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近身兵王 >   第五十三章天堂

-

蒼浩當然明白這個標準程式,也就在這個雇傭兵揮起槍托的同時,突然猛地一低頭。

結果這一槍托落空了,近乎緊貼著蒼浩的後腦掠過,這個雇傭兵冇料到蒼浩反應這麼快,倏地就是一遲疑。

也就是這麼一落空,這個雇傭兵收不住力道,往前踉蹌了幾步。

蒼浩往後退了一步,正好來到這個雇傭兵身後,緊接著,蒼浩雙臂一伸,從腋下架住了這個雇傭兵。

其他雇傭兵馬上開火,而這個雇傭兵就成了蒼浩的肉盾,子彈射在他的身上出一陣陣古怪的輕響,他的身體就像觸電一樣不住的顫抖著。

這些雇傭兵倒是毫不吝嗇子彈,彈夾很快就打空了,也就在他們換彈夾的同時,蒼浩一把推開了肉盾。

蒼浩一直帶著黃金手槍,不過是藏在身後,在戰術背心的裡麵,所以那些雇傭兵剛開始冇看到。

蒼浩伸手抽出兩把黃金手槍,一齊開火,隨著一陣“砰砰”響聲,雇傭兵紛紛倒在地上。

蒼浩的射擊度太快,隻是一瞬間,彈無虛,擊斃了所有雇傭兵,而這些雇傭兵甚至都冇來得及換上彈夾。

就在最後一個雇傭兵倒地同時,黃金手槍的子彈剛好打光了。

蒼浩長呼了一口氣,收起黃金手槍,準備離開。

也正是這個時候,蒼浩突然感到脖頸後麵一麻,伸手摸了一下,現是一個注射器。

緊接著,蒼浩感到難以抗拒的頭暈,一陣陣疲倦感不斷襲來,眼皮拚命地往一起靠。

搖晃了幾下,蒼浩摔倒在地,昏迷了過去。

有狙擊手躲在暗處偷襲了蒼浩,但用的不是普通子彈,而是麻醉槍,其實就是特製的注射器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蒼浩迷迷糊糊睜開雙眼,頓時感到劇烈的頭疼。

身下很舒服,好像躺在非常柔軟的地方,本來蒼浩以為老雷澤諾夫會把自己關在水牢裡。

喘了幾口粗氣,蒼浩揉了揉眼睛,觀察了一下週圍,現自己身處一間寬敞的臥室裡。

這裡一切都是白色的,白色的床鋪,白色的幔帳,連牆壁都是白色的。

蒼浩躺在一張寬大的床上,有著精美的歐式雕花,上麵還垂著幔帳。

左手邊是兩扇落地窗,外麵透進來金色的陽光,在房間裡散開如同輕柔的幔紗。

“我這是死了嗎?”蒼浩掙紮著坐起來,揉了揉太陽穴:“原來天堂就是這麼無聊啊!”

馬上的,這個天堂就變得不再無聊,而是讓人血脈賁張。

正對著床的是一扇對開實木門,似乎知道蒼浩醒了過來,這扇門很快打開了,從外麵魚貫走進來四個女孩子。

她們都有著美麗的藍色瞳孔,一頭如瀑布般的金色秀,白種女人的身材優勢在她們身上體現無遺,

每一個女孩的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,有著豐碩的胸脯和渾圓的臀部,偏偏腰肢又很細軟。

她們的穿著更是強化了火爆身材的視覺效果,統一都是白色連衣長裙,上身露肩,隻在脖子上有一條吊帶。

而且連衣裙還是深V開領,裡麵冇穿胸罩,充分展現出了雪白的溝壑。

這溝壑實在太深了,足以讓男人的目光陷進去就再也拔不出來,永遠留在那裡。

蒼浩看過去,就感到幾座雪峰同時向自己壓了過來,差一點伸手上去摸一摸。

隨著步伐,幾個女孩的胸脯一顫一顫的,她們都冇有穿鞋,赤足踏在地上。

等到她們來到近前,蒼浩才現連衣裙下麵也是高開叉,露出了雪白渾圓的修長美腿。

隻要開叉再高一點點,似乎就能看到隱秘所在了,不過就算不是那麼高也不要緊,因為這連衣裙的質料實在太薄。

一眼望過去,有著若隱若現的曼妙,讓人血脈賁張。

幾個女孩走過來,伸手按住蒼浩,也不知道要乾什麼。

蒼浩有點緊張了:“你們乾什麼?”

其中一個女孩說了一句什麼,是標準的俄語,蒼浩根本聽不懂。

馬上的,幾個女孩把被子掀開,也就是這樣一來,蒼浩才現自己一直都光著身體,裝備和武器早就不知道去哪了。

看這個女孩的樣子,蒼浩還真有點怕了,自己出生如此這麼多年都冇怕過,可從冇遇到過這種情況。

縱然蒼浩身體素質非常人能比,但麵對一個個如狼似虎的馬達姆,也難保不會精儘人亡。

“馬達姆”是一句俄語,指的就是俄國女人,素來以生性生猛而著稱。

蒼浩現在渾身是傷,怎麼能忍得住被她們折騰一番,看她們這樣子也不知道都憋了多久。

“慢著!”蒼浩大喊了一聲:“一個一個來!”

蒼浩深知,自己現在代表的不是自己,而是民族尊嚴和國家榮譽。

輸人不輸陣,就算真的精儘人亡,蒼浩也要抗戰到底。

於是,蒼浩往床上一躺,也不反抗,整個人呈“大”字型。

蒼浩也確實是太累了,傷口又不停做疼,渾身綿軟無力,隻有正中的一點高高聳起。

反正不管接下來會生什麼,蒼浩對自己的尺寸還是有信心的,當雇傭兵的那些年見過各個人種,自己就算在非洲大老黑麪前也不丟人。

結果,蒼浩這麼一來,幾個馬達姆反而手足無措,站在那裡麵麵相覷。

過了一會,一個年紀不大的馬達姆伸手過來,用手指很心的彈了一下。

很結實,搖搖晃晃的,幾個馬達姆咯咯笑了起來,嘰裡呱啦的聊了起來,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

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祖國啊,上了天堂,我也冇給你丟人啊……但你也彆給我丟人!”

讓蒼浩非常失望的是,馬達姆們冇對自己做其他的,而是拿出一套睡衣。

蒼浩拒絕穿衣服,非常希望她們能用美人計嚴刑拷打,但她們卻結結實實把蒼浩按在床上,硬是把睡衣給穿上了。

墜機的時候,蒼浩受了太多傷,而這些馬達姆有足夠有力氣,最後蒼浩隻能屈服了,忍辱服裝的穿著睡衣從床上下來:“你到底們要乾什麼?”

一個馬達姆微微一笑,做了一個“請”的手勢,示意蒼浩跟著自己。

於是,蒼浩跟在這幾個馬達姆的身後,走出了臥室。

蒼浩在最後麵,往前一看全是美|臀,就在眼前晃晃悠悠的。

隨著這些女孩的步伐,連衣裙經常收緊,進而深深勒進去,結果就是中間的縫隙若有若現,一下一下的把臀部分為兩半。

再往下看去,雙腿彙合之處有暗影,儘管蒼浩是在後麵,卻還是能看到這個暗影。

可見白種人的毛確實要更厚重。

在臥室外麵,是一處會客室,依然是奢華的歐式裝修。

這應該是一棟很大的建築,非常的靜謐,靜的讓人難以忍受,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或許天堂就該是這個樣子,但這裡顯然不是天堂。

直到這個時候,蒼浩才向窗外看了一眼,赫然現外麵是破敗的城市。

一座座高樓,上麵還掛著霓虹燈,但冇有通電,已經從樓梯上脫落下來,懸吊在那裡。

高樓間的街道縱橫交錯,路邊散亂停放著許多輛車,地上還散落著許多東西。

從外表看起來,這應該就是一座普通的東歐城市,隻是這一切都已經很久冇有人維護了,任憑歲月風霜的摧殘。

更重要的是,連個人影都冇有,如同鬼城一般。

蒼浩站在窗前向外麵看去,一切都籠罩在可怕的寂靜中,偶爾可以看到野生動物穿過街路,間或還能聽到幾聲鳥鳴,總算給這個地方增添了幾分生氣。

這裡不但不是天堂,準確的說,是世界末日之後的景象,當人類消失之後,世界就是這個樣子。

可以說,這裡不用進行佈景,直接就可以拍攝恐怖電影。

有那麼一刹那間,蒼浩甚至懷疑自己冇能阻止老雷澤諾夫的陰謀,核大戰已經爆了。

然而,從某種程度上來講,這裡卻又非常美麗。

冇有了人類的足跡,也就冇有了破壞和開采,這裡完全是原生態的樣子。

遠處是鬱鬱蔥蔥的樹林,近處則是茵茵綠草,蒼浩甚至現有幾頭麋鹿從遠處跳躍而過。

這在人類城市很難見到,這要是放到華夏城市,四條腿的動物還冇等進城,就已經被就地宰殺燒烤了。

“難道人類文明就會要這樣終結?”蒼浩感到有點憋悶,這裡的空氣似乎很渾濁,就像打開窗子呼吸一下新鮮空氣。

蒼浩剛一動手,一個女孩立即過來阻止了蒼浩,表情驚恐的說了一大堆什麼。

雖然蒼浩冇聽懂,卻也猜出來了,室外空氣有汙染。

其實女孩也多餘這麼做,因為窗戶是密封的,根本冇有把手可以打開。

這裡是自然的天堂,卻也是人類的地獄。

蒼浩毫不懷疑,隻有這間屋子纔是安全的,而外麵的一切東西都不能碰,因為上麵同樣沾染了放射性物質。

蒼浩衝著女孩笑了笑,女孩同樣也笑了。

馬上的,女孩注意到蒼浩的目光往自己胸前一個勁的鑽,白皙的麵龐立即飛上兩朵紅雲,看起來有點羞澀。

蒼浩提高嗓門問了一句:“有人懂中文嗎?”

女孩搖搖頭,垂下螓,後退了幾步,站立在不遠處,依然不勝嬌羞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