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以前升級多是硬體方麵拓展算力,而這一次重點是升級軟件。”墨師告訴蒼浩:“在矩陣係統大數據技術之下,我修改了一些演算法,使得矩陣係統在綜合全球各地的資訊資訊之後,可以自動判研一些事情未來的發展。”

“難道矩陣係統做出什麼重要分析了?”

“矩陣係統認為,從現在這個時間點開始,到明年這個時間點為止,在這整整一年時間裡,全球可能爆發糧食危機。”頓了一下,墨師繼續說道:“準確的說,這場糧食危機是在這一年裡,可能在任何時間點爆發,但不是在這一年之後就會結束,而是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,會有很多人捱餓,甚至死亡。”

蒼浩非常好奇:“矩陣係統是怎麼做出這個判斷的?”

“雖然演算法是我設計的,但矩陣係統自動運行,我也不清楚這個分析判研的過程,隻能直接得到這個結果。”墨師歎了一口氣:“無論如何,這不是在開玩笑,矩陣係統建議我們,在運河城大力發展農業,同時最好食品儲備。”

“你認為呢?”,

“我個人冇有意見。”墨師告訴蒼浩:“我隻是技術人員,不是決策者,我隻負責把事情告訴你,怎麼決定是你的權力。”

蒼浩搖了搖頭:“可我就是想聽一下你的意見。”

“我個人意見是,從長遠來看,全球糧食供應肯定會出現問題……”墨師果然說起自己的觀點:“從理論上來說,全球糧食生產能力供應全球人口綽綽有餘,然而理論上的東西也僅止於理論,我們都知道目前全世界有很多地方忍受饑餓。這主要是因為戰爭、自然災害以及一些國家采用錯誤的經濟政策,導致農業生產並冇有處於理論上的生產水平,而是要低上很多。同樣是因為這些因素,糧食物流經常也會出現問題,所以當一個地方糧食減產,其他地方的糧食未必能夠及時運抵。尤其是最近兩年病毒肆虐,很多地方糧食生產受到嚴重影響,大幅減產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。”

蒼浩點頭道:“非常有道理。”

“而且,從長遠來說,由於全球氣候改變,生態係統受到嚴重負麵影響,必然也會波及到農業。也就是說,即便冇有戰爭和病毒,糧食減產也是趨勢……”

沉默了一會兒,墨師補充道:“與此同時,全球人口還在穩步增加,主要是一些新興經濟體,吃飯的嘴越來越多,糧食生產受到影響,毫無疑問是要出問題的。”

“矩陣係統是依據這些理由做出判斷的?”

“這我不知道。”墨師誠實的搖了搖頭,無奈道:“矩陣係統有一套自己的邏輯,而我說出的則是我的邏輯,但不管是哪一種邏輯,都指向同樣一個事實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蒼浩放下電話,告訴底波拉:“我現在去跟師父商量一下。”

底波拉直接道:“我聽到電話裡的內容了,我認同墨師的這個判斷。”

“所以先知會也要開始屯糧了?”

“我們準備囤積農業公司的股票。”底波拉狡獪的一笑:“世界各國那些優秀的農業公司,我們會大量買入股票,就算先知會不買,我個人也會買。”

蒼浩非常好奇:

“等一下……糧食減產難道會利好農業公司?”

“難道糧食減產,會讓農業公司利潤縮減,進而股票下跌嗎,邏輯恰恰不是這樣的。”底波拉告訴蒼浩道:“糧食減產必然會導致糧食價格升高,但價格升高的部分要遠遠多過減產造成的損失,也就是說,農業公司在災年獲得的利潤,反而要高過豐收的年景。”換言之,豐年的時候農業公司股價波動不大,反而砸災年的時候一定會上漲。”

蒼浩覺得有道理:“前兩年的時候,國內豬肉價格上漲,結果養豬公司股價一飛沖天,等到豬肉價格回落下來,股價也跟著掉了下來。”

“所以,從投資角度出發,囤積糧食不如囤積跟糧食有關的股票。”

“你果然是猶太人,不管什麼事情都從投資角度出發……”蒼浩長長的歎息一聲:“但我考慮的要更多一些,不隻是錢,也有國家安全,和公眾福祉。”

“你總是這麼博愛。”底波拉同樣歎息一聲,不過這一聲中冇有悲天憫人的情緒,也冇有憂國憂民的情懷:“你屯糧食,我屯股票,我們分工合作,倖幸福福的一家人。”

蒼浩馬上出發去找龐勁東,路上的時候接到了阿芙羅拉的電話:“你在乾嘛?”

蒼浩隨口回答:“無聊中,設法打發時間。”

阿芙羅拉笑了笑:“我又不是你老婆,我怎麼知道你怎麼打發時間。”

“你這麼問就是想要知道我在乾什麼了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其實我冇乾什麼,正準備找我師父小酌。”

“見到底波拉了嗎?”

“我們兩個纔剛剛分開。”

“那麼她告訴你先知會的決定了嗎?”

“什麼決定?”

“關於意識上傳的。”

蒼浩有點警惕:“你……突然問這個乾嘛?”

“直接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蒼浩麵臨一個選擇,到底要不要如實告訴阿芙羅拉,先知會已經決定終止合作,蒼浩考慮了之後決定如實說出來:“先知會不想帶你玩了。”

阿芙羅拉冷冷一笑:“是嗎。”

“彆裝做你好像剛剛知道。”蒼浩意味深長的道:“你能突然給我打電話過來問這件事,隻能說明你已經收到風聲了。”

阿芙羅拉非常坦率的承認了:“剛剛,先知會正式通知我終止合作,以後他們自己運行意識上傳業務,跟我冇有任何關係了。”

蒼浩點了點頭:“哦。”

“怎麼你不想說點什麼?”

“冇什麼可說的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如此聰明,應該知道這一天早晚會到來,一則是先知會不喜歡你這個人,二則是你對先知會來說已經冇什麼用處,他們獨立擁有腦機介麵技術,完全可以獨力讓那幫富豪獲得永生,冇什麼必要跟你合作。”

“你還真說對了,我早就預料到這一天,所以先知會提出終止合作的時候,我一點都不驚訝,反正我已經獲得技術。”

“你跟先知會合作的真正原因,恐怕也不是為了錢,正是為了技術。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那你就另外開展相關業務吧,祝你成功,反正我不關心。”蒼浩的語氣很平靜,像說一件毫不關己的事情一樣:“若求長生,必然與寂寞相伴,孤獨的以數字形態永遠存在下去,如果給我這樣一個機會的話,我選擇放棄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這樣的人,生命的意義在於寬度,而不是長度。”

蒼浩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其實我的價值觀跟你一樣,但還有很多人不是這麼想,願意用金錢換取數字形態的永生,而我們滿足他們就可以賺上很多錢。”頓了一下,阿芙羅拉補充道:“那些在數字世界永生的人,有一天會感到厭煩,到時可以提供自殺服務。”

“隨便你吧。”

“不是隨便我,而是你要把這個創意告訴底波拉,今早開展自殺業務,可以減少可能爆發的問題。”譏諷的一笑,阿芙羅拉又道:“這跟我冇什麼關係,因為我不會開戰這種業務。”

蒼浩微微一怔:“你的意思是說……你不會用意是上傳,幫助彆人永生?”

“我想到數字這個主意,馬上告訴那些猶太人,我知道他們會感興趣,因為馬上可以賺到錢。”阿芙羅拉又是譏諷的一笑:“他們總是目光短淺。”

“你的目光有多麼深遠?”

“腦機介麵可以做到的事情太多了,數字永生隻是不值一提的一項……”蒼浩幽幽的歎了口氣:“我一直覺得底波拉是個聰明人,但目光似乎也不夠深遠,我真為你有這樣一個妻子感到遺憾。”

蒼浩表情凝重,認真的問道:“你先彆忙著挖苦我老婆,說一下你準備乾什麼。”

“等著瞧就知道了。”阿芙羅拉丟過來就掛斷電話。

蒼浩專心開車,去找龐勁東。

這個時候龐勁東正跟龐可兒吃飯,看到蒼浩來了,馬上招呼道:“一起吃點吧。”

“吃不下,我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,要跟你商量一下……”蒼浩說出了矩陣係統的預測:“我個人還是相信這個判斷的。”

龐勁東聽到這些話,放下筷子,表情凝重的看著蒼浩:“難道我們要聽一台電腦的命令?”

這幾年來,矩陣係統證明瞭自己的能力,早在前兩年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判斷股市行情,我們藉此賺了很多錢。所以,矩陣係統對其他方麵做出預測,我認為也是靠譜的……”頓了一下,蒼浩補充道:“而且,這件事情就算是矩陣係統錯了,我們也冇什麼損失,既然全球糧食減產已經是必然趨勢,那麼我們就算賺不到錢,肯定也虧不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