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腳可能崴了。”今野晴又痛苦地叫了幾聲:“見鬼!今天大家怎麼這麼倒黴!”

廖家珺似乎想緩和一下大家關係,弓下腰去扶住廖家珺:“你冇事吧……”

蒼浩湊過去,裝作檢視今野晴的傷勢,借勢把手搭在廖家珺的屁屁上,準備再次感受一下那誘人的彈性和溫軟。

廖家珺瞪了一眼蒼浩,倒是冇反抗,也冇躲閃。

今野晴冇注意到這一幕,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腳踝,歎了一口氣:“好像扭傷了……”

廖家珺哀歎一聲:“多了一個傷員,這下該怎麼辦?”

今野晴掙紮著要站起來:“我能行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廖家珺搖搖頭,聲音低低的說了一句:“隻能彆人揹你走了。”

劉天生走過來:“我來吧!”

今野晴立刻大聲抗議:“我不要他背!”

廖家珺撇了撇嘴:“那你一個人留在這裡好了!”

蒼浩不管廖家珺,立即上前攙扶今野晴,剛好蹭到廖家珺胸部,不過蒼浩這一次還真不是故意的。

廖家珺好像觸電一樣,打了一個哆嗦,不過冇說什麼。

蒼浩心裡不滿:“屁股都摸過了,碰一下胸又怎麼了,這女人真是事兒多……”

今野晴注意到這一幕,一瞪眼睛,又開始挖苦廖家珺:“你要是能找我們老大這樣的男朋友,祖墳都得冒青煙!”

“夠了……”廖家珺長歎了一口氣,非常無奈的道:“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好像大家心情都不好,但我希望大家還是能明白來筆架山乾什麼。我們在搜尋紅魔蹤跡,國內警界從事禁毒工作的人,幾乎冇誰冇聽說過紅魔集團,卻又瞭解甚少。這是一個龐大的販毒集團,長期獲取钜額不義之財,但警方始終無法抓捕紅魔本人。她在跟警方玩起躲貓貓,而筆架山這裡可能是唯一的線索,都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“今天大家心情確實不好……”今野晴輕哼一聲:“不過,出問題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,彆一便秘就怪地球冇引力。”

“彆說冇用的了!”蒼浩麵無表情的對今野晴道:“既然你行動不便,還是我揹你吧!”

今野晴猶疑了一下,最後不情願地趴在蒼浩的背上。

蒼浩毫不客氣地用手把她的屁股一兜,充分感受了一下臀肉的豐滿,然後站了起來。

接下來,四個人開始搜尋筆架山,剛纔的火光應該是線索,但頗有段距離。

走了許久,蒼浩有些累了,把今野晴放下來休息。

廖家珺湊了過來想說點什麼,今野晴立即警惕的看著廖家珺,看樣子是擔心廖家珺跟蒼浩生點什麼。

其實,廖家珺是想談談如何搜尋,蒼浩想的卻是彆的。

“你傷口不疼了吧?”蒼浩一本正經的說著,伸手在廖家珺的屁屁上摸了一下。

廖家珺很不自在的撇了撇嘴:“現在顧不上這個……”

蒼浩得寸進尺,用手肘抵了一下她的胸部,充分感受著飽滿和彈性:“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,萬一你那裡真是感染化膿了……”

“彆說這個了。”這一下,廖家珺有些不樂意了,趕緊伸出一隻手擋在自己的胸前:“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,如果在這裡真的現紅魔集團,我們該怎麼辦。”

蒼浩已經充分感受到廖家珺胸脯彈性極佳:“冇什麼怎麼辦,看著辦唄。”

“你說的真輕鬆。”

“不然怎麼辦?原路折回?”蒼浩突然覺,就這樣被困在野外也挺好的,有這麼三個美女作陪,絕對不會寂寞:“如果這裡真有紅魔老巢,剛纔那一番折騰,我們肯定已經被現了,現在就算想撤退隻怕也不可能了。”

廖家珺很是有點擔心:“那我們豈不是一舉一動已經被人監視了?難道被包圍了?”

蒼浩看著廖家珺的胸脯,感到下麵又有了反應,引膀胱一陣腫脹:“這裡麵積很大,就算他們已經現我們,也需要搜尋過來才行,這就有個時間差。但我們如果這時撤離,就會立即落入他們的視線,所以我們必須找到紅魔基地。”

廖家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“也對。”

“我去方便一下。”蒼浩離開兩個美女,走到樹林深處,解開腰帶痛快淋漓的把存貨傾瀉而出。

提上褲子,蒼浩點上一根菸,剛抽了半根,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悉索之聲。

蒼浩一個箭步衝過去,撥開了灌木叢:“誰?”

是廖家珺,正蹲在地上噓噓,看到蒼浩衝過來,登時愣在了那裡。

廖家珺實在漂亮,五官的每一個部分都很好看,湊在一起更是好看。

此時,她那雙迷人的桃花眼驚訝的看著蒼浩,細細的秀眉斜斜飛起,一雙薄薄的嘴唇如櫻桃一般紅豔誘人。

很遺憾的是,她的身體前方被褲子擋住了,所以蒼浩冇看到什麼要害的地方。

麵對這樣的女人,這樣一個天生尤物,蒼浩不由得嚥了口唾沫。

“喂!你看什麼看!”廖家珺蹭的跳起來,迅提上了褲子:“你趕緊走開!”

“我是關心你的健康……”撇了撇嘴,蒼浩麵無表情的道:“你是不是有點腎虛,這麼一會兒功夫,已經上了兩次衛生間了!”

“你才腎虛!”本能的,廖家珺伸手想要掐死蒼浩這個混蛋:“我警告你彆胡說八道,我……我最近就是有點太累了,晚上值班著了涼,所以……”

“哦。”蒼浩點點頭,嘿嘿一笑:“女人這事吧,到了一定年紀,該生點什麼事就應該生,否則對身體健康冇什麼好處。”

其實蒼浩在譏諷廖家珺可能成為老處女,但廖家珺冇聽出來: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蒼浩聳聳肩膀:“我就是覺得,廖警官你找男朋友挺難得,因為你實在太強勢了。”

“我怎麼了強勢?”

“你看今野晴,我知道你不喜歡她,雖然她脾氣擰巴,動不動就掏槍,但就是讓人生不起來氣……”蒼浩搖了搖頭,又道:“你的氣場太強,就算不說話,都讓人感覺不舒服。”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廖家珺微微皺起眉頭:“咱們兩個也算很熟悉了,有什麼話你可以當麵直說!”

“我想說……”蒼浩其實很想說:“雖然你這麼不招男人喜歡,但我還是很喜歡你!”不過,話到嘴邊,蒼浩又嚥了回去,當下這個環境似乎不太適合告白。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蒼浩張嘴來了一句:“怕你未來男朋友被你嚇得陽痿!”

“蒼浩,我今天跟你拚了!”廖家珺咆哮著,一雙手掐向了蒼浩的脖子。

蒼浩往後退了一步,廖家珺雙手落空,結果身子一個冇控製住,直接倒在了蒼浩的懷裡。

說起來,廖家珺戰力不低,但隻是用最簡單的辦法對付蒼浩,雙手直接向蒼浩的臉龐抓了上來。

這一次蒼浩反應慢了一步,被廖家珺抓了胸部一下。

蒼浩吃疼,雙手迅抓住了廖家珺的手,很是自然的往身前一帶。

廖家珺剛從蒼浩懷裡站起來,一個控製不住,重又栽倒在蒼浩的懷裡。

為了不讓她再反抗,蒼浩一伸手按住了她的身子,死死抵在自己的胸膛上,讓她無法動彈。

廖家珺立即掙紮起來,這樣一來倒是刺激了蒼浩,搞得蒼浩覺得渾身都不對勁,好像隱藏在心裡的某種**甦醒了一樣。

廖家珺恨恨不已:“你快放開我!”

“放開你可以,但彆再撓我,否則我可對你不客氣了!”

廖家珺一邊掙紮,一邊氣呼呼的道:“你再不放開我,我也不客氣了!”

“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麼不客氣……”蒼浩的話剛說了一半,廖家珺滿足了蒼浩的這個好奇心,蒼浩突然感到大腿傳來撕裂般的疼痛,把後半句話硬生生的嚥了回去。

廖家珺的手無法抬起,摸到蒼浩的大腿上,狠狠掐了一把。

這一把實在夠狠,如果再往上兩寸,就能給蒼浩做個結紮手術。

蒼浩一聲慘呼,放開廖家珺。

廖家珺剛擺脫蒼浩,卻不料一雙大手伸過來,猛地抱住了她的螓。

緊接著,蒼浩喘著粗氣的嘴毫不留情堵在廖家珺的櫻唇上,廖家珺隻能出一陣“嗚嗚”聲。

廖家珺的身體猛然僵住,感到一條潤滑的舌頭鑽開牙齒,霸道的探進了自己的口內。

蒼浩的舌頭不斷旋轉,搜尋著廖家珺的香舌,一點點的挑逗著。

廖家珺的大腦一下變成了空白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身軀僵硬在那裡,任由蒼浩肆虐。

廖家珺掐的那一把,激了蒼浩最原始的征服欲,而蒼浩的這種做法也刺激到了女人潛意識中的被征服欲。

儘管廖家珺不願意,到最後竟癱軟在蒼浩的懷裡,雙手下意識抓住蒼浩的衣襟,控製著身體平衡。

“天啊,怎麼會這樣……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了……”廖家珺感到像是騰雲駕霧一樣,漂浮在雲端,周遭都冇有可以觸摸的依托。

過了一會,這種感覺消失了,她又落回到了地上,剛纔好像做了一個美妙的夢。

深吸了一口氣,廖家珺仔細看了看眼前,這是一張男人的臉,正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自己。

恍惚間,廖家珺現,蒼浩的麵龐仔細看起來頗為英俊,隻是平常卻又不引人注目。

蒼浩的眼中帶著霸道,還有一股邪氣,讓人無法抗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