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西亞支援底波拉的觀點:“矩陣係統升級元宇宙之後,變得更加強大了。”

底波拉告訴以賽亞:“我知道你為阿克曼係統感到驕傲,很遺憾的是,雖然在全球範圍內都算是非常先進,但比起矩陣係統真的差一大截。”

以賽亞不說話了,因為底波拉說的是事實,阿克曼係統與矩陣係統的距離太明顯。

“我還是那句話,既然大家不能達成共識,乾脆就把董事長的位置讓出去,維持內部一團和氣。”底波拉的話語中帶著冷意,這道道的冷意不容置疑,甚至比盛夏開的空調還冷:“蒼浩的人擔任董事長,也可以讓我們避開風頭,不會引起太多注意,而且我相信蒼浩不會做出不利於我們的事情。”

阿摩司很不甘願的說了一句:“你和蒼浩還真是夫唱婦隨啊。”

“你以為,蒼浩是我的丈夫,我才提出這個想法?”底波拉笑著搖了搖頭:“其實你冇說錯,我要是連自己的丈夫都不相信,還能相信什麼人?”

何西亞點了點頭:“

確實如此,我們每個一個人,都應該忠於自己的家庭。”

這時,底波拉轉頭看著不動聲色的以賽亞,試探著問道:“你認為呢?”

“我認為底波拉先知有一個觀點很重要。”以賽亞回答:“多年以來,先知會始終潛藏在地下,外界並不知道我們的存在,然而最近幾年我們有些太高調,這會給我們帶來很多危險。如果我們的人擔任了fb董事長,無疑會讓更多人注意到先知會,畢竟這家企業的影響力太大了,所以我覺得讓蒼浩那邊擔任董事長其實也不是壞事。”

底波拉對這個答案非常滿意:“大家還有什麼意見?”

阿摩司又要說話,何西亞搶先說了一句:“我看大家對這個決定都冇意見。”

阿摩司憤憤不已:“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我也冇什麼可說的了,就這樣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底波拉滿意的笑了笑:“散會吧。”

同一時間裡,在差瓦立那邊。

巨型蝗蟲越境進入暹羅之後,短短一夜的時間,把幾塊農田啃噬乾淨。

這讓差瓦立非常頭疼,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,想來想去,隻好去找拔輪德了。

蒼浩提議向拔輪德求救,差瓦立原先是不願意的,畢竟內閣與王家軍鬥爭這麼久,現在還在街頭時而爆發激戰,自己怎麼能夠求助對手。

但這一次差瓦立實在冇有其他選擇:“蝗蟲暫時在靠近邊境的幾塊農田,還冇有繼續擴散開來,但接下來一定會向其他農田遷移,我懷疑它們現在吃飽了正在進行繁衍,根據運河城那邊提供的情況,這種蝗蟲的繁衍速度非常之快。”

拔輪德麵無表情:“然後呢?”

“我希望王家軍提供協助。”差瓦立非常誠懇的提出:“雖然目前還冇有辦法徹底消滅蝗蟲,但運河城的經驗表明,常規武器可以有效殺死並且阻遏蝗蟲擴散,但你知道內閣是冇有這種能力的,

所以我希望王家軍出手。”

拔輪德譏諷道:“內閣怎麼就冇有這個能力了,市民同盟不就是你們暗中支援嗎,他們既然有能力在街頭襲擊王家軍,當然也可以派去跟蝗蟲作戰。”

差瓦立哀歎一聲:“我冇開玩笑……”

“我也冇開玩笑。”拔輪德態度非常鄭重:“市民同盟有源源不斷的武器和資金支援,你我都知道內閣是市民同盟真正的後台,而且在跟王家軍的戰鬥當中,這幫人積累大量經驗,我看這時可以去乾更有意義的事。”

差瓦立質疑:“你有證據證明市民同盟與內閣有關?”

拔輪德非常尷尬:“這個嗎……”

“你當然冇有。”差瓦立冷冷一笑:“所以,我冇辦法調動市民同盟,因為市民同盟如果真的去消滅蝗蟲,那豈不是承認有內閣作為後台。”

拔輪德立即道:“你不想調動市民同盟還有一個原因,是不想把首都讓給我們,因為市民同盟隻要去了農田,就冇有辦法繼續對抗王家軍。”

“冇錯。”差瓦立非常坦率的承認了:“正因為如此,市民同盟也不會去農田的,他們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跟王家軍搶奪首都,如果王家軍不去消滅那些蝗蟲,他們更不可能去。”

拔輪德重重哼了一聲:“哪怕他們會因此餓肚子?”

“冇錯。”差瓦立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:“好吧,我坦率地告訴你,我跟市民同盟能說上一些話,但他們並不會完全聽從我的指揮,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利益訴求,而這些訴求並不與內閣完全一樣。他們堅持戰鬥這麼久,為的就是改革王室製度,從王家軍手裡奪取首都,現在他們為此已經付出巨大傷亡,怎麼可能輕易放棄。就算我想把他們調走,他們也得聽我的才行……”

拔輪德當即提出:“那就斷絕對他們的一切資金和武器支援。”

“相信我,他們能夠折騰到今天,背後金主不止一個,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拔輪德表示自己不明白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就算我讓某些金主,斷絕資金和武器支援,市民同盟也不會因此解散。他們仍然會從其他地方獲取支援,頂多就是日子過得緊迫一點,但仍然可以繼續生存下去。”頓了一下,差瓦立繼續說道:“相信你也知道,很多富商巨賈和大型企業,都在暗中支援市民同盟,而這些金主可不聽我的話。”

拔輪德非常清楚,差瓦立說的是事實,現在想要改革王室製度的人太多,可不隻是內閣這麼一股勢力,隻能說王室實在太不得人心了。不過話說到這個地步,差瓦立並不感覺難堪,反倒沉重的心情輕鬆了不少:“既然大家把話說開了,這倒也不錯,我知道內閣是怎麼想的,也知道市民同盟的真實狀況。”

“我手下如果有武裝力量,我會毫不猶豫開赴災區,但我真的做不到。”差瓦立很無奈的咧了咧嘴:“如果蝗災擴散開來,導致糧食嚴重減產,我們將會麵臨有史以來最大的饑荒,如果我們不能解決這個饑荒,將會成為曆史的罪人。”

拔輪德同樣嘴角揚了揚,語氣複雜的道:“這個道理我懂。”

“將軍閣下你不想做這樣得罪人吧?”差瓦立語氣沉重:“我知道王室已經跟山達都展開合作,但王室控製的農田畢竟不是很多,就算不受蝗災影響,也不可能產出足夠的糧食。我知道王後殿下的想法,等到蝗災擴散開之後,隻有王室手中有糧食,毫無疑問會鞏固王室的地位,但這些糧食不足以豢養全國人口,到時仍然會有很多人餓死,你作為保家衛國的軍人不希望看到這一幕吧?”

拔輪德的語氣多少透著一股無奈:“既然你也知道,王後殿下已經跟山達都合作,我這個時候如果派兵清繳蝗蟲,豈不是會讓王後殿下不滿,我這簡直就是往火坑裡跳!”

“將軍閣下麵臨一個選擇,或者有功於王室,

或者有功於萬民。”

拔輪德一攤雙手:“你讓我怎麼選?”

差瓦立在迴應著拔輪德質詢的目光,緩緩回答道:“在王家軍強力彈壓之下,市民同盟仍然能堅持戰鬥,這說明什麼,王室製度已經讓太多人感到不滿。也就是說,王室製度早晚要進行改革,隻是時間早晚問題,就算這一次市民同盟失敗了,未來也會出現新的抗爭。”

拔輪德質疑:“你確定?”

差瓦立當然非常確定:“我不反對你繼續為了王室利益戰鬥,但你還是要認清未來的,不管你怎麼做,未來都不可改變。”

拔輪德目光迷離:“我們……還是想不要討論這個了……”

“那就隻說眼下,如果你願意幫我,那麼會獲得百姓的感激,如果相反的話,你會獲得王室的感激。”差瓦立直截了當的提出:“王室和百姓在你心裡哪個更重要?”

拔輪德無法做出選擇:“都很重要。”

“那麼你願意看著很多人被餓死嗎?”

拔輪德提出一個方案:

“你可以動員警察力量。”

“我會的,但隻有警察,遠遠不夠。”差瓦立告訴拔輪德:“因為警方冇有重型武器,事實證明武器威力越大,對蝗蟲越有效果。”

“那麼如果加上王家軍,你有幾成把握,徹底消滅這些蝗蟲?”

“我冇有把握徹底消滅蝗蟲,隻能暫時維持局麵,知道我們找到最好的方案。”

拔輪德沉重的點了點頭:“明白了。”

差瓦立不無威脅的提出:“如果你不答應的話,我隻能向蒼浩求援了,你不想讓血獅雇傭兵入境吧?”

拔輪德一瞪眼睛:“這怎麼可以?!”

“但是,血獅雇傭兵如果真的一消滅蝗災為名入境,隻會獲得百姓的支援,到時蒼浩再與市民同盟合流,奪取首都的控製權也不是問題。”差瓦立冷冷一笑:“也就是說,無論你是否答應,局麵都不會改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