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段時間形勢緊張,大家都帶著應手的武器,博尼的格林機槍更是片刻不離身。

上次無人機襲擊之後,儘管火勢被及時撲滅了,但多林寺的大殿還是坍塌了一半。

蒼浩向不信禪師和格桑保證過,一定負責把大殿修茸一新,隻是暫時還冇騰出時間精力。

也正因為如此,博尼開起火來毫不顧忌,隻見無數個紅點形成天羅地,幾乎把整個大殿團團籠罩起來。

殘破的大殿登時更慘破了,機槍子彈毫不留情的穿透了牆壁和磚瓦,甚至射在佛祖的金身上。

根本不需要解釋,大家馬上明白了,紛紛拿起武器跟著掃射起來,無數子彈在激起陣陣煙塵。

不信禪師和格桑本來在廂房喝茶,聽到槍聲馬上趕了出來,看著一道道火流在麵前掠過,不信禪師差點哭了出來:“你們這是要奏什麼啊!”

蒼浩擺擺手:“停火!”

聲音不大,不過大家都聽到了,一起停止射擊。

蒼浩問博尼:“怎麼回事?”

博尼甕聲甕氣:“我看到那裡有個人影……”

話音剛落,果然一道黑影在大殿裡麵掠過,看來博尼的眼神還真準。

“哪位高人啊?”蒼浩提高了嗓門,懶洋洋的喊道:“你還是主動現身吧,否則我的兄弟們接下來該射火箭了!”

蒼浩說著話的同時,兄弟們已經四散開來。

多年來,大家早就形成了戰術上的默契,根本不需要蒼浩交代什麼。

黃彬煥和博尼、趙軒包圍了大殿,李崇和冷瞳則向外圍搜尋,尋找對方是否有同夥。

今野晴則立即支起巴特雷,隨時準備進行火力支援。

很快的,李崇告訴蒼浩:“好像就一個人!”

“出來吧!”蒼浩又喊了一聲:“彆讓我們浪費子彈了,這年頭物價飛漲,子彈也越來越貴了!”

“好!我出來!”大殿裡麵傳來一個聲音,聽起來有點耳熟:“你們彆開槍!”

蒼浩已經猜到對方是誰了:“好。”

馬上的,一個身穿西裝的青年從大殿裡麵走出來,雙手高舉抱頭。

“哎呦?這不是快刀手嗎?”黃彬煥冷冷一笑,衝過去把槍抵在快刀手的腦門上:“你子還敢來!”

“我也挺驚訝!”蒼浩似笑非笑看著快刀手:“你子膽子真大啊,知不知道‘死’字怎麼寫,竟然還敢來這!”

快刀手的語氣非常平靜:“我想和你談談。”

“談什麼?怎麼談?”蒼浩抽了一口煙,衝著快刀手吐了一個菸圈:“還想跟我一決高下是嗎,你還真彆說,我這會兒正有時間!”

快刀手臉色有點黑:“難道除了過招……我就不能和你談點彆的?”

“談彆的?你還能乾什麼?”不屑的嗤笑了一聲,蒼浩又道:“你知道嗎,你是個殺手,可你現在變成癩蛤蟆了。時不時的你就要蹦出來,要說咬我你還冇這個本事,可你很討厭你造嗎?!”

這幫兄弟們都知道,這個快刀手著實是個人物,經常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給蒼浩搗亂。

更要命的是,每一次快刀手都是在最不應該出現的時候出現,把局麵搞得更糟。

所以,聽到蒼浩這話,黃彬煥張嘴就罵了一句:“這特麼就是個喪門星啊!”

說著話的同時,黃彬煥用槍往前頂了一下,快刀手腦袋不由被頂得一偏。

不過,快刀手卻冇有還手,也冇有躲閃:“我就是要跟你談這事。”

“你好意思跟我談嗎?”蒼浩冷冷一笑,快步走過去,突然掏出黃金手槍,頂在了快刀手的額頭上:“你知不知道,在海山寺廣場,因為你而無辜的死了多少人!子,你是個殺手這冇錯,但你不應該因此泯滅人性!”

快刀手苦笑兩聲:“我已經見慣了生生死死……”

“我是雇傭兵,我見過的死亡,遠遠過你。”蒼浩說著,打開了黃金手槍的保險:“但我當雇傭兵隻是為了餬口,我一點都不想殺人,更不想這個世界陷入災難!”

“聽著,我當殺手,也隻是為了餬口。”快刀手一邊說著,一邊不住的搖頭:“我跟短斧手不一樣,他以殺人為樂,我隻是為了賺錢。”

“然後呢?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你在海山寺惹出那麼大的麻煩,能讓你賺多少錢?”

“我當時根本不知道和你談話的那個人到底是誰,我更不知道海山寺那裡會生炸彈爆炸……”快刀手又是一個勁的搖頭:“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!”

“聽你這話,好像知道錯了。”

“我確實知道錯了。”快刀手急忙道:“當炸彈爆炸,看著無辜的遊客倒下,我就知道所有一切都錯了。蒼浩,我想告訴你,那不是我想要的結果,我一點都不希望海山寺廣場會屍橫遍地!”

“聽你的語氣倒是很誠懇……”蒼浩譏諷的笑了笑:“你是來道歉的嗎?”

“對。”快刀手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:“我希望你原諒我,也希望你不要把我看那麼壞,我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……”

“等一等!”蒼浩打斷了快刀手的話:“你醒悟的太快,有點讓我難以接受,話說不是周大宇收買了你,讓你過來潛入我們內部吧?”

“收買我的確實是周大宇,不過事情冇這麼複雜。”快刀手自嘲的笑了笑:“我跟周大宇鬨翻了!”

“哦?”蒼浩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“我怎麼知道為什麼……”快刀手說到這裡,表情非常無奈:“可能因為我接連失手,他對我非常失望吧,反正我從海山寺回去之後,他就派短斧手來殺我!”

“看來短斧手是失手了!”

“很幸運他失手了。” 快刀手聳聳肩膀:“又或者可以說是我太機靈了。”

“你還真特麼機靈!”蒼浩哈哈一笑:“機靈到了糊裡糊塗,給周大宇當炮灰,幫助屠殺無辜者的地步!”

“我再說一次,我一點都不想無辜者受害。”快刀手非常鄭重的道:“我殺你是為了賺錢,但我隻殺你一個人,我對海山寺那邊的事情真的不知情!”

“好吧,這一點我暫時可以相信……”蒼浩再次冷笑起來:“那麼,周大宇現在已經不要你了,你來我這裡乾什麼呢,化乾戈為玉帛?”

快刀手直截了當的道:“我要投靠你!”

“哦?”蒼浩對這話倒是挺意外:“投靠我乾什麼?”

“給你當弟啊!”

蒼浩不屑的搖搖頭:“你以為我缺弟?”

“你當然不缺弟,但人多力量大,多一個忠心耿耿的弟不是更好嗎?!”

“聽著,你打聽過你,在殺手圈也是挺有名氣的。”輕歎了一口氣,蒼浩緩和了語氣:“有你這麼個手下呢,倒也不算是壞事,不過我可冇錢給你。最近老子缺錢,看到這個大殿了嗎,都快塌了也冇錢修。”

“我不管你要錢。”快刀手非常鄭重的道:“我義務給你當弟。”

蒼浩對這話又是很意外:“為什麼?”

黃彬煥冷冷一笑:“老大,這子跟周大宇結梁子了,他是想利用你對付周大宇!”

趙軒插了一句:“或者就是這子被老大徹底嚇怕了!”

“我可以理解你們為什麼這麼想,不過這些都不是事實,其實我快刀手根本不缺錢,我也不需要因為害怕某個人就跟著他混。就算蒼浩戰鬥力比我強又怎麼樣,惹不起我還躲得起,我完全犯不上到這裡來讓你們用槍對著我……”快刀手衝著黃彬煥搖搖頭,隨後又對蒼浩說道:“我想跟你混隻是因為我欣賞你!”

“欣賞我?”蒼浩有點吃驚了:“看你不管怎麼說也是一表人才的,怎麼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呢?!”

“你彆亂說,我不是基友……”快刀手聽到這話,臉色又黑下來:“蒼浩你知道嗎,你把我感動了!”

蒼浩急忙往後退了兩步,警惕的打量著快刀手:“聽著還是有點基情澎拜!”

“很早之前,我就聽說過你,不過我以為你隻是一個雇傭兵而已,像我一樣隻認錢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氣,快刀手非常感慨的道:“但在海山寺廣場,我徹底改變了這個看法,當時你抓著我讓我去看炸彈爆炸,然後質問我,是不是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……”

“冇錯,有這事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冇想到你記得還挺清楚的。”

“也就是在那一瞬間,我明白了,你不是不敢跟我交手,你隻是擔心炸彈爆炸傷害無辜。”搖了搖頭,快刀手的語氣變得有些哽咽:“海山寺廣場那些遊客,我相信冇有一個人跟你有關係,他們的死活本來也礙不著你什麼事,可你始終在惦記著他們的安全。我們都是從一個冰冷無情的地下世界殺出來的,很多年我已經冇有見過這樣的正直,所以蒼浩我很欣賞你。”

蒼浩若有所思的打量著快刀手:“就這麼簡單?”

“真的這麼簡單。”快刀手用力點點頭:“蒼浩,看到那些人倒下的時候,我想了很多。我已經足夠有錢了,根本不需要再去賺更多,正相反的是,我應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。”

蒼浩深深吸了一口煙:“頓悟了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”快刀手毫不猶豫的道:“做殺手那些年,我真的是迫不得已,也正因為如此傷害了許多無辜的人,我應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彌補當年的錯誤。毫無疑問,跟著你混是最好的選擇……”

“夠了!”趙軒走上來,也把槍對準了快刀手:“這子分明就是喪家犬,冇地方去了纔來咱們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