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種女孩伸手從衣服裡拉出一把伍茲衝鋒槍,就是高雪軒常用的那一種,對準蒼浩就開火了。

伍茲衝鋒槍特有的“茲茲”聲音響起,蒼浩還冇來得及站起身,索性直接就地翻滾起來,樣子非常狼狽。

子彈在蒼浩身後擊起一連串火花,不斷有碎石敲擊在蒼浩的身上,不過白種女孩似乎並不想真的射中蒼浩,而是非常享受蒼浩狼狽逃竄的樣子。

巷兩邊都是牆壁,蒼浩根本無從躲避,幸運的是伍茲衝鋒槍的子彈很快打光了。

白種女孩隻是甩了一下,就把空彈夾退了出去,同時另一隻手拿出新彈夾換了進去。

但不管她度有多麼快,換彈夾終歸是需要時間的,蒼浩揚手把甩棍擲了過去,正中她的手腕。

白種女孩悶哼一聲,下意識撒手扔掉槍,蒼浩借這個機會終於站了起來,向白種女孩衝了過去。

“蒼浩你去死吧!” 白種女孩冷冷一笑,冇有受傷的手從衣服裡又取出一支沙漠之鷹。

沙漠之鷹不是口徑最大的手槍,但絕對是最有名的,有著相當精確的瞄準度和巨大的威力。

但這種槍的缺點非常多,單重達到兩公斤,還有巨大的後坐力和槍口焰,使得槍身難於控製。

所以,這種槍通常出現在電影中,但實戰當中很少有人會用。

蒼浩做雇傭兵的那些年使用過太多槍械,但隨身配槍從來冇選擇過沙漠之鷹,而且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孩子使用這種槍。

白種女孩立即扣動了扳機,蒼浩下意識的俯身,子彈近乎緊貼著蒼浩的後背掠過,射在了一麵牆上。

隨著“啪”的一聲,牆壁上被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,碎石到處亂飛,這種視覺效果似乎是整麵牆都要被炸塌了。

蒼浩日常出門,身上很少帶槍,這是為了避免麻煩,不過有兩根甩棍。

蒼浩抽出另一根甩棍,再次衝著白種女孩擲了過去。

這一次,白種女孩有了防備,側身讓過了甩棍。

也就是這麼一刹那的功夫,蒼浩弓腰衝到了白種女孩麵前,肩膀直接撞在白種女孩的腹。

白種女孩又是悶哼了一聲,身子整個向後方飛去。

與此同時,蒼浩伸腳一踢先前那根甩棍,甩棍飛起被蒼浩拿回在手裡。

白種女孩落到地上後,根本來不及站起來,抬手瞄準蒼浩又要射擊。

卻不防蒼浩身形一晃,竟然冇了蹤影。

白種女孩一愣,不知道蒼浩去哪了,也就在這個時候,感到頭頂似乎飛來什麼東西。

原來,蒼浩高高跳起,迎頭向白種女孩落了下來。

蒼浩雙膝蜷起,就像白種女孩剛纔對付自己一樣,衝著白種女孩的胸口落了下來。

白種女孩根本來不及躲閃,更來不及調轉槍口,眼睜睜看著蒼浩的膝蓋砸在自己胸口。

兩個人剛剛接觸的一瞬間,蒼浩的感覺是:“彈性真好!”

碩大的胸部起到了良好的緩衝作用,白種女孩雖然冇受什麼內傷,但胸部還是傳來一陣劇痛。

怒罵了一聲什麼,白種女孩揮起沙漠之鷹,用槍托砸向蒼浩的太陽穴。

這一下來勢洶洶,如果打了個正著,蒼浩至少也要昏迷半晌。

不過,蒼浩的度更快,甩棍直接抽向白種女孩持槍的手腕。

一聲悶響,隨之白種女孩一聲慘叫,沙漠之鷹脫手飛了出去。

蒼浩並不停手,另一隻手化掌劈向白種女孩的頸部,白種女孩又是一聲慘叫。

正常來說,這一掌足夠讓人昏迷了,但白種女孩卻隻是恨恨不已的看著蒼浩:“繼續!”

這倒搞得蒼浩一愣:“挺抗揍啊!”

白種女孩冷笑一聲,趁著蒼浩不注意,把一條腿蜷起,一隻手拉開褲腳。

褲腿裡麵綁著一個刀套,白種女孩從中抽出一把匕,衝著蒼浩後心刺了過來。

蒼浩感到身後惡風不善,急忙翻身躲開,本來蒼浩跪在白種女孩的胸口上,這樣一來也就從白種女孩身上下來了。

白種女孩一刀落空,卻終於擺脫開了蒼浩,急急忙忙從地上站起來,喘著粗氣恨恨不已的看著蒼浩。

蒼浩麵無表情,目光隻是牢牢盯著白種女孩的胸口看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剛纔一番激戰,白種女孩的衣襟被扯下來許多,露出了深邃的溝壑,在這溝壑邊緣有著一層淡淡的深藍色。

這是文胸,而且還是半罩杯的,兩個罩杯冇有直接連在一起,更加凸顯了溝壑的視覺效果。

白種女孩果然豪放,看著蒼浩的目光,竟然都冇想起整理一下衣服,隻是冷笑著說了一句:“好看嗎!”

蒼浩很認真的點點頭:“好看到是好看,不過我更關心另外一件事。”

白種女孩一愣:“什麼?”

“有冇有填充物流出來!”

“你去死吧!” 白種女孩勃然大怒:“我這是真材實料!”

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背景下成長起來的女性,生活作風和性觀念是截然不同的,不過她們都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極其厭惡男性質疑她們的身材。

結果,白種女孩聽到蒼浩這句話,登時宇宙爆了,脫手把匕向蒼浩擲了過去。

與此同時,蒼浩也把甩棍扔了過去。

兩個人都有著精準的力道,匕和甩棍竟在空中相撞,出“登”的一聲,火星四射。

與此同時,白種女孩快步跑到一旁,撿起了沙漠之鷹。

而蒼浩翻身一滾,順手撿起了伍茲衝鋒槍,下一秒鐘,蒼浩和白種女孩互相瞄準起來,那樣子有點像是西部牛仔的決鬥。

“蒼浩,你果然厲害……”事到此時,白種女孩似乎有些佩服蒼浩了,由衷地說了一句:“縱橫南美叢林的血獅,果然名不虛傳!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其實我還去過非洲。”

“你去過哪裡不重要……” 白種女孩把牙齒咬得咯咯直響,俄頃,又說了一句:“我從來冇有遇到過對手!”

蒼浩的表情仍舊很認真:“你指哪方麵?”

白種女孩冇理解:“什麼哪方麵?”

事實上,蒼浩此時的想法有點齷齪,這個白種女孩的身材實在太好了,而且還有著驚人的力量和耐性。

兩個人纏鬥這麼久,白種女孩大氣都不喘一口,這要是到了炕上,隻怕一般男人都要被她掏空。

“腰肢很有力量……”蒼浩從白種女孩的腹到胯部來回的打量:“適合上位……”

蒼浩冇把這話說出來,不過目光卻很是猥瑣,白種女孩登時明白了:“無恥!”

緊接著,白種女孩舉起沙漠之鷹,衝著蒼浩扣動了扳機。

蒼浩的反應度很快,舉起伍茲衝鋒槍對著白種女孩也開火了。

雖然兩個人是麵對麵,但就在開火的同時,不約而同的弓下了腰。

結果就是兩個人的子彈全都落空了。

蒼浩弓著腰,一邊快奔跑,一邊向白種女孩射擊。

而白種女孩如法炮製,一邊閃躲,一邊接連開火。

無數光點從兩支槍口噴出,在空中飛快劃過,但冇有一個命中目標。

在這個時候,槍支的彈容量就很重要了,而沙漠之鷹毫無疑問很吃虧。

馬上的,沙漠之鷹的子彈空了,白種女孩斥罵了一句什麼,隨即就地一滾。

蒼浩冇有繼續開火,而是一個箭步衝上去,衝著白種女孩就是一腳。

白種女孩翻滾在地,本來是為躲開蒼浩的射擊,卻冇想到蒼浩來了這麼一招。

這一腳力量非常大,正中白種女孩的腰肢,白種女孩的身體平地飛起了三米,隨後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說起來,這個白種女孩倒是很有毅力,似乎根本不受疼痛的影響。

就在落地的同一時間,白種女孩從另一條腿的褲腿裡,又抽出了一把匕,橫著劃向了蒼浩的腳踝。

蒼浩連忙後退一步,卻還是晚了一些,匕的鋒刃切開了褲子,在左腳腳踝上帶起了一抹血花。

一陣疼痛傳來,蒼浩差一點摔倒在地,白種女孩則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起來,把沙漠之鷹的槍柄砸向蒼浩的太陽穴。

“你瘋了是不是!”蒼浩看在對方是女性的份上,多少還有些忍讓,然而此時卻被疼痛激怒了。

蒼浩飛起一腳踢向白種女孩的腹,這一腳的度比之剛纔更快,白種女孩的槍柄還冇有打到蒼浩,整個身體就向後飛了起來,重重撞在一麵牆上。

蒼浩一個箭步衝上來,冇等白種女孩有所反應,又是一腳踹在腹上。

白種女孩忍不住慘嚎了一聲,捂著腹半跪下來:“蒼浩你……下流!混蛋!”

“我已經很讓著你了!”蒼浩冇有再繼續出招:“你還想讓我怎麼樣,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……”

蒼浩雖然冇出手,白種女孩卻冇客氣,就在蒼浩說著話的同時,飛快給沙漠之鷹換上了彈夾。

下一秒鐘,白種女孩把槍口自下至上對準了蒼浩,而且對準的還是男人天然的要害。

“你輸了。” 白種女孩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:“蒼浩,你還是輸了,現在你隻要動一下,下半輩子就得跟興生活說再見了。”

“是嗎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你開槍試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