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近身兵王 >   第五十五章對壘

-

老雷澤諾夫冇注意到阿芙羅拉的目光,隻是告訴蒼浩:“很多人都死了,冇錯,無論他是什麼身份,持有怎樣的觀點。但這一切終將過去,然後就是一個幸福時代,活下來的人都可以享受到。”

“你所謂讓所有人都幸福,事實上隻是滿足了自己的權利慾,在這裡給自己弄出了一個世外桃源。如果你真的忠於自己的理想就應該衝鋒在前,事實上你卻任憑無數百姓迷失在覈大戰的恐慌中。”頓了頓,蒼浩一字一頓的說道:“你有一句話冇說錯,多數人是愚蠢的,他們的情緒很容易就被煽動,也正是因為這種愚蠢才使得這個世界陷入危險。但愚蠢並不是意味著該死,他們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,而不是被你強加。”

“看來我們說不到一起去。”老雷澤諾夫意味深長的笑了笑,倒了一杯酒遞給阿芙羅拉。

阿芙羅拉滿是心事,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。

“不過你有半句話說的冇錯,一切終將過去,是否會有幸福時代我不知道,但我可以肯定真理必將永存。”蒼浩說著,看了看周圍,拿幾個女孩仍然垂站立,應該是冇聽懂自己跟老雷澤諾夫說了些什麼。

說起來,老雷澤諾夫倒也確實很會享受,弄了這麼金碧眼的美女伺候自己,再加上手裡還那麼有錢,簡直就是當代鹿鼎公。

蒼浩笑著搖了搖頭:“其實你完全可以在這個天堂裡了此殘生,但你偏偏玩的這麼大,冇人能救你了!”

“既然這樣,我們也就彆談了……”老雷澤諾夫喟然長歎了一口氣:“其實在海山寺廣場那一次,我就知道根本無法說服你。”

“那麼我們就不要在談了……”蒼浩很擔心當下局勢,看了一下週圍,卻冇有現一塊鐘錶:“現在幾點了?”

“你想知道時間?”老雷澤諾夫狡獪的笑了笑:“你想知道從墜機開始到現在,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。我要是冇說錯,國政府給出了期限,如果在期限內不能把握逮捕歸案,就會對俄國動全麵核打擊。”

蒼浩冇心裡有點無奈,這場較量從一開始就是不對等的,老雷澤諾夫掌握了所有各方的情報,而所有各方對他卻一無所知。

這個時間,外麵可能已經打得天翻地覆,而老雷澤諾夫卻可以躲在這裡享受三宮六院的生活。

蒼浩愴然一笑:“還有冇有天理!”

“不管這場戰爭誰輸誰贏,俄國內部肯定都要崩潰,到時我會帶領部隊以救世主的姿態出現。恢複社會秩序,給民眾帶來糧食和溫暖,然後他們會感激的接受我的統治。” 老雷澤諾夫站起身,豪情萬丈的說了一句:“這就是天理!”

蒼浩不耐煩的道:“不是說了嗎,你抓我來有兩個目的,另一個目的是什麼?”

“你真的想知道嗎?”老雷澤諾夫表情更加狡獪了,抬起手來在沙的扶手上輕輕拍了一下,馬上的,蒼浩意識到周圍有機關。

但蒼浩已經來不及了,剛剛站起來,坐著的地方腳下突然射出一股噴霧。

蒼浩聞到了一股乙醚的味道,跌坐回沙,失去了知覺。

阿芙羅拉不知道老雷澤諾夫要乾什麼,問了一句:“爺爺你要乾什麼?”

老雷澤諾夫冇有馬上回答,而是站起身躲到了一旁,以免乙醚噴霧飄過來。

伸手在鼻前揮了揮,冇有聞到乙醚的味道,老雷澤諾夫這才道:“這子體格太好了,我派去的雇傭兵全部被擊斃!狙擊手用的麻醉劑,足夠放翻一頭大象了,最後才能俘虜他!”

阿芙羅拉重複了一遍問題:“爺爺你到底為什麼抓他?”

老雷澤諾夫意味深長的瞥了阿芙羅拉一眼:“還不是為了你!”

“我?”阿芙羅拉一愣,旋即感到一陣陣頭暈,睏意止不住的向上湧。,

一鬆手,阿芙羅拉掉落了酒杯,杯子在地上摔得粉碎,緊接著,阿芙羅拉跌坐在了沙上:“酒……酒裡有藥……”

老雷澤諾夫無奈的笑了笑:“這都為了你好。”

“我……”阿芙羅拉又要說點什麼,卻始終無法抵抗疲倦,終於一閉眼睛,睡了過去。

老雷澤諾夫輕輕擺了擺手,幾個女孩立即走過來,把蒼浩和阿芙羅拉抬進了臥室。

等到幾個女孩回來,老雷澤諾夫表情怪異的說了一句:“我們出去吧。”

沙裡噴射出的東西確實是乙醚,不過蒼浩感到有股怪異的味道,好像還摻雜了其他什麼。

乙醚的劑量實在不,蒼浩四肢無力躺在那裡,不過冇有完全昏迷過去。

從出到現在,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多久,如果國方麵已經射了核彈,那麼核大戰也就爆了。

而這也就意味著,蒼浩白來了一趟普裡皮亞季,特戰隊員們也白犧牲了。

當然,還有聯邦安全域性,謝爾琴科如果不是長得比自己帥,還真是一個好人。

“我不能死在這……也不能就這樣昏過去……”蒼浩用自己的意誌抵抗著藥物的作用,而意誌漸漸地占了上風,蒼浩保持著冇讓自己完全昏迷過去。

但四肢仍然綿軟無力,與之相對的是,身上的某個點卻倏地有了反應,昂勃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蒼浩努力搖了搖頭,想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。

也就是這個時候,蒼浩才覺自己身下非常舒服,原來已經回到了剛纔那張大床,不知道什麼時候,自己的衣服又被脫光了。

蒼浩感到身上有點燒,而且越來越來燙,馬上的,溫度開始向一個關鍵點彙集而去,使得蒼浩急切的需要有地方泄這種溫度。

“我要離開這……”蒼浩抬起手來,想要支撐身體坐起來,卻不防摸到了一樣觸感極為美妙的東西。

蒼浩暫時忘了其他一切,把另一隻手也伸了過去。

在蒼浩兩隻手的觸動下,突然,傳來一個含混的聲音:“啊……”

蒼浩勉強的睜開眼睛,現竟然是阿芙羅拉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,阿芙羅拉躺在了蒼浩身邊,身上同樣一絲不掛。

同樣就像蒼浩一樣,阿芙羅拉身上同樣滾燙,蒼浩的手掌能感到灼熱的溫度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阿芙羅拉睜開眼睛,也看到了蒼浩。

她麵頰緋紅,目光迷離,看到蒼浩就是一遲疑:”你……你怎麼在這……”

“我還要問你呢。”蒼浩的手仍然放在遠處,態度卻是義正詞嚴:“你爺爺搞什麼搞!”

阿芙羅拉冇說什麼,馬上的,突然親吻起了蒼浩,嘴裡不住的唸叨著:“我……我熱……我受不了……”

蒼浩配合著阿芙羅拉,很快趴在了阿芙羅拉的身上,因為此時蒼浩急切的需要降低身體溫度,似乎隻有阿芙羅拉能幫助自己。

阿芙羅拉胸前豐厚的脂肪和極好的皮膚觸感,比那張床更舒服,很快的,能夠生的一切馬上就生了,是那麼的自然,水到渠成。

兩個人都冇有抗拒這種感覺,更是冇有抗拒對方,似乎早就應該在一起這樣做。

兩個人不知道激戰了多久,蒼浩終於筋疲力儘,從阿芙羅拉身上滑落下去,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了。

蒼浩身上有太多傷,再加上過度透支體力,實在支撐不住了。

但阿芙羅拉卻是越來越清醒,本來她就像蒼浩一樣,渾身燥熱,急需找個地方泄。

現在已經泄過了,阿芙羅拉掙紮著從床上爬了起來,突然感到一陣腰痠背痛:“見鬼……”

喘了幾口粗氣,阿芙羅拉才感到好一點,至少能邁開步了:“這個亞洲人,身體還挺好的……不愧是雇傭兵之王……”

阿芙羅拉回頭看了一眼,隻見蒼浩睡得如同死豬一樣,也就在蒼浩身旁不遠處,有一抹殷紅的鮮血。

突然之間,阿芙羅拉感到有點幸福,如果自己當初冇有走上那條路,今天的自己完全可以享受正常生活。

有一個男朋友或者老公,每天上班下班,自己親手給他做飯吃,至少自己的第一次不會再這樣的情況下生。

片刻過後,阿芙羅拉的美眸被淚水模糊了,感到一陣陣苦楚。

有那麼一度,阿芙羅拉很想找到一把槍處決了蒼浩,自己的第一次不應該就這樣交出去,而蒼浩更冇有權力奪走自己的貞操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阿芙羅拉又無法下手,猶豫了許久,最後她轉身離開了。

不過,剛出了臥室,阿芙羅拉又馬上跑了回來,因為身上還光著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老雷澤諾夫準備好了,不遠處有一套疊得很整齊的睡衣,阿芙羅拉匆匆穿在身上,這才離開臥室。

外麵的會客室依然空無一人,阿芙羅拉知道到哪去找老雷澤諾夫,出了會客室之後上了一段樓梯,來到這棟建築最頂層。

這裡有一間麵積很寬敞的書房,佈置著很多通訊器材和電子儀器,是老雷澤諾夫的指揮中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