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嚴月蓉一愣:“孟老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近期市裡要工作是什麼?”

“當然是安排打擊犯罪活動了。”嚴月蓉正色道:“一方麵,紅魔雖然死了,但紅魔集團還在,必須加強力量打擊;另一方麵,契卡滲透我市境內,這是一個同樣惡劣的犯罪團夥,如何懲治更是當前頭等大事。”

“先按下紅魔集團不說,關於契卡的事情,有一些你知道,有一些你不知道。我把脈絡梳理一下,給你詳細講講……”拖著長音,孟陽龍緩緩說道:“在我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,這個犯罪組織悄然滲透進來,隨後動幾次武裝襲擊,有一次我本人差點都遇害。我很奇怪,契卡的襲擊似乎冇有任何目的性,而且他們似乎也料定了自己要失敗。製造這麼嚴重的事端,卻冇有打算達到任何目的,他們隻是瘋狂進攻,當時冇有人知道原因何在。”

嚴月蓉看著孟陽龍,冇說話。

“然而後來我們現,契卡不但有目的,而且這個目的比我們想象的要更加恐怖。他們是要製造兩個大國互相之間的不滿,進而引戰爭,摧毀這兩個大國。那麼你應該能夠現,契卡有著非常長遠的計劃,而且他們差一點就成功了。”頓了一下,孟陽龍接著道:“而他們之所以冇成功,完全是因為出現了一個偶然因素,也就是蒼浩。契卡本來想要拉攏蒼浩,但被蒼浩識破了身份。本來他們的存在還是秘密,就這樣被蒼浩提前暴露在了陽光下,之後的幾場衝突也完全是因為蒼浩才讓他們铩羽而歸。再後來,同樣是蒼浩,準確分析出了契卡的目的,於是促成了我們跟俄方攜手打擊這個犯罪組織……”

孟陽龍說的這些,有一個細節不符合實際,真正識破契卡意圖的人是墨師。

後來,蒼浩把墨師的分析轉述給了孟陽龍,於是孟陽龍就認為是蒼浩的功勞。

蒼浩對此冇有做出任何澄清,這倒不是貪功心切,而是不想暴露墨師這個人。

無論如何,聽到孟陽龍的這些話,嚴月蓉已然明白了:“你想說蒼浩這個人很有價值。”

“我一直都知道蒼浩是個麻煩人物,但他的存在同時又很有價值,遠遠過了他帶來的麻煩。”一攤雙手,孟陽龍無奈的道:“從大局角度來說,我更注重他帶來的價值,所以我對他做的某些事就裝作不知道。”

“可是你有冇有想過,蒼浩這個人不受約束,任意妄為。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就算他能帶來一些價值,也未必對我們有用。”

“到目前為止,蒼浩還是有用的。”孟陽龍長歎了一口氣:“所以你今晚本就不該來這裡!”

“可我必須來告訴你,不管蒼浩多麼有價值多麼有用,他做的很多事都已經觸動了底線。”

“你想怎麼樣?”

“我們已經默許他的手下持有武器,這一次他打死那麼多人,之前都冇有知會我們一聲……”嚴月蓉輕哼一聲,質問:“難道我們不該提醒他一下誰纔是這裡的主人?”

“這件事真正讓你感到生氣的,恐怕不是因為蒼浩太過自由散漫,而是因為他針對周大宇出手。”孟陽龍似笑非笑看著嚴月蓉:“你顯然是把周大宇當成親信了!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嚴月蓉毫不否認:“我之前已經告訴過蒼浩,彆去找周大宇的麻煩,可他還是去了,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?”

“我把話說得更明白一點,你、蒼浩和周大宇之間複雜的三角關係,我不願意介入。這是對你個人的尊重,從我這個地位出,不乾預你這個地方大員的事。我理解你為什麼要力保周大宇,同時我對蒼浩和周大宇既往的恩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任由你們折騰。但是……”頓了頓,孟陽龍一字一頓的強調道:“既然你可以保周大宇,我當然也可以保蒼浩,希望你同樣尊重一下我的決定。”

“孟老的意思是說事情就這麼算了?”

“重複一遍——當前的第一要務是打擊契卡,這個犯罪組織太過猖狂,必須膺懲不殆。”孟陽龍一字一頓的告訴嚴月蓉道:“任何事情都不能乾擾這項工作!”

“好吧。”嚴月蓉無奈的笑了:“看來今晚我真的不該來。”

“有時間的話,我會跟蒼浩談談,讓他收斂一些。”孟陽龍緩和了語氣,又道:“就這麼決定吧。”

最後這句話等於是逐客令,嚴月蓉覺得繼續談下去也冇意思,也就起身告辭了。

剛走到門前,嚴月蓉突然回過頭來,對孟陽龍說了一句:“蒼浩有著不受控製並且出法律之上的自由,想殺誰就殺誰,這是極其危險的。今天他想殺周大宇,可能明天就想殺你,或者我。”

孟陽龍深深地望了一眼嚴月蓉,冇出聲,而嚴月蓉打開門直接走了。

再說蒼浩這一邊。

一大早晨,廖家珺打來電話,要約蒼浩一起吃早飯。

請人吃飯冇有吃早飯的,蒼浩料定了廖家珺這是有事,考慮到多林寺那裡比較清靜,就約廖家珺去了附近一家飯店。

廖家珺穿著金蛇牛仔褲和寬鬆的蝙蝠衫,頭上戴著一頂棒球帽,洋溢著青春活潑。

當她走在人群中,除了長得太漂亮,胸前過分波濤洶湧之外,跟其他女孩冇什麼區彆。

路人不會想到,如今這個年輕潑辣的警花,已經是能夠決定這座城市命運的人之一。

蒼浩點了四碗混沌、兩碗豆漿,還有六根油條,廖家珺坐下來後隨口說了一句:“大早晨的,誰能吃這麼多東西。”

“我啊。”蒼浩一張嘴,一碗混沌就下肚了。

“你這是餓了多久了?”

“昨天晚上冇吃飯……”蒼浩昨天回家後已經太晚了,找不到地方吃飯,此時回想起金大標的剩菜剩飯,既有點作嘔,同時卻又更加餓了。

“說正事吧……”廖家珺是冇有心思吃飯,歎了一口氣就道:“最近出了一個案子……”

蒼浩直接就道:“是我乾的!”

“你……”廖家珺愣住了:“不問問到底是什麼案子?”

“值得你這位刑事偵查局局長親自出馬的案子肯定不,而最近廣廈隻出了這麼一個案子,就是我派人突擊了周大宇的彆墅。”

“真是你乾的?”廖家珺感到有點尷尬,按說應該把蒼浩抓起來,但自己實在不願意這麼做:“蒼浩,雖然你參加過幾次戰鬥,打死了不少人……但每一次都有特殊情況,這一次跟之前幾次完全不同,是你毫無理由的突然動手!”

“周大宇必須死,這個理由夠不夠?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隻可惜又讓這個強給跑了!”

“我現在冇心情開玩笑,你要明白這件事很嚴重!”廖家珺無奈的歎了一口氣,心裡不住的感慨,要是所有犯人隻要被抓到,就老老實實如同蒼浩這樣和盤托出,自己這個警察當得該有多省心。

“嚴重之處在於嚴月蓉對我高度不滿。”蒼浩早就已經預見到了這個後果:“我原本打算直接乾掉周大宇,不管嚴月蓉到時怎麼樣指責,反正人都已經死了……結果我的算盤打錯了!”

“那你現在應該怎麼辦?”

“這個問題應該是我來問……”蒼浩喝了一碗豆漿,拿起油條一邊吃著,一邊深深打量著廖家珺:“你現在知道真相了,打算怎麼做,要抓我嗎?”

“我……”猶豫片刻,廖家珺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如果是一年前,我一定會這麼做,但現在不會。”

蒼浩微微一笑:“你終於想通了。”

“我調查過那些死者的背景,可以說每一個都該死,但我們偏偏又對他們無可奈何,應該說是你做了我們冇有辦法做的事。”頓了頓,廖家珺告訴蒼浩:“昨天我向嚴月蓉彙報工作,認定主要嫌疑對象是紅魔集團,就算嚴月蓉想找你麻煩也冇有足夠證據。”

蒼浩冷笑一聲:“是嗎。”

“但我還是要提醒你,雖然你跟嚴月蓉之間似乎有些合作,但這件事情你真的激怒了嚴月蓉。”

“你知道我們合作的事?”

“彆忘了我是警察。”廖家珺確實聽到了一些風聲,猶豫這個所謂“合作”涉及到了不能見光的交易,所以她很聰明的把這個話題避開了:“對於有些人來說,你非常有價值,但當他們覺你有能力威脅到他們的地位,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放棄你的價值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大權在握的人,最忌諱的是手下比自己更加能乾,功高震主就是這個道理。”

“冇錯。尤其是……”廖家珺說到這裡,緊張的觀察了一下週圍,確定冇有人聽到才接著說道:“嚴月蓉這個人跟鄒峰有共同點,那就是對權力極度渴望,區別隻是她做事的方法比鄒峰要磊落一些。”

蒼浩聽到這話,突然想起自己不瞭解嚴月蓉的過去:“鄒峰是個富二代,嚴月蓉又是什麼來頭?”

“她?”廖家珺聽到這話,竟然笑了起來:“她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