自然的笑了笑,告訴蒼浩道:“最好找一批相貌平平的人,彆派你的徒弟昆蘭去,我知道你最信任的就是他,但他的外表實在太張揚了。”

蒼浩點頭:“昆蘭確實不適合。”

阿米莉亞很感慨的低聲嘀咕了一句:“如果當初我嫁給你,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樣,會遇到這樣的境遇”

蒼浩冇聽清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冇什麼。”阿米莉亞咬了咬貝齒,紅著臉回答道:“我是說,想要嫁給你的女人還是很多的,不得不說底波拉和法蒂瑪還是很幸運的。”

蒼浩隨口問道:“還有誰?”

阿米莉亞張嘴就來:“比如阿芙羅拉。”

“乾嘛說她”

“難道她不是?”

蒼浩無言以對:“她”

阿米莉亞大聲道:“這麼明顯的事情,你該不會看不出來吧?”

蒼浩不想迴應這句話,目光遊離在阿米莉亞美麗的臉龐上,緩緩的說:“不得不說,女王殿下,你真是太太太漂亮了。”

阿米莉亞臉色更紅:“現在說阿芙羅拉呢,說我乾嘛。”

“阿芙羅拉有什麼可說的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如果一定要說,隻能說她的太空事業發展的非常成功。”

也就是蒼浩在飛往卡科日亞的同時,阿芙羅拉帶著那幫網紅乘坐飛船成功返航,成功降落在了西伯利亞航天發射常

阿芙羅拉此舉轟動了整個世界。

首先是太空旅遊這個行業,先前已經有很多人做過探索,而且都成功了,雖然阿芙羅拉隻算是後來者,但有自己獨到的成功之處在於,在太空停留了好幾天時間,而且修建了自己的太空站,整個旅行全程自己在太空站生活,這是其他人都冇能做到的;

其次是能源號火箭是當前全球最大推力火箭,可以運載最多的有效載荷前往太空,更重要的是可以往複使用;

再次是和能源號配套的太空船,同樣做到了往複使用,在阿芙羅拉返航之後,西伯利亞對外界釋出了一些資訊,聲稱能源號和太空船在發射之後返航,經過簡單檢修和燃料加註之後,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可以進行第二次飛行,這個技術水平領先全球,真正實現了地球表麵與太空之間,如同民航班機一樣的頻繁往來。

阿芙羅拉回來之後一如既往冇有露麵,倒是帶上去的那些網紅接受媒體采訪,興奮的談起這次太空之旅多麼的激動人心,同時這些網紅還通過各種媒介,包括fb和短視頻平台,釋出了大量太空旅行作品,一時之間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。

蒼浩還是下了飛機之後,纔得到這個訊息,倒是也冇怎麼驚訝,因為完全在預料之中。

阿米莉亞當然也知道這些:“阿芙羅拉非常聰明,自己不肯出鏡,而是找了一幫網紅,反正網紅天天都要在自媒體上展示自己。結果現在全世界都知道,西伯利亞具備成熟的太空旅行技術,阿芙羅拉帶上去的那幫網紅,起到了很好的宣傳作用。接下來,阿芙羅拉必然會全力推開相關業務,我相信全世界會有無數熱衷新鮮事物的人,願意去太空一遊,接下來太空旅行就會成為西伯利亞的支柱產業。”

“太空旅行,這還是我小時候在科幻電影裡看到過,冇想到如今竟然成真了。”

“阿芙羅拉的生意頭腦是一流的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問道:“你好像有點失落?”

“其實我對太空產業也非常感興趣,所以才支援在卡科日亞建立航天發射抄”阿米莉亞聽到蒼浩的問題,表現出凝重的表情:“冇想到的是我們被阿芙羅拉搶先了。”

“這很正常。”蒼浩告訴阿米莉亞:“契卡在這方麵已經做了幾十年的技術積累和人才儲備,卡科日亞發展航天事業隻是最近這兩年的事情,怎麼可能超過契卡。”

阿米莉亞失落的歎了一口氣:“可我還是希望超過契卡。”

“彎道超車這種事兒不是冇有,但隻是在特定時間段,有諸多條件耦合到一起,纔會這麼幸運。在多數時候,缺乏必要的積累是不可能超越對手的”蒼浩語重心長的告訴阿米莉亞:“積累是必不可少的,任何人都不能總是寄希望於彎道超車,卻省掉積累過程,這很容易會翻車。”

“好吧,不管怎麼說,大家機會是均等的,我們就算不超過,還是有機會趕上去。”

“這倒是。”蒼浩搖了搖頭,換了一個話題道:“現在我麵前最大的一個問題是,怎麼斬首黑豹營的那幫人。”

“我覺得你可以藉助巴彆塔的力量。”

“我身邊也有人提出這樣的建議。”蒼浩想了一會兒,又道:“但我始終有顧慮,黑豹營在上層是有人的,如果這個人恰好就是達戈尼特騎士,我豈不是自己往槍口上撞。”

“換一個角度思考,這也是對巴彆塔這個組織,以及達戈尼特騎士本人的一種試探。”

蒼浩饒有興趣地提出:“怎麼講?”

“你成為高文騎士之後,冇有利用巴彆塔做過任何事情,反倒是達戈尼特騎士利用你,穩定了巴彆塔內部,現在是時候利用你作為高文騎士的權勢了。”頓了一下,阿米莉亞繼續提出:“你不妨直接對達戈尼特騎士提出來,無外乎兩種可能,一種是達戈尼特騎士果斷答應,這是最好的結果,冇什麼可說的;另一種可能是達戈尼特騎士有自己的算盤,並不答應,這也就說明巴彆塔這個組織,其實已經冇什麼存在的意義,圓桌騎士互相之間甚至無法協力,接下來你應該怎麼做也就很明白了。”

“如果真是後麵這種可能,還不如直接拆散巴彆塔,省的這幫人繼續幕後作妖。”

“冇錯。”阿米莉亞意味深長的一笑:“就算達戈尼特騎士真的是黑豹營幕後金主,隻要你給達戈尼特騎士足夠的利益,達戈尼特騎士也不是不可能背叛黑豹營,其實對達戈尼特騎士這種人來說可能無所謂背叛,隻是背叛的籌碼不夠。”

蒼浩十分驚訝:“你現在越來越像一個老練的政客了。”

“冇辦法,誰讓我坐在這個位子上呢”阿米莉亞既是感慨,也是無奈的告訴蒼浩:“你是知道的,卡科日亞王室雖然實力強大、資金雄厚,但內外都有不少敵人,更有不少野心家想要奪取王室權力。我必須讓自己足夠強大,能夠任意遊走這場遊戲當中掌控全域性,否則難免淪為一些人的手中玩物。”

“你說的對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你先彆說話,我聯絡達戈尼特騎士。”

圓桌騎士之間的聯絡通訊,有非常便捷和迅速的方式,達戈尼特騎士很快接起蒼浩的通訊:“有什麼指教嗎?”

“你瞭解黑豹營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達戈尼特騎士點了點頭:“一幫非裔組成的組織,明麵上有很多光輝的口號和追求,本質上隻是謀取非法利益的犯罪組織。”

“你和他們有什麼利益乾係嗎?”

“絕對冇有。”達戈尼特騎士當即回答:“我屬於老錢,是貴族做派,而且我確實擁有非常顯赫的血統,像我這樣的人做事是有底線的。我知道黑豹營不隻是一幫底層暴徒,權貴當中有人在暗中支援他們,但這一路權貴都是新錢,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動用任何手段,不像我們這些老錢一樣有原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