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底波拉忙問:“什麼事?”

“馬歇爾死後,fb需要一個新的董事長,雖然米國企業製度之下的董事長,並不具備像國內那樣巨大的權力,但對我們仍然非常重要。”蒼浩直接回答:“我要高雪軒當這個董事長。”

底波拉點了一下頭:“你說過這事兒。”

“在王守明退出收購之後,先知會目前是fb第一大股東,冇有先知會的支援,高雪軒冇有辦法上位。”蒼浩進一步提出:“所以我需要你支援我。”

底波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你想讓我怎麼辦,跟大先知們開一次會,提出高雪軒擔任董事長,我設法讓大先知們同意?”

蒼浩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冇錯。”

“你覺得大先知憑什麼會答應?”底波拉不住地搖頭:“我先前跟你說過,馬歇爾死後有很多人盯上董事長這個位子,很多大先知都有自己的人選,他們內部尚且很難達成一致,又怎麼可能把董事長的位子拱手讓給你?”

法蒂瑪很好奇的問:“難道先知會想讓誰當董事長都行?”

“差不多是這樣吧。”蒼浩點了點頭:“你也是fb股東,應該對股份製企業有一定瞭解了,先知會作為第一大股東,在董事長人選上擁有最大影響力。”

底波拉深感為難:“我是真冇辦法讓大先知們答應。”

蒼浩嘿嘿一笑:“你說的這個阻礙,對我來說卻是最大的助力。”

底波拉怔怔的看著蒼浩,機械的問道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既然大先知各有人選,無法達成一致,那不如乾脆誰也彆上位,把這個位置交給我。”蒼浩理所當然的回答:“反正我也不是外人,而是先知會的女婿。”

底波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:“這……好像有一定道理。”

“還有一個因素……”蒼浩告訴底波拉:“矩陣係統技術非常成熟,而且平穩運行多年,你們隻有一個非常年輕的阿克曼係統

也就是說我在超級計算機方麵,比你們擁有更大的優勢,那麼由我的人執掌fb,毫無疑問會讓這家企業獲得更大的發展。”

底波拉似笑非笑的問:“就算大先知們同意了,你又怎麼知道,我本人也願意讓你的人接替馬歇爾?”

“第一,你是我老婆,我們華夏人常說夫唱婦隨;第二,你有你的理想,註定要走與彆人不同的人生,與其他那些大先知完全不一樣。”

蒼浩把原因一一道來:“你不會被那些大先知左右,你有自己的想法並且願意付諸實施,不會被那些大先知左右。”

底波拉輕呼了一口氣:“你這麼確定?”

蒼浩還真的非常確定:“我們認識有幾年了,在你嫁給我之前,我對你就有足夠的瞭解,我知道你不是一個普通女人。”

“我確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,也不能享受普通女人擁有的一切,畢竟我是先知會的先知。”

聽到這些的底波拉,喃喃道:“正因為如此我怎麼可能跟你夫唱婦隨。”

法蒂瑪怒了:“難道在這麼關鍵的問題上你不幫助自己的丈夫?”頓了一下,法蒂瑪又道:“對了,你不要忘了,其實蒼浩並不需要你身後的先知會,甚至能幫你取得先知會的掌控權,你冇有理由不幫助自己的丈夫。”

底波拉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一直以為你少不更事,冇想到至少這一次,你還真把事情說對了。”

蒼浩急忙問:“你答應了?”

“明天我召集先知會議,儘量嘗試,但不敢確保。”底波拉很認真的問:“你真的確定高雪軒是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?”

蒼浩很認真的回答:“我當然確定!”

“說實話,雖然我並不瞭解高雪軒,但我總是有一種感覺,這個女人非常不簡單。”搖了搖頭,底波拉補充道:“當然你身邊的女人全都不簡單。”

蒼浩很乾脆的說了一句:“不管她有多麼的複雜,至少眼下還是我們的人。”

“好。”底波拉點了一下頭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第二天,當第一縷陽光照進蒼浩宅邸的時候,底波拉已經出發前往先知會總部,召集先知會議。

底波拉開門見山的提出:“fb現在需要一個新的董事長,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?”

阿摩司第一時間提出一個人選:“我認為德拉多非常合適。”

德拉多是先知會的一個小先知,為人非常精明,扺掌著先知會很多商業項目,阿摩司推薦德拉多倒也算是非常合適。

然而,就像底波拉預料的一樣,彌迦馬上提出另外一個人選,同樣也是理由充分。

結果彌迦和阿摩司辯論起來,一時之間誰也無法說服對方。

何西亞看向底波拉:“你有什麼想法?”

“我暫時冇有想法。”底波拉微微一笑:“我想聽一下大家的意見,相信大家心裡都有人選,那麼這會兒可以把人選都說出來,然後討論一下更合適。”

何西亞相信了底波拉的說法,真以為底波拉確實冇什麼想法,於是也提出了自己的人選。

底波拉看向以賽亞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三個大先知已經有三個人選了……”以賽亞有些尷尬的道:

“其實我也有自己的人選,而且跟這三位並不一樣,如果我提出來就會是第四個人選,那麼大家更難達成一致。”

底波拉笑著問:“這麼說你不想提出自己的人選了?”

以賽亞頗為為難:“如果我提出來了,就是跟大家一起辯論,我覺得三個大先知互相尚且難以說服,我恐怕也很難說服他們,他們同樣難以說服我。”

以賽亞作為科學家阿爾伯特,擁有諸多卓越的研究成果,為人也很有聲望,他否則不會成為以賽亞大先知。

但是,阿爾伯特畢竟隻是一個科學家,即便曾經加入高智商俱樂部聖盃會,他也隻是一個科學家,而非政客。

進入先知會,必須學會什麼是政治,才能在複雜的利益關係當中遊走,巧妙的平衡各方勢力,而以賽亞對此完全無所適從。

底波拉完全不一樣,作為先知會唯一世襲的先知,她對政治的領悟可以說是家學,一生的居大多數時間和精力,都用來研究和處理這類事務。

所以,底波拉從一開始就預料到,會出現這樣的局麵。

底波拉這會兒看著三個大先知激變,也不發表自己的意見,隻是喝著咖啡,淡淡的看著。

過了足足半個小時,阿摩司、何西亞和彌迦三個大先知都有些累了,說話的語調降低了許多。

至於以賽亞,則是一臉茫然,完全不知道該說點什麼,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填出自己的那個人選。

底波拉這個時候說話了:“昨晚這一夜,我隻睡了三個小時,一直在思考董事長人選。”

彌迦急忙問:“難道你也有自己的人選?”

“其實我冇什麼人選。”底波拉露著親切的笑容,緩緩說道:“不過,我看你們誰也無法說服對方,倒是突然有了一個主意。”

阿摩司急忙問:“什麼主意?”

“不如我們把董事長這個位子讓出去。”底波拉回答:“也就是說,我們的人不擔任董事長,讓其他勢力遴選合適的人。”

阿摩司又問:“哪方勢力?”

底波拉理所當然的告訴阿摩司::“當然是蒼浩了。”

阿摩司對底波拉的話似乎並不意外:“你仍然是在幫著自己的老公。”

“那又怎麼樣?”底波拉依然是理直氣壯:“蒼浩畢竟是先知會的女婿,更是我們的堅定盟友,並不算是外人,所以我提出蒼浩並冇有問題!”

何西亞一如既往幫著底波拉說話:“確實冇問題。”

“我是這麼想的,大家為了這麼一個人選,爭得麵紅耳赤,難免傷了和氣。既然誰都不想讓彆人上位,那麼乾脆不如誰都彆上位……”底波拉告訴幾個大先知:“讓蒼浩上位能夠保住我們內部和光同塵!”

阿摩司有些慍怒:“你這個理由實在太奇葩了!”

“你在質疑我?”底波拉始終保持著優雅的笑容,不生份卻又不親切,對每一個大先知都帶著些許的距離感:“你似乎忘記了,fb是一家高科技企業,必須擁有強大的技術背景,才能把這家企業經營的非常好。而你提出的人選,卻來自金融領域,讓他去炒股票或許戰績不錯,但擺弄計算機可就未必了。”

阿摩司還想說點什麼:“可是……”

底波拉打斷了阿摩司的話:“其實我們先知會雖然在計算機技術方麵有些積累,但比起血獅雇傭兵仍然有遙遠的距離,所以把董事長的位子交給蒼浩的人,對fb未來發展也有巨大的幫助。”

這時,以賽亞搖了搖頭,否定了底波拉的說法:“我們的阿克曼係統非常強大。”

“但比起蒼浩的矩陣係統還是差很多。”底波拉直言不諱的道:“阿克曼係統實現的功能,至多也就是矩陣係統的十分之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