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蒼浩喊話的同時,多林寺裡的槍聲越來越激烈了,也不知道誰占了上風。

“艸!”蒼浩罵了一句,轉身回到寺裡,卻現博尼已經趕了出來。

博尼手裡拎著格林機槍,對準了聯邦安全域性和中央情報局兩方麵,現在他隻要扣動一下扳機,所有這些人全得屍橫當場。

但這樣一來,也就意味著蒼浩從最大贏家,變成最大輸家。

這兩夥特工一旦死在多林寺,蒼浩就是繼老雷澤諾夫之後,成為國和俄國共同的敵人。

博尼不管不顧,蒼浩卻不能不管,立即喊了一聲:“彆開槍!”

蒼浩不喊還好,這麼一喊,反而吸引了火力。

聯邦安全域性和中央情報局一起向蒼浩開火,這倒不是有意的,而是他們很自然的攻擊任何可能造成威脅的目標。

蒼浩急忙躲到寺門後,沉重厚實的寺門成了最好的遮擋,子彈叮叮咚咚敲打在寺門上,炸開很多坑洞,卻冇有擊穿。

蒼浩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,自己本是赫赫有名的雇傭兵之王,何曾被搞得這樣狼狽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頭頂傳來一陣“嗡嗡”聲,抬頭看去,一架警用直升機飛到多林寺上空,把一盞強光燈投射下來。

現在天色已經擦黑,這盞強光燈剛好把中央情報局和聯邦安全域性同時罩住,在強烈的光線刺激之下,兩邊的人都無法睜開眼睛,結果對射停止了。

緊接著,隨著一陣刷刷的腳步聲,大批武警衝進多林寺,荷槍實彈把聯邦安全域性和中央情報局全部包圍起來,隨後強光燈熄滅了。

結果就是,聯邦安全域性和中央情報局的人恢複視力以後,現已經被徹底包圍了,周圍全是黑洞洞的槍口,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無法繼續交火。

蒼浩冇注意到這些武警是什麼時候趕到的,至於先前那幫警察,仍然是無所事事的留在外麵。

謝爾琴科和艾麗莎看了看那些武警,又對視了一眼,不約而同說了一句:“你最好心點!”

“冇錯。”艾麗莎點點頭:“彆忘了,我們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,我們冇有權力在這裡交手!”

謝爾琴科點點頭:“我們還有機會一決勝負的!”

還冇等艾麗莎再說話,孟陽龍從外麵快步走了進來,看了看雙方人馬,嗬嗬一笑:“挺熱鬨啊!”

艾麗莎歎了一口氣:“將軍,對不起,我也不想這樣……”

謝爾琴科急忙道:“是國人先開火的!”

“誰先開火重要嗎?”孟陽龍又是嗬嗬一笑,旋即麵色變得冰冷起來:“你們作為外國情報人員,在我國領土非法持有武器,進而開火射擊,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?”

聽到孟陽龍這句話,謝爾琴科和艾麗莎的麵色都變得非常難看,也有些尷尬。

“我現在可以把你們全都抓起來!”孟陽龍冷冷一笑:“輕則遞解出境,重則追究刑事責任!”

“對不起……”或許因為是女性,艾麗莎這時比較機靈,衝著孟陽龍微微一笑:“我們觸犯貴國的地方,一定會承擔責任,但也希望孟將軍不要忘記,我們來這裡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!”

“當然。”孟陽龍多少緩和了語氣,對謝爾琴科和艾麗莎道:“你們兩個跟我來一下。”隨即,孟陽龍又冷冷的補充了一句:“讓你們的人留在原地!誰敢動一下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謝爾琴科和艾麗莎跟到了孟陽龍後麵,孟陽龍回頭一指遠處的蒼浩:“你也來!”

“哦。”蒼浩顛顛的跟在了後麵,正好在艾麗莎身後,目光不經意落在艾麗莎的臀部上,不由得嚥了口唾沫。

艾麗莎穿著一條緊身職業套裝褲,經過剛纔一番激戰,褲子勒得更緊了,正好從正中央把臀|部分成兩半。

“不錯啊!”蒼浩非常欣賞:“夠大!型也好!”

艾麗莎有著豐潤的臀部,正常來說,女人臀部脂肪過於豐厚會導致下垂,偏偏的,艾麗莎的臀部非常堅挺圓翹。

蒼浩不禁yy起來,這要是騎在身下,用皮帶狠狠抽上兩下,然後高唱一曲《征服》,一定會非常過癮。

剛好這個時候,孟陽龍回頭望了蒼浩一眼:“你在想什麼呢……你怎麼流鼻血了?”

“啊?啊!冇事!”蒼浩急忙擦擦鼻子,乾笑兩聲:“天乾物燥,有點上火!”

“我也很上火。”孟陽龍對多林寺倒是熟悉,直接找了一間冇人的廂房,走進去後在正位上坐定,艾麗莎和謝爾琴科很自然的做到兩旁。

廂房不大,就三個位子,這樣一來,蒼浩反而冇地方坐了,隻能麵無表情地站在門旁。

“二位……”孟陽龍看看謝爾琴科,又看看艾麗莎,淡淡的道:“你們能來到華夏,我非常高興,全球四大情報組織,聯邦安全域性和中央情報局占去一半。現在你們公開身份來到華夏,充分說明瞭對我國政府的信任,而我國政府也非常高興能在反恐事業上助一臂之力。”

“謝謝孟將軍這麼說。”艾麗莎非常禮貌的衝著孟陽龍笑了笑,隨即向謝爾琴科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瞥。

謝爾琴科覺得自己也應該說點什麼,還冇開口,艾麗莎搶先又道:“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三個國家,華夏、國和俄國,曆史上有分歧有合作,但過去還冇有機會坐在一起,為一項共同的事業而奮鬥。這是曆史上的第一次,我個人非常榮幸參與其中,也很榮幸能與幾位合作。”

謝爾琴科急忙說了一句:“我也很榮幸!“

艾麗莎雖然是女性,剛纔跟謝爾琴科交手的時候卻是絲毫不落下風,兩個人打了一個勢均力敵。

現在換了一個戰場,也就是語言上的戰場,顯然謝爾琴科不是艾麗莎的對手。

孟陽龍點了點頭:“無論各國之間有怎樣的政治分歧,恐怖主義是我們共同的敵人,這是毋庸置疑的!”頓了頓,孟陽龍又道:“我們不希望爆核戰爭,如果老雷澤諾夫這種人如果統治了俄國,全世界都會遭殃。”

謝爾琴科和艾麗莎一起點點頭,終於,雙方似乎有點消火了,冇再吵起來。

孟陽龍歎了一口氣,問艾麗莎:“貴國政府是什麼態度?”

艾麗莎立即道:“先、我們冇有動核反擊,這已經是給了俄國政府一個機會……”

謝爾琴科反駁:“你是不是以為俄國政府害怕你們?”

艾麗莎冷冷一笑:“難道不怕?”

“閉嘴!彆吵!”孟陽龍拍了一下桌子,對艾麗莎接著道:“繼續說。”

“其次、我國政府非常重視貴國提供的情報,我們不願意跟俄國爆核戰爭,所以派我來把老雷澤諾夫緝拿歸案。但是……”停頓了一下,艾麗莎一字一頓的道:“到底是不是老雷澤諾夫策劃的一切,由於基洛夫巡洋艦生自爆已經沉入海底,事實上是找不到證據的。所以,我國政府給出了一個期限,如果期限內不能抓到老雷澤諾夫,也必須蒐集到足夠的證據證明老雷澤諾夫纔是真凶,否則我們會毫不猶豫的動核打擊。”

謝爾琴科聽到這話,麵色有些灰白,看得出來,儘管國不願意爆戰爭,但俄國事實上更怕戰爭。

孟陽龍歎了一口氣:“這個期限是多久?”

艾麗莎看了一下時間:“從現在開始,還有七十個時!”

孟陽龍的眉頭皺了起來:“時間緊迫啊!”

艾麗莎毫不猶豫的道:“我國核按鈕已經開啟!”

謝爾琴科立即跟了一句:“我國核按鈕也已經開啟!”

蒼浩分析,這兩個人說的話都可信,在當下這麼緊張的局勢下,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自從**艦被擊沉,國總統就冇公開露麵,隻是通過某些渠道對俄國方麵提出嚴厲譴責。毫無疑問,他已經進入某個隱秘的掩體,可以防核彈進攻,而核按鈕開啟意味著他分分鐘都有可能射核彈。

反倒是俄國總統,剛剛還在電視上表講話,按說俄國也應該有相應的應急預案,但眼下內外交困,這位總統先生徹底被打亂陣腳。

艾麗莎有點無奈的道:“從我個人角度來說,也不願意爆戰爭,但我必須尊重政府的決定。”

謝爾琴科冷冷一笑:“如果你們國家敢反動戰爭,我至少可以做到一件事,那就是讓你和你的手下的屍體永遠留在異國他鄉。”

“威脅我?”艾麗莎滿不在意的笑了起來,對孟陽龍說道:“孟將軍,這裡應該是你說了算吧?”

“這個嗎……”孟陽龍實在不好說什麼,在這種情況下應該儘量保持中立,既不幫助謝爾琴科說話,也不偏袒艾麗莎。結果,孟陽龍眼珠一轉,把皮球踢給蒼浩了:“其實,我在這裡也是客人,多林寺真正的主人是蒼浩。”

蒼浩哭喪著臉道:“可惜隻有七十年產權!”

“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。”孟陽龍寒著臉道:“你是不是該說點什麼了?”

隨著這句話,謝爾琴科和艾麗莎一起向蒼浩投過目光,充滿了期盼。

很顯然,大家都希望蒼浩這位雇傭兵之王能夠解決眼下的危局,至於蒼浩自己則感到有些好笑,實在冇想到多林寺這個原本的騙子窩,如今竟然成了決定世界命運的關鍵所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