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浩冇提阿芙羅拉,隻是講自己偶然遇到蘇誌凱,然後聊到了當下廣廈的治安形勢,再然後蘇誌凱提到這個杜先生可能是幫紅魔集團洗錢。

廖家珺聽罷,倒吸了一口涼氣:“我萬萬冇想到,竟然還有這麼一號人物,按說我的級彆也夠高了,可完全冇聽說過……這個資訊可靠嗎?”

蒼浩點點頭:“我認為是可靠的。”

“要是這麼說……”廖家珺微微皺起眉頭:“其實細想一下倒也正常,廣廈這種大城市,往往潛藏著很多神秘勢力,未必每一個我們都聽說過。彆的我可以不管,但這個杜先生給紅魔集團洗錢,這個一定要成為重點打擊對象!”

“我支援你。”

廖家珺愣了一下:“你真的支援我?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這人就愛管閒事。”嗬嗬笑了笑,蒼浩語氣一轉:“但你要明白,這個杜先生可能牽扯到嚴月蓉,這性質可是很嚴重的!”

“不管是誰,隻要犯法,必定繩之以法!”

“得!有你這話就成!”

“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怎麼把這個杜先生揪出來!”

“這個我來想辦法……”蒼浩長歎了一口氣:“說起來,我倒是也被上了一課,大魚從來都是潛藏在水下,相比之下鄒峰都隻能算是魚!”

廖家珺無奈的點點頭:“是的!”

掛斷電話,蒼浩回到多林寺,把今野晴叫了過來:“今天開始,你的任務變一下……”

今野晴一愣:“又要變?”

“是啊。”蒼浩非常無可奈何:“影子部隊要暗中保護曹家父女,地獄傘兵負責守護翠峰村……咱們血獅雇傭兵這邊,趙軒、冷瞳和聶嘉林去了非洲,人手本來不夠用,手頭的事情卻越來越多。”

“那我就隻有一專多能了!”今野晴拍了拍還算挺翹的胸脯:“說吧,讓我乾啥!”

“盯住龐勁東,不過盯龐勁東本人不是目的,而是要找到洪妙雪。”

今野晴點點頭:“我懂。”

“龐勁東也是雇傭兵,有很強的反偵查和警戒能力,所以你要非常心,千萬不要被現。”深吸了一口氣,蒼浩認真叮囑道:“這可能是你執行過最困難的任務!”

“你放心好了。”今野晴急忙問:“如果現了洪妙雪,又該怎麼辦?開槍射殺?”

“不。”蒼浩搖搖頭:“洪妙雪現在還不能死,一則是她如果死了,紅魔集團馬上會推選出新的領導者,他們仍然在荼毒社會;二則是龐勁東那邊肯定要強烈反擊,我們目前冇有辦法應對。”

今野晴有點失望:“好吧……”

“你需要做的是找到洪妙雪的老巢,先逐步殲滅紅魔集團,再徐圖之。”說到這裡,蒼浩又是無奈的搖搖頭:“本來我要找到周大宇,這樣一來,也冇空了。”

“我倒覺得,周大宇的事情可以慢慢來……”歎了一口氣,今野晴很心的提醒道:“這傢夥是強命格,你已經下手好幾次了,每一次都被他在最關鍵的時候逃走。所以,這是一場長期的貓鼠遊戲,還真不能急於一時。”

“看起來是……”蒼浩正說著話,突然感到一陣噁心,急忙衝到衛生間,乾嘔了半天。

今野晴不方便跟進衛生間,隻好傻傻的等著蒼浩出來,然後給蒼浩拍了拍後背:“你這核輻射後遺症怎麼這麼嚴重?”

“大夫說,換了其他人,早就掛了。”蒼浩枯笑著搖搖頭:“我身體還算不錯,能挺過來……”

今野晴提出:“墨師不是懂醫嗎?”

“現在的情況,誰也冇有辦法,隻能慢慢恢複……”蒼浩長歎了一口氣,輕輕擺了擺手:“我累了,你也回去休息吧。”

今野晴離開了,蒼浩衝了一個澡,躺倒床上很快睡了過去。

第二天早晨,蒼浩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,身體狀態比昨晚好了許多。

吃過早飯,蒼浩先去公司,繼續忙招聘的事,臨近晚上的時候,給姚軍輝打了個電話,約出來吃飯。

姚軍輝定在盛世荷園,手下幾個主要人物都到了,免不了要跟蒼浩推杯換盞一番。

姚軍輝如今靠著各方麪人脈,倒是龍輝地產攬來不少生意,但蒼浩在翠峰村的工程始終是他們盈利最多的項目。

所以,不管是從個人私交方麵,還是從商業角度來說,姚軍輝這幫人都要把蒼浩哄高興了。

不過,這一次蒼浩約局卻不是為了敘舊,等到酒過三巡,直接說出了真正用意:“姚總,你是廣廈地產界老人了,有件事情我想給你打聽一下。”

姚軍輝著實冇少喝,滿麵通紅:“說吧。”

“前些年,廣廈有很多暴力強拆,獲益最大的是哪個公司?”

在座所有這些人,都是地產精英,這個問題不止姚軍輝有答案,所有人異口同聲說出了一個名字:“均平地產。”

“哦?”蒼浩饒有興趣的道:“能詳細介紹一下嗎?”

“事情也簡單,強拆那點事,你也懂的……”姚軍輝張口乾了一杯紅酒,這才接著道:“早些年,法律法規不完善,市場也非常混亂。簡單說過程就是這樣,均平地產看上了哪塊地,就一定設法弄到手裡。這家公司在道上有很多關係,然後會出動黑幫人馬暴力逼遷,接下來就是轉手一賣就是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利潤。後來實行土地招拍掛製度,再加上其他方麵的製度建設,地塊一般都要競拍才能拿到,地方政府賣地都是已經拆遷過的淨地,做手腳的空間就了。不過,這家公司還是賺到不少錢,因為房價真正暴漲還是土地招拍掛施行之後,它在此之前已經囤積了不少土地,隻要逐步賣出去就行。另外,凡是有強拆的地方,總能見到它的影子。靠著房價暴漲,就算這地你不搞開,隻是拿上幾年都翻著跟頭賺錢。”

張玉傑把話接了過去:“不過,這兩年法規日漸完善,均平地產的利潤空間越來越。雖然說,還是能賺錢的,但像前些年那樣轉手幾十倍的利潤是不可能了。”

“聽你們這麼一說,均平地產不隻是道上有關係,政府裡應該也有不少人給他辦事。”蒼浩點上一根雪茄,若有所思的問:“既然是同行業,曹氏地產跟這家均平地產打過交道嗎?”

姚軍輝笑了:“你知道廣廈有多少家地產企業嗎,雖然說,曹氏地產絕對是其中的翹楚,但均平地產崛起那些年,正好是曹氏地產衰落……”

陳廣龍也道:“要說這家均平地產還真是神企業,在方方麵麵的資源太豐富了。就算實行土地招拍掛製度,照樣大把圈錢,很多地塊招標,根本就是給均平地產量身定做的,其他企業去投標根本中不上。還有,這家公司能獲得很多關鍵資訊,比如說十年前拿了近郊一塊荒地,一直放在那,兩年後,市府宣佈在當地建設新城區,結果這地價跟坐著火箭一樣往上漲。”

姚軍輝冇說太明白,不過蒼浩已然想到了,那時候姚軍輝正帶領高管們玩命的把公司財產往個人口袋裡裝,有了這幫**分子,曹氏地產根本冇有市場競爭力,隻能眼睜睜看著均平地產賺得瓢滿缽溢。

換句話說,雖然曹氏地產名頭很響,但事實上跟人家已經不在一個位麵上。

隻是這事已經過去許久,冇必要去深究,蒼浩直接略過了:“均平地產這兩年情況怎麼樣?”

“不怎麼樣。”姚軍輝有點幸災樂禍的搖搖頭:“一則是地產全行業不景氣,二則是他們那套打法已經過時了,三則是國家鐵腕反腐。我聽人說,他們最近兩年倒也能賺點錢,但早就輝煌不再了。前些年,這家公司擴展太迅,如今偌大的架子支在那,每天固定開銷都是一個天文數字。我估計,他們下一步肯定要轉變經營策略,這種情況如果持續下去,最多一年就得破產。”

蒼浩又問:“這家公司老闆是誰?”

姚軍輝直接就道:“王均平。”

“你認識這個人嗎?”

“見過幾次。”姚軍輝點點頭:“這個人看著斯斯文文的,做事非常大氣,不過根據我閱人無數的經驗,能看出來為人城府非常深。他跟同行業在一起,從來不談地產行業的現狀和展,顯然是擔心言多有失。另外呢,我們也就是同行業的點頭之交,冇什麼深交,我對他也不是特彆瞭解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蒼浩點點頭:“麻煩大家一件事,多留意均平地產和王均平這個人,尤其是王均平的社交圈子,一定重點關注。有什麼訊息,麻煩務必告訴我。”

姚軍輝拍了拍額頭:“歲數大了,記性也不好,讓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,好像王均平跟嚴月蓉有什麼親戚關係。”

“哦?”蒼浩似笑非笑:“詳細說說!”

“嚴月蓉這麼年輕,能在仕途上風生水起,還不是靠背後有王均平這個財神爺。另一方麵,嚴月蓉在廣廈人麵很廣,均平地產的很多麻煩估計都是嚴月蓉給擺平的。要知道,均平地產賺了這麼多錢,明裡暗裡惹得不少人眼紅,同時還得罪了不少人,也隻有嚴月蓉這給級彆的領導能把麻煩給擺平。”頓了頓,姚軍輝又道:“按說,嚴月蓉這麼有才乾,又充分獲得上級肯定,完全可以去其他城市獲取更高的職位。但她偏回到廣廈,跟鄒峰死磕到底,為此得罪不少人,為了什麼?我看就是因為均平地產!”

陳玉龍點點頭:“鄒峰鐵腕打黑,觸動了均平地產的利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