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廖家珺急忙對廖承豪道:“爸,你相信我,蒼浩跟其他雇傭兵不一樣的,他幫我做了許多事……”

廖承豪問蒼浩:“你能保護我女兒?”

蒼浩看了一眼廖家珺碩大的胸部,點點頭:“能!”

“好,那我就當你們麵說了,至於何去何從,你們自己考慮。”廖承豪說著,打了一個響指,那兩個手下馬上離開包房,從外麵把門關好。

掏出一根雪茄,廖承豪用火機來回烤了一下,同時緩緩說道:“接下來,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,但我希望你明白之後做出正確選擇。”

廖家珺急忙點點頭:“好的。”

“那個……你們父女談話,我不方便參與了……”蒼浩笑了笑,起身道:“我告辭了!”

“彆走啊。”井悅然急忙拉了拉蒼浩的衣角,低聲道:“這可是一個瞭解曆史秘辛的好機會!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你以為什麼事情知道都是好事嗎?”

“坐下。”廖承豪看著蒼浩,冷冷的道:“既然你來了,也就彆走了。”

蒼浩乾笑兩聲:“伯父你這話挺嚇人。”

“既然你都知道我家裡的事了,讓你多知道一點也無妨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廖承豪轉而對廖家珺說道:“多年前華夏內戰,有一支敗軍越過邊境進入東南亞,這些人後來成了金三角地區毒品的主要源頭,這段曆史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。再後來,這支武裝力量從依賴毒品到全麵禁絕,甚至還建立了自己的國家,全麵洗白了自己,說起來倒也是曆史正能量。但在此之前,有一股勢力從中分裂出去,因為他們無法放棄毒品帶來的豐厚利益,轉戰到了馬來半島繼續販毒,這股勢力就是紅魔集團的前身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廖家珺用力點點頭:“我就知道爸爸你肯定知道什麼。”

“這些秘辛,你們在任何官方資料中都無法查到,因為紅魔集團行事一直保持著高度隱秘。不過我相信你們應該已經瞭解到,總的來說,紅魔集團是洪氏家族領導的,洪氏家族每一代當家人代號叫‘紅魔’。那麼這就涉及到了一個人,洪妙雪……”廖承豪把雪茄叼在嘴上點燃,抽了一口後又道:“洪妙雪年紀太,在紅魔集團當中卻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,在她設計除掉上一任紅魔之後,能穩定集團內部當上新的紅魔,其實靠的是她姐夫。”

廖家珺一愣:“姐夫?”

“洪妙雪的母親是姐妹兩個人,她的大姨有一個女兒,也就是她的表姐,叫林佩雯。這個林佩雯統領星龍幫,至於星龍幫則是崛起於新加坡的一個華人幫派,跟曆史上的洪門有著密切聯絡,這個要是全部說出來的寫成一本書。真正重要的是,林佩雯後來嫁給了一個人,是一代雇傭兵之王。”說到這裡,廖承豪的目光深深的望向蒼浩:“跟你是同行!”

廖家珺急忙道:“蒼浩他可是……”

本來廖家珺想要絮叨一下蒼浩的光輝事蹟,卻被蒼浩投過去一個眼神,給打斷了。

廖承豪渾然不覺,繼續說著:“這個雇傭兵之王有個英文名字傑羅德龐,這個名字在地下世界可謂鼎鼎大名,說起來,他當年是被騙成了雇傭兵,加入斯巴達戰士。再經曆過地獄般的訓練之後,他成了那一批斯巴達戰士中最強大的,而且之後一戰殲滅所有斯巴達戰士。他留下了一個傳奇,但此後就湮冇無聲,用他本來的名字繼續闖蕩地下世界,直到成為一代兵王。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問:“也就是說,他殲滅斯巴達戰士,跟成為雇傭兵之王,這兩件事情其實是分開的?”

“冇錯,殲滅斯巴達戰士,已經證明他是當之無愧的兵王,然而他還能第二次證明自己!”廖承豪不無讚歎的點點頭,隨後看向蒼浩:“你以為如何呢?”

蒼浩麵無表情的點點頭:“英雄,了不起。”

“傑羅德龐的中文名字叫龐勁東,很少有人知道這個。”頓了頓,廖承豪繼續說道:“林佩雯過世得早,她在世上隻有洪妙雪這麼一個親人,臨終前交代蒼浩好好照顧洪妙雪。於是,洪妙雪就有點任意妄為了,但這畢竟是一個很有頭腦的女孩,否則光有龐勁東的支援,她也坐不到今天的位子上。”

廖家珺有點不服氣:“這個龐勁東就甘願助紂為虐?”

“為了承諾。”廖承豪無奈的道:“答應彆人的事情,就一定要做到,何況是身邊最親愛的人,這是作為一個軍人最起碼的守則!”

“這麼說起來……”廖家珺倒吸了一口涼氣,有點心驚的看向蒼浩:“我們的敵人還真是挺可怕的!”

廖承豪似笑非笑的問蒼浩:“龐勁東,他是一個傳奇,你呢?”

蒼浩乾笑兩聲,有點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不是傳奇,我就是一人名。”

“人貴有自知之明。”嘉許的點點頭,廖承豪又看向廖家珺:“現在你該知道了,你對付的是非常難纏的對手,能老老實實跟我回馬來嗎?”

“爸,我這個時候要是跟你走了,那就是臨陣脫逃,我是逃兵!”廖家珺斬釘截鐵的問道:“老爸你也不希望我這麼丟人吧?”

廖承豪現自己還真無法反駁:“這……”

“爸爸你也希望我勇敢堅強麵對是不是?”廖家珺無比鄭重的道:“既然我們的對手這麼強大,我就更應該跟同誌們一起戰勝它,反倒是如果對手很普通容易對付,我這會兒一定跟你回馬來!”

廖承豪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想好了嗎?”

“我想好了!”廖家珺轉而問蒼浩:“你會幫我的,對嗎?”

“我?”蒼浩一愣:“這是你們警察的工作,把我扯進來乾嗎?”

“你……”廖家珺急的就快跳起來:“你幫幫我就不行嗎?”

廖承豪看了一眼蒼浩,又看了看女兒,耐人尋味的一笑:“珺你真的決定留下?”

“是的。”廖家珺再次用力點點頭:“爸爸你希望你支援我。”

廖承豪麵有難色:“我……”

“爸,我還有個問題,你認識龐勁東嗎?”

“認識。”廖承豪望了蒼浩一眼,坦然承認了:“我們曾在一起戰鬥過。”

“為什麼我從來冇聽你提起?”

“你還不明白嗎?”廖承豪有點不耐煩了:“因為我這輩子經曆了戰火,就不想讓你重蹈覆轍,我費心給你營造了一個舒心的生活環境,讓你遠離所有那些爭鬥和廝殺,不讓你知道那些你不該知道的事情,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你!但你不僅絲毫不體會我的良苦用心,反而還跑到華夏來當警察,你對得起我嗎?”

“家務事以後再談……”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氣,一字一頓的問道:“我現在以警察的身份問你,請你回答我?”

“放肆!”廖承豪拍了一下桌子,豁然站起:“你膽子越來越大了,你這是要審問我嗎,你是不是還準備了逮捕令?”

“不敢。”廖家珺搖了搖頭,固執的道:“但隻要我還穿著這身警服一天,我就還是一個警察,我要通過各種手段打擊犯罪分子,包括通過親人的幫助!”

廖承豪的手下聽到拍桌子的聲音,以為裡麵出事了,急忙衝進來,虎視眈眈的看著蒼浩。

蒼浩一攤雙手:“跟我沒關係……”

“冇你們事,先出去。”廖承豪擺了擺手,把手下打走了,然後對廖家珺說道:“我真冇想到你當警察上癮了!”

“這不是上癮,而是我的理想,爸爸我希望你能理解……”苦笑兩聲,廖家珺又道:“無論我做什麼職業,你也都希望我儘忠職守,對吧?”

“你……”廖承豪一怔,旋即長呼了一口氣:“你這性子……還真挺像我!”

廖家珺趁熱打鐵,急忙開始撒嬌:“所以,爸爸,你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全告訴我吧。”

“好,我告訴你,我跟龐勁東一起從戰場撤下來的時候,我負了很重的傷,剛好養傷的時候我認識了你的母親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氣,廖承豪非常感慨的道:“其實龐勁東當時非常需要人手,但他很講義氣,希望我從此過上平靜的生活,把我安頓到馬來。我們家族在馬來有一些親戚,漸漸地我也就在那邊紮下根,所有人都以為我是本地華人,不知道其實我本是華夏人。”

廖家珺一愣:“你……從來冇告訴我這些。”

“我說過希望你遠離戰禍!”頓了頓,廖承豪接著道:“從那以後,為了保證我的安全,能夠安穩生活在新身份之下,龐勁東就基本不跟我聯絡了。我也是通過多方麵渠道才瞭解到一點資訊,包括他跟紅魔集團之間的關係,至於他現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,我不清楚。”

“華夏境內如今現紅魔蹤跡,是不是龐勁東跟她在一起?”

廖承豪搖搖頭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還知道什麼?”

“我什麼也不知道了。”

“爸,如果龐勁東真的幫助紅魔為非作歹,你一定要勸勸他,回到正途上纔是。”

廖承豪冷笑著搖了搖頭:“我不會這麼做!”

廖家珺急忙問:“為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