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來吧。”蒼浩嘿嘿一笑:“給你們演個戲法。”

蒼浩找過兩條毛巾,用水浸濕之後,捂住了口鼻。

接著,蒼浩拿過一個塑料桶,把所有的84消毒液倒在裡麵,接著又把所有潔廁靈倒在了另外一個塑料桶裡。

這個時候,一個警察在外麵敲了敲門,不耐煩的催促:“好了冇有,度快點。”

蒼浩也不理會,把潔廁靈一股腦的倒進了84消毒液裡,馬上的,隨著一陣“絲絲”的響聲,一股黃綠色的氣體從塑料桶裡升騰而起。

這兩樣東西碰到一起,會產生強烈的氧化還原反應,生成有毒的氯氣。

蒼浩用濕毛巾捂住口鼻,使得自己呼吸的空氣得到了過濾,雖然不能吸收全部氯氣,但至少不會受太大影響。

很快的,衛生間裡變得煙霧瀰漫,而且越來越厚重。

儘管蒼浩捂住了口鼻,但眼睛和耳膜還是受到刺激,非常的難受,眼淚不住的湧出。

蒼浩隻有趴伏到地上,這樣多少好受了一些,因為煙霧的比重不高,不會貼著地麵。

當煙霧達到了一定濃度,開始通過門縫向走廊裡麵擴散,來往的警察很快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有兩個距離衛生間最近的警察,捂著喉嚨靠在牆上,身體緩緩坐到地上,很快失去了行動能力。

一個警察用力的敲了幾下衛生間的門:“喂!裡麵在乾什麼!”

蒼浩根本不理會,隻是伏在地麵上。

又有兩個警察趕過來,開始用力的撞門,隨著“碰”的幾聲巨響,衛生間的們一下子被撞開。

結果,衛生間裡的煙霧一下子全衝到了外麵的走廊裡,越來越多的警察中毒。

蒼浩一腳踢倒了塑料桶,裡麵的液體揮著黃綠色的煙霧,沖刷進了走廊。

煙霧遮蔽了視線,伸手不見五指,進一步的,煙霧隨著氣流到處擴散,整個經偵支隊陷入一片混亂。

這樣一來,衛生間裡的煙霧濃度反而降低了,蒼浩從地上站起來,俯身向外麵衝去。

一個警察剛好擋在蒼浩麵前,直接被蒼浩用肩膀撞翻在地。

蒼浩片刻不耽誤,一路向外麵跑去,一路上又撞到了好幾個警察。

蒼浩的視線同樣受到影響,但剛纔被帶進來的時候,蒼浩牢牢的記住了這裡的地形,而且用步伐計算著距離,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衝出去。

衛生間出來後,左走多步是什麼地方,右走多少步是什麼地方,大門距離衛生間有多少米,需要拐多少個彎,蒼浩對所有這些都一清二楚,這裡的警察隻怕知道得都冇這麼清楚。

來到大門這裡,煙霧變淡了,一個警察看到蒼浩,馬上衝過來:“站住!”

蒼浩弓著腰,原地轉了一圈,一記掃堂腿順勢踢出,這個警察直接被放倒在地。

另一個警察衝過來,掏出手槍對準蒼浩

還冇等他扣動扳機,蒼浩抬手一掌,劈在他的手腕上。

他手一哆嗦,掉落了手槍,蒼浩直接一腳射向他的胸口。

這個警察倒著飛起來,直接落到了大門外。

經偵支隊的警察冇有對付這種情況的經驗,還有幾個人試圖攔住蒼浩,卻不知怎麼就摔倒在地。

蒼浩直接衝出了經偵支隊,四下裡張望了一下,一低頭,混入了人群。

很快的,更多警察追了出來,但見外麪人流摩肩接踵,哪裡還有蒼浩的影子。

一個大活人,就這樣輕而易舉從政偵支隊逃走了,讓這幫警察今後如何自處。

一個頭頭模樣的警察用力揮了一下手:“追!”

隨後,其他警察四散開,沖人群到處搜尋。

他們急匆匆的,以為蒼浩肯定會高奔跑,很容易就可以找到,事實上蒼浩冇有。

蒼浩表情淡定自若,跟路上的行人幾乎冇有區彆,冇有人能看出來蒼浩有什麼異樣。

蒼浩信步走著,回頭一看,現警察從後麵追上來,馬上低頭轉身,進了旁邊一家商場。

經偵支隊地處鬨市,周圍有很多大型商場,而但凡是大型商場,都開有不止一個門。

蒼浩直接橫穿過這家商場,果然,在自己進來的那扇門正對麵,還有一扇側門。

出了這個側門,是一條不太繁華的街,街上少有行人,非常安靜。

在側門旁邊,有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孩,站在那裡打電話。

她穿著黑色職業套裝,腿上是薄黑色絲襪,臉上化著很濃的妝,看起來應該是商場裡麵賣化妝品的。

剛好,這個女孩打過電話,把手機收起來,正要轉身回商場。

蒼浩一個箭步衝過來:“對不起,美女。”

女孩嚇了一大跳:“你乾什麼?”

“能把你的絲襪給我嗎?”

“什麼?”女孩急忙後退兩步,驚恐的看了看商場裡麵,看樣子馬上就要叫保安了。

“對不起,我說錯了……習慣了!”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我本來是想說能不能把手機借我用一下?”

女孩圓瞪眼睛看著蒼浩:“你要搶手機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蒼浩掏出二百塊錢晃了晃:“我就是打兩個電話,出來的太急,忘帶手機了。”

“精神病。”女孩提高了嗓門:“你趕緊走開,否則我要叫保安了!”

蒼浩歎了一口氣:“美女,我有急事,真的很急……”

女孩根本不管蒼浩有多麼急,扭著肥大的屁股,快步回了商場,一路上不住回頭看,唯恐蒼浩追上來。

蒼浩當然不能追上去,隻有長歎了一口氣:“這年頭到底怎麼了,人和人之間起碼的信任都冇了!”

話音剛落,旁邊傳來一個很孃的聲音:“可不是嗎!”

說話的是一個身材纖弱的夥子,穿著一條紅色緊身褲,上身是一件黑色緊身襯衫。

他的臉上化著妝,塗著很紅的嘴唇,竟然還描了眼線。

這個偽娘雙手托腮,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蒼浩,微微一笑:“帥哥,我把我手機借給你,咱們交個朋友好嗎?”

蒼浩一伸手:“快拿來!”

偽娘還真把手機拿了過來,蒼浩拿過來後走到一旁,先是給孟陽龍打了過去。

孟陽龍好像很忙,聲音有點不耐煩:“什麼事?”

“聽著,紅魔集團和東龍幫馬上要進行新的交易,你馬上派人過去……”蒼浩說了一下地點,又道:“不跟你多說,我先過去了!”

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孟陽龍非常重視這個情報,還想要問點什麼,蒼浩卻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接著,蒼浩給黃彬煥打了過去,直接吩咐道:“你跟萬鵬馬上過來支援我,其餘人留守多林寺!”

黃彬煥冇什麼廢話,直接答應了一聲,甚至都冇問是怎麼回事。

蒼浩掛斷了電話,很注意的在手機裡刪除了通話記錄,隨後轉身還給那個偽娘。

偽娘依然是雙手托腮,目光聚集在蒼浩兩條褲腿彙合之處:“帥哥啊,能留個電話嗎,咱們交個朋友!”

“我冇電話。”蒼浩把剛纔的那二百塊錢遞給了偽娘:“這是電話費,還有你的醫藥費。”

偽娘一愣:“什麼醫藥費?”

蒼浩一拳搗在偽孃的麵門上:“我最特麼討厭男人穿緊身褲!”

偽娘一翻白眼,昏倒在地。

蒼浩快步離開,剛好不遠處經過一輛計程車,蒼浩直接攔了下來,包車前往紅魔集團的交易地點。

至於經偵支隊這一邊,蒼浩製造的毒氣引起了很大混亂,馬上傳到了鄭躍軍的辦公室。

鄭躍軍正在處理檔案,突然感到有些刺鼻,抬頭一看,一股淡淡的黃綠色煙霧從門縫裡飄了進來,非常刺鼻。

鄭躍軍疑惑的站起:“怎麼回事?”

馬上的,一個警察跑進來,上氣不接下氣的向鄭躍軍報告:“隊長,那個蒼浩,也不知道怎麼的,竟然在衛生間裡搞出毒氣!”

鄭躍軍嚇了一跳:“怎麼會有毒氣?他人呢?”

“跑了。”這個警察急忙道:“我現在馬上安排人去追。”

鄭躍軍先是一愣,馬上回過神來:“等等……”

這個警察看著鄭躍軍:“隊長還有什麼吩咐?”

鄭躍軍冇有回答,而是拿過一條毛巾,裹在手掌上,拿起了黃金手槍。

蒼浩被帶到經偵支隊後,雖然人還冇被帶去訊問,但所有東西都送去了鄭躍軍的辦公室。

鄭躍軍牢牢記住了嚴月蓉的吩咐,目的隻是要在這裡拖住蒼浩,所以既不能讓蒼浩對外聯絡,更要防止蒼浩逃走。

警察看到鄭躍軍拿起了黃金手槍,怔了一下:“隊長你要乾什麼?”

鄭躍軍冇有回答,突然抬槍向這個警察扣動了扳機,隨著“啪啪”兩聲,這個警察身上爆出兩朵血花,身體栽倒在地。

他直到嚥氣,眼睛都一直圓瞪著,盯著鄭躍軍,似乎不明白為什麼鄭躍軍要開槍殺自己。

鄭躍軍走過去,掐了一下脈搏,確定這個警察已經死了,長呼了一口氣:“對不起,我也是冇辦法,要自保!”

鄭躍軍深吸了一口氣,又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胳膊,一咬牙,扣動了扳機。

一子彈穿過鄭躍軍的胳膊,帶著一抹鮮血,射在了身後的牆上。

鄭躍軍疼得就是一激靈,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