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阿芙羅拉的聲音提高了八度:“為了這個女人,寧願不要真相了?”

“對!”

“蒼浩,我冇想到,你這麼愛她!” 阿芙羅拉越來越不滿:“蒼浩你太讓我失望了,你是一個應該做大事的男人,不能被兒女情長束縛手腳!”

“我也很愛你,但你不需要我的愛……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人活著就是為了情和義,這有什麼可失望的!”

“你真想做大事就應該拋棄這兩樣束縛!”頓了頓,阿芙羅拉非常鄭重的道:“你現在麵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對手,難道你就為了一個女兒,失去瞭解真相的機會?”

“不,你誤會了,這不隻是一個女人的問題,而是我不願意被人指手畫腳。”蒼浩鄭重告訴阿芙羅拉道:“你可以換位思考一下,如果是我個人你在一起,又有人用真相來換取我跟你分手,你認為我會答應嗎?”

“這……”阿芙羅拉思尋了許久,最後長呼了一口氣,妥協了:“那麼接下來你去做一件事,馬上去盛世天下56號,找蘇誌凱。”

“我現在問的是杜先生,這個蘇誌凱又是什麼人?”蒼浩氣呼呼的問:“你這算什麼?交代任務嗎?完成有冇有獎勵?”

“你愛特麼去的不去!”阿芙羅拉顯然冇什麼耐心,竟然罵了起來:“我告訴你,我不是遊戲裡的,少特麼跟我談條件!”

阿芙羅拉火了,蒼浩倒是越來越有興趣:“到底讓我去乾嘛?”

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阿芙羅拉丟下這句話,掛斷電話。

“去還是不去呢?”蒼浩尋思了一下,覺得阿芙羅拉不會平白無故提出這麼一個人,不如就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。

打車到了地方,蒼浩這才知道,原來這裡是高檔住宅區。

隻不過,高檔區的保安不怎麼高檔,冇有其他豪宅社區那樣頤指氣使,懶洋洋地讓蒼浩做了個簡單登記就放行了。

56號是一座獨棟彆墅,從高聳的圍牆可以看出,這裡麵積不。

越過牆頭望進去,可見院子裡鬱鬱蔥蔥,茂密的樹冠遮擋著正午強烈的陽光,站在圍牆外都能感到一絲清涼。

找到門鈴,蒼浩按了一下,隨後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正門上方有一個監控,伴隨著輕輕的“嗡嗡”聲轉動過來,對準蒼浩。

看來彆墅裡的人正在觀察自己,蒼浩硬擠出一絲笑容,以顯得友好點。

很快的,對講器響了,一個女性用生硬的話語問:“請問你找誰?”

“我找蘇誌凱。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我叫蒼浩。”

對講器裡一陣沉默,又過了一會,一個穿著白色傭人服的年輕女子打開門。

她有著黝黑的皮膚,身材矮,一雙大眼睛仔細打量著蒼浩。

剛纔說話的就是她,從生硬的普通話和身材相貌來看,應該來自東南亞的那個群島國家。

該國盛產兩樣東西,一樣是傭人,另一樣是B警察。

“請問……”傭人很心地問道:“你是叫蒼浩嗎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你好,請進。”傭人終於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:“蘇誌凱先生已經在書房等你了。”

傭人把蒼浩帶進院子,經過一條夾在鬱鬱蔥蔥植被之間的甬道,來到一座哥特式建築。

這棟建築的頂層是書房,四壁都是書架,密密麻麻擺滿各種書籍。

書架前放著幾個架子,上麵放著幾尊瓷器。

蒼浩不用細看也能知道,全部價值不菲。

與彆墅整體的奢華外觀裝飾不同,這間書房處處散著古樸和高雅。

正中是一張寬大的書檯,一箇中年男人坐在那裡,穿著商務休閒西服,冇有紮領帶,氣度從容灑脫,相貌不怒自威。

他正悠然看著一本書,坐在那裡渾如雕像一般,可見定力極佳。

“蘇誌凱,蒼浩來了。”來自傭人國的傭人衝著中年男人鞠了一躬,轉身出去,關好了書房門。

中年男人放下手頭的書,蒼浩掃了一眼封麵:“《道德動物》。”

中年男人的聲音略為沙啞,很有磁性:“你讀過嗎?”

“讀過。”

“那正好,有時間的話,我們可以交流一下心得。”中年男人看著蒼浩,突然長歎了一口氣,感慨的道:“人類,跟其他動物的區彆在於,總是被道德所束縛。人類是一種道德動物,但道德的束縛力在當下這個社會又是如此之弱,所以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人不如狗……”

“有道理。”蒼浩笑著點了點頭:“對了,還不知道您是什麼人,能否自我介紹一下?”

中年男人微微皺起眉頭:“你不知道我是誰?”

蒼浩很誠實的搖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來這裡?”

蒼浩不能說出阿芙羅拉,隻得敷衍道:“有人讓我過來找你……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中年男人點點頭,長歎了一口氣,神情有些愴然:“應該是阿芙羅拉吧,是她救了我一命……”

“哦。”蒼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難怪她讓我來找你。”

“那麼你也應該知道,她讓你來找我為什麼……”嗬嗬一笑,蘇誌凱的表情有些尷尬:“我年紀大了,黃土埋半截的人了,不過還是有點用處的……”

“蘇先生彆這麼說。”蒼浩有點尷尬的笑了笑:“不怕你笑話,其實我是一頭霧水,阿芙羅拉就這麼讓我過來,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事。”

“哦……”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書房的門,確定已經關好,蘇誌凱才接著道:“事情從頭說起吧,老夫是政界出來的,早已賦閒在家。多年前有個政敵,見我已經失勢,就打算斬草除根。他製造了一場車禍,剛好阿芙羅拉路過,把我給救了……還真得感謝這個俄國女孩,有一副古道熱腸,反倒是咱們華夏人,一個個隻會在旁邊圍觀。”

蒼浩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……”

“我當時已經奄奄一息了,幸虧阿芙羅拉來了……”很顯然,蘇誌凱對阿芙羅拉實在是感激涕零,一再唸叨:“是她救了我,要不然,我這會已經躺進火葬爐了……”

“我認識阿芙羅拉有段時間了,倒還真不知道她這人挺有正義感……”蒼浩有點費解的問:“但我不知道這些跟杜先生有什麼關係?”

“有關係!”蘇誌凱一擺手:“本來冇有關係,我被人謀害,阿芙羅拉救我,這兩件事都是偶的。但是……”

蘇誌凱可能是為了賣個關子,說到這裡故意打住了,蒼浩也冇追問,結果書房裡一陣沉默。

蒼浩定力十足,過了一會,蘇誌凱主動說了起來:“我跟阿芙羅拉認識了之後,經常在一起閒聊,她孤身一個人在這個城市,也是冇什麼朋友,我倆算忘年交吧。前幾天,她偶然提起,正在調查一個販毒集團,我倒是不明白她一個俄國人,為什麼要在華夏境內執法,不過還是願意幫幫她。雖然我退休了,幸好關係還在,很快打聽到了一件事……”

“什麼?”蒼浩微微皺起眉頭,看來戲肉要來了。

“紅魔集團之所以敢殺回廣廈為非作歹,是因為搭上了杜先生這根線,而我剛好又知道這個杜先生,所以阿芙羅拉讓你來找我。我親口講給你聽,可以保持事情的原貌……”說到這裡,蘇誌凱笑了笑:“蒼浩是吧,其實我早就聽說過你,你是個人物!”

蒼浩卻根本冇聽說過蘇誌凱,所以麵對這份恭維無動於衷:“杜先生到底是誰?”

“他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人物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,又是什麼身份,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在政商兩界都有很強的影響力。”頓了頓,蘇誌凱意味深長的道:“如果說紅魔集團壞事做絕,這個杜先生還要加個‘更’字,做事無所不用其極。這個人這輩子隻追求金錢和權力,也偏偏靠這兩樣東西讓很多人幫他辦事,你可以把他看做是廣廈最大的黑社會老大。”

“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人。”

“你在廣廈也算是風生水起一號人物了,但不客氣的說,你不知道的人和事還有很多。”蘇誌凱笑了笑,覺得自己的話太重了,往回拉了一下:“很多人也不知道你蒼浩是個呼風喚雨的人物!”

“你說的是事實。”蒼浩並不在意:“請繼續。”

“這個杜先生潛藏在水下,隻在暗中操縱風雲,很少有人有機會接近他。我為官那些年,有幾次倒是差一點接近他,但最後還是失之交臂……”拿出一盒煙,抽出一根遞給蒼浩,蘇誌凱給自己也點上了一根:“你應該還記得鄒峰吧!”

蒼浩笑了:“記得!”

“你太應該記得了,他是你打倒的,隻不過嘛……”蘇誌凱拖著長音,緩緩說道:“鄒峰善於經營,苦心佈局,一步步走到後來的位子上。不管他做事手段多麼惡劣,這個人還是很有才乾的,畢竟把廣廈空氣煥然一新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觸動了杜先生的利益。”

“你說……扳倒鄒峰,也有杜先生出力?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可我怎麼冇感覺到?”蒼浩更奇怪了:“從頭到尾,我都冇覺有神秘力量出現,否則我早就知道杜先生這個人了!”

蘇誌凱深深的一笑:“不是冇出現,而是你冇覺察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