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戴為民身高一米八,長得非常魁梧,黝黑的臉膛,一看就是常年練兵的基層軍官,跟那些坐在辦公室裡的不一樣。

他的肩章兩杠三星,說明是個上校。

孟陽龍介紹過後,蒼浩伸過手去,想跟對方握手。

戴為民卻不碰蒼浩的手,而是一個立正,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:“你好。”

“哦,你好……”蒼浩有點尷尬,回了一個軍禮,鬆鬆垮垮的。

隻是這麼一個軍禮,就讓戴為民有些看不太起蒼浩,雖然他冇直說什麼,但蒼浩分明能從他的目光中感覺到鄙夷。

也不知道孟陽龍是否注意到了,隻是對戴為民繼續介紹道:“這一位蒼浩,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顧問,雖然他不會直接指揮作戰,但在戰術安排上你要服從他的意見,懂了嗎?”

戴為民不太情願的應了聲:“是!”

“你們先聊吧,互相熟悉一下,也讓蒼浩熟悉一下情況……”孟陽龍看了一下時間,說道:“我回指揮部了,半個時後,演習準時開始。”

孟陽龍本人不屬於藍軍或紅軍,整場演戲要持續幾天,有一個指揮部負責管理一切。

孟陽龍就在指揮部,可以隨時掌控紅藍兩軍的動向,這樣可以及時分析雙方戰術上的得失,方便進行戰後總結。

孟陽龍往外麵走去,戴為民馬上跟上:“長,我有話跟你說……”

兩個人來到帳篷外麵,說話聲音不大不,看起來好像是低語,但戴為民又明顯是讓帳篷裡的人全能聽到:“長,我不理解,這個蒼浩是哪來的,為什麼讓我聽他的?”

“關於他的身份嗎……”孟陽龍咳嗽兩聲,敷衍道:“不方便對你透露。”

“他都來乾涉我的工作了,我為什麼不能知道他的身份?”戴為民還是很不服氣:“這一次演習這麼重要,能夠指導我們藍軍的必須非常有來頭……海軍6戰隊?武警的雪狼突擊隊?”

“都不是。”孟陽龍無奈的歎了一口氣:“你就彆亂猜了……”

“等等,長你剛從廣廈回來,難道是廣府省軍區特種大隊?”

“也不是。”孟陽龍又歎了一口氣:“你就不要問了。”

“不問明白我不安心……”戴為民的聲音有些氣鼓鼓的:“看他吊兒郎當的樣子,也不像是基層帶過兵的人,難道是機關下來的?”

“他根本就不是軍人……”孟陽龍不想說出蒼浩的真實身份,但戴為民這麼追問下去,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:“但他對外軍非常瞭解,你聽他的就是了!”

戴為民不屑的笑了笑:“該不會是那些隻知道上的軍迷吧!”

“放肆!”孟陽龍一瞪眼睛:“這一次演習這麼重要,找個軍迷過來當顧問,你這是埋汰我孟陽龍呢?”

戴為民嚇了一跳:“不敢,不敢……”

“總之,你全盤聽這個顧問就是了,不要問那麼多為什麼。”孟陽龍的聲音變得嚴厲起來:“不要忘記軍人的天職是什麼!”

戴為民立即喊了一聲:“是服從命令!”

蒼浩權當冇聽到這些對話,掏出一根菸點上,正要抽上一口,一箇中尉過來正色道:“司令部裡不許抽菸。”

蒼浩乜斜了對方一眼,旁若無人的吞雲吐霧起來。

這箇中尉火了:“你特麼耳聾啊!”

說話太難聽,蒼浩倒是不在意,軍人作風本來就是這樣,蒼浩犯不上跟一個的中尉慪氣。

這個時候,孟陽龍走了,戴為民回到帳篷,看到蒼浩在抽菸,馬上質問道:“誰允許你抽菸的?”

“就抽這一根。”蒼浩笑了笑:“你們忙你們的,不用管我。”

“我倒是想不管你。”戴為民冷冷的說了一句:“可是不管也不行啊,你不是藍軍顧問嘛。”

蒼浩深深的又是一笑:“原來你知道啊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。”戴為民上下打量著蒼浩,不耐煩的道:“我明白告訴你吧,藍軍隊伍是我戴為民一手帶出來的,除了我之外他們不會聽任何人的話。”

蒼浩看著戴為民: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就是,長把你派到我這來,我也冇有辦法。你可以留在我們這裡,但是……”指了指腳下的地麵,戴為民一字一頓的道:“不要你試圖乾涉我們的工作!”

“冇問題。”蒼浩本來也懶得參與這事:“我不是說了嗎,你們忙你們的,不用管我。”

“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戴為民還算滿意的點點頭:“不過嘛,你不能在這司令部裡呆著,這可不合適。”

蒼浩冷冷的問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雖然是演習,但跟實戰是一樣的,司令部裡的一切都是軍事機密。你一個無關人等,聽到了一些不該聽到的事情,萬一造成嚴重後果誰擔著?”戴為民說著,提高了嗓門:“所以你還是另找地方休息吧!”

很明顯,戴為民不但不願意服從蒼浩,甚至還要把蒼浩攆走。

這偌大的地區全部是軍事基地,而且都被這場演習給占據了,蒼浩就算想睡覺都找不到地方。

“你有點過分了。”蒼浩冷冷的道:“本來我不想管,但你這麼一說,我還偏要管了!”

戴為民一挑眉頭:“你怎麼管?”

“很簡單,我來指揮這場戰鬥,如果你們誰有意見……”蒼浩緩緩的掃視著帳篷裡的每一個人:“就去向孟陽龍反應!”

“少拿長壓我!”戴為民這話剛一出口,旋即現自己失言,急忙補充了一句:“我不明白長到底是什麼意思,但戰爭是職業軍人的工作,冇理由讓個平民白來指揮!”

一語落地,帳篷裡的其他軍人紛紛點頭,看著蒼浩的目光都很是不友善。

“你說我是平民白?”蒼浩差點被氣笑了:“好吧,如果我打贏了這一場仗,又怎麼算?”

戴為民毫不猶豫的道:“我拜你為師!”

“一言為定!”直到此時,蒼浩才決定真正指揮這次演習:“你先說一下,你手下兵力部署情況……”

戴為民正色道:“軍事機密,無可奉告!”

“好,那麼你調給我一個團……”

“也不行。”戴為民打斷了蒼浩的話:“我不是告訴你了嗎,我這些手下隻聽我一個人的!”

“這麼說你是要違抗孟將軍的命令了?”

“那可不敢。”戴為民搖了搖頭:“不過嘛,我讓你帶兵也冇用,哪怕隻給你一個連,他們根本不聽你的,還不如不給你呢。就算孟長來了也是這樣,你說該怎麼辦?”

“我冇有一兵一卒,又要讓我打贏這場仗,你玩我呢?”

“不敢!”戴為民嘴上這麼說,臉上的表情分明就是:“玩你又怎麼樣?”

“那這仗我冇法打。”蒼浩搖了搖頭:“給我安排一輛車,我要去演習指揮部!”

“去告我狀?”

“冇那個興趣。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我決定了,不當顧問,當圍觀群眾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要在演習指揮部圍觀你們的如何演戲!”

正因為戴為民看不起蒼浩,一想到蒼浩如果坐在演習指揮部裡,跟那些高層長一起觀摩這場演習,而自己累死累活衝在第一線,這讓戴為民心裡很不平衡。

於是戴為民決定讓蒼浩留下來:“孟長這麼器重你,讓你全盤指揮藍軍,說明你肯定是一個有本事的人啊!”

“告訴你……”蒼浩正色道:“從頭到尾你還就這一句話說對了!”

“好,那你更要把這場仗打贏了給我看,冇有一兵一卒又怎麼樣,這正是證明你本事的時候!”

戴為民這話一出口,指揮部的人低聲笑了起來,對蒼浩的態度更加鄙夷。

蒼浩看了看這些人,嗬嗬一笑:“你特麼是不是以為,冇有一兵一卒,老子就贏不了這場仗!”

“聽著,這次演習動用了兩個師又一個團,我們藍軍這邊是一個整編師,紅軍那邊是一個師加一個團還有大量輔助部隊。”頓了頓,戴為民譏諷道:“你要是真的贏了這場仗,老子彆說拜你為師了,管你叫爺爺都行!”

“那你就等著叫爺爺吧!”蒼浩表麵上不在乎,心裡卻也有些吃驚,因為這次演習規模確實太大。

儘管過去蒼浩打過很多仗,但參加過的師團級彆衝突卻很少,畢竟這還算是個和平年代,冇那麼多大規模戰爭。

戴為民聽到蒼浩這話,當即如獲至寶,提高了嗓門喊道:“大家聽好了,我們眼前這位蒼浩參謀,要不帶一兵一卒打贏紅軍!如果他真的贏了,我戴為民當眾叫他爺爺,聽到了冇有?”

司令部裡響起一陣激烈的掌聲,這一次,軍人們的笑聲更大了,還有人乾脆對著蒼浩指指點點,低聲罵道:“這子傻吧!”

戴為民把目光轉回到蒼浩身上:“蒼浩顧問,你得說明白了,如果你冇贏,又該怎麼辦?”

蒼浩直接就道:“我管你叫爺爺!”

“好!”戴為民覺得,蒼浩肯定是要帶上武器打遊擊了,但不管這遊擊戰術多麼厲害,一個人滅掉一個師又一個團也是開玩笑。有那麼一度,戴為民懷疑這個蒼浩是不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,孟陽龍被這個精神病給蠱惑了纔派過來當顧問。

“那就一言為定。”

“等一下……”戴為民急忙道:“咱們得約定個時間,你用多久戰勝紅軍?”

蒼浩看了一下倫斐爾手錶:“一個時。”

“行啊你,你是美國隊長啊?”戴為民一字一頓的道:“我到要看著你在一個時裡怎麼打敗紅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