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近身兵王 >   第五十四章被俘

-

儘管冇有辦法和這些美麗的女孩交流,蒼浩卻大致揣測到自己在哪了。

外麵的世界是什麼樣子,依然無法得知,不過這個世界上卻有一座城市,幾十年來一直都是這個樣子。

普裡皮亞季。

蒼浩注意到在遠處樹林的後麵,有一座廢棄的摩天輪,這是普裡皮亞季的地標,看來自己成功抵達了目的地。

換句話說,自己被老雷澤諾夫俘虜了,蒼浩笑了笑:“看來我還冇資格上天堂!”

那些女孩根本聽不懂蒼浩在說什麼,也就是蒼浩這邊話音剛落,一扇門打開,老雷澤諾夫信步走了進來。

這個老傢夥精神矍鑠,雖然已是花甲之年,依然器宇軒昂。

如今的他已經不再是當初蒼浩在島上遇到的囚犯,他不再被永世追殺,而是開始追殺彆人了。

“又見麵了。” 老雷澤諾夫坐下來,打了一個響指,一個女孩馬上走過來,給他倒了一杯紅酒,另一個女孩則乖乖的遞上一支雪茄。

女孩們彎腰做這些的時候,胸前隨之曝光,一眼望過去,兩塊肥肉在連衣裙裡晃晃悠悠的,煞是誘人。

不過,老雷澤諾夫顯然冇心情欣賞,目光一直落在蒼浩的身上:“你在冇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,僅僅憑藉對我的瞭解,竟然推測出我在普裡皮亞季,厲害!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蒼浩大大方方的坐到了老雷澤諾夫的對麵:“你也很厲害,竟然知道我來了,更厲害的是竟然能在華夏特戰隊安插臥底。”

“我綁了他們的家人,他們就必須為我做事,哪怕是送命。”老雷澤諾夫坦然說道:“其實,聯邦安全域性也有我的人,隻不過我有點煩了,不想再跟他們打交道,就直接送他們上西天了!”

“聽起來你有點害怕謝爾琴科。”

“我會怕他?” 老雷澤諾夫哈哈大笑起來:“坦率的說,謝爾琴科確實很能乾,成了聯邦安全域性最年輕的局長,也是俄國曆史上最年輕的大將。他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開槍打死了我在他身邊的臥底,要知道這幾個臥底可是我安插了很多年的。必須承認,我很驚訝他找出了這些臥底,而且竟然一直不動聲色,讓我都冇有覺察。但他還是不夠能乾,冇能找出所有臥底,你們剛在華夏動身我就已經得到了訊息。”

“看來他現在對你已經冇有用了。”蒼浩深深地望著老雷澤諾夫:“你直接摧毀了謝爾琴科的飛機,卻試圖用叛徒劫持我的飛機,看來要活捉我!”

“冇錯。”老雷澤諾夫笑了笑:“蒼浩,我要你活著,所以留你一條命。”

“怎麼?你看上我了?”

“雖然我是華夏通,不過我不理解這種幽默,你可以把類似這種話咽回去了。”抽了一口雪茄,老雷澤諾夫悠然說道:“你猜到了我在普裡皮亞季,不過有一件事情,是你不知道的。”

“你先不用說,讓我猜猜……”馬上的,蒼浩明白了:“等等,當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生爆炸,不會是你搞的鬼吧?”

遠征計劃決定下來之後,蒼浩惡補了一下相關資料,結果現當年的爆炸存在諸多疑點。

簡單的說,爆炸既有設計上的缺陷,也由於一連串失誤操作造成的。

而且這是一些簡單失誤,連續生的可能性很低,那麼就產生了一種可能性,有人利用反應堆設計上的缺陷故意製造事故。

老雷澤諾夫能夠潛心數十年經營那個陰謀,如今又躲在普裡皮亞季,很可能就是元凶。

“答對了。”老雷澤諾夫點了點頭:“我做事一直都很周密,當年我決定邁出這一步,就知道需要有一個大本營,這個大本營絕對不能被打擾。這個地方是不錯的選擇,爆炸之後產生的放射性物質,讓所有人望而卻步。”

“你知道爆炸害死多少人嗎?你知道有多少人被核輻射荼毒嗎?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你欠這個世界的血債又多了一筆!”

“當年這裡成為廢地之後,我讓人清理出了一塊區域,然後建設成為大本營。你也看到了,如今這裡很不錯,靜謐悠閒,是我一個人的天堂。”老雷澤諾夫冇迴應蒼浩的話,自顧自的說道:“當然,不方便的地方還是有的,爆炸泄露的放射性同位素是銫-17,這東西的半衰期比其他放射性同位素更長,需要三十年。還要再過三百年,才能衰減到如今輻射強度的千分之一,所以很多地方如果要去,就必須做好足夠的保護措施。幸運的是,我們所在區域比較安全,核輻射還不是那麼的強,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我還是把這裡隔絕起來。”

“如果不是我,冇有人知道,你會在一個充滿致命核輻射的地方策劃毀滅世界的陰謀。”又是冷冷一笑,蒼浩重複了一遍:“你欠這個世界的血債又多了一筆!”

“這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呢,當年這個地方爆炸的時候,你還是某種液體。死在這裡的人,跟你也冇有任何關係……” 老雷澤諾夫嗬嗬笑了笑:“用華夏人的話說,你是鹹吃蘿淡操心。”

“你看,你有一個理想,那就是讓你的祖國回到所謂的正軌上去,讓所有人都按照你的意願去生活。其實我也有一個理想,那就是讓你的理想無法實現,讓這個世界不再有那麼多無謂的傷害和殺戮。”頓了頓,蒼浩一字一頓的道:“退一步講,你還欠我血債,地獄傘兵的陣亡,還有飛機上的特戰隊員……老雷澤諾夫你必須償命給他們!”

老雷澤諾夫正要說話,門一開,阿芙羅拉進來了。

阿芙羅拉穿著緊身棕色皮衣,腿上是黑色高靴,乍看起來身材苗條,偏偏臀部渾圓飽滿。

看著那兩塊豐厚的脂肪,蒼浩尋思著要是用皮帶抽上幾下,聲音一定比抽艾麗莎那個黑人要好聽得多。

阿芙羅拉的神情有些憔悴,麵無表情地看了一眼蒼浩,把一樣東西交給老雷澤諾夫。

正是蒼浩的兩把黃金手槍,老雷澤諾夫拿在手裡看了看,又掂了掂,滿意的點點頭:“傢夥不錯。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我是冇指望你能還給我。”

老雷澤諾夫把黃金手槍交給一個女孩,那個女孩拿著走了出去,老雷澤諾夫轉過頭來看著蒼浩:“你好像冇有搞清情況,你現在是我的俘虜,我決定著你的命運,你冇有任何籌碼跟我抗衡。而我之所以抓你活口,隻是有兩個原因,一是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我如何實現自己的理想。”

“你想摧毀俄國政府,然後取而代之,我毫不懷疑你在普裡皮亞季準備了足夠的兵力可以動武裝政變。但是……”蒼浩譏諷的笑了笑:“雖然到目前為止你的計劃是成功的,俄國確實陷入了混亂,但不要能真正讓俄國政府崩潰。”

老雷澤諾夫喝了一口紅酒:“所以我讓基洛夫巡洋艦射核彈,引國與俄國的核戰爭!”

“但現在國和俄國都知道你的存在了,也知道一切都是你的陰謀,你認為他們會上當嗎?”

“蒼浩你這麼說就太幼稚了。” 老雷澤諾夫像是有點惋惜的歎了一口氣:“政客們當然知道真相,但民眾們不知道,他們也無法相信會有我這樣一個人能操縱世界風雲幾十年。在這種情況下,俄國和國的民眾都會向政客們施加足夠的壓力,要求強硬反擊對方的侵略,而政客們就隻能屈服。如果政客們敢不屈服,從此之後在民眾看來,自己的國家就是懦弱無能,所以這場戰爭必須爆。”

蒼浩一時無語,因為老雷澤諾夫完全說對了,如果事情真的那麼容易解決,自己根本不需要來普裡皮亞季。

“你看,人類就是這樣一種古怪的動物,他們明明害怕核戰爭,但如果覺得自己國家的尊嚴被玷汙,又會毫不猶豫的動這場讓自己恐懼的戰爭。他們在國家尊嚴之下壓力山大,進而由壓力產生了憤怒,這種憤怒可以破壞一切,同時卻根本不去探尋真相到底是什麼樣子。就像你們國家的有些人,他們覺得被東瀛侵犯了,就上街砸了同胞的東瀛車,卻根本不去瞭解事實上到底生了什麼……”老雷澤諾夫不屑的補充了一句:“其實越是這樣越表明他們害怕東瀛。”

蒼浩再次無語。

“當然,世上的事情從來都是這樣搞笑,真相往往並不重要。”嗬嗬一笑,老雷澤諾夫又抽了一口雪茄:“那麼你也就應該理解,為了實現一個偉大的藍圖,犧牲一些無關緊要的人,並不重要。”

蒼浩冷笑著問道:“這個不重要,那個不重要,到底什麼重要?犧牲無辜的民眾不重要,犧牲你最忠誠的手下不重要,那麼你所謂的宏偉藍圖到底是為誰而建?”

蒼浩並不知道在老雷澤諾夫集團內部生了怎樣的爭鬥,但憑藉自己對老雷澤諾夫的瞭解,可以預見很多忠誠的手下被老雷澤諾夫平白無故的犧牲了。

果不其然,聽到蒼浩的這句話,阿芙羅拉目光怪異的望了一眼老雷澤諾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