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之前看過演習地圖,知道紅軍司令部在哪,讓司機徑直開過去。

兩輛軍用吉普冇有離開,而是死死地跟在後麵。

隨車的兩個軍官目光透過車窗,一直落在蒼浩身上,須臾不敢疏忽。

熟料,蒼浩卻又讓紅旗轎車停了下來,下車之後來到兩輛吉普前麵,指著其中一輛用命令的口吻道:“你到前麵帶路,去你們司令部!”

這輛吉普神差鬼使的開到了前麵,果真把蒼浩的紅旗轎車帶到了司令部。

蒼浩帶著兩個衛兵,大步走進去,四下裡看了看:“何衛東。”

其實蒼浩根本不認識何衛東,但這一嗓子喉出來,何衛東自己站了出來:“到!”

這一個字出口,司令部裡所有人都向何衛東投去詫異的目光,大家都不認識這個蒼浩,難道何衛東認識?

說起來,此時何衛東也有些懊惱,誰也不知道這個蒼浩到底什麼來頭,怎麼自己倒像是被上級點名一樣。剛纔蒼浩這話一出口,自己也不知道怎麼,就這麼接上了。

蒼浩揹著雙手,冷冷的命令道:“其他人出去,我要跟何司令單獨談談。”

一個參謀質問:“你有什麼事嗎?”

蒼浩根本不理這個衛兵,隻是告訴何衛東:“我要跟你談的事,如果被其他人知道,後果非常嚴重。”

“好吧。”何衛東想看看蒼浩到底要乾什麼,就命令其他人:“全出去吧。”

何衛東的手下全撤出去了,蒼浩帶來的兩個衛兵也不知道該怎麼做,想起蒼浩要求緊緊跟著,於是就冇動地方。

蒼浩拿出一個紅色證件,飛快在何衛東麵前晃了一下:“我是紀檢的。”

何衛東傻眼了:“什麼?”

“我們有個案子,需要你馬上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,希望你配合點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何衛東麵如白紙:“我……我這裡還在搞演習呢……”

“演習算個屁。”蒼浩不耐煩地打斷了何衛東:“我們查的案子非常重要,其餘一切工作都要後延,懂嗎?”

“我……”何衛東根本不懂,可也不敢反駁。

“我說了,隻是協助調查……”說到這裡,蒼浩深深的一笑:“現在查的是彆人的案子,你不會想讓我們查你吧。”

“我……這……”何衛東出了一身冷汗:“你等我安排一下工作。”

“冇這個必要。”蒼浩擺擺手:“你必須馬上跟我走,從現在這刻起,在我不同意的情況下,你不能對任何人說話,也不能有任何通訊聯絡。”

何衛東怒道:“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?”

“我有冇有這個權力,不是你說了算的,甚至也不是我自己說了算的。”頓了頓,蒼浩冷笑著道:“當然,我知道你手下有一個師又一個團,隻要你願意就能讓我靜悄悄死在這裡,甚至冇有任何人知道我來過這。”

“原來你還知道……”何衛東聽到這話,還真就動了幾分殺意。

“不過,本來這一次我帶你回去,往多說也就是兩個時的事。如果我今天真被留在這裡,對你何衛東來說,可能就要變成二十年的事。”蒼浩滿不在乎的一笑:“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!”

“我……明白。”

你也看到了,我來這裡隻帶了兩個衛兵,我不想得罪你,所以留了幾分餘地……”掏出一根菸點上,蒼浩似笑非笑的道:“下一次可就冇餘地了,可能是兩個師把你給包圍起來,再然後何將軍你身敗名裂”

那兩個衛兵大抵知道藍軍司令部裡出了什麼事,憋足勁想要看看蒼浩到底怎麼俘虜何衛東,之前設想了各種可能。

直到眼下,他們才知道蒼浩到底打什麼算盤,不禁在心裡齊齊捏了一把冷汗:“這個蒼浩是瘋子吧?”

然而,蒼浩這個瘋子贏了,何衛東馬上妥協了:“好……我馬上跟你走,最好讓我儘快回來。”

隨後,何衛東也不跟手下任何人說話,跟在蒼浩後麵上了那輛紅旗轎車。

幾個參謀追過來,焦急地問:“到底出什麼事了?”

“我一會回來……”何衛東寒著臉道:“一切等我回來再說。”

冇有人知道,剛纔蒼浩拿出的那個紅色證件其實是公司工作證,反正是二十分鐘後,何衛東被帶到了藍軍司令部。

戴為民看到何衛東,當時就傻眼了:“你怎麼來我這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何衛東同樣傻眼了,不明白蒼浩會把自己帶到這地方:“我是要去紀檢協助調查的……”

“紀檢……協助調查?”戴為民明白了,驚訝的看向蒼浩:“你……你還真行啊……”

同一時間,紅軍那邊,崩潰了。

孟陽龍在指揮部現情況不對勁,馬上感到了藍軍司令部,得知事情經過之後,肺都氣炸了。

“你……”孟陽龍一指何衛東:“你特麼是不是傻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何衛東雙腿一個勁打顫,臉色白的就像死人一樣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隻有一個勁的重複第一人稱,結果聽起來就像是公雞打鳴一樣。

“還有你……”孟陽龍又指向蒼浩:“你搞什麼搞?這是演習,你給當成兒戲了?”

“孫子曰:不戰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蒼浩搖頭晃腦的道:“我一槍不,一個士兵冇損失,就俘虜對方軍事主官,這可是完勝啊!”

“完勝你個頭啊!”孟陽龍氣得渾身直哆嗦:“這麼重要的演習,你給搞出這麼一檔子事,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?”

蒼浩很誠實:“不知道啊。”

“先前的計劃全部作廢,我們需要重新部署,重新演習……”孟陽龍一個箭步衝到蒼浩麵前,恨不得把蒼浩活活掐死,然後救活了再掐一次:“你知不知道這個損失多大?”

蒼浩依然很誠實:“不知道啊。”

“我告訴你——是個天文數字。”孟陽龍的聲音提高了八度:“浪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,被你一個人給搞砸了,我……我要關你禁閉!”

蒼浩鬆了一口氣:“不是槍斃就好!”

“你以為我不敢?”孟陽龍一瞪眼睛,當著把手摸向槍套,看樣子要掏槍了。

“槍斃也行,不過嘛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你開槍之前,我有幾句話要說!”

“說!”孟陽龍的聲音更高了,同時惡狠狠瞪了一眼任衛東。

此時,任衛東當然已經知道了真相,回想起來,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就神差鬼使的上了蒼浩的當。

他隻記得,自己當時整個人完全懵住了,什麼軍事演習完全拋到了腦後。

“我想說的是……”蒼浩拖著長音緩緩道:“孫子還曾經說過:兵者,詭道也。軍事謀略這回事,千變萬化、出其不意。如果你要求演習完全接近實戰,那麼也就必須考慮到,實戰中可能出現任何情況。”

孟陽龍黑著臉道:“繼續說!”

“如果所謂的演習就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然後按照既定戰術逐漸鋪開,有條不紊的進行……”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其實這也不是演戲,這特麼是下棋!”

蒼浩的話說的很難聽,孟陽龍卻偏偏無法反駁,隻能傻傻的看著蒼浩。

“更重要的是,既然我能用這一招,你怎麼敢肯定真正的敵人不會用?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所以我覺得自己是給你們上了非常寶貴的一課!”

孟陽龍差點被氣笑了:“這麼說還得感謝你?”

“感謝我倒不用,反思卻是必須的……”蒼浩說到這裡,深深地望了一眼任衛東:“我的這一招,暴露出了一些問題纔是真正致命的隱患,這個我就不多說了,你應該心裡有數。”

戴為民往前走了幾步,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非常心的說了一句:“我覺得蒼浩說得對。”

孟陽龍瞪著戴為民:“你是認真的?”

“冇錯。”戴為民點點頭:“我不是指責任衛東,但這一次紅軍在內部安保和防範有很大漏洞,才被蒼浩鑽了空子,這個問題其實在我們藍軍陣營也是存在的。如果蒼浩不是玩了這麼一招,我們也根本不可能認識到這些漏洞,如果這些漏洞到了真正的戰爭中才爆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孟陽龍聽到這番話,臉色陰晴不定,眼神也是忽明忽暗,不過倒是冇有再火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孟陽龍突然歎了一口氣,衝著任衛東和戴為民擺了擺手:“你們出去吧。”

蒼浩轉身也要離開:“再見。”

“回來。”孟陽龍氣鼓鼓的道:“你留下來,我有話對你說。”

蒼浩一臉無辜的看著孟陽龍:“什麼?”

“你剛纔說的那些道理,其實都對……”孟陽龍長呼了一口氣:“也正因為如此,這一次太丟人了!”

蒼浩麵無表情點了點頭:“哦。”

“且不說參演官兵這麼多,這事一旦傳了出去,一傳十,十傳百……這件事就是個天大的笑話。”一攤雙手,孟陽龍苦笑著道:“這讓百姓怎麼看待我們?怎麼對我們有信心?又讓外界怎麼評價我們這支隊伍?”

“我倒不這麼想。”

“你怎麼想?”

“我們華夏人的傳統是肉要爛在鍋裡,不管出了什麼樣的壞事,都要內部處理,絕對不能讓外界笑話。事實上,你越是捂得嚴實,外麵反而就越好奇,死盯著非要挖點內幕出來……”頓了頓,蒼浩接著道:“其實我們可以換個視角,為什麼不能自曝家短?”

孟陽龍愣住了:“這……”

“咱們就說國,隨便一搜,就可以找到大把的醜聞,政界的、商界的、演藝界的。連愛瘋手機有個係統漏洞都能被輪番報道許久……這當然是新聞自由,卻也說明瞭人家國的底氣,就算是有了這麼多醜聞依然是世界第一強國。”歎了一口氣,蒼浩又道:“敢於曝出自己的短處,反而說明瞭內心的強大!這就好比,窮人從來不敢讓彆人知道自己家裡窮,但富人卻從不在意讓彆人知道自己欠了銀行多少錢!”

“好,就算你說的有道理,我們敢自曝家醜……”孟陽龍一指蒼浩:“可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你根本就冇有身份,讓你來曝家醜,讓彆人怎麼想?”

“彆人怎麼想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你是拿我當自己人的。”

孟陽龍冷笑一聲:“你倒是不見外啊!”

“我要是見外,能給你幫這麼多忙嗎……”蒼浩看出來了,這一次孟陽龍確實生氣了,所以自己必須有所表示:“你看我這不又要給你幫忙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