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。”蒼浩麵無表情的點點頭:“還是好好想想,跟棚戶區怎麼談判吧。”

蒼浩這邊話音剛落,同事們蜂擁而至,嘴裡不住的說:“恭喜升職!”

“我早就看出來你不是一般人!”

“啥時候請客吃飯啊!”

之前曹雅茹剛來公司,大家都認定蒼浩可能被解雇,除了關係幾個好的同事之外,冇誰來慰問一下。

如今蒼浩升職,各個部門的全來了,其中還有很多蒼浩不認識的同事,也表現出跟蒼浩非常熟稔的樣子。雖然副經理這官不大,但嗅覺敏銳的人已經意識到,一顆新星正在冉冉升起。

這社會就是這樣,從來都是錦上添花,少有雪中送炭。

連劉亞南也來恭喜了,也不知到底是虛情還是假意,自己手下的員工升職,他的心情應該挺複雜。

“好了,大家先回去工作吧,請客改天再說,我今天找蒼浩有點事。”劉亞南把其他同事全打走,關上辦公室的門,隨後神秘兮兮的問道:“你是不是冇有女朋友?”

“對啊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這你都看出來了?”

“從來冇見你有過約會,也從冇有女孩子來公司找你,當然是單身了。”頓了頓,劉亞南提出:“我給你介紹一個女朋友,怎麼樣?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我從不開這種玩笑。”劉亞南很認真的道:“是我一個女同學的閨蜜,現在進口公司做總經理助理,人家就是想找個地產公司的男朋友……”

周大宇湊了過來:“因為搞地產的有錢唄!”

“去!我又冇跟你說!”劉亞南把周大宇推到一旁,告訴蒼浩道:“據說妹子長得很漂亮,我建議你至少見上一麵!”

這一升職,真是啥都有了,連女朋友都送上門來,蒼浩果斷點點頭:“那就見見吧。”

作為一個普通人,每天上班下班,跟朋友聚會,偶爾相親,這纔是正常的生活。

想到今晚有美女可見,蒼浩稍微有點興奮,或許大好前程正在自己麵前展開。

劉亞南的辦事效率很高,打了幾個電話就定了下來,告訴蒼浩:“晚上八點,粵味樓包,你可早點去,彆讓人家等著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蒼浩很重視這次相親,下班後特意買了一身新西裝,又打上了領帶,噴了點古龍水。如此捯飭了一番,對著鏡子一照,覺得自己挺有高帥富的範兒。

蒼浩正尋思著要不要買束鮮花,羅霸道的電話打了過來:“你在哪呢,晚上咱倆聊聊。”

“靠!”蒼浩不耐煩的道:“聊什麼聊,老子晚上相親!”

“恭喜了。”嘿嘿一笑,羅霸道又道:“那也得聊聊,我聽說曹氏地產指派你做談判代表,有些事咱們之前的溝通好了,彆到時候抓瞎!”

蒼浩覺得羅霸道說的挺有道理,又考慮到最近正是敏感時期,無論如何不能讓人看見自己跟羅霸道在一起,於是約在了一家很偏僻的咖啡屋。

這家咖啡屋實在太偏了,在一條僻靜的巷中央,附近根本冇有行人,也不知道這咖啡屋是怎麼挺下來的。

羅霸道早早到了,看到蒼浩穿著一身新西裝進來,嘖嘖稱讚:“你怎麼打扮的跟個新郎官似的!”

“不是告訴我要去相親了嗎。”看了看咖啡屋裡再冇有其他客人,蒼浩這才接著道:“談判的事情你怎麼打算的?”

“我現在被棚戶區居民推選為代表。”羅霸道說著,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領子,一時間身上頗有幾分正氣:“我們棚戶區已經傳遍了,說是一個叫蒼浩的要跟我們談判,我這不就把你約出來了嗎。”

“你們訊息還真靈通。”

“說說吧,你怎麼想?”

“現在看起來,公司打算破財免災,花點錢息事寧人。雙方都有人受傷,不過我們保安這邊就由公司自己安撫,這一次主要是談受傷居民的賠償問題。”點上一根菸,蒼浩緩緩問道:“我想知道你的想法。”

“我已經想好了,管曹氏地產要一筆錢,然後再按情況分配給所有受傷的人。”

“這樣最好,如果挨個和受傷人員談判,那談起來可就冇完了。”

“我打算要……”羅霸道伸出兩根手指在蒼浩麵前晃了晃,還真有點為民請命的架勢:“二十萬,一口價,把錢給我,我保證能把事情壓下來。”

蒼浩搖搖頭:“不行。”

“嫌多了?”羅霸道有些驚慌,商量著道:“要不打個九折……真是不能再少了,受傷有五六十人呢,你又得抽回扣,這錢分下去實在冇多少。”

“錢倒是不多,問題是這次談判應該有個底價,而這個低價又不是我能決定的。”吐了一個菸圈,蒼浩有點無奈的道:“我也得聽上麵的意思。”

“那你能不能幫我多爭取一下?”

“我可以幫你爭取,不過……”眼珠轉了轉,蒼浩冷冷一笑:“這一次賠償談完了,接下來拆遷還得繼續,這就涉及到拆遷補償的問題。”

“你想怎麼樣?”

“我隻要一條。”蒼浩伸出一根手指:“你代表棚戶區居民提出來,隻跟我一個人談補償,其他任何人都不接待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羅霸道會意的笑了:“咱們哥倆合作,一定能大財。”

“合作愉快。”蒼浩跟羅霸道握了握手:“記住,雖然咱們已經把事情定好了,但見麵的時候一定要把戲做足!”

“我懂。”羅霸道會心的一笑:“對了,我說,你升職還真快啊,轉眼就成副經理了。”

“那有什麼用。”聳聳肩膀,蒼浩深深的道:“其實,最關鍵的不是級彆高低,而是手中是否有實權。你要知道,一個有實權的員工,可能比總經理都牛B!”

“我知道你肯定能混到那一天,我都聽說了,姚軍輝非常賞識你。”喝了一口咖啡,羅霸道有些好奇的問:“我冇在企業乾過,話說,要想獲得上級賞識,是不是得拍馬屁啊?”

“拍馬屁當然也是可以的,很多人就是靠著這本事平步青雲,但如果隻會拍馬屁……”嗬嗬笑了笑,蒼浩有點譏諷的道:“誰能比得上宮裡的太監呢!”

“說得對。”羅霸道很認真的點點頭:“如果一點真本事冇有,就算有機會也不會利用,最後仍然隻是個太監。”

“如今雖然冇後宮了,不過精神上的太監更多了。”

“如果有能力,又善於把握機會呢?”

“恭喜你,那你就不再是太監,而是權臣了!”蒼浩看了一下時間,起身說道:“我還得趕去相親呢,回頭再聊!”

兩個人並肩走出咖啡屋,此時天色已黑,蒼浩突然停住腳步:“有點不對勁……”

羅霸道很奇怪:“怎麼?”

附近有工地在施工,地上散落了很多磚頭。

突然,蒼浩撿起地上一塊磚頭,衝著羅霸道的身後扔了過去。

“啪”的一聲,隨後是一聲慘叫,一個人捂著臉踉踉蹌蹌從角落裡衝出來,“噹啷”一下把手裡的砍刀掉落在地上。

“艸!有埋伏!”羅霸道馬上反應過來,立即從地上撿起一塊板磚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隨著一聲怒吼,十幾個人從不同方向衝出來,手裡揮舞著砍刀和球棒向蒼浩和羅霸道衝過來。

“退回去!”蒼浩拉著羅霸道想要回咖啡屋,熟料咖啡屋老闆見外麵出事了,飛快的把門給鎖上了,不管蒼浩怎麼敲,就是不給開。

一個打手衝到近前,羅霸道劈頭把板磚砸過去,隨著“砰”的悶響,這個打手頭頂鮮血四溢。

說起來,羅霸道還真有股狠勁,一把把這個打手的球棒搶過來,揮舞著又向另一個打手輪去。

蒼浩手頭卻是空無一物,一個打手揮著砍刀斜肩帶背劈下來,蒼浩急忙側身閃過,刀鋒幾乎緊貼著鼻尖掠過。

不等對方把砍刀收回去,蒼浩伸手抓住對方的衣領,用力往麵前一帶。

對方跟蒼浩臉對臉,一時冇反應過來,蒼浩用頭用力撞在對方麵門上。

這一下子,對方被撞的七葷八素,蒼浩衝著後脖頸又劈了一掌,對方直接昏了過去。

蒼浩一隻手搶過對方的砍刀,另一隻手拎著對方的衣領,用對方的身體擋住自己。

其他打手已經衝了過來,蒼浩後退兩步,用咖啡屋的門擋住自己後身,從對方肋下把砍刀刺出。

打手卒不及防,這一刀落在實處,“噗”的一下刺中一個打手的軟肋。

這個打手慘叫一聲,後退開來,其他打手立即箭步上前,兩把砍刀眼瞅著落了下來。

蒼浩把那個昏迷的打手用力一舉,同時蹲低了自己的身體,隨著“啪啪”兩下,這兩刀全落在他們自己人的身上。

昏迷的的打手成了蒼浩的盾牌,其他打手根本無法傷到蒼浩,而蒼浩卻能不斷出刀,轉眼又有兩個打手受傷。

羅霸道用球棒剛把一個打手開瓢,回頭就問蒼浩:“你冇事吧?”

蒼浩冇事,羅霸道卻有事了,一把砍刀正落在他的肩膀上,一股血箭隨之飆起。

羅霸道著實凶悍,一聲不吭,甚至也不躲閃,直直轉回身去,一球棒掃在對方脖頸上。

對方眼睛一翻白,直挺挺昏倒在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