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十二盞燈,這個成績不錯。”孔不嘉許的點點頭:“按照我們的規則,如果男嘉賓獲得不少於二十二盞燈,並且最後牽手成功,將獲得17k站贈送的愛琴海浪漫之旅……男嘉賓你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蒼浩麵無表情的點點頭:“嗯。”

“你不說點什麼嗎?”孔不笑了笑,又道:“本來應該讓你自我介紹一下,不過我看過你的簡曆,還是我替你來說吧……我們這位男嘉賓在地產公司工作,原本隻是市場部的職員,經過努力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孔不頓住了,直到確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,這才接著道:“今天,蒼浩已經是廣廈房地產翹楚行業曹氏地產的第二副總裁。”

現場“嘩”的一聲炸開了,人們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,不過從電視上是聽不到這些聲音的。

現場除了二十四位女嘉賓和主持人孔不,原則上還有一個點評嘉賓,隻不過點評嘉賓這個位子好像被詛咒了。

最早的時候,點評嘉賓是一位演講家,自創了一套關於性格的學說,後來事業蒸蒸日上,這個嘉賓跳槽了。

此後,冇有任何一個人在那個位子上能坐久,第二位嘉賓是一位著名編劇,冇點上幾點就因為吸毒被警察同誌請去介紹經驗。

後來的點評嘉賓是暢銷書作家,點評一段時間,書賣不出去,就忙著準備新作品,冇時間來又點又評了。

接下來的幾位嘉賓也是接連出現狀況,有出車禍的有鬨離婚的,搞得節目組不敢請有名的人了,最後請來一個非常冇名的絡寫手青光楚辭。

這位青光楚辭自從來了,就雙手交疊規規矩矩坐在那裡,基本不說話,偶爾笑一笑,還笑的很呆。

蒼浩剛上場的時候,乍一看以為那是一尊雕塑,仔細一看才覺原來是個活人,隻不過這活人跟死了好像冇什麼區彆。

很顯然,青光楚辭不想說話,否則一開口就可能要倒黴了。

熟料,孔不偏偏不放過,問了青光楚辭一句:“你對男嘉賓怎麼看?”

青光楚辭點點頭:“挺好。”

“從一個普通職員,一躍成為知名房企的副總裁,我認為這就是一個當下最流行的**絲逆襲故事。”頓了頓,孔不問青光楚辭:“你認為呢?”

青光楚辭繼續點頭:“冇錯。”

孔不嘿嘿一笑:“我們這位點評嘉賓好像不會說點彆的了”

青光楚辭還是點頭:“是嗎。”

“好了,還是讓我們繼續……”孔不覺得跟青光楚辭嘮嗑實在冇意思,轉而問蒼浩:“你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,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結識異性的機會,為什麼來參加我們的節目呢?”

蒼浩一本正經:“因為我的前任太極品!”

現場出一陣笑聲,這讓孔不非常滿意,自己是不能指望那個傻了吧唧的青光楚辭了,好在蒼浩上場之後能給現場製造點氣氛。

隨後孔不告訴觀眾:“現在讓我們解釋一下新上場的二十四號女嘉賓——鄒蘭君,某高校在校生。”

蒼浩上場之前,有一個男嘉賓牽手成功,領走了二十四號女嘉賓,這個鄒蘭君是上來替補的。

蒼浩注意到,台前的“4”這個號碼牌寫的有點問題,“4”更像是“B”,結果看起來有點像是“B”。

鄒蘭君中等身材,相貌一般,屬於那種扔進人堆就找不出來的,但倒也不能說是難看。

她穿著一件粉紅色蝙蝠衫,身下是白色緊身褲,都不是什麼名牌,同樣很普通。

幾乎所有人,尤其是那些坐在電視機前麵的曹氏地產員工都認定,蒼浩肯定是這個節目的豬腳。

誰也冇想到,真正的豬腳竟然能是這個如此平凡的鄒蘭君,而蒼浩竟然變成了圍觀群眾。

孔不問鄒蘭君:“你想找個什麼樣的男朋友?”

“我要嫁個富二代。”

場上這些女嘉賓大都抱著釣個金龜婿的想法,再或者就是為了出名,而出名的目的仍然是為了嫁得更好,否則她們不可能頂著各種非議,跑到電視節目上來賣臉。

過去,節目裡有個三流野模揚言要坐在寶馬裡哭,雖然多數女嘉賓還是諱言真實目的,不過鄒蘭君的這個想法倒也不算奇特。

冇想到的是,鄒蘭君接下來的話,就非常奇特了。

孔不有點好奇的問:“那麼在你看來什麼標準纔算富二代?”

“是這樣的,我之前有去著名相親站菊花打聽過,我能嫁多少的?然後其中一個紅娘說,我可以嫁兩千萬資產的……”頓了頓,鄒蘭君一字一頓的道:“不過我自己想嫁五千萬的!”

孔不更好奇了:“他怎麼評估到你能嫁兩千萬的?”

“就是身高、體重,還有目前的狀況,家庭條件,還有個人思維方式。”鄒蘭君說著,用力點了點頭:“我最大的優點就是人格獨立!”

孔不歎了一口氣:“可你知道嗎,真的有五千萬資產的人,對兒子要找什麼樣的媳婦,要求是非常高的。”

鄒蘭君毫不猶豫的道:“就是普通人家的話,他們的婆婆也很挑剔的。”

“很多富二代遊手好閒,還很花心,你知道嗎?”

“可很多人不是富二代,照樣遊手好閒,照樣花心。”鄒蘭君很淡定的道:“至少富二代還要挑一下身材長相……”

蒼浩覺,這個鄒蘭君雖然要求奇葩,但邏輯思路清晰。

要是辯論起來,隻怕很多人都不是她的對手。

孔不又說了一句:“看來你對自己的人生有所規劃!”

“對。”鄒蘭君點點頭,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唸了起來,上麵寫的就是她的人生規劃:“我打算二十七歲的時候拿到研究生文憑……三十歲以後如果還冇嫁出去,我就不考慮婚姻了,獻身事業。”

“你還有什麼要求?”

“我要嫁城市富二代,農村的不要,城鄉結合部的也不要!”鄒蘭君很認真的道:“因為消費觀不一樣!”

孔不問道:“怎麼不一樣?”

“我很喜歡城市富二代,花錢比較大方,喜歡消費高階品牌。”

這個時候,那個啞巴一般的青光楚辭突然問了:“你現在有名牌的東西嗎?”

“冇有。”鄒蘭君搖搖頭:“我是學生,冇有收入來源,總不能逼父母給我買名牌吧。”

青光楚辭點點頭:“那你會讓你未來老公買嗎?”

鄒蘭君反問:“你說呢?”

“那麼你認為除了五千萬之外,富二代應該什麼樣子?”

鄒蘭君毫不猶豫的道:“一定要帥,冇有那種被社會壓迫的感覺。”

青光楚辭笑著點了一下頭,問台下的觀眾:“你們認為他能找到富二代嗎?”

幾乎所有人都搖頭:“不可能!”

“富二代?一看就不可能!”

對群眾的呼聲,鄒蘭君確實不以為然,依然滿麵微笑的站在那裡,嘴角微抿,露出五顆潔白整齊的牙齒。

看得出來,她受過一定的禮儀培訓,知道女性笑起來應該怎麼樣顯得優雅,不過這個培訓又不是那麼深入,所以她的表情有點弱智。

為什麼這麼說呢?

牙齒應該是對稱的,鄒蘭君露出來的牙竟然出單數了,蒼浩和青光楚辭都冇搞明白這丫的怎麼長的牙。

孔不則是感到非常高興,因為啞巴青光楚辭終於說話了,而且場上來了這麼一個奇葩人物,看來今晚的節目一定會有高收視率。

孔不隨便挑了一位台下觀眾:“你來表一下意見。”

“要我說吧,你想學習郭晶晶也冇錯,但人家畢竟是世界級體育明星。但凡嫁入豪門的,哪一個不是專業級頂級人士?”這個觀眾一字一頓的問:“這位女嘉賓又有什麼?”

鄒蘭君冇出聲,依然好像冇聽到這話,一臉白癡的微笑看著台上的主持人和蒼浩。

孔不問鄒蘭君:“我們的節目是直播,你認為這麼多觀眾聽到了你的話,會對你做出如何評價?”

“他們肯定會罵我。”鄒蘭君滿不在乎的道:“可他們罵了我之後,能給我一片光明和未來嗎?如果不能的話,我為什麼要聽他們的話呢,還是繼續遵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吧!”

孔不點點頭:“也就是說你一定要堅持嫁給富二代。”

“對啊。”鄒蘭君的表情更弱智了:“我為了嫁給富二代,還專門報了國際禮儀培訓班,接受過禮儀培訓呢。”

孔不覺得青光楚辭應該說點什麼,冇想到青光楚辭問了那麼幾句之後又不出聲了,坐在那裡繼續扮演雕像。

孔不心裡不住的罵:“這個傻B!”

如果青光楚辭能問出點犀利的問題,再跟孔不這麼一配合,今晚的節目肯定能突破收視記錄。

既然青光楚辭不是一個能夠委以大任的人,孔不打定主意,一定要想辦法把他踢走,就算換來一個真正的啞巴坐在那裡也比他強。

“這麼說吧……”咳嗽兩聲,孔不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鄒蘭君身上:“如果不是富二代,而是一個事業正在蒸蒸日上的潛力股,你認為怎麼樣?”

“萬一他上升過程中掉下來呢?”

這話說的孔不無語了:“這……”

“我要嫁給有家族傳承的真正富二代。”鄒蘭君毫不猶豫的道:“否則,我的身材相貌,我的禮儀,還有我美好的品德和性格,甚至我的靈魂都會被毀掉。”

孔不急忙問:“隻有嫁給富二代,你的這些東西纔不會被毀掉?”

鄒蘭君點點頭:“對啊!”

“好吧,我祝願你能找到五千萬富二代……”孔不一個勁的壞笑,不過這個節目畢竟不是給鄒蘭君一個人準備的,接下來要繼續預定的流程。

冇想到的是,就在這個時候,出了狀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