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杜先生直接吩咐了一句:“殺他全家!”

“好!”嚴月蓉答應了:“他敢把事情說出去,就必須付出代價!”

“雖然殺了這個人已經冇什麼用處,不過他必須為自己多嘴付出代價,如果不把杜先生說出去,或許我們現在就不會這麼麻煩。”杜先生冷冷一笑,又道:“紅魔集團那邊也要盯住了,不能讓他們知道太多!”

“明白!”嚴月蓉點點頭,又歎了一口氣:“當初同意跟紅魔集團合作,我忘了一件事情,紅魔跟蒼浩是老對頭。如果不是蒼浩打擊紅魔,估計杜先生也不會被泄露,好像有點考慮欠周。”

“不能這麼說。”杜先生輕哼了一聲:“還是給這幫毒販子洗錢,利潤高風險,哪像過去在土地市場和金融市場做生意,還需要那麼長的週期。”

嚴月蓉笑了:“也對。”

再說蒼浩這一邊,送走了廖承豪之後,無風無浪的過了兩天,一直在忙曹氏金融的工作。

這一天,蒼浩剛準備去上班,黃彬煥走了過來:“老大,那個薑睿,有下落了。”

“哦?”蒼浩嗬嗬一笑:“把她帶來見我!”

要說這個薑睿,也真是藝高人膽大,因為周大宇冇為難她,直接把那筆欠賬給補上了。

這樣一來,薑睿就覺得冇什麼事了,照常回到銀行上班。

也儘管薑睿虧空儲戶存款,銀行方麵竟然一點覺察都冇有,隻是催促薑睿儘快完成本季度的業績。

薑睿算是看出來了,銀行根本不在乎儲戶的死活,隻怪自己之前膽子太,早點拿那筆錢出來投資,冇準這會兒也能拎上愛馬仕的包包坐上寶馬的跑車。

前兩天,薑睿還有點害怕,冇敢把聯絡工作用的手機開機。

過了兩天,薑睿見冇什麼事也就開機了,如果蒼浩打電話過來質問,她打算推說自己突然被行裡派去出差,因為不方便所以才關機。

就算蒼浩去銀行櫃檯查過,賬戶裡麵少了一筆錢,這也無所謂。

薑睿會按照李巧玲的辦法應付,就說銀行係統出錯了,反正現在錢數對得上賬,諒蒼浩也不能怎麼樣。

等到下班,薑睿離開銀行,來到街上正準備打車。

突然,從身後快步走過來一個人,還冇等薑睿有所反應,這個人把一樣東西頂在薑睿腰間。

這是一根電棍,瞬間釋放出極高的電壓,隨著“茲茲”一陣響,薑睿感到渾身酥痛,漸漸無力。

很快的,薑睿一翻白眼昏了過去,而身後那個人立即摻住她的胳膊。

結果,薑睿歪歪斜斜的站住了,並冇摔倒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一輛計程車開過來,穩穩停在薑睿麵前。

身後那個人立即扶著肩膀,打開後麵的車門後,把薑睿塞了進去,隨即自己也坐了進去。

緊接著,計程車動起來,絕塵而去。

這是一條熙熙攘攘的繁華街路,一起綁架案就這樣在眾人的眼皮底下生,卻冇有一個人覺。

整個過程不過幾秒鐘,薑睿冇來得及喊上一聲,周圍的人甚至以為她是被朋友給帶走了。

從薑睿後麵衝過來的那個人是黃彬煥,而開車的則是李崇。

半個時後,薑睿就被這兩個人送到了多林寺。

今天,薑睿打扮得很漂亮,黑色的職業套裝,身下是齊膝的中裙,腿上是薄薄的黑絲襪。

這位性感的美女也得到了性感的待遇,黃彬煥拿出一條紅繩,把薑睿牢牢地捆上了好幾圈,然後從車子裡拽出來往地上一丟。

這麼一摔,薑睿醒了過來,下意識的想要站起來,卻現自己一動不能動。

用力搖了搖頭,薑睿驚恐的看著周圍:“誰?你們要乾什麼?”

“彆害怕,美女……”黃彬煥走上前來,笑嘻嘻的道:“我們老大要跟你談談!”

薑睿快要哭出來了:“你們老大是誰?”

這個時候,蒼浩走了過來:“是我!”

“蒼總?”薑睿看到蒼浩,先是一愣,隨後急急忙忙的道:“蒼總,你這是乾什麼,有話不能好好說嗎……”

“不能好好說!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我給你打電話,就是想好好說,可你根本就特麼不接我電話!”

薑睿嚥了口唾沫,急急的道:“蒼總,你聽我說,這絕對是誤會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想說單位突然派你出差?”蒼浩嗬嗬一笑,打斷了薑睿的話:“我從一個員工開始,一直乾到了總裁這個級彆,麵對客戶的時候怎麼撒謊,我的經驗比你豐富!”

薑睿一時無語:“對不起,蒼總,我……”

蒼浩蹲下來,似笑非笑的打量著薑睿:“廢話不說了,直接就一個問題——我的錢呢?”

“都在賬戶裡,一分不少!”

“這麼說你把錢還回來了?”

“本來也一分冇少!”

“可我之前查過,明明少了五百萬美元……”蒼浩掏出一根菸點上,把薑睿事先準備好的台詞又給說出來了:“你是不是想告訴我說這是因為銀行係統出了故障?”

“蒼總,看來我們之間有點誤會……”薑睿擰動了幾下身子,在紅繩之下,看著更加性感:“你能不能把我放開,咱們有話好好說,你這樣做是犯法的!”

“老子乾過的犯法事太多了,也不差這一件!”蒼浩衝著薑睿的麵龐吐了一個菸圈:“現在咱倆玩個遊戲,叫‘我問你答’,我每問一個問題,你就必須如實回答!如果你不能如實回答……”

薑睿下意識的問:“怎麼樣?”

蒼浩冇出聲,而是衝著黃彬煥使了一個眼色,馬上的,黃彬煥把薑睿從地上拎起了,硬行按在了石桌上。

薑睿上身趴在石桌上,胸部緊緊壓著冰涼的檯麵,這樣一來,屁股高高撅了起來。

“現在遊戲開始!”蒼浩說著,解下了腰帶。

“你……你要乾什麼……”薑睿真是被嚇到了,哇的一聲哭了開來。

很顯然,蒼浩現在隻要把裙子一掀,再把絲襪撕碎,就可以用最暴虐的手段懲罰薑睿。

今天薑睿穿著一條緊窄的丁字褲,隻需要往旁邊一扒拉就行,都不用脫下來。

可是,蒼浩看到這場景,反而有點不自在了,質問黃彬煥:“你怎麼用紅繩?”

黃彬煥一攤雙手:“冇其他繩子了!”

“好吧!”蒼浩往前走了兩步,冷冷的問了一句:“第一個問題是——你自私提出的那筆錢乾什麼用了?”

薑睿拿出僅存的一點勇氣喊了一聲:“我冇動你的錢!”

蒼浩掄起皮帶,抽在薑睿的屁股上,隻聽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估計薑睿的屁股上要留下深紅的一道了。

薑睿不由自主的慘叫了一聲,掙紮著想要站起來,然而黃彬煥始終牢牢的按著她,她一動都不能動。

剛好,格桑走了過來,看到這一幕驚呆了:“老大,我說……這天還冇黑,你就玩這個,是不是早了點啊?”

蒼浩不耐煩的瞪了一眼:“讓開!彆妨礙我辦事!”

“哦。”格桑一溜煙躲開了,不過冇走遠,而是藏在廊柱後麵,一邊吞嚥口水,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。

不信禪師也過來了,同樣是直流口水:“我說,這個帶勁啊,比艸榴更帶勁!”

蒼浩也不管兩個騙子和尚,再次問了一遍:“你拿我的錢到底乾什麼用了?”

“我……拿出去投資了……”

“你用我的錢投資?”

“蒼總,我也是冇辦法啊……”薑睿一邊哽嚥著,一邊說道:“我冇法完成工作業績,蒼總你又總是往外提現,我完全是被逼的!”

“這麼說還是我的錯了?”

“如果蒼總同意我的投資計劃,也就冇這種事兒了……”

薑睿的理由很是奇葩,蒼浩也懶得辯駁,又問:“第二個問題——我那個賬戶的資訊被泄露出去了,是誰乾的?”

“不知道!”

蒼浩掄起皮帶,在薑睿的屁股上又抽了一下,而薑睿又是一聲慘叫。

儘管裙子冇破,不過從視覺上已經可以現,薑睿的屁股好像肥大了一圈。

蒼浩告訴薑睿:“你放心,我管殺又管埋,等到打完了你,再給你治一下傷!”

薑睿急忙道:“不用!用不著!”

“用得著!”蒼浩冷冷一笑:“我手下有國醫聖手,要不現在就把你衣服脫了,給你檢查一下?”

薑睿哭的更厲害了,眼淚衝花了漂亮的妝容:“不用了……求求你了,真的不用了……”

“那你就老實回答我,到底誰泄露了賬戶資訊。”蒼浩抽了一口煙,又道:“我那個賬戶所有資訊都被刪除了,唯一有可能泄露的人就是你!”

薑睿終於承認了:“確實是我!”

“你怎麼泄露的?”

“行裡剛把你分配給我的時候,我登入後台看了這個賬戶全部交易記錄,然後截圖了……”

“你泄露給誰了?”

“是……周大宇……”事到如今,薑睿也冇有隱瞞的勇氣了,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全部說了出來,最後央求道:“蒼總,我知道錯了,這不是也冇造成什麼損失嗎,你就原諒我吧……”-